但是聲音發著顫,

彷彿斷胳膊的不是老太太而是他。

「去,給你媽打個電話。」

老太太嫌棄的嘖了個牙花,

坐到藤椅上,

邊指揮況千歲給她磨咖啡豆泡咖啡,

邊命令曲驚眠打電話。 六月一日是兒童節。

也是況千歲在這個位面的生日。

因為每年生日,曲家和左家,都會給她準備各種禮物。

加上活得久,經歷多,又從沒缺過錢,

所以對生日、禮物,都沒什麼太大期待。

畢竟她真正想要的,

誰都給不了。

早上起床,習慣性的,跟曲驚眠分吃一碗長壽麵。

吃完司機送三小隻去學校。

她和曲驚眠四年級,曲逐曉二年級。

進到班裡,

有熟悉的同學,主動上前打招呼,

也有記得況千歲生日的同學,祝她生日快樂。

況千歲一一客氣道謝,

順便收一波幼稚體手寫生日賀卡。

這中間,有那麼一個,不太一樣的生日禮物。

來自同班女同學,親手製作手機掛件。

附帶一封手寫書信。

同桌曲驚眠,

面無表情看著況千歲收下禮物,

禮貌道謝。

等女生紅著臉走開,

他探頭,壓在況千歲肩膀,

低聲故作平靜的催促道,

「打開。看看。」

系統七號在意識中,看戲吹口哨,

「咻咻~情書喲~」

況千歲默不作聲,

把粉紅色貼滿愛心貼紙的信封,

平平整整塞進書包里,

「不看。」

曲驚眠臉一黑,

聲音立馬冷了兩度,

「要看。」

況千歲斜眼瞥他,

「看了要負責。你要看,你負責?」

曲驚眠:……

「為什麼我要負責。」

別人寫給千歲的情書,又不是給他的。

況千歲抬手推開他的腦袋,

翻開課本,道,

「學生的本職是學習。 綜+劍三武安天下 上課了。」

曲驚眠眉頭微蹙,撇撇嘴坐好。

心裡一塊疙瘩,怎麼都不順。

系統七號默默調出很早以前的某個位面。

某位同樣是校草的學渣同學,

強行教育它家宿主,學生的本職。

真是,風水輪流轉吶。

「宿主你還不承認你記仇。」

況千歲心不在焉的翻動書頁,

淡淡威脅道,

「不著急,我跟你的賬本,還很空,還有的記。」

系統七號:……

一天下來,

曲驚眠如坐針氈。

他突然意識到,從小到大都是他一個人的千歲,似乎並不完全是他的。

再細細回想,他又發現了許多,過去不曾注意的細節。

比如,

媽媽曾經為了圖省事,

幫他和弟弟一起扔浴缸里洗澡。

但千歲就是單獨跟媽媽洗。

上廁所著急時,

他也會跟弟弟一起擠擠。

但千歲就從沒跟他共用過廁所。

剛上小學的時候,

媽媽曾經提過,

讓他跟千歲分開睡。

被他有理有據的極力反對,駁回了。

到了三年級那會,媽媽又提了一次。

理由什麼的,

在他看來,

都是些可有可無的借口。

目的不過是想把他和千歲分開,好讓千歲回左家。

其實他並不反對千歲回左家。

只要不把他們分開,

對他來說,

去哪兒都一樣。

可是……

現在他有點不確定了。

其實,千歲有沒有可能,早就想回左家了呢?

或者……早就想單獨睡一屋了呢?

回頭看看,

好像一直都是他在黏著千歲,

而千歲,只是默默承受罷了?

等終於熬到放學,

曲驚眠彷彿熬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

而向來跟他同進同出的千歲,突然讓他先走。

「你要去哪。」

曲驚眠故作鎮定問道。

「有事。你先去車上等我。」

況千歲回答的隨意。

絕戀情遊 曲驚眠眉頭擰成麻花,問出他最不想問的問題,

「你去找那個女的?」 「是女同學。」

況千歲糾正曲驚眠,

「眠眠要禮貌,

男孩子,要尊重女孩子。

這是眠眠一直教我的。」

曲驚眠坦率認錯,

然後死纏爛打,不依不饒。

最後硬是跟著況千歲一起等到班裡沒人,

一前一後去了后操場。

送情書的女孩子正等在那裡。

也不是一個人。

但況千歲仍然讓曲驚眠站遠一點。

「你一對二,我不放心。」

曲驚眠抓住況千歲的胳膊,

半點鬆手的意思沒有。

長成計:養女有毒 況千歲雖感無奈,

但仍堅持道,

「我是男孩子,她們是女孩子,傷不到我。」

曲驚眠:「可是……」

況千歲:「眠眠現在的表情,太凶了。會嚇到她們的。」

曲驚眠用力擠揉五官,

和面似的,

「我、現在好了。」

況千歲嘆氣。

小貓崽子今天怎麼回事。

莫非……

十歲就開竅想早戀了?

所以今天一天都別彆扭扭的。

是因為生氣?

喜歡的女孩子,把情書給了她,而沒給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