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一想到目的還沒達到,便狠狠的甩了甩頭,讓腦袋清醒一些。

然後雙手輕輕將小孩子的身體抱起,讓其背部朝上!


緊接着葉無雙將最後的真氣集中於雙掌,找準小孩子身上的天宗穴,京門穴位,雙手呈掌,再次落下。

七拍五行輪迴!

葉無雙的雙手有節奏的快速在小孩子背部的這兩大穴位上拍打,直到拍打至一百下,便再次轉移。

足三裏、懸鐘、太溪!

最後一式,葉無雙將全身僅有的真氣全部集於雙掌,擡手,落掌!

八拿神魂飛躍!

葉無雙此刻將所有手法全部用上,垂直按拍、重疊推顫、交叉揉摩、交合點拿!

陰陽和合推拿手法在葉無雙的手裏展現的淋漓盡致,讓在場的素有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

輕而不浮、重而不滯、鬆而不懈、緊而不僵!

“嘶—–”

曲長風倒吸一口涼氣,眼前的手法他徹底驚呆了!


他只是在古學醫藥典籍上看過陰陽和合推拿手法,而且看到的是殘缺版本。

而現在,他看到了全部,震驚、驚喜、亢奮!

曲長風現在才明白拜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爲師是多麼明智的選擇!

就算學不到全部,僅僅學到一招半式也夠他受益一生!

雖然在場的除了曲長風之外都看不懂這手法的玄妙神奇之處,但仍然讓他們感到此手法不簡單!

直到最後一式的落下,宣告着陰陽和合手法的結束。

呼—–

葉無雙將早已麻痹的雙手擡起,緊張的心情才鬆懈了下來。

“快換掉牀單,擦乾小孩子身上的汗水!”

葉無雙大聲喝道。

何文博被葉無雙這一聲大喝驚醒過來,趕緊衝了出去。

曲長風見葉無雙的推拿已經結束,便遞上了一條毛巾。

葉無雙微笑着接過毛巾擦拭着額頭和臉上的汗水。

此刻,鄭立等人看着誰在牀上的孩子的身體已經被汗水覆蓋,就像剛從水裏撈起來一樣。

可是小孩子出了臉色微微好轉了一點,身體的赤紅色微微變淡了一點,但仍舊沒有醒過來。

鄭立帶着滿臉的震驚和疑惑看着葉無雙問道:“葉兄弟,我的孩子—他怎麼了?”

“哦,沒事,剛纔推拿手法很成功,小孩子身體裏的火毒已經被壓制住了,只要再施針一次,不出意外,小孩子便會醒過來。”

葉無雙知道鄭立夫婦很擔心,所以解釋了一下。

“真—–真的嗎?”

鄭立激動的快說不出話來,硬是從嘴裏擠出了這幾個字。

葉無雙沒有回答,只是很肯定的點了點頭。

看到葉無雙點頭,鄭立激動的一邊道謝一邊就要跪下。

站在鄭立旁的婦女當聽說了自己的孩子就快要好起來,激動的同樣說不出話,面朝葉無雙就要跪下。

見狀,葉無雙趕緊一步上前伸出雙手將鄭立夫婦扶起來,說道:“鄭大哥,大姐,你們不要這樣,這樣是折我的壽啊!”

曲長風止不住眉眼的笑意,也上前笑着說道:“是啊,你們別太客氣,師父他老人家受不起這些的!”

“嘎?老人家?”

葉無雙轉過頭看着曲長風滿頭黑線一臉無語的問道。

葉無雙暗道,我有這麼老麼?本狀元才十八好不好!

曲長風知道說錯話了,糾正道:“不不,曲某說錯話啦,師父是年滿十八一枝花!”

很少能夠聽到曲長風開玩笑,這一下,可把在場的所有人都逗笑了,笑聲沖淡了病房內緊張壓抑的氣氛。

這個時候何文博和小美女護士一人抱着牀單,一人抱着被褥走進來,聽見所有人都一陣歡笑,便湊上前問道:“大傢伙怎麼笑的這麼開心啊?”

“何老弟,我說我的師父年滿十八一枝花,妙手回春救娃娃!所以他們就笑了。


曲長風笑呵呵的說道。

何文博聽完忍俊不禁,抱着被褥的小護士也是掩嘴嬌笑。

何文博見葉無雙的樣子好像很累,便問道:“葉小友,要不你先休息一會吧?”

這次葉無雙沒有再反對,因爲葉無雙知道他體內的真氣用完,確實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會。

葉無雙緩緩地站起身來說道:“麻煩何院長幫我找個安靜的房間,一個鐘頭後便開始施針!” 何文博聽了葉無雙提的要求不但沒有生氣,反倒很高興。

他就怕葉無雙性子倔不肯休息,現在葉無雙主動提出來要休息,他那顆擔憂的心才放了下來。

現在葉無雙可是他心中的寶貝,更是第二人民醫院的寶貝,有了像葉無雙這樣百年難遇的天才醫生加入,那就是給醫院多加了一份保障。

何文博還考慮什麼時候找個時間開個醫術交流會,讓葉無雙做導師,給第二人民醫院的所有醫生和專家分享一下經驗和醫術。

他清楚的知道只有整個醫院醫生的醫術提高了,醫院整體實力纔會提高,而且那對所有患者來說更是福音。

不得不說何文博的確是一個好院長,好醫生,他並沒有像其他醫院的院長那樣通過高官厚職給自己某福利,而是一心一意爲了病人着想,爲醫院出力。

這個時候已經幫小孩子擦完汗的鄭立快速走了過來,一臉感激看着葉無雙說道:“是啊,葉兄弟你快去休息,孩子的事我們不急,我相信你!”

葉無雙含笑着點了點頭並沒有拒絕,他知道不管是何文博還是鄭立,他們都是爲了自己好,葉無雙通過他們的眼神就能得知他們都是真心實意爲自己好,並不是虛情假意說的客套話。

葉無雙走近鄭立,輕輕拍了拍鄭立的手臂,說道:“鄭大哥,您也別太擔心了,小孩子的病我一定會幫他治好,一個小時後我再來這裏爲小孩子施針,您和大姐也休息休息吧。”

鄭立並沒有因爲葉無雙拍他的手臂而感覺沒大沒小,反而覺得是一種榮幸,所以只是一個勁的傻笑着連說:“好的好的,都聽葉兄弟的。”

葉無雙說完,便看了一眼正安詳躺在病牀上的孩子,確定沒什麼異樣後便準備跟着何文博出去。

這個時候曲長風頂着一雙熊貓眼激動不已的喊道:“師父慢走!”

葉無雙看着曲長風枯瘦且帶着疲倦的臉龐嘆了口氣說道:“曲老,您也去休息吧,待會我來施針的時候您再過來。”

“我希望曲老您能在我身上學到真正有用的東西!”

說完,葉無雙便頭也不回的跟着何文博離開了。

曲長風看着葉無雙離去的背影,緊緊的攥着雙手,枯瘦的臉龐上閃爍着堅毅的目光。

窗外的陽光灑在這個並不算高的老人身上,此刻在老人身上散發着一股自信的光芒,曲長風輕聲說道:“師父,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

說完便挺直腰桿,神采奕奕的走出了病房。

葉無雙跟着何文博走着,在醫院後面建有一個小公園,公園旁邊有一個人工湖,湖邊還有一座假山,花草樹木交相輝映,陽光照在湖面上,波光粼粼,耀眼奪目。

公園裏有正在做着康復活動的病人,還有坐着輪椅被子女推着散心的老人,還有嘻嘻鬧鬧的小孩子,一切都顯得溫馨和諧,充滿着人情味。

何文博看見葉無雙正在四處打量着這個小公園,很是得意的問道:“葉小友,這個康復公園不錯吧?”

葉無雙點了點頭說道:“不錯,早聽說靖海市第二人民醫院是數一數二的好醫院,今日才得知果然如此,這個公園爲病患者提供了一個休息的場所,病人面對的不再是冷冰冰的醫療器械和吊瓶,而是空氣清新的大自然環境,這樣對病人的康復很有幫助。”

何文博雙眸灼灼的看着葉無雙,很是贊同的點了點頭,說道:“葉小友,不瞞你說,其實在我擔任這家醫院院長之前並沒有修建這個公園,那個時候這家醫院也沒什麼名氣。”

葉無雙沒有開口,只是靜靜的聽着何文博的講述。

何文博頓了一下,面帶笑容的繼續說道:“後來我的女兒就給我提了一些意見,其中一條就是要建造一個康復公園,當時我聽說後也覺得這個想法非常好,所以就想醫院的其他主任提出了這個方案,但是當時幾乎每個人都不同意。”

“那後來怎麼同意了呢?”

葉無雙疑惑的問道。

葉無雙暗道,沒想到何思雅那隻母老虎還有這等玲瓏心思,看樣子這丫頭只是脾氣壞了一點而已,心地倒是不錯。

何文博繼續說道:“後來我將建議反映給了董事會,幸運的是得到了董事會的一位華僑同胞的大力支持,所以沒過多久就開始了施工,這也是我覺得爲醫院做的最大的一件事了。”

葉無雙沒有再說話,一切都在不言中,他知道何文博是一個好院長,不然也不會答應加入這家醫院的顧問團。



很快,何文博帶着葉無雙進了醫院職工樓。

葉無雙跟着何文博進了一個房間內,房間內東西不多,但很整潔,一個書桌,一張牀,最顯眼的就是一個大書架,書架上擺放着各種醫學書籍,種類繁多,有些連葉無雙都沒見過。

何文博爲葉無雙倒了一杯茶,微笑着說道:“葉小友,房間比較小,你別嫌棄啊。”

“您別這麼說,這裏挺好的。”

葉無雙說道。

“嗯,那就好,那你就在這裏休息,我先去忙了。”

何文博讚賞的看了葉無雙一眼說道。

“嗯,您去忙吧,待會我休息好了就過去。”

葉無雙定了點頭說道。

何文博說完便離開了。

葉無雙走到書架前,隨手拿起一本書翻了幾頁,但發現都是自己學過的,便把書又放回了原處。

這個時候葉無雙發現在書桌上放着一個精緻的相框,葉無雙好奇的拿在手裏看了一下,照片上正是何文博和何思雅。

照片上的女孩甜美可人,淡雅脫俗,要不是葉無雙瞭解何思雅的性格一定會認爲照片上的女孩是一個文靜的淑女。

葉無雙盯着照片上的女孩看了一會,輕聲說道:“要是你的脾氣沒這麼壞就好了。”

隨即葉無雙將相框放回了書桌上後便盤腿坐在牀上閉上了雙眼。

突然出現在玲瓏空間的葉無雙把正在睡覺的姜牙子嚇了一大跳。

“你這小娃娃,能不能下次進來的時候提醒老人家一聲?你這樣毛毛躁躁會嚇死老人家的!”

姜牙子不好氣的撇了撇嘴說道。

“嘿嘿,姜老,不好意思打擾您休息了,沒辦法,時間緊急,所以來不及提醒您啦!”

葉無雙尷尬的笑着說道。

姜老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一雙渾濁的眸子在葉無雙身上打量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