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也不急於一時,即使我明天就出了陰山,我也不可能和上官仙在一起,畢竟上官仙的受到的刑法是八千年。

唯有等到八千年以後,我纔有可能與她再次相見。

如今聽說有一方纏繞着成千上萬惡鬼的血池,說什麼也得去看看。 帶球逃跑:萌妻寵不停 也好多多瞭解瞭解這放逐之地不是?

接下來,由龍辰帶路,大約在幾分鐘左後,我們便來到的目的地。

我們蹬上了一處小山包之後,終於來到了血池近前,當我放眼望去,眼前的場景徹底把我給嚇壞了。

那場景可謂觸目驚心,恐怖至極,看得人全身直發毛!

我此刻騎在馬上,全身一動不動,就這麼瞪大了雙眼,看着那一方一眼望不到頭的血湖。

只見那紅色的血湖水與周圍的黑色調場景,直接形成了鮮明的對不。

不僅如此,在那血湖水中,竟然有無數正在掙扎、嘶吼、咆哮、詭笑的厲鬼。

他們的雙眼已經翻白,早已失去了清明。除了不斷在血水中掙扎、嘶吼,他們好似什麼都已不會!

望着一眼望不到頭,滿是亡魂的血湖,我不由的嚥了一口唾沫(動作),然後有些心悸的對着龍辰說道:“辰哥,這裏的血池這麼明顯,爲何還有這麼多的鬼掉入其中呢?”

龍辰見我這麼問,當即便準備開口回答!

可是龍辰剛一張嘴,一個老頭的聲音便傳進了我的耳朵裏:“因爲他們敢於我們作對!被我們全扔進血池之中!”

話音剛落,我的臉色便不由的一變,嘴裏不由的低喝一聲:“誰!”

說罷!我和龍辰都齊刷刷的回頭。

可剛一回頭,只見我們身後也不知何時,竟然出現了七八十個衣着黑色盔甲手持鐵劍的男性厲鬼! 剛來到這血湖旁,便被這血湖之中亡魂吸引。並且心生疑惑,這裏爲何有這麼多的亡魂?

難道這些鬼都是傻逼嗎?沒事兒往血湖裏跳?

可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時候,卻突然聽到一個聲音,這一切都是他們乾的。

聽到這兒,我和龍辰都很是驚訝。

我兩現如今如此道行,竟然沒有發現周圍周圍除了我倆以外,還有其餘的厲鬼。

我二人赫然回頭,只見七八十個衣着黑色盔甲,手持一把鐵劍的鬼兵!

不過這些鬼兵,卻與我在酆都城見到的那些鬼兵不同。

因爲這些鬼兵的盔甲上,都刻畫出了一朵很是妖異的蓮花!

看着那一朵朵黑色的蓮花,我當即便皺起了眉頭,然後低聲開口道:“黑蓮!”

“呵呵呵!就是我們黑蓮。”那個老頭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但我們左右望去,卻沒有看到說話的主人。

龍辰掃視了周圍一圈,一臉陰沉的開口道:“既然來了,何必藏頭露尾,有本事你就出現!”

“出來?呵呵呵,老夫其是爾等想見就見的?衆武士,給我拿下他們!”

隨着這一聲陰冷沙啞的聲音響起,前方的七八十個黑甲鬼兵全都悶吼了一聲:“諾!”

然後這七八十個鬼兵全都舉着長劍,對準了我和龍辰便衝了過來。

見到這兒,我也是冷哼了一聲,然後對着龍辰說道:“先把這幾十個鬼兵撂倒再說,然後在去找那老頭。”

龍辰聽我這般說道,當即便“嗯”了一聲,然後一把便抽出了腰間的一把軟劍。

不僅如此,龍辰還大吼了一聲:“架!”

隨着龍辰的一聲悶吼,身下的坐騎直接就飛奔了出去,徑直就衝向了那七八十個鬼兵。

而我也不怠慢,見龍辰衝了出去,也是駕馭着身下的坐騎跟了過去。

就此,我和龍辰與把七八十個鬼兵直接就幹了起來。

不過這些鬼兵看上去都是很威猛,一個個鐵甲森森,手持大鐵劍一副氣勢凌人的模樣。

不過當我們真正其交手的時候,卻發現有些不正常。

這些鐵甲森森的黑蓮鬼兵,竟然弱得不行,擡手之間就能一掌拍死他們。

有時候,我甚至不動用力魄輪的道力,直接用精魄期的道力都可以殺死它們。

因爲這些鬼兵弱得不行,我和龍辰又是這般了不得的高手。結果不到五分鐘,這七八十個鬼兵便全的落得魂飛魄的下場。

也就在我一掌劈死最後一隻鬼兵,準備尋找那躲在暗處的老頭兒時,我卻發現離我們不遠處的位置,突然出現了一層黑霧。

那黑霧開始的時候只有一點點,漸漸的竟然變得很濃很厚。不到十秒鐘的時間,那黑霧竟然籠罩了兩百平米那麼寬。

就在我和龍辰不知所措,不解那黑霧中到底有什麼的時候,那老頭的聲音竟然再次出現:“沒想到除了龍辰以外,還有一個強大的孤鬼,今日正好也將你一併捉回去!”

聽到這兒,我臉色直接一沉,對着不知從那個方向傳來的聲音便左右罵道:“狗日的,有種你TM給老子滾出來,要不然等老子逮住你了,定然讓你魂飛魄散!”

“呵呵呵!真是大言不慚,先打過我的鬼兵在說吧!”

那個老頭的聲音再次沙啞的說道,聽在耳裏是那麼的扎人與不爽。

可是他的聲音剛落,不遠處的黑霧便開始消散。不過在那漸漸消散的黑霧之中,我竟然隱約中見到一隊隊黑甲森森的鬼兵!

這些鬼兵和剛纔一般無二,也是那身衣裝,手持一把大鐵劍。而且這些鬼兵剛一出現,便全都舉着長劍衝向了我們。

不僅如此,此時的鬼兵在數量上,竟然是剛纔鬼兵數量的好好幾倍,直接就達到了三四百人。

只見這黑壓壓的一片鬼兵,全都衝了上來,我和龍辰都很是疑惑的對視了一眼。

剛纔那黑霧到底是什麼?怎麼一聚一散,就突然出現了這麼多的鬼兵?

想到此處,我當即便對着龍辰說道:“辰哥,你看我倆是不是中了某種道術?現在產生了幻覺,怎麼那黑霧一聚一散就出現了這麼多的鬼兵?”

龍辰聽我這般說道,也是搖了搖頭:“我也難以判斷,不排除我倆身中幻術的可能!”

聽到此處,我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兒。感覺躲在暗處的敵人真有些手段,我倆還沒見着他的面,就已經落入了下風。

不過光想沒用,必須的想出一個破解之法。因爲這會兒,那些鬼兵再次再一次殺到了我們的面前。

感受着那逼人的陰煞之氣,以及那血腥的氣息。我感覺是那麼的真實,這並不是什麼道術造成的幻術,而是真實存在的。

我和龍辰都不敢大意,畢竟敵人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達到了驚人的三四百人。

要知道我和龍辰纔多少人?才兩人。

我們兩人要同時對付三四百鬼兵,還有警惕躲在暗中的老頭偷襲,這種壓力可想而知!

但即使如此,我和龍辰二人的道行都高過這些鬼兵太多。此刻強強聯手,也沒有讓着三四百鬼兵傷到分毫,只是道力下降得很快。

在經歷了半個多小時的血戰,我們終於全滅了這三四百鬼兵,再一次取得勝利。

不過就在我們剛殺完這三四百鬼兵的時候,那個老頭的聲音再次響起:“不錯,不知道這一次還能不能堅持下來!”

說道此處,一陣黑霧突然在我和龍辰的四周出現,最後再次變成濃霧,隨之又漸漸消失。

不過當這一次的黑霧消散之後,周圍出現的鬼兵可就不是三四百那麼簡單的,竟然達到了千餘衆之多!

見到這場面,我和龍辰都是一驚。

只見我們四周全是是黑甲森森的鬼兵,一個個手持大鐵劍,面露猙獰,看上很有威懾力。

“辰哥,我看我們真着了道兒,這些鬼兵必定都是幻象!”我掃視了四周一眼,同時低沉的說道。

“李兄,你可在世的時候,可成學過奇門遁甲?”龍辰疑惑的對我開口道。

我見龍辰這般問道,當即便搖了搖頭:“沒有!對於奇門遁甲,我一竅不通!”

龍辰聽我如此回答,也不由的嘆了一口氣兒,然後纔開口說道:“你我來此的時候未曾與人謀面,此刻卻突然出現這麼多的鬼兵。我猜測,我們肯定是誤入了一種陣法!而不是中了別人的道術。”

聽到這兒,我也是猛的皺眉。

如果七八十個鬼兵可以躲過我們的探測,最後出現在這裏,也說得過去。

可現在竟然出現了上千個鬼兵,而且我們事先都沒有察覺到,這肯定不正常。

此刻聽龍辰這般說道,我更加確定了心中的猜測,我們一定是着了別人的道兒。

可想到此處又如何?那些幻象中的鬼兵已經撲了上來。

如果我們不躲,操控陣法的暗中黑手,很有可能虛中帶實,乘機陰我們一把。

如果我們躲,和之前一樣與這些沒用的幻象戰鬥,我們的道力會急速下降。

即使我和龍辰這會兒都是精神飽滿,道氣充足。要是就這麼戰鬥下去,恐怕也堅持不了三個小時。

所以,我們必須想出一個萬全之策。

如今的我和龍辰不停的滅殺這些幻象,一波又一波的將其全部“殺死”。

可是這又有什麼用?不破了法陣,就算在這裏殺上一百年,也屁用沒有。

也就在我和龍辰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一個俏皮的女人聲突然傳進了我和龍辰的耳朵!

“該死的老頭,既然敢愚弄我龍辰哥哥,看我不打死你!”

“你、你是誰!”

“你管我是誰!”

此刻突然間聽到這話,我的臉色“唰”的一聲就變了一個樣兒。

這到底什麼情況?“龍辰哥哥”且還是一個女人的聲音?難道是這龍辰的相好來救我們了? 正當這個聲音剛響起沒多久,只見龍辰一劍劈死了數只鬼兵,然後一臉驚訝的說道:“完了,這女子又來了!”

聽到龍辰這般說道,我當即便可以確認,來人一定是龍辰的相識的。而且、好似、龍辰有些反感這個女子。

不過剛想到此處,一個老頭的哀嚎突然傳進了我們的耳朵“啊”。

隨着這聲哀嚎響起,我竟然發現我們面前的所有鬼兵,這會兒竟全都在一瞬間化成了一陣黑霧,最終煙消雲散。

見到這場景,我當即便驚訝的向着四周望去。

戰地戈戢 只見四周依然恢復了原樣,依舊是光禿禿的地面,到處都是一些黑色的爛石頭。同時在離我們不遠處的位置,依然是那一湖滿是血水的血湖和血湖中纏繞着的無數亡魂。

不過除了這些意外,就在我們的正前方。竟然俏生生站着一個女子,以及一個躺在地上,現在要死不活的老頭。

那女子看上去年紀不大,也就十八九歲的模樣,扎着一個馬尾,一身代表着她是青衣女鬼的青色長裙,怎麼看都有些像稚氣未脫的蘿莉。

我在見到那年輕女孩兒之後,並沒有多大的反應,也就好奇的多打量了她一眼。

到是我一旁的龍辰,這小子雖然是四百多年前的鬼,給人的感覺也有些陰冷。

但此刻見到這年輕女子的時候,他就好似見到了債主一般。

只見龍辰不由的打了一個哆嗦,雙眼直勾勾的瞪着不遠處的女子。

那女子見龍辰這般瞪着她,當場便“噗嗤”一笑:“龍辰哥哥,這纔多久不見,就這樣盯着人家看!”

說罷!那女子竟然還露出了一臉的不好意思。

可龍辰在聽到這話之後,當場就被嚇得夠嗆,只見他一把拉着我,然後就往一旁得坐騎跑去。

我有些不解,這女子說什麼也救了我們,怎麼現在一聲謝謝都不說,拔腿就跑呢?

“辰哥,你這是幹嘛!”我一邊跟着龍辰邁步,一邊疑惑的開口道。

“李兄,她就是一個煩人的惡魔,我們還是快逃吧!”

龍辰的話音剛落,身後的女子便發出了一聲有些氣憤的嬌喝聲:“龍辰你還想跑,看我不逮住你!”

聽到這兒,我心裏不由的“咯噔”一聲,啥情況?這用語氣和說話方式,咱就和上官仙、凌傷雪這般如初一轍呢?

難道我猜得沒錯,這女的就是這龍辰的相好?被這女的欺負的時間長了,這才逃跑?

想到此處,我不由的露出一絲笑意,感覺這是好事兒。

即使我現在想讓上官仙和凌傷雪再欺負我,恐怕也都沒有了那機會!

因此,我不打算在跑,我當場便停了下來,然後一把拉住龍辰。

“辰哥,你看這妹紙多好啊! 回到農家當幺女 還救了我們,你跑個啥?”

龍辰此刻看着不斷逼近的年輕女子,嚇得臉色都青了:“李、李兄,快、快放開我,不然我就完了!”

見龍辰一副害怕的模樣,我只是對他一笑,並沒有鬆開他的手。

可就在此時,只見一道青影閃過,隨即那個年輕女子直接就來到我的面前。

見我拉着龍辰不放,當即便對我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謝謝你啊公子!”

聽到這兒,我怎麼感覺怪怪的!這女的也是一個古代鬼,還叫我公子?

不過我也沒搭話,只是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那女年輕女子來到我身旁之後,一把便接過了我身旁的龍辰。

此刻的龍辰已經完全被嚇壞了,不僅臉色不在像之前那般沉着穩重,而且全身都在顫抖。

見龍辰這般,我對他與這個女子的關係,到有些好奇了起來。

“龍辰,你倒是跑啊?你怎麼不跑了?姑奶奶我找了你都超過一百二十個時辰了!現在終於被我逮到了吧!”

只見那年輕女衣一把抓住龍辰的衣領,然後用着很是生氣的模樣說道。

見到這場景,我也是被嚇得嚥了一口唾沫。天啊!這女子怎麼比上官仙和凌傷雪還要霸道?

“柳姑娘,你找我幹嘛?再說男女授受不親,你這樣拉着我的衣領,成何體統?”

龍辰一臉委屈的說道,同時對我拋來了求救的眼神,不過我卻很是無奈的攤了攤手。

這二人很明顯是一對、相好的。雖說這女子是有些“兇殘”,但我可沒那閒心去管這二人的“恩怨”。

“哼,你現在知道男女授受不親了?你現在知道成何體統了?反正我不管,我都是你的人了,我也不怕別人說閒話!”

說罷!這年輕女子竟然很是生猛的撲到了龍辰的懷裏。

聽着這年輕女子這般說道,我不由的對着龍辰的略有深意的笑了笑。

重生豪門-女王天下 看來這龍辰肯定是對人家姑娘做了什麼出格的事兒,這才被纏上的,要不然這女子怎麼可能說;我都是你的人這話?

“柳姑娘,你得自重,我們清清白白什麼也沒有?”

“哼?沒有,你都摸過人家那兒裏,還叫清清白白?”

前夫,後會無期 臥槽!聽到這話,我差點沒有一口老血給噴出來。

我感覺我實在是忍不住了,便對着龍辰和那年輕女子說道:“二位,我去看看那邊的那老頭兒,你們慢聊啊!”

說罷!我便轉身離去,可我剛一轉身,身後卻傳來了一聲聲哀嚎:“李兄,啊!李兄救我!啊……”

聽着這一聲聲“慘不忍睹”的哀嚎,我不敢久留,直接就向這個之前對我們出手的老頭。

只見那老頭這會兒奄奄一息的躺在不遠處,據我觀察,他的三魂七魄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創傷,要想恢復已經很難。

我來到那老頭身旁,見他一臉驚恐的瞪着我,嘴裏不時發出一聲聲恐懼的聲音:“鬼仙、饒、饒命!”

我淡淡的笑了笑,然後緩緩的蹲了下去:“饒命是吧?”

“是啊!鬼仙,饒命!”

“我饒你媽!”

說罷!我一巴掌就扇在了那老頭的臉上,當場就發出“啪”的一聲。

“大……”

“大你妹!”

“啪”又是一巴掌。

之前見龍辰審問犯人,我已經學會了幾手,想真正問出東西,就不能手下留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