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劉嘉明靠近

我,輕聲地說着:“因爲追魂令的事情。”

“追魂令?”事情又到了追魂靈的身上,“追魂怎麼了?”

“所有捉鬼世家都知道追魂令的事情了。以前消息被茅山道家和你師父壟斷,只有少數人知道。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大約一年前,一夜之間所有的人都聽說了追魂令的事情。”

“他們要集合起來,一起去抓追魂令嗎?”如果是爲了抓追魂令,這樣似乎說得通。畢竟,追魂令是一個很大的威脅,作爲捉鬼大家,想要消滅它是肯定的。

但是,我的預測似乎有些錯誤,劉嘉明的話推翻了我的想法:“不,他們是想得到追魂令。追魂令的能力是不可估量的,這世界上還有很多林家父子。”

還有很多林家父子……我的臉色立馬嚴肅了起來:“那要怎麼辦?如果他們用追魂令做一些壞事……”

“所以我們要比他們早一步找到追魂令,然後得到它。”劉嘉明不緩不慢地說着,“這世界上,能夠控制住追魂令的只有四個人:你、宮洛、清風道長、還有茅山道長。”

“那如果追魂令在別人的手裏呢?”怎麼事情又繞回到了我的身上。爲什麼一說到追魂令就永遠會談及我?!不,不是我,是夜媚。

“那就變成第二個屍妖。我聽周曉曉說,四年前,你們遇到了一個被追魂令吞噬的屍妖。”

屍妖,是的,四年前,黃山村。我們遇到了一個被追魂令吞噬的屍妖。可是……“林家父子不還好好的?!”只不過他們被利慾薰了心。

劉嘉明再次靠近我,輕聲地說道:“這是因爲林家父子還沒有得到它。 萌寶來襲:天才兒子迷糊媽 如果你死了,林家父子就會成爲第二個屍妖了。”

突然,我的肩膀傳來一個溫暖的觸感。我被嚇得轉過頭,只見周曉曉對我輕聲地說道:“你和劉嘉明靠的也太近了吧!”

說着,周曉曉調皮地對我笑了笑。

我這才注意到,自己的身體已經快和劉嘉明重疊了。我抱歉地看着劉嘉明。因爲談論得太起勁了,所以忘記了保持距離。

我轉頭看着周曉曉,輕聲地問道:“追魂令的事情你怎麼不告訴我?”

是的,自己都回來十多天了,直到現在纔有劉嘉明告訴我。

周曉曉擺了擺手:“我昨天試探過你了,你明顯不感興趣。所以,我就不多說了。”

看着周曉曉無所謂的態度,我心中莫名地有些氣憤:“可是,現在的人都想要追魂令……如果他們那追魂令做壞事怎麼辦?!”

宮洛看了我一眼,對着我說道:“你師父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對啊,還有師父!

可是,我還沒高興過一秒,周曉曉就往我的頭上澆了一盆冷水:“沐顏,你是引追魂令出來的餌料,以後你一定要格外小心了。”

我的臉再次癟了下去。

她的意思,無論如何都會和追魂令扯上關係咯?!可是,我的腦海中她浮現出那個小男孩的身影,在別房間裏,他那竭嘶底裏的

吼叫。

他其實很單純,只想要得到千年古屍的注意,可是,他的做法無法苟同。而且,因爲他的能力,他有了爲所欲爲的本錢。

找機會,我還是好好化解和他的恩怨吧。至少,我不想和他的誤會加大了。

我跟着他們走上了二樓,來到了一個超大的房間裏。那就是二樓的大廳,裏面坐着無數的男人女人,每個人身上的東西都是價值連城,甚至有一些還是稀世古董,無價!

“他們都好有錢!”我不禁感嘆道。

劉嘉明低下頭,熱氣噴薄在我的臉上:“記住了,跟緊我。”

我點點頭,便和劉嘉明走進人羣裏,和他們打着招呼。

一路下來,我沒記住多少人。但是有一個人卻讓我記憶猶新,他是這裏最老的老人,整整一百三十五歲,滿頭的白髮,滿臉的白鬍須,但是那精神卻是比一些晚輩們還要好。他被業內成爲長老。長老說話風趣,像是一個親切和藹的老爺爺一般。

我和劉嘉明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隨後,宮洛和周曉曉也坐了下來。

“曉曉,你的腳還好嗎?”今天,周曉曉穿了整整十二公分的鞋子,剛纔,整整走了一個小時!

周曉曉的眉頭略微一皺:“有點疼。都怪老爸,好死不死要我去認識同行。可是一路下來,我也沒記下多少個。”

聽着周曉曉的話,劉嘉明突然笑了起來:“放心。我會偷偷提醒你的。”

“學霸!也提醒一下我,除了那個長老,其他的我都忘記了。”我趁機說道,到時候出糗可就不好了。

宮洛瞥了我一眼,哼了哼:“變笨了。”

我無言以對。兩年沒讀書背字了,果然很多東西退化了:“我會努力提上來的。”

我轉頭東看西看,許久過後,我提出了心中的疑惑:“師父呢?”

“老爸說,師父在新娘的房間裏。因爲新娘沒有親人了,就拉着師父代理他的父親了。”說着,周曉曉嘟皺了皺眉頭,隨後看着劉嘉明,“其實,當初你不應該救活她的!說好給我們的報酬,到現在都還沒給!”

我不禁一震:“到現在都還沒給?!”都已經過去多久了,雖然我在凜王殿裏可能只有三天,可是在這裏已經過了兩年了誒!

“沒事。 此情渺渺,終於寵到你 她今天一定會給我的。”劉嘉明很有自信地說着。

周曉曉白了他一眼:“就憑那個憑證?沒用!”

“其實,我在後面留了一手。如果不出所料,今晚洞房花燭夜,她會舊疾復發。”說着,劉嘉明從口袋裏那出一個小瓷瓶,“這裏面,有根本治療的藥膏。”

聽着劉嘉明的話,周曉曉張大了嘴巴,隨後狡猾地一笑:“劉嘉明,你也學壞了。”

“我當了這麼多年的當家了,難道我是吃素的?”劉嘉明笑看着周曉曉,那眼神充滿了寵溺。

我隔在兩人的中間,第一次覺得有些尷尬。但很快,我就打消了這種想法。周曉曉和劉嘉明是青梅竹馬,關係好很正常!

(本章完) 我們坐在位子上聊了很久的天,談論了很多東西,包括這兩年他們做的任務,還有關於追魂令的一些事情。

最後,我們一直認同:今後,先把沒做的任務給做了。如果我真的沒辦法擺脫追魂令的漩渦,那我們就和茅山道士們合作。

晚上七點,婚宴終於開始了。我們坐在席位上,看着上臺的一對璧人,祝福着。看着新娘旁邊的師父,還是一起拿的樣子,眼淚不由自主地從眼角流出。

劉嘉明不動聲色地替我抹掉了眼淚:“怎麼了?”

“見到師父太激動了!”我極力壓制着說道。

是啊,一日爲師,終生爲父。師父教會了我很多很多,如果沒有他,我現在還只是一個被鬼怪們糾纏卻無力反抗的小白。

聽着我的話,劉嘉明笑了,沒有說話,只是微微笑着。

很快地,他們兩個人舉行完了結婚典禮,席位上也開始上菜。我一邊吃着,一邊點頭稱讚着:“真好吃!”

“這次的婚宴廚師,是全國最好的料理師傅。”周曉曉就坐在我的旁邊,對着我說道,“尤其是這個醉鴨,是最好吃的,你嚐嚐。”

我吃了一口,果然,好好吃!

我又夾了一塊,繼續吃着。

在盛大的宴席中,時間已經過了十點了。臺上玩了什麼項目我不太清楚,因爲我的注意全在桌子上的美食上了。

到了十一點,很多人都站起來走了出去。但是也有很多人都還坐在位置上,包括那個長老。

看着出去的人羣,我看了眼劉嘉明看,只見他泰然自若地坐在位置上:“要不要走?”

“不用。我們還要討論有關追魂令的事情。”劉嘉明靠近了說道,溫熱的氣息噴薄在我的耳朵邊上,惹得我有些癢。

周曉曉也過來對着我說道:“等一下,你什麼話都不要說。我們會幫你頂着。”

我點點頭。很快的,我就跟着劉嘉明走出了房門,來到了剛纔去過的大廳上。現在,大廳上已經不是舞會的樣子,而是變成了兩排長長的座椅。

最上面,坐着長老。下首,坐着新娘新郎。而我們四人,則坐在了最下面。

這應該是按照尊卑或者長幼來排的。

“那個,今晚,我們來到這裏,是因爲有一件至關重要的大事需要諸位一起商量。”長老開口說話了,還是那般的年老滄桑,卻給人老驥伏櫪的感覺。

謝老闆娘也在這裏,長老一說完,她就爭着說道:“長老,乾坤道長和茅山道長兩人將追魂令的事情隱瞞了這麼久,他們到底是何居心?!”

一個同樣年邁的老人站了起來,他的身後站着一男一女,他們是高小一和高小悸。

茅山道長對着謝老闆娘說道:“我們只是爲了避免禍亂,而事實證明,我和乾坤道長的做法是對的。這一年,多少大家互相殘殺,多少人無辜死亡,謝月娘,你在這一年內,又殺了多少人?!”

我微微一愣,這些事情剛纔已經聽宮洛他們說過了,但再次從大家口中聽到,我還是被震驚了一下。

有一個大家站了起來,說道:“追魂令,可是

上古神器,至上法寶。但是,他擁有靈性,現在大規模組織鬼軍,如果我們再不制止,恐怕天下會發生異常大浩劫啊!”

聽着那位大家的話,各個家族也都紛紛涌動,在私底下談論得很是熱鬧。

師父站了起來,捋了捋鬍鬚,對着衆位說道::“大家稍安勿躁。我們一定會阻止追魂令的。但是,再此之前,我們要阻止家族們的爭奪!”

“這世界上,誰不想要追魂令!”突然,有一個人衝了出來,對着師父們吼道,”有了它,就可以控制所有的鬼魂!““可是,你們能控制住它?!”長老終於說話了,瞪着自己的眼睛,氣息吹着鬍鬚,“連我都沒有把握,你們這些小子又能奈何它?!最後,也只能被它吞噬,永不輪迴!”

“那長老,有何高見?!”有一位家族的族長站出來,但是他明顯緩和了許多,說話也謙謙有禮。

“爲什麼他們都要說的這麼復古?”聽起來有點不習慣。

劉嘉明瞥了我一眼:“這是規矩。”

我點點頭,繼續聽着他們的談話。

“要不,我們可以一起圍剿追魂令的老巢,你們說如何?!”又一位當家衝出來說道。

師父看了他一眼:“那你可知,追魂令的巢穴在何處?”

“這……”那位當家低頭,不說話了。

茅山道長看了眼長老:“我和清風已經談論過了,我們準備讓六個人去尋找……”

“六個人?!真是說笑,我們花了幾百萬人都找不到,就憑八個人?!”

茅山道長瞥了他一眼:“因爲我們有誘餌。”

“誘餌?是什麼?!”各個家族異口同聲地說道,眼中充斥着無盡的貪婪。。

就在這時,謝老闆娘狐疑地說道:“難道是韓沐顏?!”

謝老闆娘的話一出,在場的每個人都轉頭看向我,猙獰地笑着,那樣子,似乎要把我生吞活剝了一樣!

我扯了扯嘴角,求救地看着劉嘉明。只見劉嘉明的嘴角一勾:“沒事。宮洛已經算計好了。”

清風道長點着頭,看了我一眼,然後說道:“是的。她就是誘餌。只要有她的地方,肯定會有追魂令的蛛絲馬跡。”

聽着清風道長的話,各個大家看着我的眼睛更加露骨,我感覺只要我一離開這裏,他們立馬就可以將我綁起來,把我解剖了。

我看着師父,希望他不要把我說的這麼神乎。師父似乎收到了我的請求,嚴厲地呵斥道:“她是我的徒弟。如果沐顏有任何不測,那就等同於和我清風作對!”

師父這話一出,所有的人都收回了他的目光,低下頭。

周曉曉站了起來,走到長老的面前,隨後,高小一和高小悸也走了出來,異口同聲地對着長老說道:“我們有宮洛和沐顏,一定會將追魂令給帶回來的!”

長老捋了捋鬍鬚,莞爾一笑,點着頭說道:“那就你們去吧。如果有誰妨礙他們,或者跟蹤她們,也等於和我肖天閣作對!”

宮洛嘴角一勾,看了我一眼。看到他的眼神,我心中的擔憂逐漸地放了下來。我知道,我的危機解除了。

劉嘉明靠近我的耳邊,輕聲地說道:“是宮洛想出來的。只要我們把這個活給攬下了,加上有三大長者和他們家族的支持,幾乎沒有人敢對你怎麼樣了。”

聽着劉嘉明的話,我對宮洛更加充滿了感激。但是,另一個人難題油然而生:“可這樣,我們就得收服追魂令了。”

“這件事,就得看天,而不是看人了。追魂令會不會出現,什麼時候出現,不是我們能夠決定的,不是嗎?”

聽着劉嘉明的話,我重重地點了一下頭。是這樣的,就是我,也不是每天都可以遇到追魂令,關鍵,還得看追魂令自己願不願意現身。

只不過,有了夜媚那一層關係,我變成了他的敵人。他肯定會找我,並且努力殺了我的!

我看向宮洛,用脣語對着宮洛說了一聲謝謝。

之後,他們就在談論有關的規定了,很多的規定,都是讓其他家族不要妨礙我們的行動而制定的。

再之後,我們就走出去了。來到了一樓的大廳。那裏,已經有很多人開始跳舞了。

新郎走到我的身邊,笑着說道:“韓小姐,要不要去跳一支舞?”

“可以。”我微微一笑,拉着劉嘉明往舞臺中央走去,笨拙地跳着國際舞。

新郎則消失在了大廳。

“呵呵,別人邀請你跳舞,結果你拉着我來,這樣真的好嗎?”劉嘉明溫和的聲音傳進我的大腦。

我微微一愣:“剛纔是他請我跳舞嗎?”

也就在這時,我狠狠地踩了一腳劉嘉明,這是我舞步錯亂了的原因。

“對不起。”我有些難爲情。不會跳舞還要進來跳舞……“沒關係。跳舞這種東西,其實就是熟能生巧,多跳一次就會了。”劉嘉明依舊那般溫和。

我點點頭,繼續努力地跳着舞。突然,我被劉嘉明甩了出去,我的心一陣狂跳,努力找回重心,可還是往外跌去。

最後,我跌進了一個巨大的懷抱,溫暖而且熟悉。我反射性地擡頭,只見宮洛的臉放大在自己的眼前。

“宮洛?!”我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宮洛很自然地拉起了我,環起我的後背,跳了起來,冷冷地說道:“剛纔,已經過了半場了,也是到了換舞伴的時候。”

“哦。”我點點頭,隨後想起剛纔的事情,再次道謝:“宮洛,謝謝你了。你真的,挺夠義氣的!”

是的,不管是不是因爲千年古屍,他都是一個很好很好的朋友,是一個可以依賴的人。

“是千年古屍叫我這麼做的。”

“但還是要謝謝你。”說着,我轉身尋找着劉嘉明的身影,只見劉嘉明和周曉曉環抱在一起,“那個,這兩年,你和曉曉怎麼樣?”

“只是朋友。”宮洛的語氣瞬間愣冷了下去,“我們約定過的,不談論有關對方對象的事情。”

我低頭,認錯:“對不起,我忘記了。以後不會了。”

要不是宮洛對我說,我還真的忘記了。這個約定是爲了兩個人都不尷尬而制定的,因爲千年古屍和宮洛同一個身體,而周曉曉和我又是最好的朋友……

(本章完) 我低頭,認錯:“對不起,我忘記了。以後不會了。”

要不是宮洛對我說,我還真的忘記了。這個約定是爲了兩個人都不尷尬而制定的,因爲千年古屍和宮洛同一個身體,而周曉曉和我又是最好的朋友……“明天,我們就離開這裏,去B國。”宮洛冷不丁地說着。

我點點頭:“恩。但我想回一趟凜王殿,就是紅依現在在的地方。”

“……可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