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羲,你既然已經幫了我,就請你好事做到底吧,你對我有什麼怨恨,以後再好好跟我算賬,我不會躲避的!”

可是伏羲卻冷冷的說:“這是兩碼事,我對你的怨恨,永遠都不可能消除!”

“那爲什麼你會幫我?”說到這裏,我打了個寒顫,難道他是故意的?

給我無限的希望,再毫不留情的抽走,這比起一開始就讓我絕望更加殘忍啊!

“幫你?你覺得我是在幫你嗎?”伏羲哈哈大笑起來,笑得我心裏一陣陣的發麻。

他竟然這樣殘忍!

看來我召喚回來的每一粒沙子都是他對我的恨意,我愛劉尊多深,伏羲就會恨我多深!

“你告訴我方法,我什麼條件都答應!”但是此時此刻,我不能激動,我要冷靜下來好好跟他談談。

我知道,一旦我憤怒,至陽線就會隨着我的心意而舞動,劉尊的沙子會全部飛散開來。

就算我重新找回來,也不見得有伏羲在的時候這樣完全。

因爲他是至尊,是可以令風雲變色的領袖人物,我卻只是個半吊子的神仙,做不到像他那麼威風凜凜,萬物朝拜。

“現在你終於服軟了?不是很嘴硬嗎,不是很希望跟你的心上人雙宿雙飛嗎,如果我讓你重新回到我身邊,你也肯答應?”伏羲用了最最惡毒的語言攻擊我。

我咬着牙一一的聽着,卻沒有開口還擊。

“賤人,現在捧着你男人的沙子哭去吧,我看你還能有什麼辦法讓他重新站起來!”

我忍了又忍的眼淚終於滴滴答答的掉落下來,我纔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戰,還生了孩子,根本就沒有力氣再去和伏羲打仗。

wWW _Tтkā n _C〇

伏羲罵我,我並不感到很委屈,因爲那是他和女媧本尊之間的仇恨,而我現在是沈冰。

但是,如果我不能喚回劉尊,這會讓我心如刀絞,因爲沈冰愛着的人,正是劉尊啊!

而他也同樣深愛着我,爲了讓沈冰回來,他纔會不惜以生命爲代價跟伏羲交換!

我做不到足夠的堅強,所以我只能用眼淚來緩解心裏的焦躁和痛苦。

“眼下你能做的也就只是哭泣了,軟弱的女人,我看你能不能把他哭回來!”伏羲對我冷嘲熱諷,用了極其輕蔑的口氣。

我不想聽他說話,我只要知道方法。

而是伏羲偏偏卻只會這樣傷害我的內心,這讓我極度失望,所以哭得更是一塌糊塗。

我哭只是爲了劉尊,爲了我的無能,爲了我們無法重新拾回的感情,跟伏羲無關。

越想越傷心,我連他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當時的我根本就不是沈冰啊!

所以我哭得昏天黑地,日月無輝。

伏羲什麼時候住嘴的我也不知道,撲在劉尊化成的沙子上,我哭得比孟姜女還要慘烈。

等我終於哭夠了,哭累了之後,我才發現伏羲靜靜的站在我身邊,微笑着看着我。

“你還笑?無恥的男人,欺騙我很好玩是不是?把別人的感情蹂躪踐踏,你還有什麼大神的風度!”我擡起頭,眼睛腫得像個桃子,只能從縫隙裏看着他。

“哭完了?”但是伏羲卻沒有之前那種盛氣凌人的樣子,還向我伸出手。

他這是想要來拉我一把?

反正我沒有辦法讓劉尊回來,我還討好他什麼!

我抓住伏羲的手就狠狠的咬了一口,這是女人最最古老有效的攻擊方式。

伏羲的手臂被我咬破了,我感覺到一股濃烈的血腥味撲到了口腔裏,不由得感到一陣噁心。

可是他並沒有反抗,也沒有生氣,甚至連一個字都沒有說。

我擡起頭,嘴巴血淋淋,眼神怨毒無比:“你怎麼不連我一起殺了算了!”

“傻女人,你怎麼就沒有發現他有了變化?”伏羲收回他的手臂,但是已經有血液不停的在滴落。

我剛纔哭得忘形,只顧着捧着那些沙子流眼淚,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在隨着我淚水的不停滑落,劉尊化成的沙子真的已經不再是鬆鬆散散的了。

經過伏羲提醒,我纔看到沙子遇到眼淚,都慢慢的聚合在了一起,只不過還是流質狀態,沒有粘性。

但是有了伏羲的血,沙子就好像加入了水泥一樣,在我眼前慢慢的合成一堆。

“這,這是怎麼回事?”我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泥沙。

伏羲笑而不語,我卻明白了過來,他剛纔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讓沙子可以變成這樣!

“你故意讓我哭,故意讓我咬的?”我震驚極了。

伏羲點點頭:“如果我告訴你,你的眼淚和我的血可以讓他凝固,你未必能夠流出那麼多的淚水來。”

想想也是,剛纔因爲對劉尊的思念和愧疚,我纔會哭得那麼難過傷心。

“謝謝你。”

我覺得這種時候說什麼都是沒有用的,伏羲用這樣極端的方法幾乎逼幹了我的淚腺。

而且我還狠狠的咬了他,咬得痛快淋漓,咬得血流不止。

“行了,你趕緊把他捏成原來的樣子,然後我們就可以去找初月了。”伏羲看着我感激的眼神,輕輕的笑了起來。

我抽了抽鼻子:“恩,好的!”

泥沙變得很有彈性,我的眼淚和伏羲的血就跟粘合劑一樣,把劉尊弄成了橡皮泥,可以隨我心意搓圓捏扁。

我無奈的在心裏跟他說着抱歉,因爲我也不是故意把他玩弄於股掌之中的。

“動作快點,就跟你以前做的一樣。”伏羲看到天邊的太陽已經慢慢的開始西沉,催促我道。

我是沈冰,我不夠心靈手巧,我笨拙的拿着那泥土,半天都沒有弄出個人形來。

“唉,真夠笨的!趕緊使用女媧之力!”伏羲搖着頭嘆息,然後一掌打在我的背心上。

暖流從上到下,灌注了我的全身。

我的女媧之力終於被激發了出來,所以我很熟練的開始揉捏着泥土,三下五除二就捏出一個栩栩如生的劉尊來。

“這樣纔對。”伏羲讚許的對我說。

我沒有理會他的表揚,儘量用最細緻的手法將劉尊的形象刻畫在泥塑之上。

一定要讓他英俊帥氣一點,這樣纔不會讓重新獲得生命的他蒙羞,因爲他本來就玉樹臨風,瀟灑不凡。

“差不多可以了!”伏羲看了一眼只剩下一縷亮光的太陽,替我着急起來。

“好了!”我雙手捧着劉尊的泥塑,想要站起來,可是腿腳都已經麻了。

伏羲扶了我一把,然後我們開始朝着初月的冥界而去。

“你還捏得真像他。”伏羲看了一眼我的手裏,栩栩如生的小人兒正躺在我掌心之中。

當然像了,劉尊的臉無時無刻不在我的腦海中盤旋,每一個小細節都讓我記得清清楚楚。

成竹在胸,所以基本上是沒有差別的。

“初月重新給他生命,他活過來之後就會是這個樣子嗎?”我怕我的辛苦付之東流。

萬一初月改變了他的容貌,不是很可惜嗎?

“是,你捏成什麼樣,他就是什麼樣的!”伏羲點點頭。

我心想,既然如此,我不妨在泥塑上面做個什麼記號,以後萬一有機會跟劉尊相遇,或者可以相認也說不定。

但是伏羲就在我身邊,我沒有辦法做手腳。

“也不知道初月現在是不是跟朱雀在一起,我實在是有些無臉見他們!”我故意轉移伏羲的注意力。

“無臉你也來了,所以別想那麼多。”伏羲淡定的說。

趁着他不注意,我輕輕用指甲在劉尊的泥塑上劃了一下,位置就在他的腳踝處。

如果以後我遇到一個腳踝處有胎記的人,那就有可能是劉尊吧?

“到了冥界,你自己進去。”

伏羲突然回頭對我說,嚇了我一跳,趕緊把泥塑重新拿好。

“好,你能爲我做到這一步,我已經非常非常感激了!初月那裏我自己會解決好的!”

我不能再得寸進尺,就算初月害怕伏羲,勉強答應我,也不會讓我覺得安心。

因爲我確實傷害了她和朱雀。

“等你完成了這件事情,你的記憶和女媧之力都會消失,當你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全新的人。”伏羲提醒我。

我點點頭:“是的,我都知道了。”

“你的女兒,她不會”伏羲說了一半突然停住了,我心裏咯噔一下,再也沒有辦法平靜。

“我女兒會怎樣?”我緊張的看着伏羲。

他搖搖頭說:“這都是後話,現在你還是做好你該做的事情吧!”

我還想繼續追問,可是腳下已經出現了黑色的河流和紅色的花海,那不是忘川和彼岸花海嗎?

“下去吧!”伏羲沒有再跟我說我女兒的事情,而是在我背上推了一把,我腳下一滑,朝着冥界跌落下去。 神荼和鬱壘依然守在門口,看到我之後並沒有意外的樣子,還幫我打開了大門。

“謝謝你們。”我很感激的說。

“進去吧,冥王在等着你。”神荼的話讓我有些吃驚,難道初月知道我會來找她嗎?

鬱壘拿出一個牛角吹響,聲音極其低沉悠長。

我有點不明所以,這時候從忘川之上飛過來一個明亮的球狀體,降落在我的面前。

這不是初月的月亮球嗎!

“坐上去吧,否則你自己是找不到冥王的宮殿的。”神荼對我伸出手,做了個請的手勢。

初月爲什麼對我如此客氣,難道她真的不記恨我弄瞎她的雙眼戲弄朱雀的事情了嗎?

“好。”不過既然我都來了,不管初月要對我做什麼,我都必須請求她幫我替劉尊找回生命。

當我坐上月亮球飛越過冥界上空的時候,我看到了那些遊魂野鬼,他們哀嚎着想要找個替身,想要進入輪迴,場面十分震撼,因爲數量太多了。

我知道這是我做下的孽,這些人都是枉死的,他們的陽壽未盡,但是卻因爲我的關係,早早進入了冥界。

“是她,是她!”地上的鬼魂發現了我,他們紛紛伸出手向我抓來,月亮球飛得本來就不高,所以好幾次幾乎都抓住了我的腳踝。

我知道對不起他們,但是目前我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因爲我不知道該怎樣才能讓他們安息。

不過要是被他們抓住,我肯定會耽誤救回劉尊的,這一點我必須要自私,即便我受到譴責也無所謂。

“她竟然無視我們的痛楚,這個歹毒的女人,把她拖下來,讓她嚐嚐這孤苦無依,永遠沒有希望的日子!”

“憑什麼要把我們作爲玩物,她當時是那樣的惡毒,現在卻依然這樣自由自在的凌駕於我們之上!”

我的耳朵裏全部都是咒罵,是他們刻骨的仇恨,聽得我無地自容卻又無可奈何。

“抱歉,我知道我怎麼說你們都不會原諒我,但是我也付出了代價,我失去了最親愛的人!”我試圖解釋,但是引起了他們更大的憤怒。

我看到幾個鬼魂疊在一起,擋在了我前面的必經之路上。

月亮球是不聽我的指揮的,因爲它是初月的神器,只是奉命前來接我,並沒有替我抵擋危險的義務。

所以,我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月亮球向着鬼魂疊成的梯子衝過去,咚的一聲就撞上了。

我跌落下來,立刻就被鬼魂們抓住,他們有的瘋狂的撕扯着我,有的開始咬我,一陣陣尖銳的痛感衝擊着我的每一根神經。

其實我可以用至陽線抽得他們魂飛魄散的,但是我沒有那麼做,因爲留着他們一絲魂魄,都有可能在冥界大赦的時候得到輪迴的機會,雖然那有可能是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纔有一次。

我已經很對不起他們了,不能再錯上加錯,使得他們萬劫不復。

所以,我只能忍着,讓他們發泄着心裏的憤怒。

可是再這樣下去,我什麼時候才能讓他們平靜下來,什麼時候才能見到初月?

“都給我住手!”一個清脆但是卻很有威嚴的聲音從空中響起,我欣慰的睜開了眼睛。

鬼魂們悻悻然,不甘心但是卻又不敢違背命令,因爲這是冥界至尊,初月!

我渾身上下沒有一塊完整的皮膚,頭髮扯得七零八落,樣子一定非常狼狽不堪。

“爲什麼要讓我們住手,這個女人害得我們死無葬身之地,成爲食物,成爲垃圾,成爲永遠不能投胎轉世的遊魂!”有一個膽大的,看起來很有書卷氣的男鬼說道。

“就是,她的罪孽這樣深重,難道還要我們原諒她嗎?”

有一個領頭的,後面就有擁護的,鬼魂們蠢蠢欲動,又想過來找我的麻煩。

“都給我聽好了,她犯下的錯自然該受到懲罰,但是卻輪不到你們指手畫腳!至於你們,如果表現好,我會考慮給你們機會重返人間的!”我沒想到初月會毫不猶豫的替我解圍。

當我變成黑暗女媧的時候,初月也是受害者,而且我還深深的傷了她的心。

如今我陷入困境,初月卻站在我的身邊沒有落井下石,這讓我感動得都要哭了。

這是她的地盤,她隨時都可以讓我遭受各種各樣的苦難,但是她卻沒有那麼做。

遊魂們聽到初月的話之後,開始歡呼起來,他們爭先恐後的飛奔向一塊寬闊空地,全部安靜的坐了下來。

“很好,乖乖在這裏等待,我很快就會安排你們去奈何橋。”初月很滿意的點點頭,然後降落在我的面前。

“母皇。”

我已經難堪得想要鑽進地下,可是這裏的地下是一片虛空。

“母皇不必如此,我知道當初你是受到了黑暗女媧的蠱惑,所作所爲都不是你心甘情願的。”

我還是不好意思擡起頭來。

“如果母皇一直這樣,怎麼才能讓劉尊回到你的身邊?”初月將我攙扶起來。

現在我已經是體無完膚,全身都好像有螞蟻在啃食一樣疼痛,初月輕輕的吹着我的傷口,一陣陣清涼的感覺總算是緩解了我的痛苦。

她說得對,如果不勇敢面對我犯下的錯,我還怎麼救得了劉尊,不是白白浪費伏羲的一片苦心了嗎?

“初月,對不起。”我終於戰勝了心裏的陰影,擡頭對初月誠懇的道歉。

“沒關係,母皇大可放心,我不是那種記仇的小人!”初月微笑着對我說,小小的臉龐寫滿了寬容。

她越是這樣我越是覺得難過,爲了我肚子裏的孩子,我傷害了自己的女兒,這樣不是很不公平嗎?

“初月,我該怎樣才能彌補對你的愧疚?”我很希望可以爲初月做點事,讓她感受到我的悔意。

初月笑着說:“母皇太客氣了,今後你還會遇到更加讓你難以抉擇的事情,只當是歷練好了!”

“可是,可是,我不但傷害了你的感情,還要厚顏無恥的前來向你尋求幫助,我心裏實在是過意不去。”我真的覺得現在開口有些困難,但是我不能退卻,我必須要喚回劉尊,哪怕初月馬上翻臉。

只要她答應幫我,我做什麼都願意。

“過意不去的話,母皇不如陪我做一件事吧!”初月在我身上塗抹了一種不知名的草藥,我的傷口漸漸的痊癒了,已經看不出被啃咬過的痕跡。

我看着她:“做什麼?”

“抱抱我,給我唱一支歌。”沒想到初月的要求竟然這樣簡單。

我的眼睛溼潤了,她從生下來之後,最缺少的就是母愛,但是我卻從未給予過。

“好。”我點點頭,抱着初月登上了月亮球。

拍着她的背,我唱了好多歌,把我記得的童謠都唱遍了。

“母皇,你很希望劉尊回來對不對?”初月依偎着我,抱着我的腰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