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子胥帶着自己的一百個昭雪狼騎的兒郎黃飛虎和魏神通作爲他的副手,一起沿着通往單于廷的方向行走,打算接應孟落日,可是這大漠中真的是方向難辨,沒辦法,他們花了幾天的時間才找到了一個嚮導,剛剛進入到了匈奴地界的時候,就看到了一隊匈奴人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匈奴單于仗着自己的人多,說和也就比較傲慢,雙方言語不和,這才動起手來。

昭雪狼騎可是百戰精兵,而且經過這段時間土豪金、黃飛虎、季布等一羣堪稱變態傢伙的調教,天底下恐怕沒有那支軍隊是能夠和他們相比的,只是一個衝鋒,立刻就讓匈奴單于丟盔棄甲了。

本來伍子胥認爲算了,窮寇莫追。可是架不住黃飛虎和魏神通這兩個好戰分子的一陣子的慫恿,於是這兩個傢伙帶着自己的手下一直追了下來。

如果不是遇到了孟落日,大概匈奴單于真的要被這兩個傢伙帶着人馬給趕盡殺絕了。

“哈哈,白日夢,原來是你啊。”

黃飛虎收住了五色神牛,把大槍背到了自己身後:

“你這傢伙也沒跑多遠啊,怎麼樣,這大沙漠裏讓人看着鬧心吧,哈哈……”

“靠,什麼叫我才走到這裏,我都從單于廷回來了。”

“呃?”

黃飛虎等人沒想到孟落日會這麼快就趕回來。伍子胥終於從後面追了上來,看到了孟落日也非常的高興:

“白日夢,珠子到手了麼?”

“呵呵,不但珠子到手了,連人我都帶來了……”

衆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順着孟落日的手指看去,只見三輛馬車就在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齊天這小鬼站在了馬背上,正衝着他們耍鬼臉呢。

孟掌櫃等人當看到了來接應孟落日的這些朝氣蓬勃,殺氣騰騰的將領的時候不由得微微的皺起了眉頭……

(本章完) 第2995章

只是悟雲驚訝的看著兩人說道:「小師父,你這易容丹也太丑了啊!」

萬虎兩人聞言一愣,隨即看了眼彼此,發現果然對方的容貌變的奇醜無比,就算是萬虎看著對面的萬山都是嚇了一跳,如果不是感覺到萬山身上熟悉的氣息,他也沒辦法認出對面的人是自己的大哥!

萬山也是一樣,可是很快萬山發現弟弟身上的氣息都消失了,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如果不是親眼看著自己的弟弟變成這樣,他也要懷疑了!

「主子,這是?」萬虎看著墨九狸驚訝的問道。

「恩,雖然丑了點,但是反正你們回到烈風城,不是也想報仇的么,這樣的容貌更有利你們報仇!」墨九狸看了眼兩人淡淡的說道。

沒辦法這些丑的易容丹,都是她以前煉製的,沒用完,所以隨手拿出來給萬虎兄弟兩人吃了!

「行了,我們走吧!」墨九狸說道。

萬虎和萬山倒是很快接受了自己變醜的實事,反正只要能報仇,他們不在意別的!

有了萬虎兄弟兩個人帶路,半個月後走出了魔獸森林,來到了烈風城外!

萬虎兩人原本以為墨九狸會跟著他們回去他們自己的家,但是墨九狸和悟雲卻選擇住在了客棧,然後讓萬虎兩人回去收拾一下,再來客棧跟他們匯合!

墨九狸慶幸的是,在這天空之城用的也是靈石,讓她不至於連客棧都沒辦法住!

墨九狸和悟雲跟著萬虎兩人進入烈風城后,就覺得這烈風城應該是一座小城!

雖然城內的人也是也是十分熱鬧,畢竟整個城的大小有限,因此人多之後,就能顯出城內有些擁擠!

就比如墨九狸和悟雲幾人進城后,找客棧的時候,就接連找了幾家,才終於找到了一間有房間的客棧!

萬虎和萬山回去之後,當晚就回到了客棧跟墨九狸和悟雲匯合了,他們兄妹三人的家沒有什麼可收拾的,兄弟兩人回去之後,也不過是將家中供奉的爹娘的牌位移走了,然後在院子內點了一把火,將屋子燒毀后,就離開了!

第二天,墨九狸和悟雲,跟著萬虎兄弟兩人在城內逛了逛,墨九狸發現這烈風城,其實跟九重天比起來,並沒有太過繁華!

應該說和九重天差不多!

這裡購物使用的也是靈石,同樣分為上中下品和極品靈石!

街上偶爾能看到修鍊者們身邊跟著化形的神獸,和沒有化形的靈獸,似乎這裡的人把契約獸都看的很重要,也很習慣把契約獸帶在身邊炫耀!

墨九狸幾人選擇了一間茶樓,選擇了一個靠窗的包間坐了下來,聽著周圍傳來的議論聲,幾個人看著街上的行人,飲茶不語!

萬虎和萬山時不時的偷看著墨九狸和悟雲,這段時間他們也總算搞明白了,實力強悍的安老,竟然是自己主子的小徒弟,當初聽到悟雲喊墨九狸小師父的時候,萬虎兩人也是驚嚇不已!

在他們的認知裡面,強者為尊的世界, 一切都是新奇的,對於別赤、呼韓邪等人眼前所有的事情,都超過了他們的想象,本來在呼韓邪的心中還存在的那一點點的不信任,也隨着他們來到了孟落日等人的營帳中一掃而空,當見到了伍子胥這個幾乎只能是在傳說中的人物的時候,衆人更是差點趴在地上膜拜。

當大家看到了妲己、西施等一干美女行走在軍營中的普通住宅區的時候,眼珠子差點掉在了地上,不是這些人都是好色之徒,呼韓邪和孟掌櫃已經是七老八十的人了早就沒有那個色心了,可是這不等於他們不會欣賞美。

在他們的心中王昭君已經是天底下獨一無二的美女了,遍觀中原大地和匈奴大漠,也找不到第二個可以和王昭君相比的人了,但是在這裏,可不只是一個能夠和王昭君相比的美人。就憑着他們的容顏,也沒有人會懷疑,他們就是妲己、褒姒、西施和虞姬。

當王昭君和幾個女子比肩站在一起的時候,小五小六都已經不敢正視了,真擔心自己會鼻血狂飆。

當孟掌櫃從車上走下來的時候,細心的馬前卒就看出來了他腿上的不適,在經過了孟掌櫃的同意之後,掀開了他的褲筒,到了這個時候,孟落日這個傢伙纔看到這個老頭竟然沒有雙腿。

齊天更是吃驚的張大了嘴巴,直到感到舌頭都有風乾的跡象了他才吃驚的說道:

“老頭兒,你沒有腳都能追的我滿地跑,神不知鬼不覺的跑到我身邊把我的龍刃給拿跑了,你要是雙腳健全……”

小東西這次真是被嚇得不輕,這個發現讓很多人都感到一陣的無語,對於齊天的身法他們都是清楚的,看着孟掌櫃的眼神中也充滿了敬畏。

馬前卒單膝跪在地上,輕輕的用手摩挲着孟掌櫃小腿上的鐵棍,因爲長途的奔波,已經讓鐵棍和膝蓋連接的地方溢出了血絲。馬前卒的身份在衆人中是什麼樣,孟掌櫃和呼韓邪還是能夠看出來的,看到馬前卒單膝跪在自己的面前

,就是孟掌櫃這個綠林中的盟主都有些動容了,連忙用手攙扶:

“馬先生……”

馬前卒沒有按照孟掌櫃的話站起來,只是半跪在那裏,輕聲的問道:

“老爺子,你的膝蓋這裏已經出血了,難道不疼麼?”

“哈哈,馬先生說笑了。”孟掌櫃將馬前卒從地上拉起來,“我從小過的就是刀頭舐血的日子,這點血算什麼?”

“可是鐵棍長期和膝蓋摩擦也會對你的雙腿有損害。”

馬前卒微微的皺起眉頭,回頭看看蔡秉集:

“我給你們寫個單子,你們按照上面的東西去採購,我給老爺子做一個假肢。”

“沒問題!”

蔡秉集答應的乾脆利落,馬前卒說幹就幹,找了個布片,隨手就是幾樣材料寫在上面。

李打鐵看到蔡秉集接過了單子,連忙說道:

“在採購一些金屬,鐵器之類的吧,我在老爺子的假肢上打造點小玩意在上面,呵呵,保證讓孟老爺子重新回到昔日的風采,甚至和當年比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好!哈哈……”

衆人轟然叫好,孟掌櫃還是第一次被這樣的暖流簇擁着,在剛剛進入到這個奇妙的軍營的第一刻起,他已經就在心中認定,這裏,就是他的家了。當知道李打鐵就是龍刃的打造者,霸王項羽的方天畫戟都是出自在他的手上的時候,老頭子更是感到受寵若驚。

孟落日在軍營中休息了一天,帶着王昭君的信件離開了軍營。既然要維持匈奴和漢朝現在的關係,自然就要把戲演到底,爲了不橫生枝節,王昭君沒有辦法親自回一趟故里,只好讓孟落日幫忙了。

齊天和孟落日去大漠玩了一圈,心已經玩野了,跳着腳的還要和孟落日走,就是他的師傅影子和阿青出面,都沒有讓這個小東西安靜下來。最後幾個大人愣是沒有擰過一個小屁孩不但如此,又多了一個,在齊

天的慫恿下,棒槌的犟脾氣也上來了,一定要跟着出去見見世面。

對於棒槌的要求,李打鐵可沒有絲毫的阻攔,多見見世面總是好的,他倒是不擔心棒槌會闖禍,只是擔心這孩子太忠厚,容易吃虧。

兩小几乎是抱在孟落日的大腿上,讓孟落日給拖着走軍營的,在他們的身後留下了一片歡快的笑聲。

在這三個奇怪的組合後面,還有一個身影默默的跟着他們——別赤!

說來更像是一個諷刺,這軍營中加起來也有幾百號人,大部分都是漢人。可是對大漢朝的都城長安,以及周邊的一些地區最熟悉的,反而是別赤這個匈奴人。

之前陪着呼韓邪幾次來到長安,他自己也曾經奉命來過長安幾次。在這裏也有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所以只好勞煩他給孟落日作爲嚮導了。孟老爺子也是漢人,可是他上次回到長安,還要追溯到幾十年前,早就變了樣兒了。至於小五小六兩個,他們壓根就沒來過長安。

當做出了讓別赤作爲嚮導的這個決定之後,所有的人都感到有點哭笑不得。

可是事實就是如此,誰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看着四個人離開軍營的背影,呼韓邪低聲的唸叨着:

“就等着你們的凱旋了。”

所有人中,只有他的心裏是最忐忑的。孟落日只是去送個信而已,可沒有人認爲他能夠有什麼危險,只有呼韓邪心裏不踏實,擔心孟落日回來的晚了。

馬前卒笑呵呵的來到了呼韓邪的面前:

“呵呵,老邪,你用不着擔心。蔡秉集和陳柏霖對醫術都是頗有造詣的,他們已經給你檢查過了,雖然發現了依稀病竈,但是暫時不會對你的生命構成威脅。我們在時間隧道中游走,根據以往的經驗,我們是向着科技越來越發達的方向再延伸的。放倒我們當初生活的那個社會,你現在所謂的身體中的病竈,根本就不算個事兒……”

……

(本章完) 第2996章

應該是強者的悟云為首才是,卻沒有想到悟雲竟然每天屁顛屁顛的在墨九狸身後的喊著小師父,心甘情願的為墨九狸鞍前馬後的!

所以,萬虎和萬山兩人對於墨九狸用了兩顆解藥,逼著他們兄弟兩人發誓效忠,還有些小小的不快,在看到悟雲都對墨九狸臣服后,心裡哪點小不滿,也就消失了!

只是,現在萬虎兩人還是不太明白,墨九狸和悟雲到底是什麼人,又想來做什麼。

跟著墨九狸和悟雲從森林走出來的這段時間,墨九狸和悟雲沒有說過太多,也沒問過他們兄弟什麼,這讓萬虎兄弟兩人更加的疑惑了!

就像現在也是,坐在這裡喝茶,讓萬虎兄弟兩人,心中都有些緊張!

但是墨九狸和悟雲安靜的喝茶,兩人也只能緊張的陪著!

「你們兩個是不是很想問我什麼?」墨九狸看著萬虎兄弟兩人緊張的模樣問道。

「主子,我們在這裡是等人嗎?」萬虎聞言想了想看著墨九狸問道。

「不是的,只是閑著無聊,在這裡聽些八卦而已!」墨九狸聞言笑著說道。

萬虎和萬山聞言有些傻眼!

聽八卦是什麼意思啊?難道是他們聽錯了?

「我並非是天空之城的人,我是從下界飛升上來的,所以對於天空之城並不熟悉,這段時間沒有問過你們什麼,也是因為太過陌生而已……」墨九狸淡淡的解釋道。

「怎麼可能?天空之門都沒到打開的時候,主子你們怎麼可能?」萬山聞言震驚的看著墨九狸和悟雲道。

墨九狸和悟雲聞言對視一眼,他們倒是沒想到,天空之門開啟竟然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天空之門什麼時候開啟?又有什麼關係?」墨九狸看向萬虎和萬山問道。

萬虎和萬山聞言,想了想這才看著墨九狸和悟雲開始解釋道:「主子,安老,在天空之城,從下界飛升上來的人,基本上都會被擋在天空之門外的,而天空之門只有在八年的八月初八才會開啟八天的時間,也只有天空之門開啟的時候,所有外面的人才能進來……」

「天空之門沒有開啟的時候,是沒有人能進入天空之城的,從來也沒聽說有人能自己進入天空之城的!」萬山也跟著說道。

所以,他們實在無法想象主子和安老,到底是怎麼進來的!

到底的有多麼強悍的實力,才能自己進入天空之城啊!

「難道沒有人自己進來過嗎?」墨九狸隨口問道。

「沒有,不過,五年前我們曾經聽聞有人闖進了天空之門,進入了天空之城,但是也不清楚是真是假,可能只是傳聞吧!」萬虎想了想說道。

而墨九狸聽到五年前有人闖入天空之城的時候,心中卻在猜測著是不是帝溟寒,因為五年前的話,自己還在九重天閉關,跟悟雲來到這裡后,悟雲就說過這裡的時間跟九重天的時間一樣了!

所以,墨九狸覺得不可能是寶寶和寧兒! 看着繁華的街道,孟落日感慨萬千,長安,也就是後世的西安。西安作爲十幾朝的古都,在全國範圍內,傲視其他的所有城市。古時候的人對風水的迷信程度是要遠遠超過後世的,因爲他們有更多的東西,無法用正常的思維解釋。從這一點上也能夠看出來,這裏真的是一個風水寶地。

孟落日並不是西安人,但是在後世中,他曾經幾次出差來到過這裏,長城、兵馬俑,都成爲了他經常去的地方。歷代帝王的宮殿他也曾經駐足流連。

在那個時候走在西安城的街道上,他就曾經想過,如果在街道上的人都是穿着古代的裝扮,一定會非常的有趣,而且配合上街道上的古色古香,肯定會很有味道。可是,如今來到這裏,街道上真的都是古裝了,也沒有了之前的那種違和感了,可是不知道爲什麼,總是覺得缺少很多東西。

齊天可是如同一個歡快的小鳥出籠了一般,來到大城市的時候本來就不多,尤其是長安城這樣繁華的城市,蹦蹦跳跳的,很是開心的樣子,偶爾撞到了一些路人,他也心情大好,客客氣氣的和人道歉。

對於這樣有禮貌的孩子,路人們大多也都給予了寬容,可是孟落日看着那些人的眼神,卻是充滿了同情。

別赤可是能夠理解孟落日的這種同情的眼神的,他微微的皺起眉頭,:

“齊天偷人東西,你真的就不管管麼,太缺德了。”

“管,可是管不了啊,他師傅,也是你見到過的那個影子,好歹也是一個頗有名氣的刺客,徒弟偷東西給她丟臉,她也不願意啊,可是沒辦法,這個小崽子,就是一個賊坯子。”

相比齊天,棒槌就讓人省心多了,老老實實的跟在了孟落日和別赤的身後,雖然眼睛好奇的看着周圍來來往往的人羣,但是嘴裏卻一句話都不說,大概是擔心自己說話了,會錯過什麼美好的東西一樣。

齊天跑累了,幾個箭步衝回來:

“熱鬧,熱鬧,真是熱鬧。”

孟落日冷笑了一笑:

“小崽子,你口袋也熱鬧了吧,偷了多少人東西,可告訴你啊,連你別赤大叔看着你都不順眼了。偷人東西可是很缺德的事兒。”

齊天把小腦袋一晃,瞪着眼睛看着孟落日和別赤,小臉憋得通紅:

“你們說什麼呢,師傅告訴我了,盜亦有道,我有那麼沒人性麼?看看……”

小傢伙攤開了兩手,接着把自己的衣服口袋也都翻出來,果然是空空如也:

“我只是高興而已,我高興的時候不偷東西,何況,現在我早就不是當初的我了,好東西見得多了,口味也刁了,這些尋常路人的東西我還真看不上眼兒!”

孟落日和別赤都奇怪的看着這個小傢伙,看來他們還真是都冤枉他了。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街道上出現了一陣的騷亂,行人們自動向兩旁閃開。孟落日等人就看到了一個俏麗的女子和一個一身華服的男子出現在了眼前。

那個男子一看就知道是個紈絝子弟,一臉諂媚的笑容看着眼前的女子,而那個女子一臉的冷峻:

“告訴你多少次了,不要再煩我!”

“可是……”

那個男子剛剛吐出了兩個字,忽然那個女子的手腕一轉,在她的手上就出現了一把長鞭:

“啪——”

幾乎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長鞭已經重重的抽在了那個男子的臉上,頓時白皙的臉上就出現了一條血痕。

“啊!”

男子慘叫一聲就摔倒在地上,用手緊緊的捂着自己的臉。

雖然那個男子諂媚的樣子讓孟落日等人也很討厭,可是這個女子的出手實在是太狠辣了,俗話說的好,打人不打臉。

齊天一咧嘴,小聲的嘟噥着:

“完了,這下小白臉變成了大花臉了。”

那個女子的刁蠻,並沒有引起那些看熱鬧的路人的反感,反而有好幾個人轟然叫好。

在孟落日身邊的一個男子搖了搖頭,笑着說道:

“今天的第三個,呵呵。”

在他的臉上完全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孟落日被這個男子的話弄迷糊了,疑惑的問道:

“這位兄臺,你說的是什麼意思,什麼第三個了?”

那個男子看了看孟落日,笑着說道:

“您是外地人吧,呵呵,這個女子早就是西安的一景了。”

“呃?”

孟落日看着那個打完了人,悠哉悠哉的繼續在街道上晃悠的女子的背影,愣了一下,實在沒有看出來這算什麼一景,秀色可餐倒的確是,只是貌似大街上美女可只是這一個,應該不至於成爲一景啊。

“這女子相貌出衆,你是看到的,因此就成爲了很多紈絝子弟的追逐的對象,聽說私下裏那些紈絝子弟,早就已經打賭了,至於賭注是多少不知道,反正能夠贏得了這個女子的芳心,就可以獲得一大筆的財富,呵呵。所以即使捱揍,也很多人不惜鋌而走險。”

孟落日搖頭苦笑,這些無所事事不求上進的紈絝子弟還真的都是吃飽了撐的,純粹是沒事找事的。

“咦,可是這些紈絝子弟應該不是沒有什麼背景的啊,難道被這個女子打了,他們就不會找麻煩?”

那個男子看了看自己的周圍,忽然壓低了聲音,神神祕祕的在孟落日的耳邊輕聲的說道:

“找麻煩?誰敢啊,這個女子可是大有來頭的。曾經有紈絝子弟找她的麻煩,打算用強,結果,這個女子的邊兒沒碰到,反而讓宮廷中的人給直接抓了,聽說是宮廷總管石壽親自下的命令。”

石壽是漢朝現在的皇帝,漢元帝的寵臣,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就是宮中的一品大員看到他都要賞幾分薄面的,誰也不會招惹他。

當然有了這個身世背景,那些紈絝子弟自然更加的瘋狂了,只要追求到了這個女子,就相當於是一步登天了。甚至很多本來對這個事兒不感興趣的那些富家公子哥兒,當知道了這個事兒之後,也都加入到了其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