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見黎曉曉沒說話,也沒尷尬,望着黎曉曉背後熱切的說道,“高手!你背的這口鍋就是傳說中降妖除魔的法寶吧!是不是和法海收白素貞那鉢盂有異曲同工的功效?”

鍋?

黎曉曉疑惑的往背後一模,摸到了一個把手,抓住把手一抽,抽出來一口黑黝黝的鐵鍋,可不就是他抽中的那個‘來歷不明的平底鍋’麼。

看着手中的鍋,黎曉曉一頭黑線。

怪不得那個男青年玩家會罵他白癡,如果他知道自己背後揹着一口平底鍋,也會忍不住罵自己白癡的!!

“咳!這個不是法寶,我喜歡做菜,所以帶着鍋。”黎曉曉蒼白的解釋了一句,將平底鍋放在腳邊的地上。

“你放手!好好說話,別動手動腳的!”

看着任天依舊緊緊抓着自己的胳膊,黎曉曉無奈的說着,心想這貨的臉皮怎麼比我還厚?!

任天鬆開黎曉曉的胳膊,嘿嘿一笑,自來熟的一屁股坐在黎曉曉身邊,“高手,你在這裏是等劇情開始麼?這電影我沒看過,劇情是啥樣的也不知道,給我講講唄!”

黎曉曉一翻白眼,“這麼經典的恐怖片你都沒看過?!”

任天沒有絲毫不好意思,理所當然的說着,“我膽小,不敢看恐怖片。”

“你不敢看恐怖片,就敢玩這個遊戲?!”黎曉曉瞪大眼。

“我這不是以爲就是個普通手遊嘛~何況推薦給我遊戲的朋友也是不看恐怖片的,所以我就進來了。”任天說道。

黎曉曉的眼皮跳了跳,他也是朋友推薦的?這系統……該不會是到處盜扣扣號羣發遊戲鏈騙人進遊戲吧……這種行爲……怎麼說呢?和其他小說裏高大上的系統比起來,怎麼就顯得這麼猥瑣呢……

“高手?”任天晃了晃發呆的黎曉曉。

黎曉曉晃了晃腦袋結束胡思亂想,看着任天沒好氣的說道,“劇情是啥不重要,你通關條件是不是生存12天?”

“是啊!”任天點頭。

看來同一個電影世界裏每個新手的任務都一樣啊!

黎曉曉想着,接着說,“這個電影的設定是這樣的,這附近的山上有一個水潭,是這幾個區的備用水源,水潭裏有一具女鬼的屍骨,只要喝了水潭的水就會被女鬼殺死,所以存活也很簡單,不要喝自來水就行。”

“這麼簡單啊,謝謝高手!”任天開心的道謝。

黎曉曉有些同情的看了任天一眼。

爲什麼同情呢?因爲這貨看起來智商欠費啊!不能喝自來水,那就要去超市買飲料喝,還要吃飯,可是他們身上都沒錢呢!他竟然一直沒有想到這一點,難道不值得同情麼……

“所以你別在這傻坐着了,趕緊想辦法去賺錢吧!”黎曉曉提醒任天。

任天愣了一下,旋即明白了黎曉曉的意思,卻沒有離開,而是說了一句讓黎曉曉吐血的話:

“我不會賺錢啊,高手,你借我幾百塊唄!”

“我也沒錢!”黎曉曉沒好氣道。

“啊?!那你打算怎麼辦?”任天驚訝道。

我特麼怎麼知道怎麼辦?!黎曉曉在心裏狂吼,面上卻沒有吭聲,面無表情的坐着,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

這時,一個好像剛剛下班回來的中年男人走過他倆面前,瞄了一眼倆人的寒酸打扮,又瞄了一眼地上的那口鍋,從口袋裏掏出一枚硬幣,瀟灑的丟到了鍋裏。

叮!

一聲脆響吸引了黎曉曉和任天的目光,倆人看着一枚硬幣在鍋裏滴溜溜的轉了兩圈倒下,上面一個大大的‘5’字在夕陽下熠熠生輝!

五元港幣!

黎曉曉眼疾手快的抓起硬幣在任天羨慕的目光中揣到了兜裏。

“不愧是高手,原來這鍋子竟是如此妙用!”任天立刻馬屁跟上。

“那是自然,本高手神機妙算,早有準備。”黎曉曉厚着臉皮接受了任天的誇讚。

“那個……高手。”任天搓搓手,舔着臉湊上來,“鍋子借我用兩天唄!”

“滾粗!” 葉輕眉走上樓梯,看到男青年正站在一戶人家門口等她。

“魏強,東西你都準備好了嗎?”

魏強點點頭,“這次保證萬無一失,我們一定能拿下楚人美的首殺。”

葉輕眉點點頭,“你的消息到底準不準確?楚人美真的是每殺死一個人就會變得更強大?只要阻止這些人喝水就能將她的實力限制在最低?”

“絕對靠譜!我可是花了大價錢從‘小諸葛’那買來的消息!”

“哦,那我就放心了……”

葉輕眉扶了扶鼻樑上的金絲眼鏡,走到那戶門前,輕輕敲了敲門。

這戶人家正是Rubbish家。

Rubbish打開門,看着兩人疑惑道,“你們是?”

女人拿出一張證件亮了亮,“我是衛生署的,剛剛接到消息,有人在本區水源地水潭傾倒大量有毒化學物質,爲了避免中毒,請你們不要喝自來水……”

……

……

黎曉曉是被一陣刺鼻的臭味薰醒的。

朦朦朧朧睜開眼,只見一個渾身亂七八糟且散發着惡臭的人形物體正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凝望着他。

啊~~

黎曉曉怪叫一聲,一記老拳招呼上去。

砰~~

啊~~

人形物體慘叫一聲仰面倒地,悲憤大喊,“高手,爲什麼打我臉?!”

臥槽!這貨竟然是任天!黎曉曉聽出了這個聲音。

“你怎麼搞成這樣?!”黎曉曉看着任天的慘樣,那點兒聖母情懷不禁冒了出來,伸手去攙扶他。

此刻的任天看着的確挺慘的,新手套裝又髒又臭還扯爛了幾處,比乞丐還慘,就像是剛從臭水溝裏爬出來一樣,左臉上還有一個43碼的鞋印,腫的老高,右眼一片烏青好像熊貓……哦,這是黎曉曉剛剛那一拳揍的……

“你這是……被人踹臭水溝裏了?”黎曉曉扶起任天,溫柔的問道。

任天眨巴眨巴眼,豎起大拇指,“不愧是高手,一眼就看穿了真相!”

“……”

黎曉曉不知道該說任天樂天派還是缺心眼了。

對了……好像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黎曉曉擡頭看了看天色,忽然臉色大變,他知道哪裏不對勁了,天已經亮了!他竟然在路邊睡了一夜!

警車呢?救護車呢?圍觀的吃瓜羣衆呢?!

這可是死人了啊!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就這麼無聲無息的過了一夜?!

難道是我睡得太死沒聽到?!

黎曉曉看向任天,“任天,昨晚你聽到什麼動靜沒?”

任天點點頭,“聽到了啊,我還醒了呢!”

“那你咋不叫我?!昨晚發生什麼了?!”黎曉曉雞凍了!

任天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半夜的時候我被一陣高跟鞋的聲音吵醒,看到一男一女一前一後從那棟樓裏鬼鬼祟祟的走出來,我估摸着是揹着家人出來偷情的,就悄悄跟上去了……”

Wшw ▲тTk án ▲¢ ○

臥槽你姥爺!

黎曉曉真想再給任天一拳,一天正事不幹,就想着邪門歪道……哎不對,一男一女,難道是那兩個老玩家?

“然後呢?”黎曉曉想到這個就繼續問,“那倆人去了哪裏?又幹了什麼?”

“然後……”任天嘆了一口氣,指了指自己臉上的鞋印,“然後我就被那個男的發現了,一腳給我踹臭水溝裏了,你說現在的人,脾氣咋都那麼大呢?他倆衣服都沒脫,我還啥都沒看到呢……”

黎曉曉還想再仔細問問的時候,瞥見五個人從那棟樓裏說說笑笑的出來了,正是昨晚進去的主角和他的四個小夥伴,一個不少,Rubbish沒死,活蹦亂跳的。

麻的!

黎曉曉臉色一沉,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做到的,但那兩個老玩家明顯是干涉了劇情。

山村老屍整部電影的劇情是由這些相關人物一個個的死亡串聯推動的,既然Rubbish現在沒死,那麼估計其他四個人也不會死了,也就是說,他熟知的劇情完全不復存在,現在開始這部電影的劇情要徹底歪樓了!

那他還能不能從這些人身上接到支線任務?

心術:腹黑狂妃 黎曉曉想了想,決定還是試一試。

五個人在門口道別,Rubbish轉身回家,其他四個人一起走了。

“跟上他們!”

黎曉曉一手抓着鍋一手拽着任天跟了上去。

任天並沒有反抗,看看那五個人,又看看黎曉曉,“高手,難道這些人就是電影世界的主角和重要配角?”

黎曉曉點點頭,“那個長的最帥的就是男主角,個子高的那個女的是他女朋友,不過除了主角的其他人就是炮灰角色,沒什麼價值,我們要想辦法和主角搭話看能不能接到支線任務。”

任天直勾勾的盯着他們看了一會兒,忽然問了一個問題,“高手,你說我們在這個電影世界裏犯罪的話應該沒啥問題吧!反正過關條件是活過12天,在外面乞討也是活,在監獄裏吃牢飯也是活,還輕鬆一些。”

黎曉曉一愣,“雖然很非主流吧,不過這倒也是個過關的辦法……你想幹嘛?”

任天眼睛閃閃發亮,盯着小明的女朋友Annie,“這妞太漂亮了啊!身材跟模特似的,好想強X她啊!”

撲通!

黎曉曉一頭栽倒在地…… “我警告你,如果你揹着我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我就把你給踢出隊伍!”

他倆跟着小明和Annie來到Annie家,那倆人在樓下說了幾句話,Annie就上樓了,小明轉身準備走。

黎曉曉發現任天一直盯着樓道窗戶數着Annie上了幾樓,忍不住又警告了他一次。

“知道了……”任天委屈的收回目光,“我就想想還不行嗎?”

“想也不行!”黎曉曉吼了一句,拽着任天繼續跟蹤小明。

是的,現在倆人是組隊狀態。

早上跟蹤四人的時候黎曉曉順手研究了一下系統,就發現了這個組隊功能。

組隊有兩種方式,一是在進入電影世界之前和好友組隊,隊伍上限是四個人,這樣組隊的玩家就能進入同一個電影世界。

第二種是進入隨機電影世界後和其他進入的玩家組隊,這種方式不需要加好友也可以,隊伍人數上限則變成了十個人。

組隊之後,隊伍裏任何一個人接到任務都會自動共享給所有成員,任務完成後任務獎勵平均分配給隊伍的所有人,就算隊伍裏有人在未完成任務的時候死亡,他的一份獎勵也不會分給其他人,而是直接被系統給吞了。

這種設定可以有效的防止一些心懷不軌的人爲了多分點任務獎勵而對隊友背後捅刀子,從而使隊伍的信任度更高、合作度更高、完成任務的效率更高。

從這可以看出,這個系統和某些無限流小說裏喜歡虐待玩家的冷酷系統不同,這個系統除了騙玩家進遊戲的手段有些猥瑣外,在遊戲裏對玩家的態度還是很友好的,任務難度低、懲罰力度低,一副“只要你努力完成我發佈的任務,什麼都好說”的模樣,讓黎曉曉一直懸着的心放下不少。

黎曉曉對自己的實力心裏有數,要是萬一遇到某些小說裏那種無良系統,別說大殺四方成爲主角了,他肯定活不過十章……

至於爲什麼要帶着任天這個逗比拖油瓶呢……

因爲黎曉曉可不是什麼心狠手辣的冷麪主角,人家可是五講四美三從四德的善良孩子呢~任天對這個電影世界一無所知,放任他不管的話,恐怕這活蹦亂跳的小夥兒活不過5章,爲了拯救這個殘智兒童,自然得帶着他了……

……好吧,其實以上都是廢話,黎曉曉帶着任天的唯一原因是任天懂粵語……

……

估計是昨晚玩了一夜沒睡覺,小明並沒有去毛老師那裏上演藝課,也沒有去找他姐姐,而是直接回家補眠去了。

暴龍撞上小甜妻 黎曉曉和任天一路跟蹤小明到了他家樓下,形象悽慘無比的任天端着鍋子可憐兮兮的蹲在路邊乞討。

悍妻當家:娘子,輕點打 小明家庭條件挺不錯的,他住的這裏也算是高尚社區,來來往往的行人大多都是中產階級,算是比較寬裕的,而且這個階層的人一般都喜歡做慈善,看到任天那可憐樣忍不住就把口袋裏的零散硬幣都丟給他,很快鍋子裏就鋪滿了各種金額的硬幣,看的不遠處另外兩個流浪漢眼紅不已。

黎曉曉坐在不遠處端着一碗泡麪一邊吃一邊欣慰的點頭,看來帶着任天是正確的選擇,這小子真的很適合這份有錢途的工作!

這下子他們倆的飯錢就解決了,剩下的,就是怎麼弄到支線任務了。

黎曉曉望了一眼小明家的窗戶,一邊吸溜着泡麪一邊皺眉思索着。

如果劇情沒有改變,想要搭訕小明很簡單,只要說‘我知道Rubbish是怎麼死的’就百分百能和他搭上話,然後參與到後面的劇情裏。

問題是現在劇情完全變了,這五個人已經被那兩個老玩家救下,估計是無緣見到楚人美的絕世容顏了,那麼該怎麼和小明搭訕呢……

下午兩點多的時候,小明出來了,而黎曉曉還是沒想出一個穩妥的辦法。

但這事兒不能再拖,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黎曉曉喊任天收了攤,交代了他幾句話,兩個人跟着小明來到一家茶餐廳,在服務員厭惡的眼神中一屁股坐在小明對面。

小明詫異的看着倆人。

沒等他說話,黎曉曉就直接開口說道,“你有陰陽眼,能看到鬼,對吧!”

小明愣了一下,剛想說什麼,又被黎曉曉打斷了。

“我想請你幫個忙,人命關天的事情,如果你拒絕,恐怕會死很多人。”

小明沉默。

這時服務員過來,皺眉看着倆人,“不要騷擾我們的客人,這裏不能討錢,請你們出去!”

小明擺了擺手,“他們是我朋友,不是乞丐,給他們兩杯凍檸樂。”

任天小聲把他們的話翻譯給黎曉曉,他一聽,心裏篤定下來。

從電影看來,主角小明是一個三觀正確、勇敢、正義、有犧牲精神的棒小夥!看來他賭對了,這類主角的確是很好忽悠……

這時候已經過了飯點,餐廳裏就寥寥兩三桌客人,三個人小聲交談着……哦,是小明和黎曉曉交談着,任天充當翻譯。

半晌。

“你是說,那個水潭裏有鬼,喝了水就會被她殺掉?可是那兩個衛生署的人說……”小明對黎曉曉的話還是心存疑慮。

“他們不是什麼衛生署的人,也是天師,不過你也知道,除了你這樣有陰陽眼的人,普通人誰又真的相信有鬼呢?他們要是說出真相只會被當成神經病,所以才用了這個法子救人,但這法子也是治標不治本,不把那鬼消滅了,還是會有人遇害的。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話,可以去黃山村看一看,那整個村子的人都是被那個厲鬼殺死的。”

小明雖然很正義勇敢有犧牲精神,但也不是傻子,不會輕易相信陌生人的話,但黎曉曉說的有理有據,也沒有什麼破綻,聽着像是真的。

他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點頭,“行,剛好今天沒什麼事,我們就去黃山村看看吧!如果你們是騙我的——”

小明看了黎曉曉一眼,“我會報警的。”

“沒問題!” 三個人溜溜達達的找到黃山村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了,黎曉曉只看了一眼就差點嚇尿!

破敗的村落裏,密密麻麻的都是鬼魂!那些被楚人美報仇殺死、死狀悽慘的村民齊刷刷的用那翻白的眼睛陰惻惻的盯着三人,一接觸到那些目光,黎曉曉感覺一股涼氣從腳底竄到腦門,整個身上像被冰涼的毛蟲爬過一樣,不由自主的打了幾個寒顫。

шωш●тt kǎn●C○

夭壽啦!我怎麼也能看到鬼?!

從小到大,黎曉曉都很膽大,他可以在看任何恐怖片的時候談笑風生,他敢在深夜上墳,敢在墳頭蹦迪……他甚至很遺憾自己沒有陰陽眼看不到鬼,心裏一直想着如果自己能看見鬼那該是一件多麼有趣的事情……

現在他真的能看到鬼了,不過好像並不像他想象中的那麼有趣,他現在只想唱一首歌:

沒有一點點防備,也沒有一絲顧慮,你就這樣出現在我的視線裏,帶給我驚嚇,情不自禁……

不對,現在不是唱歌的時候……轉身逃跑纔是正確行爲啊!可是腿軟一步也挪不動腫麼解……

黎曉曉熱淚盈眶,他沒想到,自己第一次看到鬼,竟會嚇得動也動不了!甚至想尖叫都發不出任何聲音!只能張大嘴,呆滯的與那66個鬼對視着。

“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