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110條法則,就叫做無本。

既然元始天王乃是本源法則,他就是無本。

本源本來就是虛無。

正好克制,而且包容。

109條法則練成,江離的本身修為就到10個輪迴,又了突破性的進展,不但如此,第110條法則立刻就要練成。

無限長河每練成一條法則,威力就更大一份,這樣一來,無限大道的奧義就越來越深刻,那就越可以戰勝本源長河。

江離在急速擴張,而這個時候,元始天王,道的力量在皇城之中縱橫,和淵相互拼殺,亂成一鍋粥。

「殺!」

江納蘭的背後,那「道」之神力,化為了一張神圖,狠狠衝擊深淵,要把深淵劈來,使得「淵」不知道多少個年月積蓄的最強力量都化為灰燼。

「道之神圖!」

江納蘭的聲音完全變了,不是自己的聲音,他是木偶,提線木偶,真正操縱他的是道。

道的神威,化為神圖,當空劈下,又是包裹席捲,把一切都全部攝拿,要鎮壓封印「淵」。

但是「淵」絲毫不在乎,身上出現了漆黑的氣息,把天都變得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似乎所有的人都被他拉扯進入了無底之深淵。

無邊無際的黑暗,籠罩了皇城,然後向外擴散,籠罩整個大淵帝國,似乎大淵帝國氣運呼吸,都和他是一體。

「我不是長河,我是深淵,所有長河的終點,你們改變了生靈的思想,但是生靈最終的歸宿,還是我的深淵,現在,我就讓大淵帝國,所有生靈,全部成為深淵的一部分,無盡深淵!」淵出手了,他又是一番全新的大道變化,他的身軀真正化為了無底之深淵,所有的國土,生靈,都開始滅亡,歸於深淵之中。

這是他的道理。

他似乎在努力創造出來超越長河的東西。

但是江離看來,此人並沒有真正成功,如果成功,那就極其恐怖,幾乎可以和無限大道媲美,當然無限也包括此深淵。

其實,淵要做的,就是把大淵帝國全部獻祭,他經營了不知道多少個歲月,早就在許多城市之中布置下來了陣法,是最為隱秘,最為神奇的無上大陣,這大陣平時消失不見,只在最為關鍵的時候,突然爆發,脫穎而出,當出來的時候,大淵帝國就會化為祭品。

整個帝國,瞬息之間,化為祭品之芻狗,由此可見,這些大人物都是心狠手辣,不折手段。

「道之力!」

「元始之力!」

「凝固,打滅深淵!」

這個時候,江納蘭,元始心明,江心月三人都開始聯合,元始天王的力量和「道」的力量相互運轉,陡然擴散,居然把漆黑的深淵之霧霾都全部驅散,不但如此,這些力量還深深進入了國土之中,阻止那些大陣的運轉。

「深淵之陣,全部崩潰!」

三人大吼。

砰砰砰砰砰…….大淵帝國的國土上,無數的聲音此起彼伏的響徹起來,那是埋伏在城市之中的深淵之陣崩潰的聲音,從此之後,大淵帝國的所有人,都徹底解放了,再也不會被隨意獻祭。

當然,元始天王和道也絕對不是在幹什麼好事,這些人是剛離虎口,又入狼窩。

嗡…….

無窮無盡的光芒照射下來,大淵帝國所有生靈都有一種融化在其中的感覺,剛剛是深淵,現在卻又變成了熔爐。

元始天王和道現在開始融化這些生靈。

「無限!」

江離知道這個時候如果不出手,整個大淵帝國的生靈很有可能就全部陷入最痛苦的毀滅境界,他為了傳播無限,搶奪資源,也不得不得出手。

他突然念頭一動,整個人隱藏起來,但是最強的元氣卻散發出去,化為和風細雨,在整個大淵帝國之中淅淅瀝瀝的下了起來。

絲絲細雨,澆滅了火焰,這不是普通的雨水,而是無限真諦。

所有沾染到了雨水的人,都心思清明,他們的思維,溝通了兩條無限長河,從其中取得至高無上的修行之法,無限之本意。

大淵帝國之中,任何一個人只要修行了無限大道,就會和別的人聯合起來,抵抗外來魔頭,萬眾一心。

「殺!」

這個時候,無限的浪潮席捲天地,無窮無盡的高手都學會了無限大道,他們的智慧清明,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於是聯合在一起,發出來無限大陣。

頓時,一座座的大陣出現在大淵帝國的國土之上,無限大陣居然開始抗拒元始天王,還有道,甚至淵的力量。

咔嚓!

江離的無限大道再次突破,110條法則,無本已經練成了。

他的自身實力,也到了11個輪迴的境界,而且這無本法則一成,元始天王的本源長河力量就大量流失,完全被克制,成為了此之剋星。

「現在看來,我的智慧層出不窮,大淵帝國的無窮生靈,其中有學識淵博,多才多藝的天才人物,無數的天才匯聚在一起,融入無限長河之中,他們的智慧,就是我的智慧,他們的力量,就是我的力量,這樣一來,就可以使得我突破極限。」江離把110條法則無本練成之後,他馬不停蹄,開始參悟111條法則。

這條法則是針對大淵帝國,那深淵而設計的,就叫做無淵。

此法則還沒有構成,但氣息已經開始暗暗布局,就要乘著機會,一舉把淵也降服,從他的身上獲得力量,還必須要獲得萬王之王陣圖。

江離並沒有忘記初衷,他來到大淵帝國,實際上是為了尋找萬王之王陣圖而來的,淵的身上,有數張陣圖,甚至,在那深淵之中,還有無數的變化,相互運轉,相互制約,相互粉碎。

那深淵變化的源頭,就是王者烙印。

十二萬九千六百王者之烙印,都被混沌凝練出來,現在分佈在這廣闊的主世界中,誰收集得多,誰就可以佔據絕對的上風。

「無限之主江離終於出現了,他果然不甘寂寞!」陡然之間,江心月發現了大淵帝國廣闊國土上的種種變化,無限大道的傳播速度之快,簡直電光石火都不足以形容。

轉瞬之間,大淵帝國三分之一的領土都完全被佔領。

只要再過一段時間,大淵帝國所有的領土都可能化為無限之國,再以此為中心,恐怕周圍所有的國家,都在無限的輻射之中。

只要是高手,都深深知道無限大道的恐怖。

「淵,我們成功的勾引出來了無限之主,現在目的成功,就停止爭鬥,殺掉無限之主,再做打算如何?」江心月傳遞出來精神波動。

「殺!」

淵也知道厲害。

他的大手震動,朝著江離化出的元氣兇猛擊殺。 江離不得不出現。

不過,他出現就立刻會成為眾矢之的。

無論是元始天王,還是「道」,還是「淵」,甚至還有更多的高手,都對江離是虎視眈眈,對他想殺之而後快。

因為他掌握了無限大道,就等於是把持社稷神器,所有人對於此神器都虎視眈眈,想取而代之,可惜的是,江離幾乎和無限融合為一體,在剛才出現的只不過是他一團元氣,他知道席捲大淵帝國的國土,肯定要遭到最強程度的擊殺,於是早就轉化身軀,化為神通。

嗡…….

三大高手,全部對江離化身的元氣進行攻擊。

但是江離早就有準備。

他氣息一收斂,所有的無限真意潮水一般消息,而在大淵帝國的領土上那些修鍊了無限大道的人,手捏出來一個印決,他們的身軀就消失不見,全身化為了有形無形的存在,甚至連他們身上的法寶,各種財富都消失不見。

這就是無限神印。

只要捏了這個印決,人就會演化為無形的存在,融入無限長河的深處,然後在適當的時候,重新還原出來,這乃是神乎奇迹的東西。

如果不把這些人帶走,恐怕這些人要被擊殺,到時候也是一事無成。

現在江離直接不戰鬥,把這大淵帝國修鍊了無限大道三分之一的人瞬息之間帶走,讓淵和道,還有元始天王等人相互戰鬥拼殺。

嗖!

大淵帝國中的人少了三分之一。

無限長河也消失不見了,不知道寄托在什麼地方。

現在的無限長河有兩條,一條在物質界,一條就在江離的身軀之中,如幼龍壯大成神龍。

吸收了大淵帝國三分之一人口之後,那無限長河越發神妙,江離消失不見,卻就真正把111條法則凝練了出來。

111條法則就是無失。

有得就有失。

無失,萬無一失。

此法則一出,就從無失手,計算精密,所謂是百密一疏,但是在無失法則出來之後,再就沒有萬一這個詞了。

真正的萬無一失。

唰!

大淵帝國少了三分之一的人口,江離的氣息無影無蹤,無論是元始天王,還是道,還是淵,啥都沒有撈到。

他們的攻擊,也都似乎擊殺進入了有緣深長的無盡虛空中,被吸收得乾乾淨淨,徹底化為了江離的補品。

「江離消失了。」江心月駭然,「他又參悟出來了無限大道全新的法則。」

「怎麼辦?」元始心明也立刻知道了許多消息:「難道我們真的在這裡和淵對拼?我們好不容易把他引出來,結果成了這樣,現在如果我們和江離再度拼殺個你死我活的話,他會再度出來佔便宜,一步步蠶食,現在大淵帝國三分之一的生靈都已經被他俘虜走,我們應該怎麼辦?」

「走!」

江心月當機立斷,不再和淵爭鬥,呼嘯一聲,遠遠離去。

而這個時候,江納蘭也晃動身軀,消失不見。

一場曠古爍今的大戰鬥,就此煙消雲散。

這一次的戰鬥,都沒有得到好處,都有損傷,唯一獲得大利益的只有江離,他練成了111條法則,自身的力量到達了12個輪迴。

風平浪靜。

那「淵」四面查看,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不見。

他的身軀化為了黑色氣流,逐漸歸於深淵之中,似乎不把國土上損失三分之一生靈的事情當一回事,這對於他來說,微不足道,他修鍊某種神通到了最關鍵的時候。

「可惡,可惡!」豐皇子等事情平息之後,出現在大淵帝國邊緣,原來的戰場之上,他慶幸自己沒有動手,靜靜觀察變化,否則的話這次就要被淵擊殺:「這群人果然不靠譜,一遇到不對勁,立刻閃人,把我留在這裡,我也不是省油的燈,不過話又說回來。那江離如此之厲害?瞬息之間,把我大淵帝國三分之一的國土生靈都直接颳走!這次我們大淵帝國損失慘重,我看淵在修鍊一門絕世神通,他把這門神通一旦修鍊成功,就要出手,甚至去物質界,把江離的老巢也徹底搗毀,那個時候,就是我們看戲的時候了。」

到了邊緣戰場上,戰爭還在繼續,似乎他的軍隊,各大將領都已經深入了各大帝國深處,軍隊滾雪球越來越大。

「榕法師。」

豐皇子一聲召喚。

唰唰唰….榕法師等十多尊將軍都到了他的面前,把他團團圍繞住。

他眉心顫抖,似乎覺得不對勁:「榕法師,這是怎麼回事,我只召喚你一個人,怎麼將軍都聚集來了。」

「我來告訴你怎麼回事。」江離的身軀出現在了榕法師的身邊。

那榕法師躬身下去:「尊貴的無限之主,您有什麼吩咐。」本來,這女子對豐皇子忠心耿耿,現在卻完全投靠了江離,這一系列的變化,就讓豐皇子覺得大勢已去,再也無法挽回,他的內心糾結成一團。

「你你你………..」豐皇子氣得連連後退,想脫離這裡,他知道事情不好。

但是這些將軍和江離已經組成了大陣,陣圖出現,是萬王之王陣圖,把這片時空徹底封鎖,誰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三次元宇宙天意,別來無恙,我知道你的真面目,豐皇子不過是你一個殼而已,你乃是大氣運的存在,來到了這混沌核心之地,肯定會成就至高的存在,因為你是三。你的成就不會在道和元始天王之下。」江離緩慢的道。

「不錯,江離。」豐皇子鎮定了下來,臉上出現讚許的神色:「江離,你能夠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到達現在已經足可以和我抗衡,我仍舊是低估了你,不錯,現在這個豐皇子是我的一個殼,我把力量灌注在他的體內,使得他急速成長,最終媲美了十大高手之中的末尾幾個,這就得到了淵的重視,不過我卻並沒有奪取他的身軀,因為一旦奪取,淵肯定可以察覺出來,那淵現在還打著如意算盤,從他這個兒子的身上,找出來我的下落,卻不知道,我已經得到了一處寶藏之地,其中獲得了萬王之王陣圖和許多最強者的烙印,還有一些你不能夠理解的寶貝,我的修為極其無敵。」

「別吹了,三!」江離冷冷笑了起來:「你的那點手段,我早就知道,你得到了奇遇是真的,不過這都是混沌的手段,不是你自己真正的氣運。你雖然得到了許多寶藏,實力突飛猛進,但你和眼前的這個豐皇子並沒有本質上的區別,他是你的殼,你給了他力量,使得他突飛猛進。而你就是混沌的殼。」

「不錯,我是混沌的殼,不過我會侵蝕他。」豐皇子道:「江離,你的無限大道,遲早是我的。」

「王超哪裡去了。」江離問道。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會問這個問題。」豐皇子道:「王超的確是曠世奇才,可惜他的野心太大,他的想法太奇特,他甚至比你的無限還要奇怪,他要獲得的東西,是真正的不可能實現的,他深深得罪了混沌,於是被我吞了。準確的來說,是混沌假借我的手,把他吞噬。」

「你在這裡痴人說夢?」江離根本不在乎:「我的猜測沒有錯,王超根本不是你所能夠吞噬的,甚至連混沌都奈何不了他。」

「你對他太迷信了,我若不是吞噬了他,修為不會到達現在這種地步。」豐皇子道:「江離,你也遲早是我的盤中餐,我不會放過你的。對了,按照道理,那武道之祖巴立明化身了武道長河,而你卻吞噬了武道長河,你也是吞噬了巴立明。」

「從這點來說,你就不理解王超和巴立明的境界,巴立明捨棄了空身,進入另外一種不可思議之境界。」江離笑了:「現在你上當了,不過我不會點破你,從現在開始,你的這個身軀殼,豐皇子,我要了,你遺留在他體內的力量,我也要了。」

「那就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手段。」豐皇子道。

江離滅殺了此人,也不可能滅掉三次元宇宙天意。

三進入了這混沌核心之地以後,得到了巨大奇遇,這奇遇非同一般,使得他還在消化,但是他把力量降臨了許多國度中,控制了許多重要的人物,想遍地開花,豐皇子不過是他的棋子之一。

「無限神拳!」

江離看也不看,一拳打出。

此拳出手,也不見什麼強烈的氣浪和爆炸,有的只是神念波動,精神虛空,天地翻轉,日月輪迴。

嗡………

天地都在不停的顫抖。

空間在蠕動,四面八方都是無限的影子,此無限,是內心深處的無限,江離這拳,不是為了傷害三次元宇宙的本體,而是讓他的意志,修行無限大道。

「該死,你居然給我傳播無限的意志,你好大膽子。」豐皇子的臉色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