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追問道:「我們先不算賬,這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會勝?」

「喔?那只是僥倖罷了!本王運氣一直是很好的,就這麼勝了,沒有懸念!」

李承乾說這種話容易挨揍的,好一個僥倖。

松贊干布卻是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的。

「一定有貓膩存在!」

李承乾猛的說道:「貓膩?,你說這話怕是要懷疑本王與你的大力士作假嗎?你可以問問你的大力士看看!或者你可以試一試他看看。」

松贊干布聽了之後,覺得有些道理,於是便轉身,看著那名大力士。

嘰里呱啦的說了一堆。

隨後那人竟然舉起邊上的一個大鼎。

那個大鼎少說出在三百來斤,就這麼被輕鬆的提了起來。

接著又放了下來,他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的雙手。

又是納悶,自己明明有力量,為什麼碰上李承乾的時候,卻是像個小孩子?

這不可能啊。

此時龍椅上的李世民將這些看在眼中,他哈哈大笑。

他越強,證明李承乾的力量更加強大。雖然他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不想去糾結什麼了。

「如此一來,你們吐蕃似乎也不怎麼樣啊!就連文弱的太子,都能將你們碾壓,你們吐蕃的素質也要提升一些了,人人都這樣的話,還談什麼友邦?分分鐘都要被別人滅殺!朕也是十分憂心啊!」

今天李承乾的表現,給他長眼了。

讓他是面子十足啊。

才會說出這樣的話。

他的話帶來了連鎖反應,許多大臣也是跟著笑了起來,還有一些是一開始就不相信李承乾的存在。

程咬金等人亦是說道:

「本以為需要俺老程的,現在看來不用了。原來吐蕃人是中看不中用,也幸虧我沒出手,否則吐蕃人怕是要被俺給滅殺!」

還有一些武將更是說了一些不好聽的話。

這讓所有吐蕃人都有些愧疚。

他們也沒有想到,來到大唐,竟然自己擅長的東西會被他們的太子給碾壓得什麼都不是。

「大唐果然是強大的!我們甘拜下風!」

祿東贊這時說道。

若是不說些什麼,萬一李世民不開心,他們恐怕吃不了兜著走。

畢竟在他們面前的是大唐第一的存在。

同時,李承乾說道:「松贊干布,咱們來算算關於戰馬的事!」

「太子殿下,松贊干布心服口服!戰馬二十日內必送到長安來!」

松贊干布願賭服輸這一點,卻是收穫走李承乾的好感。如果不當敵人,當作朋友也是不錯。但是兩人往後要是對立面的,當朋友的可能性十分之低。

「哈哈哈,非常好!松贊干布,本王很欣賞你!」

說這話的語氣,就像是上司對下屬的話。

松贊干布雖然不開心,但也只能受了。

剛才的禮也行了,低聲下氣也有了,所以也就不在乎什麼了。

既然這事算完了,李世民自然也是開心的。

這壓制也壓制完了,總不能讓人一家屈著吧?先抑后揚,別把關係搞得太僵了。

於是他便道:「你們遠道而來,朕本應招待一下你們。以盡我大唐的地主之宜啊!來人!設宴!」

「謝謝唐王的宴請!」

祿東贊這時感謝道。

又是碰了一下松贊干布,他才醒悟過來。

「謝謝唐王的宴請!」

於是重複說了一句。他的心情可謂是十分糟糕的。

完后,李世民便起了身,隨後有人便將吐蕃人迎到了宴會所在宮殿之中。

松贊干布走時,看著李承乾,目光之中似乎要放出火來。

等其他人走光了之後,李承乾還沒有離開。

而長孫皇后則是走向了李承乾的所在。

關切的問道:「乾兒,你剛才那是?」

「母后,兒臣也不知道,只知道最近力量頗大,也是因為吐蕃人力量太弱,還自以為是,否則兒臣不可能會勝出。而且兒臣做了手腳的。」

只有這麼解釋了,不然真問下去,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不是長孫皇后不去追究,只是這個時候追究也沒有用,誰能沒有一點秘密?

所以長孫皇后說道:「往後碰上這樣,一定要好好商量,不可直接出面,若是有個三長兩短的話,那麼本宮心裡可不好受。」

原來長孫皇后是為這事而來,李承乾還以為她要問為什麼他會贏。

「是!兒臣以後注意一些便是。」

「好了,這宴席之事,你還是不要去了,那是大人的事,還是回去東宮吧。」

剛才讓她嚇了一跳,她心臟都有些受不了。

可李承乾卻不以為意。

他道:「母后,這好不容易賺了二千匹馬,兒臣說什麼也要感謝一下這吐蕃的王子,是他帶給我們戰馬,少說也要喝兩杯吧?據兒臣所知,他們酒量極好,如果碰上我們的千日醉,不知道會怎麼樣?」

長孫皇后說不過李承乾,只得點頭。

「那好吧,但你要答應我,不要再像剛才那樣,將自己處身於危險之中!知道嗎?萬一有個三長兩短的,那母后可要傷心!」

「是!母后!兒臣以後小心一些便是。」

對於這個撿來的母親,李承乾還是十分尊敬她的,如果沒有她的話,那麼一些事情很難進行。

是的!是很難,而不是沒法進行。

能簡單些,自然是簡單些更好了。

所以,他也要感謝這個母親。

並且這具身體對於這個母親也是有一種執念。

因此又是說道:「謝謝你,母后!」

長孫皇后摸著他的腦袋說道:「傻孩子,與自己母親還如此見外?還要道謝!?走吧,莫要要讓皇上與大臣們久等了。」

「是!」

完后兩人便也啟程出發。

接下來還會發生一些讓李承乾爽的事,指不定還要再搞點好處。 (第2更)

宴席之上,文武百官分左右而立,而松贊干布及祿東贊兩人坐於次席,與李承乾同等位置。

至於李世民與長孫皇后兩人則在於主位之上。

此時的李世民紅光滿面。人逢喜事精神爽,說得便是他了。

因為就剛才而言,李承乾給他長足了面子。

他這人就是好面子,主要臉上有光,自然就開心不已。

從平日里他愛炫耀的毛病可以看出來,這貨極喜面子問題。

同時在他心中,李承乾的地位再次拔升。

他還小聲的與長孫皇后說道:「乾兒看來是長大了,懂得朕之心意,且還白得了兩千匹馬,這一點隨朕!」

「乾兒是有皇上當年之風範!」

長孫皇后說道。

「那是當然,他可是朕與觀音婢的兒子,傳承了我們的所有優點!他不強,誰強?」

長孫皇后只是點頭稱是,作為李承乾的生母,她也是沾了些光。

李承乾在一邊,早就聽得真切,心中在罵,李世民你個臭不要臉的!老子的聰明是自己努力來的,怎麼就你的功勞呢!臭不要臉。

但嘴上卻是不講,只是看著松贊干布與祿不贊兩人在那裡吹鬍子瞪眼的。

這個時候的他們,心中肯定不爽,很想一走了之。

但礙於面子,還有一些關於國與國之間的關係,這場宴席,他們不得不參加。

不然的話,就是不給李世民面子,在大唐不給李世民面子,他們就不必活了。

這個地方不是吐蕃,由不得他們亂來。

即便是松贊干布很想離開,但祿東贊也是將他硬生生的拉了回來。

所以,松贊干布並沒有什麼好臉色。像是別人欠他幾百萬似的。

這時,李世民見眾人都到來了,便開口道:「今天,朕十分開心,特設宴歡迎來自遠方的客人!」

他話一落音,祿東贊立即出來道:「我代贊普謝過唐王陛下之款待。」

此人能當上國師,肯定也是有他的能耐存在的。

十分懂的外交之策,所以當李世民說出這話的時候,他應該怎麼回應,都做得滴水不落。

這才是合格的國師應該做的。

李世民十分開心。

便道:「回座吧!來人,上國酒!接待來自遠方的客人!」

完后,大家都納悶,何為國酒?

什麼時候大唐有國酒了?為什麼大家都不知道。

這就奇怪了,難道是李世民偷偷藏起來的酒?

直到有人將酒抬出來的時候,大家才明白怎麼一回事。

當酒一開的時候,整個大殿內瀰漫著大量的酒香。

有大臣們開始議論紛紛。

這是千日醉?

不!這酒比千日醉還醇香,不像是千日醉。

這種味道讓人沉迷不已啊。

我朝何時有國酒了?

這些人討論著,程咬金卻是十分不屑的說道:「真是一群沒有見過世面的傢伙!此酒為高粱酒!皇上新封的國酒!」

這下有人問,為什麼叫高粱酒。

李承乾在一邊只是看著程咬金,這貨應該要回答:「是高粱釀造的酒,當然叫高粱酒!」

果不其然,他真的這麼應了。

「就和米酒一般,高粱釀造的酒,自然叫高粱酒了。」

他一說,李承乾卻是說道:「非也!其中還有更深的意義所在。」

這下眾人都將目光匯聚於李承乾身上。

程咬金更是納悶。

怎麼就不是呢?還有什麼意義?

李世民同樣也是如此。

這國酒命令也是李世民突然想到的,用得也是當日從英雄樓中取走的十大罈子酒。這每一大罈子少說也有百斤之重,十大壇便是一千斤酒。

這個李世民,真的是十分會借花獻佛。將自己送的酒變成了國酒。

李承乾頓了好久,大家都有些等不急。

「乾兒你剛才說非也,那麼這酒為何叫高粱酒?意義何在?」

李世民問道。

與此同時松贊干布等人也是鬱悶不已,怎麼就叫高粱酒呢?

「父皇,此高粱酒寓意不是高粱那麼簡單,而它有更深層次的含義所在。」

這下算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那麼是什麼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