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語氣有些陰沉“藥公子,並非我魏龐不願出手相助,而是我如果擅自派兵前往,便是違反了軍令。”

“更何況,這幾日你也看到了,我手下這些人馬都是些傷兵,修爲也不甚高強,即便真的派兵相助,恐怕也只是給你們藥家拖後腿罷了。”

衆世家皆是各懷心思,事實上今日這番聚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想知道驍騎營都統對此事抱着什麼樣的態度。

雖說有些人對遠東軍不屑一顧,但不得不承認,若是遠東軍出馬,對任何一個世家來說都是有些棘手。

要知道,整個遠東軍分爲六個軍營,而光是驍騎營旗下便有十個統隊,雖說其中烏合之衆衆多,但每個統隊皆是有聚元武者,而驍騎營都統更是一名旋照尊者。

哪怕是青陽五大世家之中,旋照尊者也是整個家族的至寶,輕易不會出山,而對遠東軍來說,旋照尊者僅僅只是其中一個軍營的統帥。

今日在魏龐這裏沒有問出個所以然,衆人說實話也有些焦急。

卻沒想到這藥鑫宇倒是越過了他們,對此有些人嗤之以鼻,只因魏龐說得也不無道理,即便他派出第九統隊的人馬,其中也不過都是些烏合之衆,根本翻不起什麼大浪。

綸巾男子伸手製止了想要繼續開口的藥鑫宇,他也沒想到自家弟弟會說出這番話,他本意只是想說動魏龐出手,卻沒想到藥鑫宇這般死腦筋,若說幫助,他們何須這些烏合之衆。

最重要的乃是看鐵戰城那名最高統帥的態度。

他語氣誠懇道:“魏統管,小弟不懂事,還望統管海涵,掃清秦賊乃是我們的分內之事,魏統管不必將此事放在心上。”

“藥兄說得對,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鐵戰城戰事激烈,我們這些世家自然也不會袖手旁觀。”

林青山此時也終於開口了,對於藥鑫宇心裏的那點小九九,他甚至覺得是一種恥辱。

“哈哈哈,說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似乎先前只有我們兩家沒有支援吧?北宮兄。”宋家領頭人笑道,卻是將氣氛緩和了一些。

北宮家領頭人淡淡一笑“我本來想派些丹藥支援,誰曾想他們動作太快,我還沒安排下去就已經結束了。”

“諸位言重了,魏某十分感激各位的支援,但至於派軍相助,此事恕我不能決定。”魏龐面無表情。

他心中也是清楚藥家的意思,若是說動自己出馬,單憑自己一人定然是爭不過他們,所以自己只能是變相的給他們當墊腳石罷了。

他心中冷笑,都把我當成了傻子不成,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

場面一度有些冷淡,衆人都在沉思,而藥家領頭人突然站了起來。

“既然如此,我也不打擾統管了,若是都統有所命令,還望統管能及時告知。”

他拱手起身,竟是轉身便走。


“自然如此,藥公子慢走。”

其餘人看着今晚這番商酌似乎也沒有必要再進行下去了,於是也紛紛作別離去。

最後只剩下趙靈宏,待得其他人都走遠。他看着有些疑惑的魏龐,忽然認真的開口道:“魏統管,並非趙某挾恩圖報,而是如今着實有些迫不得已,若是統管願意,我們趙家願意支付一定的天陽丹僱傭些許人馬,如此…不知統管意下如何?”

這次魏龐愣住了。

對於青陽趙家的事情,事實上他也有所耳聞,只是不曾想到如今形勢已經這般不堪了,竟然還要僱傭人馬。


“趙家無論如何也是五大世家之一,怎麼會連這點人馬還需要僱傭?”

魏龐面色怪異的遲疑道,這番話說出口似乎也有些尷尬。

趙靈宏心知不是逞面子的時候,他有些苦笑的說道:“如今世家會武迫在眉睫,我們趙家已是騰不出太多人馬了。”

魏龐聞言瞭然,他摸着下巴沉思,對於三個世家的相助事實上他心裏也十分感激,先前之所以惱怒是因爲藥鑫宇此人用意不善,並且行事也太過囂張了些。

“僱傭人馬…”魏龐思索了一陣,終於飽含深意的看向趙靈宏“還請趙公子容我再思慮一番,明日給你答覆。”

趙靈宏與他對視,忽然露出微笑“多謝統管了,趙某靜候佳音。”

“既如此,我就不打擾統管了。”趙靈宏拱手離去。

“趙公子慢走。”

……

夜裏,修煉中的蕭月笙忽的被一道腳步聲驚醒,他身體微微緊繃,目光如炬的看向營帳外。

“什麼人?”

營帳外映出一道高大人影,隨即有一名青陽士兵走了進來,卻是一名把總。

他緩緩開口“統管有令,集合!”

蕭月笙皺眉,怎麼會在這個時候集合?而且…爲何是一名把總來傳喚?這讓他心中疑竇漸生。

不過他還是隨着這名把總走了出去。

營帳外夜色正濃,此時已是月上樹梢,蕭月笙皺眉間心中疑惑更勝,若是集合,怎麼城裏如此安靜?

“把總,您確定是要集合?”

走在前面的把總也不轉頭,淡淡說道:“跟我來便是了。”

蕭月笙眯着雙目,此刻他不得不沉下心來,似乎事情不太對勁。他體內的元力微微運轉,隨時準備應付意外。

兩人走着,穿過數條街道,終於來到一處大帳前,這時蕭月笙緊繃的身體緩和下來,他在其中感受到了魏龐的氣息,想來真的是他下的命令。


兩人走進去,蕭月笙頓時微微挑眉,這是什麼意思?

只見寬闊的大帳裏此時只聚集了幾十名士兵,其中多數都是各隊的把總。


“人都到齊了?”

人羣中一人端坐在主位上,卻是那威嚴的魏龐。

“到齊了”

他輕輕頷首“都站好了。”

衆人各自站好,這時蕭月笙發現了,除了數名把總,其他的士兵皆是凝氣武者,只是不知道把他這個普通士兵叫來幹什麼?

“想來大家都很疑惑,爲何此時將你們給召集過來。”魏龐淡淡開口“今日你們也看見了,有另外兩批世家的人馬來到我風羅城。”

衆人專心的聽着。

“諸位可能不太瞭解,這些世家人馬之所以聚集在此,是因爲我青陽王朝的一處遺蹟即將要開啓。”

魏龐此番話頓時讓衆人心中一跳,遺蹟?

只見他繼續道:“這處遺蹟每十年開啓一次,其中寶物衆多,更有各種天地靈物乃至修煉功法,此番世家人馬聚集在此,便是因爲這個原因,我們把這處遺蹟稱之爲一線崖。”


一線崖?

人羣中的蕭月笙頓時皺眉,這一線崖不就是當初他與趙老怪所在的那處峽谷? 五十多名士兵心中心思各異,不知道魏龐接下來要說的與他們有何關係。

“諸位應該都知道,我鐵戰城以南有十萬大山連綿不絕,其中妖獸衆多,而其中還有一處千里峽谷,便是我們稱之爲一線崖的那處遺蹟。一線崖危機重重,每次開啓皆是掀起腥風血雨,無數人埋葬在其中。”

“對於此事你們或許從未了解過,在千年前,南荒境有一場正魔兩道的超級宗門大戰,整個南荒境皆是成爲了戰場,彼時我們青陽還是一個小小的藩國,這些超級宗門的強者爲了爭奪至寶,不惜出動整個宗門的力量,以至於整個南荒境都是處於混亂之中。”

“我也是在武學院的藏書閣裏瞭解到此事,當初有正魔兩大宗門的半數強者在我青陽之內交戰,交戰的具體位置便是如今的一線崖,而這一線崖之所以橫亙千里,則是因爲這道峽谷乃是被人硬生生一劍劈開的。”

話音剛落,衆人頓時瞠目結舌,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一線崖竟是被人一劍劈開的?這怎麼可能?那可是一道千里峽谷。

蕭月笙心神震撼,這該是何等的通天手段,當初趙老怪與幽魔大戰的場景已是讓他有些不可置信,如今聽到魏龐口中說起的往事,只覺得這世界好似都變了模樣。

那該是何等的霸氣磅礴?以手中之劍生生劈出千里峽谷,怕是天降雷霆都無法做到吧?

“這毀天滅地的一劍,讓得所有人都是在其中隕滅,而兩個宗門的強者也同歸於盡,之後便造就瞭如今的一線崖。”

魏龐也是緩緩說道,每次想起書上敘述的這番字眼,連他也免不了震撼嚮往,當初那個時代,只能用羣雄並起來形容,驚才絕豔之輩紛紛崛起,以至於那場超級宗門大戰至今還讓人心有餘悸。

“便是因爲兩個宗門的強者都隕落至此,他們的功法以及靈器皆是留在了其中,如今方纔令得無數人前仆後繼,意圖得到些許機緣。但強者終究是強者,即便有些大能身死道消,他們的英靈仍然在其中游蕩,甚至於各種殘留的氣場如今都還縈繞不止,因此其中不僅寶物衆多,同樣也是危險重重。”

“此番將你們召集過來,便是與此事有關。”

魏龐飽含深意的看向衆人,所有人都知道接下來他要說出真正目的了。

“我方纔也與你們說過,一線崖機緣深厚,但危機並存,所以接下來我要說的事全憑大家個人意願,若是有人不願意的,我也不會強求。”

“青陽趙家的領軍人願意付出一定的天陽丹來僱傭諸位,與他們趙家之人一同前往一線崖,助他們尋求寶物。”

話音落下,衆人面面相覷,萬萬沒想到將他們召集過來竟然是因爲此事,一時間衆人神色各異,卻不約而同的都沒有出聲。

魏龐也不說話,只是靜靜的看着衆人。

人羣中的蕭月笙愣神間心思開始轉動起來,難怪方纔他進來時發現所有人皆是凝氣武者,如今細想下來,除了數十名把總之外,其餘人也應該全都是凝氣中期武者,否則自己不會被召集到此。

只是自己前不久剛剛突破,甚至沒有與任何人稟報,他們怎麼知道自己的情況?

不過蕭月笙暫且將此事壓下,如今首先考慮的乃是僱傭一事。

蕭月笙沉思着,忽然有一名把總開口道:“統管大人,不知…這趙家願意出多少天陽丹僱傭?”

終於是有人耐不住誘惑,不說一線崖機緣深厚,便是趙家支付天陽丹僱傭這一條件便有些讓人心動。

魏龐面色不變,緩緩道:“凝氣後期兩百枚天陽丹,凝氣中期一百五十枚。”

“這…”

衆人心驚,一名凝氣後期武者便是兩百枚天陽丹,趙家這番手筆似乎有些大啊。

驚訝的同時有十幾名士兵對視一眼,心中再不猶豫,紛紛道;“統管,我等願意前往。”

這些人一開頭,便是再次有人心中一狠,紛紛表示自己也願意前往。

沒辦法,不說一線崖機緣深厚,便是那一百五十枚丹藥也足以讓人爲之拼命,試想一下,先前與大秦戰鬥勝利時,凝氣初期的武者僅僅得到二十枚天陽丹,而中期乃至後期武者也不過是三四十枚罷了。

那可是生死之戰,要說危機也不會比一線崖好到哪去,下場再慘也不過都是個死字。

而如今隨同趙家前往,其中高手衆多,或許也用不到他們出手,只要進了遺蹟裏安分守己一些,想來保下自己一命應當還是可以的。

軍營裏的士兵不同於外界,這裏資源匱乏,而每個人皆是時時如同在懸崖邊行走,對於生死一事早已看淡,爲了這些丹藥,他們願意搏一搏。

衆人心中也是抱着一絲希望,若是僥倖得到一些寶物,那屆時海闊天空,他們何須再寄人籬下?

這些人中有半數都是被髮配到此,能修煉到凝氣中期甚至是後期境界,代表着衆人天賦也都不算太差,因此如今所追求的也不僅僅是立功贖身了。

當希望擺在面前之時,恐怕沒有多少人能眼睜睜的看着與其錯過。

蕭月笙看着有約莫二十多名士兵邁了出去,而剩下的還在猶豫,不過多時再次有十幾名士兵邁出,他們心中權衡一陣,終究是抵不住兩者的誘惑。

光是這一百五十枚天陽丹,便相當於他們打了五次勝仗的獎勵。

剩下寥寥數人,蕭月笙目光一凝,竟然看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卻是那許久未見的趙飛。

只見他低頭沉思良久,忽然也邁了出去,似乎下了極爲重要的決定。

“還有誰麼?”

魏龐緩緩開口,他自然不會強求衆人,去留由衆人自己決定。

若非世家之人助風羅戰勝大秦,並且趙靈宏也願意付出天陽丹,他是萬萬不會做出這個決定的,原因自然不是因爲沒有驍騎營都統的命令。

先前與五個世家領軍人商酌時,魏龐不過是藉此推脫罷了,他作爲一名統管,這點安排還是能做主的。

只不過他心中也有些不願意,只因手下衆人皆是遠東軍的中流戰力,損失一名都是有些心痛。

蕭月笙心思不停轉動,這番召集着實打亂了他的計劃,本來他就糾結於要不要留在遠東軍,此時又冒出個一線崖,自己到底要不要前往?

“統管,屬下冒昧一問,那一線崖當初究竟是哪兩個宗門的戰場?”一名把總早便是決定前往,此時有些好奇問道。

魏龐摸了摸下巴,似乎在回憶,片刻後說道:“似乎是明宗與飛仙教兩大派,彼時飛仙教等魔門宗派聯合在一起,與正道教派大戰,爲了取得勝利,這些魔教之人甚至聯合了妖域的諸多大妖之族。”

妖族?

本來只是隨意聽着,聽到這幾個字眼蕭月笙頓時瞳孔微縮,飛仙教聯合了妖族?

他下意識開口,也不管周圍人什麼反應“統管大人…屬下想問,那飛仙教也是聯手了妖族嗎?”

魏龐隨意的打量了他一眼,開口道:“自然有所聯手。”

他似乎是想起了什麼,轉而看向衆人“先前忘記提醒諸位,這一線崖每次開啓,其中有半數人都是死在那些妖獸口中,若是諸位確定前往,屆時還得小心躲避那些妖獸,那些妖獸原本或許血脈低微,但受到妖族強者所殘留的血脈之力滋潤,到如今早已變得極其強大。”

衆人暗自點頭,雖然無人對妖族有所瞭解,但對於魏龐的提醒他們還是會放在心上的。

蕭月笙聽到這番話,心中轉動的思緒頓時停下,於是他終於也默不作聲的邁了出去。

妖族強者,血脈之力…不得不說這些字眼對蕭月笙來說纔是真正的誘惑。

他太想知道關於妖族的事情了,如今有這麼一個機會擺在面前,若是再不前往那就說不過了。

或許,對自己解開身世有所幫助也說不定。 距風羅千里之外,一處有些昏暗的大帳之內傳來交談聲。

“大人,您…當真不打算前往一線崖麼?”

一名中年男子看着眼前的金甲男人躬身問道。

金甲男子背對着他,發出略顯低沉的聲音“這一線崖在我青陽王朝橫亙千年,你是否曾聽說過有人從中尋得真正的天地至寶?”

中年男子一愣,老實答道:“不曾。”

“一線崖存在了這麼多年,你又知道爲什麼我們青陽王朝的尊者無人前往麼?”

男子好奇“還望大人告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