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真的不想瞞著阿琛,可不滿著能怎樣?

這兩個孩子的到來,對簡汐、對洛琛,負擔都大過喜悅。

容子澈垂下腦袋,等著慕洛琛的責怪。

可等了好一會兒,慕洛琛開口說,「子澈,你先出去吧,我想跟簡汐待一會兒。」

容子澈抬眸望著慕洛琛,卻見他直直的望著葉簡汐,眼裡再無其他:「那好,我就在外面等著,你有什麼需要或是感覺到身體不舒服,記得叫我。」

「嗯。」

慕洛琛淡淡的的應聲。

容子澈走出了房間。

咔嗒——

門被關上。

房間里只剩下了兩個人。

慕洛琛的手,輕輕的摸著葉簡汐的腹部,眼底充斥著溫柔和繾綣,這裡有他跟簡汐的寶寶……還是雙胞胎,他一直盼著有個女兒,長得像簡汐最好,那樣他就能再看到簡汐小時候的模樣,他想把寶貝女兒,寵成世上最幸福的小公主。

也不知道,這兩個寶寶里,會不會有一個女兒呢。

他想知道,想陪著簡汐一起孕育她們,想親眼看著她們出生。

可現在……

這一切都成了奢望。

他的寶貝們,還有八個月才出生。

可他最多只有半年的生命了。

他不能陪著她們,走完餘生,這是他一輩子里最大的遺憾。

慕洛琛微微的傾身,雙手恰到好處的環住葉簡汐的腰,俯首將耳朵貼到她的小腹上,低沉的聲音在空氣中瀰漫開來:「寶貝,我不是一個合格的爸爸,你們要記得好好照顧媽媽,別再讓她受委屈,別再讓她難過,知道嗎?爸爸……以後會在另一個世界,看著你們的。」

低喃聲不停地響起。

每一句里,都摻雜著濃重的壓抑感……

慕洛琛話到最後,視線有些模糊。

他扭頭看向窗外,想把心裡的絕望收回去。

但就在這時,床上一直安睡的葉簡汐,忽然輕微的動了下,睜開眼睛醒了過來。

慕洛琛的動作一頓,臉上的神情有幾秒鐘的凝固。

但很快他反應了過來,斂了情緒說,「你醒來了?」

葉簡汐目光一瞬不瞬的望著他,沙啞的聲音里攙雜著一絲不可置信的出聲叫道:「阿琛?」

「是我。」

慕洛琛沉聲回答。

葉簡汐擦了擦眼睛,確定自己不是在夢裡,面上不由得閃出慌亂:「阿澈,你聽我說,我跟凌南晟,不是你想的那樣……」

「那是怎樣的?」慕洛琛淡淡地反問。

葉簡汐的唇瓣囁喏了幾下,但最終什麼解釋也沒說出來。

慕洛琛盯著她:「是不是凌南晟,又拿什麼要挾你了?賬目……還是跟我的病有關係的?」

葉簡汐聽到後者,眼皮跳了跳。

慕洛琛沒錯過她這點小小的情緒變化,沉聲道:「他跟你說,他有適合我的心臟?」

葉簡汐渾身緊繃了起來,死死地攥住自己的手,死一般的沉默了好一會兒,搖了搖頭說,「不是。」

「不是?」

慕洛琛唇角微微的勾起來,陽光穿透玻璃,在他的臉上形成一道暗影。

「不是。」

葉簡汐斬釘截鐵的再次回答。

「那好,既然這樣,那我立刻跟梁醫生說,以後只要跟凌家有關的心臟,哪怕合適的,我也不會接受。」

慕洛琛起身往外走。

葉簡汐掀開被子,從床上跳下來,死死地抓住慕洛琛的手,不肯讓他往前一步。

慕洛琛面部的肌肉抽動了幾下。

葉簡汐仰望著慕洛琛,心裡慌亂成了一片,「阿琛,你不能去,你不能去……」

「我為什麼不能去?」

慕洛琛回頭望著葉簡汐,胸口起伏的厲害。

葉簡汐眼裡的霧氣越積累越多,鼻子酸澀到了極點,那麼多話涌到了嘴邊,可她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怎麼說……

阿琛若是知道,她跟凌南晟的交易。

那最後一絲希望也毀了!

讓她眼睜睜的看著洛琛死,比拿刀一刀刀的剜割她的心臟,還要痛上千倍萬倍!

「簡汐,告訴我,為什麼我不能去?」

慕洛琛一字一句的再次重複。

葉簡汐望著那雙幽邃的眸子,心底一陣陣的刺痛。

兩人相視無言很久。

慕洛琛抬手要把她拉開。

葉簡汐的淚忍不住落了下來,緊緊地抱住慕洛琛,像是落水的人抱住救命的浮木般,不肯撒手:「阿琛,別問了,好不好?我們就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就當我求求你,好不好?」

灼熱的淚順著脖頸滾落袋胸前,燙的整顆心臟都劇烈的跳動了起來,慕洛琛只覺得心臟快要承受不住。

他垂在身側的雙手,緩緩地抬起來,用力的回抱住她。

「簡汐,其他的我可以答應你,可這次不行。你不說,我也明白,你為什麼這麼做。簡汐,的確很想活下去,比任何人都想活下去。」慕洛琛頓了兩秒,親了親她的眼角,聲音沉重而堅定的說,「但我絕不允許你糟蹋自己來換我活命的機會。」

最後一層窗戶紙被捅開。

葉簡汐徹底的崩潰。

因為她心裡明白,哪怕最後自己靠著出賣自己,得到了那顆心臟,洛琛也絕不會用!

絕望和傷痛鋪天蓋地席捲而來,將她撕扯成千片萬片。

葉簡汐幾乎無力承受這種痛苦,她抓住慕洛琛的前襟的衣角,滿臉的傷痛,「我只是想讓你活下去……阿琛……我求求你,活下去好不好,我們就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只要三個月,阿琛……只要三個月,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葉簡汐不停地哀求。

慕洛琛抱著她,胸口有窒息般的疼痛,背上不斷的起著冷汗。

可他一聲也不吭的,抱著葉簡汐。

他不能鬆口……

哪怕簡汐會因此難過,他也絕不會,一時心軟就答應,她跟凌南晟做交易。

因為一旦答應,毀的是簡汐的一輩子。

他要她好好的活著,挺直脊背,開開心心的活著……

葉簡汐哭了很久,哭的嗓子都沙啞了。

慕洛琛都沒有鬆口。

葉簡汐茶色的眸子里,荒涼的沒有一絲希望。

慕洛琛拿紙巾,擦了擦她紅腫的眼睛,菱唇微動,「簡汐,我們還有半年的時間,你想接下來的時間,都讓我看著你哭嗎?」

葉簡汐抬眸,怔怔的看著他許久后,搖了搖頭。

「既然不想,那就笑笑吧,我喜歡看你笑的模樣。」

慕洛琛扯俯首,逼到她的臉前。

涼薄的呼吸噴洒在臉上,葉簡汐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個笑臉,淚緊跟著落了下來。

慕洛琛動作輕柔的擦去她眼角的淚水,笑著說:「嗯,很好看,以後無論碰到什麼事,都要笑著好不好?」

葉簡汐哽咽著,點了點頭。

額頭抵在他的肩頭,說不出一個字。 第713章約會

她知道他在哄自己開心。

可怎麼可能開心的起來。

一旦放棄了凌南晟手裡的心臟,阿琛只有死路一條。

這個世界沒了他……

她覺得空曠的可怕。

她甚至不敢想,沒了他以後,自己該怎麼繼續活下去。

葉簡汐茫然的望著窗外,看不到一絲的光亮。

當天晚上,關於葉簡汐的緋聞便被壓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當紅男星在自己的住宅里,聚眾吸毒的消息,一同抓捕的還有某個巨型的兒子。

整個A市乃至全國的關注點,都被吸引了過去。

所有人都像是得了失憶症,沒人提起葉簡汐的事情。

可這些對葉簡汐來說,都不重要了。

她不在乎名聲,阿琛的命都沒了,要那些虛名做什麼呢……

現在她只想跟阿琛在一起,好好的陪著他度過餘下的日子,其他的,她沒精力去想,也沒時間去想。

葉簡汐的精神、力氣像是在一夜間,被掏空了。

除了圍著慕洛琛、溫如意的事情,能讓她打起精神。

其他的,她總是丟三落四。

慕洛琛自然注意到了。

這天——

做完檢查后,慕洛琛跟梁醫生單獨談了一會兒話。

等他出來的時候,葉簡汐緊張的站起來,走到他身邊挽著他的胳膊說,「怎麼比平日里晚了一些?是不是……有其他的情況?」

「不用緊張,我跟梁醫生說了,想出玩一天。」

慕洛琛輕輕的拍著她的手,笑著說。

「你的身體不能出去……」

葉簡汐一點也沒鬆口氣的意思。

「梁醫生已經答應了,他說,我現在情況還可以,出去的時候,小心一些就好了。」

慕洛琛打斷她的話。

葉簡汐一臉的不贊同。

慕洛琛知道她擔心,但他也知道,簡汐的死穴在哪裡。

慕洛琛微微的抿了抿唇角,目光里夾在著濃濃的遺憾:「簡汐,你這次不讓我出去,或許我以後再沒出去的可能了……」

葉簡汐聞言,眼睛瞬間變得通紅:「你胡說什麼?以後還有機會的……一定還會有機會的,很多很多。」

嘴上這麼說,可葉簡汐心裡明白。

這個機會有多麼渺茫。

葉簡汐最終還是點頭答應。

她捨不得慕洛琛,帶著遺憾離開。

出醫院之前,郭嫂送來了兩人的衣服。

葉簡汐換好衣服走出來,看到站在病房中央的慕洛琛,脫去了一身病服,換上了西裝,他顯得神采奕奕的,五官、神韻都一如當初那般出類拔萃,只是身形比起以往有些消瘦了許多。

葉簡汐緩步走到他跟前,輕輕的擁住他,「慕先生。」

慕洛琛俯首親吻了她的臉頰一下,笑著說:「慕太太,我們走吧。」

「嗯。」

出了醫院,司機載著他們,往市中心駛去。

遞到了市中心最大的購物商場,慕洛琛牽著葉簡汐的手,從車上下來,緩步往購物中心走。

葉簡汐起初不明白,他要做什麼。

直到他帶著她到了嬰兒用品中心,她才知道,他要給兩個寶寶,挑選東西。

葉簡汐心頭酸澀的緊。

陪著慕洛琛一家商店一家商店的逛。

逛了四五家,葉簡汐看著購物車裡的衣物,以及玩具,不由得莞爾,「阿琛,你怎麼知道,這次懷的是女寶?」

「憑著父女的心靈感應。」

慕洛琛笑著,把兩雙鵝黃色的公主襪放進了車裡,摸了摸葉簡汐的肚子說,「乖女兒,爸爸說的對不對?」

葉簡汐俯首望著自己腹部的那隻手,嘴角的笑容滿滿。

從購物中心出來,已經差不多是傍晚。

司機把東西都裝上了車,慕洛琛拉著葉簡汐,往購物中心旁邊的餐廳走。

餐廳在大廈的頂層,站在大廈的頂層,可以俯瞰半個A市。

電梯到達頂層,葉簡汐注意到,整整一層除了侍者和鋼琴師,再沒有其他客人。

「慕太太,請。」

慕洛琛拉開椅子,紳士的請她坐下。

葉簡汐坐在椅子上,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慕洛琛,問:「你把鄭一層都包下來了?」

「嗯,今天是我們的世界,我不希望被人打擾。」

「太奢侈了。」

「為了慕太太奢侈值得。」

葉簡汐嘴角歪了歪,露出一抹笑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