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刀法看起來遠遠不如彭連虎的關刀華麗,但卻是真正的殺人之法,與戰場上那種大開大闔的死戰、勇戰之法如出一轍,強烈的氣勢有奪人意志之法。

圓覺大師自認修的是金剛禪,有神力,勇猛無懼,然而此刀一出,如臨千軍萬馬狂衝而來,亦覺呼吸難繼!

“完了,此刀與屠人之法一結合,怕是大宗師也有一戰之力。”

“韓丫頭再厲害,怕也難逃一死啊。”

葛先民搖頭苦嘆道。

“師父,嫣嫣,她,她不會……”

唐子平嘴脣打着哆嗦,欲言又止。

“未必,我還是信嫣嫣的。”

韓遠橋看向一旁的秦羿,見他面色如常,並未有擔憂之色,心裏便有底了。

龐德刀法確實已得幾分真髓,那是真正的殺人狂徒,見過無數鮮血的人,才能歷練出來這種可怕的霸殺之道。

不過,龐德終究不是戰神,要破一個殺人莽夫並不難。

秦羿中指立在眉心,一道神念傳了過去。

面對龐德兇猛無比的神刀,韓嫣壓住內心的懼意,閉上雙目,心境反而平靜了下來。

她知道,意念會教她怎麼做,盲目的恐懼只會適得其反!

驟然,意念已至。 “梨花一落滿城殤!”

韓嫣如同離弦之箭,旋轉騰空,兩手飛舞之際,蹦出兩道梨花橋!

左右手,梨花一朵接着一朵,連成兩道一字長橋,逼向了刀鋒!

每一朵梨花都蘊含着秦羿的幽冥真氣,真氣中夾雜着火、寒勁、雷勁,無一不是上等剋制刀中殺氣的利器。

“臭賤人,老夫看你的小伎倆如何擋我。”

龐德刀勢不減,再增三分罡氣,唪!刀氣如麻,就像是一道道黑色的霹靂般,所掠之處,大柱、牆壁全都是一一洞穿、爆碎,還有幾個倒黴鬼,躲避不及,當場被劈爲兩半,慘死當場。

叮叮咚咚!

韓嫣不停的旋轉飛舞着,黑髮隨風而動,白皙、姣好的容顏向天,帶着淡淡的幸福微笑。

她曾在夢中無數次想過,能有這般神舞的機會,如今她做到了,一如九天花仙,一舞傾城,傲視凡間衆生。

兩道梨花長橋迸射出無數的花朵,撞擊着刀鋒!

龐德起初還能劈出刀氣撞開梨花,搶的先手,但很快他就發現不大對勁了,梨花每一次撞擊大刀,他的丹田就會巨震一下,手臂發麻,罡氣便潰散少許。

偏偏他狂猛的刀氣屢屢突破,眼看把梨花長橋劈斷,就要斬韓嫣爲兩截,卻又差了口氣,爲無窮無盡的一字梨花橋給逼了回來。

一進一退拉鋸了半盞茶,兩人竟是打了個平分秋色,狂猛的刀氣停留在半空爲兩道梨花所阻,難進分毫。

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韓嫣的梨花雨綿綿無盡,並無衰竭之態,反倒是龐德的刀氣黯然了許多。

“怪事了,這小丫頭的丹田之氣綿綿不絕,難道還在大哥之上不成?”

“不可能啊,大哥修爲已經接近中期天師,加上神刀的加持,號稱大宗師下無人不斬。小賤人再厲害,也不可能達到大宗師修爲吧?”

觀戰的龐家四兄弟擔憂道。

他們哪知道龐德確實不如韓嫣,韓嫣丹田內被秦羿悄然度入了一成真氣,本就擁有了巔峯大宗師之力,雖然韓嫣的體質與天賦決定了她無法全部發揮實力,但此前她在生死之際,進入了天人合一境界,再加上百花神功,能發揮出驚人的八成之力。

這是秦羿也沒想到的,如此一來,龐德就算是藉着神刀之威,單純這般火併,也不可能佔上風。

當然,龐德在戰略上也是吃虧的。

他的刀法傳承李如鬆這種軍中無畏打法,講究的就是無所畏懼,一鼓作氣制敵。

一旦刀勢受挫,整個人的心境、實力都會跟着大幅度的下降。

是以,只要韓嫣能頂住這一刀,龐德就註定必敗無疑了。

“不管如何,咱們今天都算是看走眼了,青城派這女伢子了不得。”

“今日不除他,日後西川怕是得易主啊。”

張翼皺眉道。

青城派本就是秦侯直屬,要再出了個這麼厲害的女主,奪得盟會盟主,聲望一起來,十八路武道門派還不得望風而投?到時候他沈君府就徹底成了擺設!

“不急,大哥應該還有後招,如果再鬥不下,咱們兄弟幾個也沒必要講規矩,就一起上去助陣。”

龐家老四道。

幾人紛紛點頭!

龐德被幽冥真氣震的虎口崩裂,丹田氣息也紊亂了起來,心下叫苦不已。

他畢竟成名已久的實戰高手,當即刀鋒上揚,橫刀一立,以刀身擋住梨花雨的同時後退一丈,梨花雨被隔開後,龐德強提一口氣,藉着這難得的空當,高高躍起一頭撞破了殿頂,夾雜着屋頂破碎雜物,如同隕石天降,雙手持刀倒垂,人刀合一而斬!

“一戰功成萬骨枯!”

龐德怒吼使出了殺手鐗!

此爲血戰、死戰,毫無退路之招,雲集了他一生的宗師修爲!

刀出!

人融入刀中,化作一股黑流,在萬鬼的呼嘯聲中,誓要與韓嫣決一死戰。

“大哥瘋了嗎?”

“用得着用自己的命去跟這丫頭拼嗎?”

其他四人驚叫道。

他們哪知道龐德作爲邙山四屠之手,一身莽氣,但並非完全無腦之人,這要是輸在一個年齡相仿又或者是武道名流之手,龐德自會識趣而退。

但在一個聲名未播的臭丫頭手上屢屢受挫,龐德忍不了這口惡氣。

今天要是不殺了韓嫣,他這一輩子只怕是擡不起頭來了。

“嫣嫣小心!”

韓遠橋大叫之餘,抓起手中的斷劍以畢生之力照着龐德扔了過去,想要抵擋一下他的攻勢,然而斷劍微末之力沒入黑光之中,便震成了碎末。

“好傢伙,怕是得有大宗師十萬斤以上的氣力了。”

葛先民等人驚道。

韓嫣猛然睜開眼,清喝道:“清蓮化濁世無雙!”

但見一朵雪白無暇的巨大清蓮氣形,自她胸口蔓延開來,如那南海觀音的坐下蓮團一般,花瓣外張,足足有車斗般大小。

龐德只覺那蓮花光芒萬丈,內裏隱約有紫色、黑色的火光交織閃爍着,煞是詭異莫名!

他心中不自覺的油然恐懼之意,那是他縱橫江湖數十年從未有過的,龐德有種預感,那些火焰會把他燒成灰燼。

他怕了!

他還有四位兄弟,沒必要拿命去搏險。

心氣一衰,他的刀氣已然下降了幾分,龐德畢竟是成名宗師,關鍵時候,身子一扭,想要避開蓮花。

這使得他的動作看起來極是彆扭!

“怎麼回事?”

“大哥怎麼變招不攻了?”

老三皺眉道。

“不好!”

“大哥要完!”

老四平素與老大關係最近,一眼看出了龐德散發出來的無形恐懼。

然而已經晚了!

蓮花中飛出數十道輕盈的白色細絲,勾住了龐德雙腿和脖子,龐德只覺身子一歪已然失控,反手就是一刀,此時他心志已崩,又身懸半空,這一刀也就平時的兩三成力氣,哪裏斬的斷柔韌無比的真氣細絲?

當即連人帶刀一個咕嚕被捲入了蓮花臺中!

一入蓮臺,龐德就知道他徹底完了。

裏邊的黑紫二火,幽冷無比,但卻無比的厲害,尚未加身,他便能感應到來自骨血、魂魄的灼傷。

那絕不是一般的凡火!

“想要我的命,沒那麼簡單!”

龐德當然不會就此認命,爆喝之餘,刀尖在蓮心一杵,強催參與罡氣,想要以陰寒之勁滅殺蓮火,破蓮而出。

他的這把刀從李如鬆起,就斬殺了無數亡魂,積壓的陰氣足夠壓制任何三品正派剛正法器、符咒!

他相信,這火焰也絕不會例外。 唪!

刀鋒之中積壓數百年的冤魂嘶吼,黑色的陰氣噴薄而出,往火蓮催去。

卻不料那火焰一接觸陰氣,反而燒的更旺了,原本是馬燈火盞般大小,一眨眼的功夫騰了起來,刀中陰鬼盡皆爲火焰吞噬!

“爲什麼我所有的招式,都被剋制了?”

“剛猛、陰柔之勁,全都無效,這到底是什麼功法?”

龐德內心狂奔過一萬匹草泥馬,徹底凌亂了。

滋滋!

更離奇的是,他那把寒鐵打造的寶刀,竟然像冰淇淋一樣融化了起來。

龐德急忙想要撒手,這時候火星已經燒到了他的身上!

唪!

瞬間紫黑火焰便包裹了他的全身!

韓嫣手掐法訣,蓮花完整的閉攏了起來!

白蓮之中,火光流動!

只聽到龐德一聲聲的慘叫與萬鬼哀嚎不絕,衆人無不色變,知道龐德算是完了。

“艹!”

“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

“龐德,他,他堂堂一箇中期大宗師,連個娘們都搞不定嗎?”

“你們邙山五老,不是號稱南北無敵手嗎?”

“誰他孃的能給我一個解釋?”

張翼抓着頭髮,不可思議的大叫了起來。

邙山剩下的四老也是一個個瞠目結舌,這個結局是誰也沒料到的,他們對大哥的本事最是清楚不過了,居然死在了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女娃娃手上,真是活見鬼了。

“有什麼好解釋的,你親爹不也敗在她手上嗎?”

葛先民這場戰看的痛快,龐德死了,剩下四老無疑是掉了牙的老虎,自是不用懼怕,說話自然不用再客氣。

“你!”

張翼啞口無言,這回可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老爹損了,現在連手底下最能打的龐德也沒了,化骨隊也不聽使喚,如此一來他的核心實力損耗極其嚴重。

而這一切都是因爲青城派這幫末流搞的鬼,張翼真是恨的牙根癢癢。

“你,你們給我上,一起聯手殺了她。”

張翼指着韓嫣,衝餘下四老痛喝道。

“張總管,這女的邪性,先彆着急,待從長計議!”

龐老四道。

他們五人,主打是龐德,餘者四人就是個輔助,錦上添花的差事,如今龐德沒了,他們四人也湊不齊五行大陣,怎麼跟人打?

“從長你祖宗,你們這幫廢物!”

張翼罵道。

“行,張總管要這麼說話,那你就自己上吧。”龐老四拉下臉,沒好氣道。

張翼指了指他,終究是忍了下去,他現在人手緊缺,要是連這四人也丟了,就沒法玩了。

嗖!

蓮花隱去!

南衍喜歡 韓嫣嬌軀一震,臉色蒼白如紙,腦海一陣眩暈之感。

由於使出了百花神通的上乘招式,原本就毫無根基的韓嫣,一通狂猛操作,此刻仍是有些吃不消。

“韓小姐好神通!”

“老衲活了一輩子,這等巧妙功法當真是頭回見到。”

“高,高,實在是高啊。”

衆人紛紛圍了過來,拱手贊喝。

“各位尊長,嫣嫣就是胡,胡亂打的,都是秦……”

韓嫣想了想,又把話吞了下去,秦羿要想打早就自己上去了,何須讓她代行,想來是不願公開身份罷了。

“嫣嫣,你沒事吧,快服下丹藥。”

韓遠橋趕緊搶過身來,從口袋裏摸出師門丹藥,遞了過去。

“叔叔!”

“我,我是不是又殺人了!”

看着地上早已化爲灰燼的龐德,韓嫣撇了撇嘴,一臉的難過。

“你不殺他,他就殺你,這就是江湖,習慣就好了。”

“有龐德填命,青城派韓小姐做這個盟主應該無人再有異議了吧。”

秦羿抱着胳膊淡淡道。

“嫣嫣小姐,修爲通天,我等都是心服口服啦,韓嫣做盟主,葛敏第一個支持。”

“老衲也支持!”

“青羊宮支持!”

……

前來會盟的十八道大多數還是有良知的,就是一些平日跟張翼走的近的,見風向不對,也紛紛表態。

一時間,原本佔據絕對上風的張翼,反而是無人問津了。

張翼站在場中,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看着圍着韓嫣的那一張張笑臉,他的心像刀割一樣難受。

這幫人打心眼裏還是把他當成了小白臉,而不是真正的總管,打心眼裏瞧不起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