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會讓她好好的享受,什麼叫人間煉獄。

看著他要走,慕溫婉拖著殘腿,想抓住他的腳踝,但沒能抓住。

門吱呀一聲關上,慕洛琛的身影徹底的消失在了視野里,慕溫婉崩潰的大哭。

不可以,她不可以就這麼失敗了!

慕洛琛回到家,把身上沾染的慕溫婉的血跡的衣服,全部都脫掉,換了身衣服后,對郭嫂說,「把衣櫃里,她碰過的衣服,床單,全部都換掉。」

「是。」郭嫂恭敬地說道。

慕洛琛走到二樓,準備離開。

但到了客廳的門口,文清走過來說,「先生,外面有人自稱是西西小姐的家人,希望能把她接回去。」

慕洛琛聞言,眉頭一皺:「我出去看看,你去把西西抱過來。」

「好,我立刻去。」

慕洛琛抬步走向外面,等著他的人,是兩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其中老爺子還是位白髮蒼蒼的外國人。

見到慕洛琛的那一刻,兩人開口說,「慕先生,很感謝你能收留我們孫女,這段時間麻煩你了,現在我們想把西西接回去,這是你照顧我們孫女這那麼的小小回報,希望你能收下。」

慕洛琛沒接老先生遞過來的支票,清冷的開口問:「你們有什麼證據,證明自己的身份?」

「慕先生可以讓西西過來,親自認我們。」

慕洛琛點了點頭,「我已經讓人過去叫西西了,她很快就過來。」

等了兩分鐘左右,文清把西西抱了過來。

還沒等走到,西西便掙扎著從文清的懷裡跑了出來,然後顛顛的跑到兩位老人跟前,「媽咪呢?我媽咪呢?」

她這樣的反應,誰看都知道是認識的。

老太太把西西抱起來說,「媽咪在家裡等著你,讓Lucy帶著你回去見媽咪好不好?」

西西抱著她的脖子,高興的說:「好!」

「西西,你認識他們?」慕洛琛眉頭越皺越深,一點也沒為西西找到家人而開心。

相處了一年,他心裡已經默認,西西是家裡的人。

現在來人過來接她,這種感覺就像是,自己家裡人要跟著別人走了,而且,簡汐那麼喜歡西西,一旦回來,發現她不見了……

慕洛琛想到這個,臉色越發的沉。

「認識,這位是Lucy,這位是David。」西西認真的指著兩個人,向慕洛琛介紹。

「他們不是你的爺爺、奶奶嗎?」慕洛琛敏感的問,為什麼西西稱呼他們,直接是名字?

「是呀。」西西歪著腦袋說,「Lucy和David,是爺爺奶奶。」

慕洛琛不知道,西西管所有老人,都叫爺爺、奶奶。

Lucy抱著西西對慕洛琛說,「慕先生,你也看到了,這的確是我的孫女,現在我想把她帶走。」

慕洛琛緊抿著唇角,目光落在西西的身上,過了片刻后,問:「你們家在哪裡?當初為什麼把西西一個人丟在醫院裡,又那麼久不管她?」

Lucy和David對視了一眼,Lucy說,「是這樣的,我們兒媳婦前段時間,跟我兒子鬧矛盾離家出走了,把孫女也一起帶上了。在上火車的時候,我兒媳婦沒看好,被一個人販子給拐跑了,後來,我們聯繫了警察局,但警察局一直沒給回信……」

Lucy說著,抹了抹眼角的淚水說,「我們都以為,孫女再也找不回來了,誰知道前兩天,警察局打過來電話,說是在這邊,發現了西西的蹤影,我們根據警察提供的消息,趕了過來。」

兩人的話,沒什麼有差錯的地方,但慕洛琛莫名的,覺得兩個人還在隱瞞什麼。

盯著兩人看了一會兒,又感覺不出所以然來。

慕洛琛沉默了片刻說,「西西是你們家的孩子,按道理,我應該把她送給你們的,可是……」

慕洛琛正想讓他們帶著西西去檢驗DNA,才能放心的把西西交給他們,可這個時候,手機卻響了。

他看到是容子澈的,連忙對兩個人說,「請稍等一下。」

轉過身,立刻接通。

電話那邊,容子澈快速的說,「洛琛,老D已經查到了嫂子的線索,她現在在京都。」

慕洛琛聽到這個消息,心頭狂跳了起來,「你等著,我立刻趕過去。」

話說完,掛斷了電話,匆匆的走向周文達。

文清抱著西西,看著慕洛琛問,「少爺,西西小姐……」

「讓他們跟西西檢驗DNA,吻合的話,再讓西西跟著他們走。」

慕洛琛吩咐文清后,迅速的上了車。

……

半個多小時后,車子聽到了容子澈公寓前面,容子澈把老D查到的資料給他,「根據警察局那邊提供的線索,老D查到昨天的在機場的監控里曾經拍攝到了嫂子。」

容子澈把監控攝像截圖拿出來,指著上面的一個身影說,「這是當時,跟在她身邊的人,我已經查清楚了,這個人是裴家的人,但嫂子和裴家絕提有什麼關係,我暫時沒有查到,等下我會繼續查。」

「還有,嫂子坐飛機去了T市后,又坐輪渡連夜趕去了京都,現在她一個人在那邊,具體的行蹤,老D還在調查中,想必你過到那邊,老D已經查出來她的具體位置了。」

目光一瞬不瞬的的盯著資料上的身影,慕洛琛的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這就是簡汐。

哪怕監控攝像拍攝的很模糊,他也能認得出她來。

在京都嗎?

「我這就去京都,你留在這裡繼續查,不要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慕洛琛看了一會兒,冷聲吩咐道。

「好。」

和容子澈告辭,慕洛琛打電話給周文達,讓他帶人一起去京都。

坐在飛機上,慕洛琛俯瞰著腳下的A市,五官格外的冷硬,無論是誰策劃了這件事情,他都不會放過……

等著他把簡汐接回來,會一個一個的收拾那些心懷不軌的人。

與此同時,裴家。

慕知寒到達裴家,裴老爺子笑眯眯的出來迎接,「知寒,真是稀客,你怎麼捨得來裴爺爺這裡?」

慕知寒冷冷的看著裴老爺子,開門見山的說,「裴老,不用裝了,你做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了,現在溫婉落在了洛琛手上,你是不是滿意了?」

如今慕家內亂,裴家卻一點事情都沒有。

裴老爺子一開始就這麼打算的,明面上卻裝作和慕家交好。

慕知寒冷笑。

這隻老不死的狐狸,半身都進了棺材了,還這麼算計別人,也不怕到了陰曹地府里,被打入十八層地獄!

裴老爺子收起了笑容,望著慕知寒的眼睛,漸漸的沒了溫度,「滿意談不上,頂多算放心。」

慕知寒恨不得一拳頭,砸在他臉上,忍著心頭的怒氣說,「裴老,我不管你是怎麼打算的,現在洛琛抓住了溫婉,我爺爺為了這件事情病倒了,你若是不把這事情擺平,我慕知寒,就是拼著這一條命,也會跟裴家斗得到底。」

裴老爺子聞言,笑了笑,滿是譏諷的說:「你們慕家,還真是個個都不怕死,也難怪你們家老爺子,會年紀輕輕的就一身病。」

「慕知寒,你讓我出手擺平這件事,很容易,殺了慕洛琛可以除掉所有的後患。」

「而你要跟我斗也可以,不過你真的願意,搭上你母親的性命,來跟我斗?」 第376章禍起蕭牆

慕知寒盯著裴老爺子,眸子危險的眯起來,「這不關我媽事情,你別把她扯進來!你敢動她一下,我立刻就跟你拼了!」

「不關她的事?」裴老爺子冷呵了兩聲,「你確定不關你母親的事情?慕知寒,我不會動你母親,你可以自己想想,你母親做了什麼事。」

「如果你想不到,那隻能說明,你太不了你母親了,她可是背著你,做了不少的事情,每一件事都比我狠多了。」

慕知寒渾身繃緊,死死地盯著裴老爺子,估量著他話里有幾分是真的。

裴老爺子沒詳細說,而是抬眸看著他說,「你不相信的話,儘管回家裡問問你母親做了什麼事,等問清楚了,再回來跟我算賬也不遲。」

南風有信 「不過,我要提醒你的是,你一旦決定救你母親,慕洛琛那邊的事情最好還是別插手了,否則,你母親做的那些事情,證據可都在我手上,我只要把證據拿出去,你母親這輩子,都別想從監獄里出來。」

裴老爺子說完,招了招手。

客廳外面出來一個人,走到他跟前問:「老先生,有什麼吩咐?」

「把這位裴家的少爺送回去。」

裴老爺子掃了慕知寒一眼,轉身往沙發跟前走,坐下后,端起茶不緊不慢的喝著。

慕知寒站在原地,盯了他一會兒,轉身大步的走出了客廳。

裴老爺子看著他的背影,冷呵了一聲,「黃口小兒,還敢威脅我?」扭頭看向站在一側的管家,「葉簡汐那邊怎麼樣了?」

「還沒抓到,不過我們已經加派人手過去了,這次去的人里有李意,他會找到葉簡汐的,一旦發現她,會立刻解決了。」

裴老爺子點了點頭,「慕洛琛呢?」

「剛才有人彙報,他已經乘飛機,飛往京都了,似乎找了一個叫老D的雇傭兵,尋到了葉簡汐的線索。」

「老D?」裴老爺子眉頭一皺,一般有名氣的雇傭兵,都不會用自己真實的名字,而是用代號代替。

而他在軍中那麼多年,只聽到過一個老D——Darker,黑暗中生長的人。

這個雇傭兵亦正亦邪,曾經幫過國家破獲幾樁重大的案件,也曾經幫一些玉器販子進行走私,暗地裡也接一些刺殺的任務,性格怪癖,做什麼事情都是看心情,有時候有錢也未必能請的動他,曾經在雇傭兵和正規軍里名噪一時。

幾年前開始銷聲匿跡,很多人都猜測,老D是被殺害了。

他覺得老D不會死的那麼無聲無息,或許是金盆洗手,躲在某個地方過正常的生活了,或許是被某個人收復了,留在了身邊……

他想到了很多可能,卻沒想到,老D竟然為慕洛琛所用。

老D這個人追蹤人的本事,是最頂尖的,一旦他想找個人,哪怕化為了灰燼,他也能找到。

慕洛琛既然動用了老D,那麼慕洛琛找到葉簡汐,絕對會比他的人快。

「有意思,洛琛手裡有這樣的人,我竟然不知道。」裴老爺子意味深長的笑了兩聲,說:「讓李意,找到老D阻止他,這次絕對不能,讓老D再攙和進來。至於京都,加派人手,慕洛琛不是想送死嗎?就把他們兩個一起解決了。」

「是。」管家恭敬地說道。

在管家退出去之後,裴老爺子坐在沙發上,摸著杯沿,想到最近的發生的事情,嘴角始終含著笑容,但那笑容里,一點笑意都沒有。

豪門淚:總裁,請放手! 這些小孩子,一個兩個都這麼鬧騰,真當老一輩的人沒能力管住他們了?

只要動動手指頭,就能解決了他們……

根本不足為患。

離開了裴家,慕知寒給馮梓雲打電話,電話很快接通。

慕知寒直接開口問,「媽,你現在在哪裡?」

「我在家裡,出什麼事情了?」馮梓雲回答。

「我現在有事情要問你,現在正在回去的路上,你在家裡等著我,千萬別離開。」

「哦,好。」

掛斷了電話,慕知寒直奔慕家老宅。

一個多小時后,慕知寒的車子停在了募家前面,他下了車,往馮梓雲的院子里走。

馮梓雲聽到外面的動靜,趕忙出來迎接,見他臉上半點笑意也沒有,問:「今天這是怎麼了?這麼風風火火的?」

慕知寒沒說話,掃了一眼房間里的傭人,冷聲說:「都給我出去!」

傭人聞言,連忙退出了房間。

在傭人都出去了之後,慕知寒關上了門。

馮梓雲看著他一系列的舉動,心頭突突的跳,「知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別不說話,媽經不住嚇的。」

慕知寒關上了門,盯著馮梓雲,咬著牙問:「媽,你到底背著我,做了什麼事情?」

「沒,我能做什麼……」

馮梓雲立刻反駁。

可話只說了一半,慕知寒抓住了她的手,說:「媽,你再不跟我說實話,不止你一個人要進監獄,我們整個慕家都要被牽連了,你知不知道?」

忠犬一生推 馮梓雲嚇得渾身直哆嗦,「我、我沒有做什麼呀,我真的沒做什麼。」

她說著話,淚水不停地往下流。

「好,你不說,等大難臨頭的時候,別想著我會出手救你。」

慕知寒甩開她的手,轉身就往外走。

馮梓雲噗通一聲,蹲坐在地上,哭著說:「有,我說,我說……」

慕知寒腳步一頓,臉上的怒氣噴薄而出,竟然是真的有!

他以為之前,散布關於簡汐的謠言,已經是最可惡的行為了,可沒想到還有別的事情。

「之前是我鬼迷心竅,為了把洛琛還有簡汐拉下馬,跟一個神秘人達成了協議,只要他答應幫我對付他們兩個,我就幫他做一件事情。」馮梓雲抬頭看了一眼慕知寒,見他眼裡的怒氣越來越重,聲音低了下去,說:「……然後,我就答應了他。」

「讓你爸把一個政府的工程,承包給了一家規模比較小的公司,當時我想著,這家公司規模雖然小,可終歸是正規的公司,只要負責人盯緊了點,不會出事的。」

「可誰想到……」

馮梓雲頓了下,囁喏道:「在工程交接完畢后,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工程就出問題了,橋樑的承重梁用的是不合格的鋼筋,一輛貨車從上面碾壓過去,就斷掉了。」

「當時死了兩個人,傷了七個人。」

慕知寒聽到最後,如墜冰窟,死了兩個,傷了七個……

這事情要是被扒出來,引咎辭職還算輕的,懲罰重了,有可能做一輩子的監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