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會有一天離開,所以他會安排好一切。

秀王國和九江國因為海豚群島的爭端,在海上對峙了近一個月,期間九江國一直都保持著克制沒有動手。

今天魯達卡突然發飆,親自帶著九江國的實力艦隊上門興師問罪,十有八九是王妃和公主逃遁的消息被他知道了。

在這個敏感時期,如果九江國的人再從秀王國找出來失聯的王妃和公主的話,那必將會給秀王國帶來災難。

所以,葉修要趁著訪問諾斯曼王國的時候,在諾斯曼王國索要一個立足點,她們母女一個安穩的家。

既然喵蓮臘顧全大局,已經把問題看穿了,那葉修也就沒有必要再跟她們隱瞞了,簡單巡視了一下輝葉閣的情況,覺得還不錯。葉修當下就準備回國處理魯達卡的問題。

「葉修你等等……」喵蓮臘又追了上來,而後她用手指上面摘下來戒指,給葉修遞了過來:「你把這個交給魯達卡國王,以後我不能再服侍他了。」

「你開玩笑吧!」葉修連連搖頭擺手:「國王大人派兵來攻打秀王國就是因為你,你再讓他知道你在秀王國,還嫌麻煩不夠啊?」

「額……」喵蓮臘訕訕笑道:「葉修,你多慮了,國王大人並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可怕,他和魯王子不一樣的!」

葉修很想說,就算不一樣,也差不了多少。這叫虎父無犬子啊。

喵靈娜走上前,把喵蓮臘拖回房間,母女倆一起看房間去了,葉修帶著卡勒秀等人返回秀王國。

魯達卡國王還算有點兒魄力,在海軍戰艦上等待葉修的回話,葉修一直沒有出現,他就一直在船上等著。 「我媽懷著我時算是高齡產婦,生產時發生血崩去了,他一直覺得是我害死了我媽。」

風玫玩著他手指的動作一頓,她從未問過他以前的事情,顧閱雖然查過一次資料也不太明確,不想他會在這時突然主動提起來。

「你若不想見,我們現在就回去。」見蘇老爺子也只不過是為了處理一些後續事情,其實電話聯繫也可以。

蘇黎反手抓住風玫的手,回身抱住她,聲音悶悶的:「不回去。」

風玫摸了摸他的頭:「你開心就好。」

蘇黎聲音更悶了:「……你現在不該是心疼我,安慰我嗎?」

「腦補是病,得治。」

前面的司機手一抖,車子打滑,車身抖了一下。

風玫淡淡暼了一眼前面的後視鏡,司機對上她的視線,急忙看向前方認真開車。

蘇黎氣的隔著衣服咬了一口她的肩膀。

風玫捏了一下他的手心:「我記得你不是屬狗的啊。」

蘇黎磨了磨牙齒:「我是!」

風玫:「……」這特么就尷尬了。

「咳咳,醫院快到了,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蘇黎沉默一瞬,沒有接風玫的話,再開口說的卻是:「他一邊恨著我,一邊……其實一直在暗中關心我。這些年,若不是他,我或許早就死了。」

若不是有蘇老爺子護著,他絕對無法從蘇家逃離出來,恐怕也難以逃離蘇晏……那樣的話,他會怎麼樣?孤注一擲地與蘇晏拚命,還是……

不管如何,那樣,他定然遇到不到她了。

所以現在,他心中對老爺子是有一些感激的。

聽了蘇黎的話,風玫想了想,冒出來一句:「如此,那我一會少氣一些他。」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蘇黎:「……」你不是說來表示慰問的嗎?

兩人說話間,車子已經停在了市中心醫院樓下。

風玫推開蘇黎下車:「你可以不上去。」

蘇黎緊跟著她:「我怕你私會小白臉。」

「……」風玫一陣無語,「我是去見你爸的!」

蘇黎:「……」想給自己一巴掌。

早就查到了蘇老爺子的病房,風玫與蘇黎徑直找過去。

是VIP高級病房,有特護看顧著,只是一個蘇家的人都沒有。

風玫他們進去時,老爺子正坐在病床上看著病房裡電視的法律講台,好巧不巧,正是在報道覃暢夫婦的案子。

老爺子最先注意到蘇黎,臉上是止不住的驚喜:「小黎,你來了。」

曾經因為愛妻的死牽連無辜的孩子,直到近些年孩子離開家了才真正醒悟過來。

「嗯。」蘇黎不輕不淺地應了一聲,神色極為冷淡,「是我妻子要來,我才跟著的。」

風玫嘴角一抽,能不能別拉我墊背?!

蘇老爺子這才將視線轉向風玫,臉色頓時不太好看了:「覃總當真是好算計!」

風玫輕笑:「我記得當初可是老爺子您先找到我的。」

蘇老爺子臉色更難看了。

蘇黎視線在兩人身上移動,一臉狐疑。

什麼算計?這兩人只在蘇覃兩家的聯姻上有過接觸吧。

而兩家聯姻,主角是蘇晏與覃盈盈,主要還是覃卓一手促成,與她又有什麼關係? 葉修帶著幾個女人興緻勃勃的返回,卡勒秀現在已經沒有勇氣去面對魯達卡了,她將談判工作全權交給葉修處理。而毛靚則是成了她的代言人。

葉修乘坐秀王國最強大的一艘驅逐艦,橫穿茫茫大海,來到了外島。

魯達卡國王站在船頭,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葉修隔空掃來,彷彿是要看穿葉修的內心。

面對魯達卡質問的眼神,葉修卻是沒有半分的心虛。

終於,魯達卡隔空說了第一句話:「葉修,立刻把你抓的人放掉,這將是你唯一的出路。」

「國王殿下,很久不見,別來無恙啊!」葉修打了一個哈哈。試圖繞開這個沉重的話題。

「葉修,你這個混蛋,快點兒把我妹妹交出來,不然你今天死定了!」魯王子扯著嗓子吼道。順勢還來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毛靚隔空回道:「魯王子,快點兒把海豚群島的人給我撤走,不然的話我拔了你就死定了,我會親手殺了你!」

一句話直奔魯王子的內心深處,魯王子心頭羞臊不已,但表面上還是硬著頭皮回道:「海豚群島現在是我們九江國的,你休想染指!」

「想打就打,廢話少說!」毛靚也是針鋒相對。毫不相讓!

「開炮轟了他們,轟殺這一群無賴。」魯王子面色猙獰,幾乎是扯著嗓子在吼叫。

魯王子雖然在國內權勢極大,但現在魯達卡國王在場,還輪不到他發號施令。

國王不親自下令,幾個將軍是不會擅自開始進攻的。

魯達卡邀請葉修過去船上,和他當面交流。葉修欣然應約。

不管怎麼說,喵靈娜,喵蓮臘二人也都是魯達卡國王的妻女,自己拐走了人家兩口人,總得過去給個說法嘛!

岸邊兒,卡勒秀端著望遠鏡隔海望著船頭,葉修做快艇登上了九江國的戰艦,這讓卡勒秀女王心頭一緊。

「葉修不會有事情吧!」卡勒秀默默的嘀咕了一聲。

「矮油!」雲嵐在後面說道:「我的女王大人,這麼擔心葉先生的安全啊,你現在完全可以坐船過去陪伴葉先生啊,去吧!」

「我不能去,我不能去!」卡勒秀連連搖頭回絕:「如果我去了的話,葉修就不能夠安心對付魯達卡了,我不能夠讓他分心!」

「哈哈哈。」雲嵐笑道:「女王殿下,你這樣前怕狼后怕虎的,你就不怕葉修真的會出事兒嗎!」

「不會的,我的男人很強大,魯達卡不是他的對手!」女王殿下對葉修很自信。

岸邊兒兩個女人議論的功夫,葉修動身踏上了九江國戰艦甲板。

魯達卡派兩個王宮大臣迎接葉修。也算是給了葉修不小的面子。

葉修準備進門兒,魯王子突然沖了上來:「葉修,你快點兒把魯安娜放掉,不然的話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

葉修沒有回應,毛靚回道:「魯王子,你有沒有搞錯啊?魯安娜是被你冤枉的,她現在已經出國避難,你就不要再騷擾她了。」

魯王子還想說點兒什麼,魯達卡揮手示意他閉嘴,魯達卡說道:「葉修,七公主和喵蓮臘王妃,是不是被你給囚禁了呢?」

「沒有!」葉修斷然回到:「絕對沒有的事兒!」

「那你就不知道她們去了哪兒?」魯達卡追問道:「我相信你是一個漢子,既然你做了就沒必要隱瞞。」

「我們什麼都沒做!」毛靚毫不遲疑的說道:「七公主和王妃大人不是已經回去王宮了嗎?葉先生還想找你要回來他的未婚妻呢!」

「真沒有?」魯達卡一張臉頓時變得陰沉起來,他要用氣勢給葉修施壓。

「真的沒有哦!」毛靚攤了攤手「七公主和王妃大人真的不在我國,不相信的話你們可以親自過來看看。」

「好!好!好!」魯王子怒極反笑,「那我們今天就當眾揭穿你們的醜惡嘴臉,我讓你們死的心服口服,我知道娜娜妹妹在哪兒,我現在就要過去尋找她。」

之前喵靈娜出來放風的時候,被魯王子安排的特工盯上,魯王子已經去頂喵靈娜就在秀王國王宮。

魯王子的人一直呆在王宮外圍監控,並未發現喵靈娜逃離女王宮,所以魯王子對搜查信心滿滿。

喵蓮臘母女逃走,是化妝之後溜走的,並不是以本來面目走的,不過這一點兒魯王子並不知道。

魯王子要帶兵過去搜查女王宮,葉修終於開口了:「王子殿下,女王宮神聖肅穆之地,豈能讓你們這一群粗人進去肆意踐踏?」

「哈哈哈。」魯王子獰聲笑道:「葉修你終於心虛了吧,只要你現在放了娜娜,並且給我們跪地認錯,我們還是可以考慮饒你一次的!」

「是嗎?」葉修沉聲問道:「王子殿下,你就這麼自信的讓我給你下跪?我現在可是秀王國的代理國王。」

「哼!」魯王子冷哼一聲,獰聲說道:「葉修,你的這個代理國王,在我看來也不過是一個笑話而已,看看你的這一群士兵,和乞丐有什麼兩樣?」

葉修身邊兒這一群黑人士兵,形象的確是不太出眾,這一群傢伙軍紀渙散,身上的軍服都做不到乾淨整潔,在王子跟前,可不就是一群乞丐嗎?

「既然王子殿下認為我們沒有必要繼續談下去,那我們就不用談了,告辭!」葉修一揮手,招呼自己的幾個士兵轉身走人。

「站住,你再敢亂跑我可要開槍了!」魯王子蹭的一聲從懷中摸出了手槍,臉色陰沉的盯著葉修。

「呵呵。」葉修笑了:「王子殿下,你可千萬不要衝動哦,你絕對不是我的對手,你這班貿然開槍的話,到最後吃虧的人就只能是你自己哦!」

「抓住他!」魯王子對葉修恨之入骨,他現在只想把葉修握在手心修理一番才行。

毛靚疑問道:「王子殿下,您的思想存在著極大的問題,明明是你搶奪了我丈夫島嶼,我丈夫現在尚且非常冷靜,為什麼您就不能夠冷靜一點兒呢?」

幾個士兵不會和毛靚廢話那麼多,他們只會按照命令辦事兒,王子讓他們做什麼,他們都會毫不猶豫的執行!

士兵要動手抓住葉修,葉修抬手將幾個士兵推到一旁,厲聲說道:「魯王子,如果你想挑起戰爭的話,我隨時奉陪,我請你對我方尊重一點兒!」

「抓住他,快抓住……」魯王子一句話沒有說完,葉修陡然一個箭步衝上前來,抬手一把卡住了魯王子的脖頸,一群士兵想要對抗,但為時已晚,王子殿下已經被葉修擒住了。

葉修笑道:「王子殿下,您不是我的對手,何必非要自取其辱呢?現在我想殺死你,只需要一根手指頭!」

「啊!我要殺死你!」魯王子面色猙獰道:「葉修,你這個混蛋,快放了我,你們都快來救我啊。」

魯王子自身和葉修沒有什麼仇怨,之所以屢屢來找葉修的麻煩,主要是因為魯王子看到葉修就心虛。

海豚群島本是葉修的私人財產,被他運用毒計奪走了,這在王子看來是理所當然,但葉修不肯接受現實,非得揭穿魯王子的短,這讓魯王子非常不爽。

如果陰謀被揭穿的話,王子殿下將聲名喪盡,甚至連王儲的位置也有可能會因此失去。這可不是王子想要的。

魯王子招呼侍衛來救他,葉修也沒有繼續堅持,抬手把魯王子給放掉了。

葉修和魯王子往日無冤近日無仇,沒必要把他往死里整,給他一點兒教訓,讓他冷靜一點兒就是。

葉修放了魯王子之後,魯王子還想讓人收拾葉修,這時候魯達卡國王說話了。

「葉修,既然你也同意了,讓我們去秀王國看看,我們現在就走吧!」

還得是魯達卡國王見多識廣,肚子裡面能夠存的下真材實料,魯王子還是缺乏必要的磨礪。

秀王宮畢竟是卡勒秀女王殿下的私人寢宮,如果讓你們派一群大兵過去搜查,卡勒秀女王的顏面何在?

在毛靚的提議下,魯達卡國王組成了一個訪問團,以訪問團的形式去秀王宮查看情況。

魯達卡也知道,以這種訪問的形式過去查看,是不可能看到真相的,但現在對於他而言,更重要的是一個面子問題。

魯王子聲稱王妃和公主被拘禁在秀王宮,魯達卡當時太過氣憤,一怒之下就把這事兒給泄露了,使得九江國國內的人全都知道了。

魯達卡為了自己的王室尊嚴,必須把這一件事情徹底查清楚才行。

為了確保國王大人的安全,九江王室派出了最為精銳的特工戰隊,全程跟蹤保護國王大人的安全。

秀王國大門口,魯達卡盯著「高達宏偉」的宮門,臉上的表情甚是複雜。

秀王國,雞窩一般的國度,狗不拉屎鳥不生蛋的地方,但就算是這樣一個垃圾國度,卻有著「廣闊」的領地,這點兒是九江國不曾具備的。

就算秀王宮是一個雞窩,那也是一個規模宏大的雞窩,而不是像九江國王宮那樣的小雞窩。

魯達卡國王知道找不出來什麼,只想隨便找一下做做樣子然後就走,但是魯王子卻非常認真。

進入秀王宮之後,魯王子立刻打電話召喚出了隱藏在暗中的監視特工,由監控特工帶著他直奔關押喵靈娜的房間跑去。 魯王子準備要捉贓,但葉修卻非常坦然的任由他過去搜尋。

能找到才怪。葉修對此充滿了自信,魯王子這一次註定是要無功而返。

結果不用說,魯王子自信滿滿的跑去抓人,卻垂頭喪氣的原路返回。

王宮內能夠搜尋的地方全都搜尋了,就連女王的寢宮也被侵犯了。魯王子甚至還動用樂警犬,終究還是一無所獲。

搜尋行動失敗,魯王子雖然還非常不甘心,但也只能就此作罷,人總得尊重事實才行。

目標人物雖然沒有能夠找到,但是幾個認真辦事兒的特工,卻找到了魯安娜。

特工試圖把魯安娜帶出來,魯安娜說什麼也不肯出來,秀王國的衛兵和九江國的特工開始對峙。

葉修也來到了現場。

「葉修,魯安娜是我的王子妃,你把她囚禁到你的寢宮做什麼?」魯王子嚴厲說道:「魯安娜觸犯了我們九江國的法律,按照規定,我們應處死她!」

葉修回道:「王子殿下,經過我們的調查,發現魯安娜王妃是被冤枉的,本著人道主義思想,我們必須幫助她!」

「魯安娜是我們九江國的人,她是不是被冤枉的你說了不算,我今天必須得把她拉回去處死,以維護我們王室的尊嚴!」魯王子又因為這點兒小事情和葉修卯上了。總之魯王子是無論如何也要挑起來雙方的戰爭不可。

「魯王子,我已經和你解除了關係!」魯安娜裝著膽子反駁道:「我現在是一個自由人,我已經退出了九江國國籍,加入到了秀王國,我現在已經不再是九江國的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