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收到了一條系統信息:“玩家楚天歌,恭喜你被選中參加本月‘十人派對’副本活動,隨機副本將在您所在地區的晚上十點整準時啓動,請您做好準備。”

恭喜你麻痹!

楚天歌臉上面無表情,心裏卻在破口大罵這個無良系統!他上個月才被抽中參加了一次‘二十五人派對’,差點就死在副本里,怎麼這個月又把他給抽中了?!他怎麼那麼倒黴?!其他玩家都死光了嗎?!

……

雯雯坐在座位上閉着眼假寐,腦子裏一直在想着那個面具人的事情。

那個讓她害怕的面具人給她手機下載了一個奇怪的手機遊戲,讓她等消息,便飄然而去了。

心裏恐懼萬分的她當時只想着逃離這裏,立刻跑到火車站隨便買了張票上了一輛即將發車的動車。

那個恐怖的面具人並沒有追來,到現在爲止,她也沒有感覺到什麼威脅,可她並沒有鬆一口氣,心頭反而沉甸甸的好像壓着一塊大石頭。

叮咚!手機響起了奇怪的提示音。

也不知爲什麼,雯雯顫了一下。

她掏出手機,發現是那個遊戲裏的系統信息提示音,點開一看:“玩家宮雯雯,恭喜你被選中參加本月‘十人派對’副本活動……”

這……什麼意思?

……

喬納森和穆南迴到了教堂。

“神父,那個黎曉曉也是玩家嗎?”穆南好奇的問。

喬納森神情嚴肅的點點頭,“的確,而且他竟然能對我的聖言術完全免疫,看來他應該是資深玩家裏比較強大的那一羣了。”

“不過你不用擔心。”喬納森安慰穆南,“你的天賦很好,假以時日一定能比他更強大,副本的事情我已經跟你說過了,今天晚上我就帶你打一個副本實戰一下吧!”

“好的神父。”

“來,咱們先組個隊。”

喬納森說着拿出了自己的手機劃拉開,剛點進遊戲,就收到了一條系統信息:“玩家喬納森,恭喜你被選中參加本月‘十人派對’副本活動……”

喬納森臉色一變!

MMP!怎麼這麼倒黴?!竟然被傳說中的‘惡魔派對’給抽中了……

“怎麼了神父?”穆南見喬納森臉色不對,關切的問道。

“我被惡魔選中去進行一場邪惡的遊戲。”喬納森嘆口氣,“沒事的,其實就是個多人副本,不過我參加這個就沒辦法帶你打新手副本了,你自己去吧!記住,安全第一,不要逞能。”

“嗯!”穆南莊重的點頭,“放心吧神父,我一定會做好的。”

……

師無一端坐在太師椅上,捧着一杯熱茶,看着手裏的一卷古書。

他身前,陳浪和柯鴻宇背靠背的坐在地面,身上被一根明黃色的繩子綁在一起動彈不得,嘴裏還堵着一團黃布,連意念都發不出來。

當然師無一用那塊布塞他們的嘴,本意也不是不讓他們說話,而是爲了提高他們吸收生命能量的效率。

如果假設他身上每分鐘流失的生命能量是100,那麼讓他倆自然吸收的話,每人每分鐘只能吸收大約15左右,在他給他們用過一些道具後,他們就可以每人每分鐘吸收45左右。

提高了三倍的效率。

這樣的結果顯而易見,經過一天的努力,這倆遺魂已經明顯的提升了一個等級,手銬都不頂用了,必須得用這種特殊的繩子才能繼續控制他們。

叮咚!

正看書看得津津有味的師無一皺起眉頭,拿起手機看了一眼:

“玩家師無一,恭喜你被選中參加本月‘十人派對’副本活動……”

十人派對嗎?來的真不是時候……

師無一皺眉看着陳浪和柯鴻宇,心裏有些躊躇。

如果是普通的副本還好,反正只要副本時間控制在十天以內,在現實中只是一瞬間的事情,旁人甚至無法發現他其實消失了一瞬間,但如果副本時間超過十天的話……

別的不怕,就怕這倆貨出了啥岔子,如果他們跑了,不但他會失去兩個有營養的補品,還會給凡人的世界帶來不小的麻煩。

可是現在吃的話,未免太浪費了。

思前想後,師無一還是沒捨得吃這兩個有培養價值的上好補品,只是給他們挪了個地方,關進了他的密室裏面。

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

“張隊長,所有人都已經被消滅了,你可以通知他們的家長領屍體了。”

黎曉曉給張可蒙發了信息之後,就舒舒服服的躺在牀上準備進入遊戲了。

誰知道剛打開遊戲就發現一條未讀的系統信息。

“玩家黎曉曉,恭喜你被選中參加本月‘十人派對’副本活動,隨機副本將在您所在地區的晚上十點整準時啓動,請您做好準備。”

十人派對?什麼鬼?

黎曉曉撓撓頭,打開那字超多的玩家手冊搜索了一下相關信息,才明白這十人派對是什麼東西。

說白了就是由十個玩家參與的多人團隊副本,除了十人副本還有二十五人副本五十人副本……等等。

這種派對副本由系統直接發出邀請,一般挑選上次副本已經過了三天但還沒有再次開啓新副本的玩家,玩家沒有拒絕的權利,屬於強制參加的。

副本有‘三高’,玩家水平高、副本難度高、獎勵等級高。

看起來似乎挺不錯的樣子,但黎曉曉知道這肯定是個坑,畢竟玩家手冊是系統寫的,難道它會寫自己壞話不成?

判斷是不是坑也很簡單。

黎曉曉給任天打了個電話,“任天,我收到副本的‘十人派對’邀請,你收到了沒?”

“沒有啊!” 茅山道士驅邪錄 任天回答,然後又問,“那是什麼東西啊黎哥?對了我們副本時間快到了吧,啥時候開打?”

“你自己打吧,我要打這個‘十個非酋的派對’。”

“哦……”歐皇任天撓撓頭,不明白黎曉曉在說什麼。

掛了電話,黎曉曉十分確定,這個‘十人派對’果然是個坑——一個專門邀請非酋玩家的參與的坑爹副本!

想想自己馬上就要和其他九個非酋玩家一起打副本,黎曉曉忽然覺得……畫面好美、好激動! 晚上十點,夜生活纔剛剛開始。

許多不同的地方,舉行着不同的深夜派對,無數夜貓子相約聚集,準備着徹夜狂歡。

而在另一個空間維度裏,也有一場特殊的派對即將開始。

這次的初始場景是海邊,一艘中型遊艇停靠在碼頭,天氣晴朗、天海交界處是一片醉人的湛藍,陽光正好,讓白色的遊艇充滿了溫暖的感覺。

可船上的氣氛卻很緊張。

甲板上三個玩家分成兩撥站着,涇渭分明、充滿敵意。

左側站着江雪兒和一個男性玩家,右側站着孤零零的柳澄。

黎曉曉剛剛出現在甲板上,三人便同時看了過來,讓他忍不住嘴角一陣抽抽,要不要這麼巧啊……

“是你!”江雪兒看到黎曉曉,有點兒咬牙切齒,眼睛裏也噴着火,毫不掩飾想把他弄死的想法。

“嘿!小姐姐,真巧啊!”黎曉曉掛上熱情的笑容和江雪兒打了個招呼,然後小跑着來到柳澄面前,一臉諂媚、卑躬屈膝:“大姐大好!”

MMP!上次江雪兒可是明確表示如果再遇到他肯定要把他弄死的,所以這個副本他也要緊抱柳澄大佬的大腿,絕對不能給江雪兒任何機會!

“你倒是挺厲害的。”柳澄看到黎曉曉是很意外的,她知道黎曉曉之前連上新手副本只不過完成了三個副本而已。

就經過三個副本,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被系統邀請參加派對的程度,實在有點不可思議。

畢竟,大多數玩家都是打過20個副本才能達到被派對邀請的程度,這也是爲什麼資深玩家要以20個副本劃分的主要原因。

也就是說,這小子一個副本的收穫、就頂的上一般玩家六、七次副本的收穫……想想也是挺可怕的。

“嘿嘿……大姐大,組我組我!”黎曉曉主動要求進組協助。

全能名師系統 “好。”

柳澄想打開組隊面板,但卻無法打開,不由得皺起了眉,有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那邊江雪兒冷眼看着兩人,一言未發,眼神卻透着一股鄙視。

她旁邊那個臉很嫩的青年嗤笑着開口,“虧得你們都是資深玩家,竟然連派對副本不能組隊這點常識都不知道!”

一聽這話主要針對的就是柳澄,黎曉曉只是個順帶,畢竟柳澄可是資深玩家中的戰鬥機了,不知道這個規則的確是說不過去。

黎曉曉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替大姐大懟回去。

柳澄冷笑一聲,“沒辦法啊,咱們這些歐洲貴族可是第一次打派對副本,有些手冊沒寫的規則的確是不知道,不像某些非洲國家的人,隔三差五的被抽中,經驗豐富!”

懟的好啊大姐大!

黎曉曉恨不得掏出倆拉拉隊花球給柳澄吶喊助威。

江雪兒的臉立刻黑了,看得出來那青年很想繼續替自己的女神戰鬥,但又不知道說啥好,柳澄的嘴巴是真的有毒……

“大姐大,不能組隊也沒什麼,咱倆一起行動,有什麼髒活累活我來,最後任務獎勵你拿!”黎曉曉一副狗腿樣子,搓着手嘿嘿笑着,“就是安全方面要仰仗大姐大多多關照了!萬一我要死了您那十萬靈幣可就沒人還了不是?”

柳澄好笑的看了他一眼,“你不是說你如果在副本死了我可以找師無一要賬嗎?”

“呃……”

這時候,甲板上一陣波動,又進來一個玩家,大家齊齊看過去。

白衣銀髮,面容清秀,手持一卷古樸的卷軸,不是師無一是誰?

柳澄:……

黎曉曉:……

靜了一下,黎曉曉無辜的看着柳澄,“大姐大,這次真的要您多多關照了!”

師無一是知道柳澄的,畢竟兇名在外,不過他看到黎曉曉站在柳澄身邊不由得抽抽了一下嘴角。

他現在真的、真的、真的不願意和這貨扯上任何關係,黎曉曉這個混蛋簡直就是坑死人不償命啊!

黎曉曉倒是很熱情,看到師無一先是無語了一下,然後立刻換上一臉親熱的笑容揮手招呼道,“哥們,來來!咱們這次跟大姐大混!”

誰跟你是哥們?!

師無一在心裏怒吼一聲,對黎曉曉是萬分的抗拒,不過腳下卻不由自主的朝着柳澄走過去。

有大腿不抱?那不是腦子有坑嗎?

他師無一又不傻!

現在場上雙方勢力比分,3:2,江雪兒的臉色很不好看,因爲她知道柳澄逮到機會就要弄死她的,可她現在明顯處於劣勢,不過還有五個人沒來,柳澄那傢伙人緣極差,最後肯定是她更有優勢!

又一陣波動,一個身穿牧師服的中年人進來了。

黎曉曉一看來人就樂了,自來熟的揮手喊道,“喬納森神父,來這邊啊!”

喬納森神父看到黎曉曉,嘴角也抽了抽,然後也不由自主的走過去,滿臉笑容打招呼,“真是巧啊!”

江雪兒的臉色已經黑的能滴出水了!MD怎麼又是黎曉曉的熟人?!這傢伙不是個新人嗎?!怎麼連教廷的牧師都有交情?!

緊跟着喬納森神父,一個身穿合體西服、頭髮梳的一絲不苟、手持黑傘當手杖的男人進場了。

啊!這個人我認識!

江雪兒一喜,剛想打招呼,就見那邊黎曉曉又揮起了手,“哥們! 朗月笑長空 真巧啊,想不到在這裏又見面了!”

剛剛看到江雪兒想過去打個招呼的楚天歌腳步頓了一下,想到自己的‘任務’,臉上掛上恰到好處的微笑,朝着江雪兒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然後毫不遲疑的朝黎曉曉那邊走過去,“是挺巧的。”

MMP!這什麼情況?!

現在場上七個人,黎曉曉那邊就站了五個!!這小子哪來那麼廣的人脈?!就算剩下的三個人都是她熟人,她也佔不到任何便宜!

又一陣波動,這次是兩個人同時出現在甲板上。

其中一個人穿着寬大的黑袍子,臉上戴着一個純白的面具遮住了整張面孔,甚至連個鼻孔眼睛的位置都沒留,讓人不禁去揣測他(或她?)難道是個不用呼吸和吃東西的瞎子麼……

不過更讓大家驚奇的是面具人身邊的人,那是一個漂亮的女孩,穿着新人才會穿的白襯衫和牛仔褲。

一個新人怎麼會被派對副本邀請?!

熟悉派對規則的大佬都很詫異,而其中最詫異的莫過於黎曉曉。

Hello,靳先生 因爲這個女孩他又又又認識。

“雯雯?!”黎曉曉震驚不已,她竟然還‘活’着?!不……這不是問題,問題是,鬼魂也能進這個遊戲嗎?!

“黎曉曉?!”雯雯也是臉色一變。

“你和他認識啊!”面具人用古怪的腔調說着話,“那咱們就去他們那邊吧!”

江雪兒:MMP!! 十個玩家已經到了九個,黎曉曉這邊七個,江雪兒那邊兩個。

比分非常懸殊,江雪兒已經露出了一絲絕望的神色,她感覺自己已經是個死人了,柳澄有如此大的優勢,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柳澄看到江雪兒面如死灰的表情,心中的暢快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她原本以爲,以江雪兒的人脈,她這次副本里想動江雪兒肯定是不行的,只有以後再尋機會了。

誰知道情況竟然大大的出乎了她的意料,先後進來的五個玩家竟然全都站在了她這邊!

柳澄臉上難得的掛上愉快的笑容,拍拍黎曉曉的肩膀,“小子,這次幹得不錯,姐姐我心情好,十萬靈幣不用還了。”

“啊?”黎曉曉呆了半秒,旋即喜氣洋洋,“大姐大真是慷慨!謝謝大姐大!”

“那我是不是隻需要還你十萬靈幣了?”師無一插了一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