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一顆“混元丸”悄悄塞到聶宏手裏,道:“這是我得到的一顆混元丸,對你有點用,你放好了。”

聶宏大吃一驚,仔細端詳着手中這顆橙色的藥丸,沒錯,真是混元丸!

他抑制住心頭的激動,問秦風道:“這東西你哪來的?這幾天交易會上沒這東西出售啊?”

秦風神祕地一笑道:“保密。”

過了一會兒,霍格和琪連過來向秦風道別。

等他們走了半天后,秦風這才慢吞吞地收拾行裝上路。

沒走幾步,秦風就覺得滿世界的眼睛都似乎往他這瞟。他苦笑一聲,看來今天是凶多吉少。

沒多久他的身後或明或暗跟着好些人。

出得城門沒幾里路,果然身後的某些人就忍不住了,一些人乒乒乓乓地打了起來。

一會兒,一些敗兵離開,剩下的人把秦風團團圍住。

“你們是誰,想做什麼?”秦風故意縮成一團,害怕地問道。

“哈哈……”這些人原本以爲秦風身懷鉅款,敢買回魂丹這麼個東西,一定是個天賦高手,如今看到秦風這窩囊樣,也不過是個賦師出頭的普通賦者,他們一個個哈哈大笑,不由得放鬆了警惕。

一箇中年男子道:“小子,老子叫逍遙王張輝,專在這中烏城做沒本錢的買賣,你快把身上的銀子和回魂丹留下,大爺可以做主饒了你一命。”

秦風知道在暗處一定還有許多人虎視眈眈,不想過早暴露自己的底細,眼睛一掃,見他們之間一隊隊穿的服飾不同,便道:“我這回魂丹只有一粒,給你們誰好呢?”

張輝道:“自然是給我了。”

旁邊一隊爲首的一個獨眼龍道:“逍遙老鬼,我們和你們一起盯着的這個菜,憑什麼給你。”

這獨眼龍名叫李三通,也是這中烏城一霸,專門靠搶劫藥材、藥品爲生。

張輝冷笑:“誰的實力強就誰的,一隻眼,你敢不敢跟我比一比。”

獨眼龍李三通道:“比就比,誰怕誰。”

他兩人似乎把這天苓草當作自己的囊中之物,完全沒把秦風放在眼裏,這正是秦風想要的結果。

他裝得很委屈,道:“好吧,你們倆誰打贏了,我就把回魂丹給他。”

張輝對後面的弟兄道:“都給我退下,我要和這一隻眼較量較量。”

獨眼龍也道:“弟兄們讓開,看我怎麼收拾這個老鬼。”

兩人擺開架式,張輝的天賦技能是赤火,秦風一看他發出的火是黃色的,就知道他是個賦師。而獨眼龍的天賦技能是雪冰,發出的居然也是黃冰,看來二人的天賦能力是旗鼓相當了。

赤火天賦適於進攻,而雪冰天賦適合防守,二人天賦能力也差不了多少,這一場大戰,在二人手下人的搖旗吶喊中進行了許久,卻仍沒分出勝負來。

秦風還好,沒有表現出不耐煩,卻有人不耐煩了。

“你兩個菜鳥就不要來丟人現眼了。”大喝聲中,衆人只見人影一閃,一個人從天而降,橙影一閃,竟然插入二人中間,火和冰擊在他身上,他卻毫不在乎,雙手手臂暴長,已把二人抓個正着,舉了起來,用力一摔,二人頓時飛出了十幾丈遠,半天爬不起來。

“老大。”張輝和獨眼龍的兄弟趕忙跑過去扶起他二人。

“長臂猿宋基。”張輝狼狽地從地上爬起來,驚駭地道。

這宋基是中烏最負盛名的獨腳大盜,他的天賦技能是“長臂”,據說天賦能力已達靈級九級水平,雙手可以隨時伸長好幾倍,而且力大無窮,一般人輕易不敢惹他。

長臂雖然不是什麼出名的天賦,可天賦等級卻是明擺在那裏,宋基可是賦將。

“我們走。”獨眼龍知道自己惹不起這個煞神,率領手下人狼狽而去。

張輝心有不甘,但也知道自己不是人家對手,也率衆離去。

“小兄弟。”宋基收起雙臂,笑道對秦風道,“我幫你打跑了那兩個強盜,不知道你能不能把你身上的回魂丹給我瞧瞧。”

秦風正要說話,忽聽一聲哈哈大笑,從路旁林子裏又鑽出一隊人馬來。


秦風冷眼旁觀,只見這隊人馬領頭人物卻似曾相識,認真一看,原來竟是大興會所的掌櫃,令人奇怪的是他背後竟然插滿了各種兵器。

宋基冷哼一聲,道:“原來大興會所表面一副公正無私,背地裏卻幹下三濫的行爲。餘掌櫃,你也想趟這趟渾水嗎?”

餘掌櫃道:“我們大興會所拍賣的東西可不能落入外人之手,我們是來保護這位小兄弟的。”

他轉身朝秦風笑道:“小兄弟,你別怕,我們會保護你的安全。”

秦風如篩糠般抖動,點了點頭,很感激的樣子。

宋基哈哈大笑:“保護?我看是不想回魂丹落入別人手裏吧。”

宋基接着嘿嘿笑道:“想要回魂丹也容易,亮出你的本事來。”

餘掌櫃對手下人道:“把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給我拿下。”

他後面的手下人一聲應,一下把宋基團團圍住。

宋基哼了一聲,手臂暴長,像老鷹抓小雞一樣已抓住了兩個,扔了出去。

其他人大驚,連忙各展天賦技能,火、冰、電等都向宋基擊去。

可他們天賦能力太低了,對宋基造不成什麼殺傷力,宋基根本不管他們施展什麼天賦技能,長手橫掃,一會兒一個個就都躺在地上不動了。

雙手恢復原狀,宋基冷冷地看着餘掌櫃,他雖看出餘掌櫃天賦等級比自己還高些,但卻不願放棄。 餘掌櫃道:“長臂猿果然名不虛傳,不過我的天賦技能恰恰是剋制你的‘長臂’的,你可要小心了。”

他隨隨便便取出兩把刀,刀光閃閃,有一種攝人的氣魄。

宋基哈哈大笑,道:“你該不會是想用武力跟我開戰吧。”

餘掌櫃道:“我這天賦叫做‘靈器’,任何武器到了我手上,都可以發揮十倍以上的威力。”

秦風在上旁暗想,要有這麼厲害,天賦榜豈不是排第一?

話音未落,餘掌櫃手中的兩把刀忽然泛起了一陣橙色的暈紋。


秦風暗驚,想不到這餘掌櫃表面貌不驚人,竟然也是個賦將,而且似乎比宋基等級還要高,看來這長臂猿好不了了。

宋基更是吃驚,知道餘掌櫃未必是跟自己說謊,心裏很是猶豫,可一想到秦風手中的回魂丹,他的兄弟身受重傷,奄奄一息,今天好不容易碰到回魂丹,哪會輕意放手。

他對餘掌櫃道:“只要你肯把回魂丹讓給我,我用什麼換都可以。”

餘掌櫃一陣獰笑,道:“你現在知道了我大興會所的祕密,那是非死不可了,拿你的命來換吧。”


宋基道:“好大的口氣,你要想殺了宋某,也得露點本事出來。”

說完雙臂暴長,雙爪已抓向餘掌櫃。

餘掌櫃雙刀疾劃,兩道橙色的光波由刀鋒往外向宋基雙手砍去。

宋基大驚,雙手閃電般地縮回,饒是他縮得快,仍不免被削落了兩根手指。

一聲慘叫,宋基捂着手,恐懼地瞪着餘掌櫃。

餘掌櫃陰森森地望着宋基,殺意漸濃。

一招之內見分曉,宋基知道對方沒吹牛皮,這所謂靈器果然是自己長臂的剋星。

他已心盟退意,眼神一動,突然舞動雙手,一把拔起附近無數的樹木,泛起滿天的枝葉向餘老闆罩去。同時攀起一棵大樹,一甩之下向後倒飛而去。

餘掌櫃微笑着,手中雙刀向宋基砍出,泛起一道比剛纔更爲眩目的橙色光波,呼嘯聲中,光波透過重重樹木,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追上了正在逃跑的宋基。

一聲尖銳的細響,啪的一聲,刀波擊在宋基逃遁的背上,宋基渾若未覺,身子仍然往前跑了幾步,突然裂開,分爲兩半,然後才慢慢倒下。

好快的刀!

接下來纔是內臟和血液溢出,空氣中瀰漫着刺鼻的血腥味。

這可怕的一幕,連秦風看在眼裏都有些想吐。

全員惡人參上! ,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他心裏很奇怪秦風爲什麼不乘機逃跑。

看着秦風后他才明白,秦風好像已經蜷成一團,似乎嚇得連路也走不了了。

“把東西拿出來,我或許可以給你留個全屍。”餘掌櫃道。

秦風道:“我是很想給你,可是有人不答應。”

餘掌櫃眯着眼睛往四周望了望,四周連鬼影都看不見。

“還有誰在這裏,給我滾出來。”餘掌櫃大叫。

“別浪費口水了,他是不會應你的,我是說我的拳頭。”秦風的臉上充滿了譏誚。

“找死?”餘掌櫃瞪大了雙眼,難道自己看走眼了,這二十來歲的青年居然身懷絕技?

不過他很快放下心來,這青年就是打從孃胎裏開始練天賦能力,也不可能高到哪裏去。

能夠達到賦師水平就已經是天才了!

秦風故意要他小瞧自己,一揮手,一團淺黃色火焰向餘掌櫃捲去。

餘掌櫃一看秦風只不過賦師等級出頭,卻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由得哈哈大笑。

單刀橫擋,刀上的橫紋發出眩目的光芒,輕輕鬆鬆就擋住了秦風的火焰。

“去死吧。”餘掌櫃輕輕一刀劃出炫目的光芒,光芒越來越長,變成一道光波,閃電般向秦風擊去。

奇怪的是,秦風不但不退,反而走近了幾步,又向餘掌櫃發出火焰。

這次是秦風的萬焰訣!

要是過去,秦風碰到賦將等級的人,確實是有死無生,賦師一級和賦將等級的人相比,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

可是秦風經過毒人的淬鍊之後,身體結構已經異於常人。比金剛天賦的人還要堅硬,對能量的吸收能力也增加了幾倍。

在不久前他還殺過兩個賦王,這個賦將他其實也沒太放在眼裏。

而餘掌櫃看到秦風只是個初級賦師,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裏,使出的一刀也只用了三成力道,他自己還認爲用多了。

對付一隻雞,他是絕對不會用上殺牛的力量的。

“啪”的一聲,光波擊在秦風身上,毫髮無損,一部分被毒功化解,一部分成了秦風的養料。

可憐餘掌櫃的器靈天賦這時候成了擺設,小小賦師的赤火卻發出可怕的爆炸力。


爆炸力雖不足以將他炸死,卻將他震得毫無抵抗力,火焰瞬間籠罩了他全身。

他在火中發出不甘心的吼叫聲,他是賦將,他還很多絕招沒使出來,他要是全力一擊,要是……,秦風絕對擋不了。

可惜那是如果的事了。

餘掌櫃手下的人見餘掌櫃灰飛煙滅,哪裏還敢上前,樹倒猢猻散,一溜煙跑個一乾二淨。

火焰漸漸熄滅,餘掌櫃也化成了空氣,他身上的刀要麼彎曲變形,要麼熔化,可秦風卻發現有一把刀毫髮無損,仍然煜煜發光。

他雖不知道這把刀的來歷,但他恰好缺一把趁手的兵器,便老實不客氣地收到了乾坤袋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