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中已經暗暗地下定了決心,無論這地獄道內究竟有些什麼,他勢必都要闖上一闖。為的就是心中那隱藏最深的悸動。

蕭羽小心翼翼地沖入漆黑的通道內。

可就當踏出第一步的時候,危機已經存在。

著地處竟是一片虛空,蕭羽身形急墮,失去重心支持的他頓時手足無措。

低頭一看,腳下皆是紅光一片,距離越近,看的越清,紅光赫然是滾滾熔岩,熱氣沸騰冒涌,四外皆空,無從著力,蕭羽縱有御空之能,此刻卻也難以施展!

現在,蕭羽已然感覺到跌進死亡懷抱的感覺。

難道,我心中最深處的悸動,便是死亡嗎?

御空不能,無從著力,眼看蕭羽即將墜落熔岩,化為飛灰,忽然間,左眼再次發出耀眼光芒,令周遭的景色再次一變。

周遭景色變化,忽然颳起清爽寒風,冷熱之差,頓時讓蕭羽打了個寒顫。

腳步落地,不再是赤紅熔岩,腳下遍布冰石,而周遭則是烈火焚天之象。

「這是…冰火同源!」

腳下踩實,但蕭羽的臉色卻沒有絲毫的輕鬆之色,因為自己的面前,赫然是熔岩冰原異象。

「冰火同源,大逆五行之常,這地獄道究竟是……」

正當蕭羽訝異於眼前之境之刻,忽然間兩股龐大絕倫的冰火之氣同時彌天蓋地而來,冰火之氣瞬間竄入蕭羽的體內,哀嚎之聲頓時響徹整個地獄道。

冰火之氣,竄入蕭羽體內,冰火之氣,連環湧現,蕭羽一時不查,周身頓時被凍結成冰雕塑像,然而第二波,炙熱炎流席捲而來,被封印的冰雕瞬間破碎瓦解,而然第三波,四周凝結冰寒,蕭羽再次遭到冰源吞噬……

就這樣,蕭羽在冰火邊緣痛苦的支撐著。

冰之寒,火之熱,不斷地消磨這蕭羽的心神神識,眼看蕭羽的生命即將終結之際,他的身體忽然生出異樣,竟是不斷地吞噬這周遭的冰火之力,片刻之後,冰火空間的力量瞬間被吸納,隨即空間破碎,當蕭羽清醒之時,發現自己已然身處於一座巨大的冰殿之內。而冰殿的上方,赫然寫著『煉獄宮』三字!

煉獄宮?!

蕭羽一呆,自己怎麼會出現在煉獄宮內?

難道地獄道的盡頭便是通著煉獄宮嗎?

這是一個晶瑩亮麗的偌大冰殿,內中擺放著六座長形冰棺,冰棺通體晶瑩,內中景象展現無遺,冰棺之內,分別藏有六具姿勢各異的屍體。

蕭羽心中一驚——難道這裡就是封印之地的最深處嗎?


蕭羽心中訝異非常,同時驚嘆這封印之地內的非凡構造,若這裡真的是封印之地的最深處,那麼即便是正確的道路,也遇到這般可怕的冰火同源之勢阻攔,若非有石像注入自己體內的真魔之氣,說實話,蕭羽真的不敢想象,自己若走了其他五條通道,那麼等待自己的又將會是怎樣的結局。

煉獄宮內冰冷異常,即便蕭羽施展周身修為抵禦,依舊感到奇寒凍骨,甚至連血脈關節也似乎都要被凍僵。

蕭羽戰戰兢兢地地湊近其中衣服冰棺,只見冰棺內的屍體身披戰甲,手握長刀,像是要出刀的架勢。

冰屍呈現惡行惡相,神態猙獰,一看便知絕非善類。即便周身被封印,但那個衝天徹底的殺氣,以及那無與倫比的強者氣壓,都震撼的蕭羽氣血翻湧。


察覺到兵屍握刀姿勢極為眼熟,蕭羽忍不住凝神細看,誰知細看之下,本應凍結的冰屍體竟剎那間彷彿活了一般,會劈出一種絕世無雙的刀法,令人為之目眩。

正當蕭羽驚愕之際,自己的身體竟是不由自己而舞動!

一番暢快淋漓的揮灑,狂浪卷地之勢,讓其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刀式舞完,蕭羽忽然覺得,這裡所展現的刀法與自己曾經見到過的,簡直就是雲泥之別,不足一哂。

正當蕭羽心中詫異之際,忽然渾身之陣戰慄,竟是力脫倒地。

「這究竟是——」正當蕭羽飽受痛苦之際,一個沉重的聲音在煉獄宮內響起。

「吾之傳人,貪慾不滿,終將落得隕落結局!」

驚訝於這忽來之聲,蕭羽隨即周遭空間再次變化,隨後自己竟又出現在一座大殿內。

這大殿與先期煉獄前殿內幾乎完全一樣,座椅擺設,甚至連頂端的『映花琳琅』都一模一樣。

回到這裡,蕭羽腦海中第一個念頭便是——這丫的封印之地的傳送陣也太多。

然而這個念頭未完,他隨即被眼前的景象給震撼到了。

淡金色的金絲楠木椅依舊擺放在大殿的正後方,然而此刻卻不再是空空的椅子。一個高大魁偉的中年男子盤坐在金絲楠木椅之上。

中年人一頭漆黑的長發隨意飄散在肩頭,古銅色的臉膛,長眉入鬢,鼻直口方,一雙黑亮的眼睛懾人心魄,望之令人膽寒。不過最讓人心神震撼的是中年人的氣勢,絕代的霸氣,睥睨天下的雄姿,令中年人看起來如俯視眾生的魔神一般。睿智、犀利的眼神,霸絕天下的氣勢,以及那種惟我獨尊的蓋世丰姿深深震撼了他。 看來此人便是那傳說中的逆天魔修,凌駕在仙神之上的絕世魔者。

中年男子橫刀而坐,雙掌壓住刀柄。而在他的足下,赫然躺著一具屍體,一具蕭羽極為熟悉的屍體——魂剎。

魂剎橫躺在中年男子的腳下,刀鋒正插其背,鮮血順著中年男子的腳下滑落,竟然凝聚於一個巨大的血字——斬!!

蕭羽移動不動地站在原地,目瞪口呆這望著原地,半晌之後,方才躬身道:「在下蕭羽,見過前輩。」

然而回應他的卻是死一般的沉寂。

「晚輩蕭羽,見過前輩!」蕭羽再次高聲說道。

結果依舊是寂靜無聲。


這……

大殿中靜謐的讓人難以接受,蕭羽放大了膽子,撇了撇靜坐於金絲楠木椅上的中年男子,隨即臉色變了。

魔皇瞳開啟的瞬間,一股複雜、莫名的情緒彷彿自亘古悠悠而來,傳進了蕭羽的心間,讓他在瞬間彷彿經歷了千年光陰,心中失落無比。他嚇了一大跳,彷彿自己與中年男子一樣,有失落、有無奈……也有無盡的哀傷!

蕭羽心中大駭,急忙靜心凝神,將一切雜念排除在外,神識回歸現實,感應著中年男子體內的異樣波動。異樣的波動再次四散開來,一股磅礴的力量在對方體內開始洶湧。蕭羽大吃一驚,中年男子的體內竟然隱藏著一股龐大的力量,這力量龐大到甚至將超越天地間的極限。他震驚不已,這強大的力量超出了他的想象,然而更讓蕭羽驚懼的是,對方的體內雖然蘊藏著無與倫比的力量,然而卻無一絲生命的跡象,也就是說——眼前之人,實際上不過是一具屍骸!

屍骸!!

發現這一切后,蕭羽心神劇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再次仔細打量眼前之人,最後在他的頸間發現了一道裂痕。

傷口!!

眼前之人的確是一具屍骸,一具沉寂了千年而未曾腐爛的屍骸。若蕭羽猜測無誤,這具屍體已然死去了數千年。

這樣一名連天神都畏懼三分的魔者竟然死於劍痕之下,究竟是誰殺死了他?是天神嗎?還是真的如邪派魔道傳說中的那樣,是死於魔道同修的手中?

「這是——」

正當蕭羽準備上前仔細查看之際,眼前的一幕,卻是讓他驚出了一聲冷汗。

「這個劍痕,這個氣息~~~~~~~」望著屍骸頸間的傷痕,蕭羽的心中已然被無比的震撼給充斥——這個劍痕,是碎星!

一念至此,蕭羽頓時倒吸了口涼氣。

他萬萬沒想到,眼前這位絕世魔修之死,竟然是碎星造成的!!

心中驚愕一瞬,蕭羽全身忽然一陣劇烈的戰慄,冷汗順著他的額角滑落,俊秀的面容,因劇烈的疼痛而變得猙獰。

「額~~~~啊~~~~~~~」

一聲慘呼,蕭羽的身體重重地摔倒在地,而就在這時,位於金絲楠木椅上的那具魔修屍骸,也隨之發生了幾位詭異的變化。

眼前是混沌虛無的一切,動彈不得的身軀,唯有意識自由地翱翔在混沌之中。

周遭的混沌充斥著極為熟悉的氣息,這種感覺,就彷彿偎依在親人的懷抱當中。

蕭羽閉上眼,靜靜地感受著這種來自心底的溫暖。

忽然間,一道磅礴的氣息席捲而來,感受到氣息的不凡,蕭羽猛然睜開眼,混沌的黑暗中,一道耀眼的光芒席捲而來。

隨著光芒的出現,蕭羽的神識漸漸被其牽引,隨即一聲沉重的嘆息聲,在蕭羽的耳邊響起。

「太初之間,混沌未平。天地雙分,自成陰陽。神魔對立,環宇虛無。輪迴之道,黑暗重明!」

沉重的嘆息,夾帶上古洪荒之氣,漸漸地光影擴大,眼前赫然出現一座壯麗非常的神魔之象。

「這是……劍!!」

巨大魔神的身軀之上,一柄石劍貫體而過。

「這…」不知為何,看著那具巨大的魔神像,看著那兵石劍,蕭羽竟然有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

神識漸漸飄過,最終落在神魔像前。

就在腳步踏入的一瞬間,那個來自於洪荒的聲音再次響起了。

「我終於等到你了,我的孩子……」聲音沒有半點的感情波動:「我族最強的戰士。」

「你是誰?」蕭羽聞言一愣:「我不明白你在說些什麼?」

「孩子…你難道忘記了嗎?唉……」一聲惋惜的哀嘆,忽然間,蕭羽的腦海如狂風卷地,一幅幅圖片在他的腦海中閃過。

「神魔之戰,你…獨殺天神四將,為我魔化天下開鋒。你以一人之力,獨破天界無量周天之陣,為我魔界掃平障礙,是你…在我魔族陷入逆境時,率領六路魔兵,潰敗神界大營…難道你都忘記了嗎?」

一幅幅慘烈壯闊的圖像,在蕭羽腦海中翻轉,這一幕幕情景,一場場戰爭,都彷彿親臨一般。

圖像過去,蕭羽已驚恐的汗流浹背,因為他看到,所有畫面的中心,都是一個一個俊美冷酷的男子,手持一柄黑色長劍在衝鋒,劍鋒之下,仙神辟易,鬼哭神嚎!

而這個男子,蕭羽極為熟悉,便是當年自己見到的那個與自己有著相同容貌之人。

「這……」

然而蕭羽的驚駭還遠不止如此。

「我的孩子啊,為什麼你的心事那麼軟,你為什麼要聽進神佛的花言巧語而背叛……」

「難道——」蕭羽聞言一凜:難道當年的魔化天下,是因為自己?不,因為那個和自己長著相同相貌的男子反戈,最終才導致魔道潰敗的嗎?

想到這,蕭羽不由地倒吸了口涼氣:若真是如此,那人該是一個怎樣手足通天的存在。

他搖了搖頭,一臉無懼地看向神魔像:「對不起,我不是你認識的那個人。我到這裡,是想找尋我的同伴?」

「我的孩子啊。」神魔象發出一陣嘆息:「你全忘了嗎?難道你忘記了自己的使命?」

「使命?」


「哦?」神魔像發出一聲嘆息:「看來你真的全都忘記了!不過你也不需要尋找你的同伴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蕭羽在說出這句話時,整個人充滿了濤天殺氣。 「哈哈——」神魔像發出一陣狂笑:「不愧為我魔道的孩子,不愧為魔界無邊的戰神。即便你受到神佛的感染,你依舊是我魔道獨一無二的劍帝,獨一無二的逆芒!!」

話音落,神魔像頓時投射出一股龐然魔氛,周遭一切盡數吞沒在魔氛之下。同時一個聲音響起:

「願為佛陀,卻成心魔。

執著是苦,走火入魔。

魔道亦道,分別徒勞。

人心難測,善惡為何?

正無恆正,邪亦非邪。

無邪不正,無正不邪。

一念為佛,一念成魔。

佛亦是魔,魔亦是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