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如貓戲老鼠一般,陰森森地道:「呵呵,真是冥頑不靈呢,不過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能堅持多久!你不是大善人么,就要看看你是真善人還是假善人,嘿嘿,你看這樣好不好,今日只要你肯跪在地上說一句流光城主是個懦夫,是個徹頭徹尾的偽君子,神將大人就會放過今日這剩下的數百囚犯,饒他們不死。老東西,你是想讓他們陪你一起死,還是好好地活下去?」

老人聞言,蒼老而布滿傷痕的身軀微微一震。

他的眼睛里閃過一絲猶豫,嘴唇顫抖著說不出話來。

陳正良似乎很滿意老人的反應:「怎麼樣,老東西,你身為流光城第一大善人,今日,你是要救人,還是要害人?嗯?」

他說話的時候,眉毛向上斜挑著,眼中得意嘲諷之色更甚。

老人眼中的掙扎之色更加濃郁,開始劇烈地喘息了起來。

身體上的傷痕痛苦,都不曾讓他這樣掙扎,但是現在……老人扭頭看向其他被關押等待處死的人族英雄。

陳正良微微一笑,順著老人的目光指過去,聲音低沉宛如魔鬼的嘶吼,道:「你看,那邊的炮烙台前,可是一個只有十二歲的孩子,若是你繼續冥頑不靈,他就會被放在那台上用烈火灼烤,待他的外皮被烤熟之後就用刀割下來,送給魔蛛族的將官享用,而他,會繼續被繼續煎烤,直到一層、一層,將他身上所有的皮肉都烤熟剝盡…..」

老人緊閉的雙唇顫動著。

陳正良的每一個字都如尖刀一般,一刀一刀扎在他的心頭!

他一直堅信,他可以寧死不屈,他可以堅守信念,絕不向魔族屈服,可是……『

這是一百多條人命啊!

「鄭爺爺!我不怕死!你不要跟壞人求饒,爸爸出戰之前,曾經對我說過,人族永不低頭。」

不遠處,炮烙台前那十二歲的孩子突然用盡全身的力氣大喊道。

小小稚嫩的臉上,有一種與年齡不相稱的鎮定。

老人聞言,緊閉的雙目猛地睜開,看向那只有十二歲的孩子,霎時間老淚縱橫。

這個孩子的父親,是城主府第一高手,守城戰之中,殺敵過千,最終戰死,城破之後,孩子的母親為了不被魔族侮辱,自盡而死,孩子則被魔蛛族抓住,泄憤一般百般折磨,小小年紀,卻堅強地撐到了今天。

這一刻,老人突然不那麼掙扎了。

老人知道,他不能低頭,不能有絲毫的退讓!

哪怕,哪怕要帶著這一百多人,和他一同捨身赴死!

人終有一死。

死亡也許並非只是終結。

老人緩緩地站直了身軀,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做出了決定。

他扭頭看著陳正良,眼睛之中充滿了憐憫:「畜牲,看到了嗎?聽到了嗎?呵呵,連一個小孩子,都比你更加高尚……連一個十二歲的孩子,都不肯向魔族屈服,我豈能讓他失望?呵呵,死就死吧,你這樣的畜生,一定會遭到報應的!早晚會有我人族的聖人現身,平定清姜界的魔族之危,將所有魔族斬殺殆盡。今日我流光城英烈們流下的鮮血,來日定當要你們千倍、萬倍的償還!」

———-

第三更,快四千字。

今天一萬字了。

明天爭取依舊是三更。

腰背有點疼,明天到了大**,還會堅持多寫。

先回家吃飯了,餓死了。 老人雖然實力修為不高,而且還被符文鐐銬封禁,身受重傷,但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卻彷彿有一種神奇的力量。

聲音不大,但那每一個字都彷彿是一道炸雷,激蕩在天地之間,一種浩瀚恢弘光明的氣息,在空氣之中激蕩。

大廣場之上。

近十萬沉默的人影,這個時候,都覺得彷彿有什麼炙熱的東西,在自己的胸膛里瘋狂地燃燒。

原本無數低垂著的頭顱,緩緩地抬了起來。

一種令魔蛛族微微變色的氣氛,開始在這浩大的廣場上激蕩開來。

陳正良等狗腿子,一時之間,也被這老人的氣勢所攝,面色狂變,不知道該說什麼,呆在了原地。

就在這時——

「呵呵,人族聖人?」

一聲嗤笑聲響起。

一直穩坐高台的吞天魔將緩緩站起身,龐大的身軀,宛如一尊從惡魔深淵之中走出來的滅世巨獸一樣口。

吞天大將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樣,臉上帶著毫不掩飾的輕蔑。

「聖人?老狗,你是在做夢嗎?呵呵呵,如今已經是什麼時代了,人族這樣低賤墮落的種族,會出現聖人?」吞天大將一臉譏誚地大笑,指著廣場上數萬人,像是指著一對屍體一群牲畜一樣,輕蔑地道:「老狗,你自己睜開眼睛看看,這流光城數十萬人在此地圍觀,就像是一群被打斷了脊樑的狗一樣,呵呵,他們麻木不仁,眼睜睜地看著你受刑,自始至終,可曾有一人敢為你說一句話,可又一個人敢抬頭看本將一眼?不過是一群只有奴性的賤種,如此低賤的種族,根本不配同高貴的魔蛛族共享這清姜界的土地和資源。」

老人聞言,面色反而越發地平靜。

他從容地笑著,喘息了幾聲,緩緩地道:「他們不反抗,是要為人族存續保存火種;他們雖然不曾抬頭,但心中自由烈焰燃燒……這只是積蓄力量而已,人族永不低頭!終有一日,你們會被這你們看不起的人族打敗,即便老夫今日血灑長空,他們也會替我看到那一日的太陽,必是璀璨奪目,妖魔盡滅!!」

字字鏗鏘,宛如刀劍交鳴。

老人那傷痕纍纍的身軀,在這一刻,在無數人的視線之中,變得高大如巍巍山嶽,只可仰視。

話音落下。

近十萬人群中瀰漫著的那種氣氛,越發地明顯了起來。

無數低垂著頭顱的人都牙關緊咬,緊緊地攥起了雙拳,手指的關節泛著白色。

眾人眼中隱忍的怒火和悲意愈加明顯。

吞天大將面色微微一變,暴戾血煞之氣在他身邊周圍瀰漫開。

他神色陰沉了下來:「老狗,一會兒你就知道什麼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看你這把老骨頭,能撐幾天……行刑!」

「遵命。」陳正良立刻點頭哈腰。

轉過身,這個走狗頭頭陰陰一笑,臉上儘是殘忍之色。

「去,把這個老東西的舌頭,先給我割下來!」陳正良沖著身旁的那個臉上長著黑斑的走狗道。

「嘿嘿,您瞧好吧。」黑斑臉狗腿好不容易得到一個表現的機會,頓時大喜。

他獰笑著,掏出一把早就準備好的牛耳尖刀,一步步走到老人的跟前,將那尖刀亮了亮,怪笑著一把抓住老人的頭髮,尖刀直接朝著老人的口中刺了下去。

老人沒有反抗。

下面的人群中一陣騷動,很多人都閉上了眼睛,不敢看這殘忍的一幕。

葉青羽眸子里精光一閃,正要出手,卻在這個時候,誰也沒有想到的意外變化出現了。

咻!!!

一道烏沉沉的流光從人群中爆射出來。

噗嗤!

黑斑走狗的心口被流光刺穿!

那是一把兩米長的玄色長槍,貫串了黑斑走狗的身體,巨大的慣性帶著他的身體,朝後飆射了出去,撞在了另一個還未反應過來的走狗身上,瞬間就穿了糖葫蘆一樣,將第二個走狗也刺穿……

轟!

長槍最終釘在了刑台後方的一塊巨石上。

槍身入石半米。

兩個走狗被活生生地釘在了上面。

「我……噗……」直到這個時候,黑斑走狗一臉的茫然,彷彿還沒有明白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噴出一口鮮血,下意識地低頭看了看胸口,看到那刺穿了自己身體的黑色長槍,突然反應過來了什麼,頓時一臉的驚恐和絕望,喉嚨里發出嗬嗬宛如野獸一般的聲音,想要說什麼,但一口氣終究是沒有上來,下一瞬間那罪惡醜陋猙獰的頭顱,低低地垂了下來。

「嗯?」

葉青羽心中微微一驚。

怎麼回事?

竟然有人搶在自己的前面出手了?

什麼人?

就在他疑惑的時候,周圍人群已經反應了過來,驟然出現的刺殺,還有那飛濺起來的鮮血,讓許多普通人嚇得尖叫了起來,四處響起一片片驚呼聲,廣場上的人群也不可遏止地騷亂了起來,有人尖叫,有人瘋狂地後退著,有人嚇得腿都軟了,站在原地一動都不敢動。

下一瞬間——

嗖嗖嗖!

數十道黑影,在人群之中飛竄而起,如閃電一般,瞬間就落在了刑台之上。

「殺!」

「先救人。」

「快救鄭老……我來擋住這群雜碎。」

一陣簡單短促的對話從這是幾人的口中響起。

他們落在刑台上,行動迅速,分工明確,立刻展開了營救,顯然是早有準備。

刑台上頓時亂作一團。

喊殺聲暴起。

以陳正良為首的狗腿子,本來實力也只能算是一般,猝不及防之下,頓時損失慘重。

流光城第一大善人鄭老第一個被救了下來。

「竟然是他們!」

葉青羽看到那些暴起的人影,心中微微一震。

那飛身去救人的竟然都是他們在客棧中見到過的熟面孔,為首的正是向南樓的老闆夫婦,剩餘的十多人都是向南樓中收留的那些衣衫襤褸的流民!

葉青羽萬萬沒有想到,客棧內外的這些人,竟然都是高手。

可當時自己竟然並沒有看出他們身懷武道修為?

這可真的是奇怪了。

刑台上。

昨日文質彬彬溫潤如玉的白面年輕老闆,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身上籠罩著一股凌冽的殺意。

他的手中握著一支狼毫毛筆,元氣催動之下,光華一閃,原本只有半尺長的毛筆眨眼間變大數倍,足有一米長,手臂粗細。

一股危險的氣息從那一米多長的巨型毛筆上散發出來。

毛筆如長槍一般,會散丹青,墨團點點,一瞬間就有五六個叛徒武士噴血倒了下去。

「淡墨化作萬獸魂!」

清喝聲之中,客棧老闆手中巨大的毛筆凌空揮舞。

他的招式極為詭異,也很是傳神,以虛空為紙,彷彿是在作畫一樣,眨眼間數十隻活靈活現的墨色猛獸出現在空中。

「去!」客棧老闆凌空擊出一掌。

墨色的猛獸身上光華一閃,霎時間如活過來了一般,帶著濃濃的煞氣飛撲向行刑台上看守人犯的人族狗腿和魔族軍士。

刑台之上的頓時亂作一團。

轉眼之間數十個背叛武士戰死,慘叫聲四起。

「攔住他們!!!」

陳正良見勢不妙,大聲呼號。

在所有的背叛武士狗腿子中,他的實力是最強的,右手在腰間一抹,從腰間的玉帶中拔出一把銀色軟劍。

銀色軟劍在空中如靈蛇亂舞,漫天劍氣帶著森寒的殺意逼向客棧老闆。

客棧老闆哈哈大笑,揮舞著巨型毛筆,與陳正良激鬥起來。

亂戰之中,那位年輕貌美的老闆娘最是引人注目。

她的實力,竟是絲毫不比年輕老闆弱,皓腕如玉,輕抬素手,動作優美到了極點,反手拔出髮髻間的一隻樸實無華的銀簪,迎風一晃,那銀簪便光華大作,一陣青盈盈的光華閃過,銀簪幻化,成為一把閃耀著森寒之光青鋒長劍,出現在她的手中。

「殺!」嬌喝如玉盤撞擊般悅耳,老闆娘手中的青鋒長劍在空中如靈蛇般翻舞紛飛。

劍氣縱橫,忽生忽滅。

就看,劍氣所過之處虛空之中留下無數柳葉般的淡青色元氣利刃,飛射向行刑台上被鎖鏈束縛的十名人犯。

下一瞬間,淡青色的元氣利刃斬在十名人犯的鎖鏈上,就像是切豆腐一般,束縛著眾人的鎖鏈全部被斬斷落地。

另有其他武者立刻衝上去,將這些犯人都趕緊扶起來。

台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