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床邊坐了一會兒,任由蘇晚抓著他的衣服。

蘇晚的手,最終慢慢鬆開了,眉頭也恢復了平靜。

可是宋涼生的心裡卻並不好過。

她這是……得到了就要拋棄的意思嗎?

他不知道怎麼的,變得這樣的敏感脆弱,只是從蘇晚睡夢中的一個小動作,竟然也能聯想到很多事情。

宋涼生看了一眼小床,雖然很窄,但是兩個人擠一擠,還是可以容納的。

他在床邊坐下來,然後和衣而倒,躺在了蘇晚的旁邊。

鼻尖傳來她的頭髮上洗髮水的淡淡香味,宋涼生莫名的覺得安心。

以前,他也聽別人說過,戀愛的時候,會聞到女人頭髮上的香氣。

他當時是嗤之以鼻的,頭髮能有什麼味道?

可是現在,他卻好像在蘇晚的身上,聞到了那種傳說中的頭髮香氣。

他伸出手,緊緊地攬住了她,把自己的下顎抵著她的頭頂,淡淡的洗髮水香氣撲進了鼻子里,讓他覺得身心舒爽。

昨晚,他被藍夢下了葯,和她瘋狂的做了兩次。

他也沒有休息好,現在在這個莫名讓他覺得安心的環境里,思緒漸漸變得模糊,宋涼生緩緩合上了眼睛,昏昏睡去。

微風在窗外輕輕的吹過,窗外的樹枝非常輕微又緩慢地拂動著,似乎還能聽到很淺的沙沙聲。

床邊的兩個人,發出平緩而綿長的呼吸聲。

兩個人相擁沉沉睡去,宛如一幅靜止美好的畫面。

蘇晚在夢中翻了個身,卻敏感地碰到了身後如鐵牆般的溫暖軀體。

她睜開眼睛,入目的是男士的白色襯衣,和放在她腰間的一隻大手。

有陽光從窗帘的縫隙中照射進來,蘇晚眨了眨眼睛,下意識的皺起眉,這個味道讓她感覺到陌生。

這股清冷的味道,並不同於顧朝夕身上那種淡淡的薄荷香味,讓她下意識里就覺得排斥起來。

她抬起頭,引入眼帘的,是宋涼生冒出了青色鬍渣的下巴。

也許是察覺到了她的視線,宋涼生也緩緩睜開了眼睛,對上了她探究和帶著一絲絲怒意的眼睛。

感覺到了她的不高興,宋涼生的心微微起了些波瀾,他開口的聲音有一些沙啞:「醒了?」

他不動聲色地拿走了,放在蘇晚腰上的大手,放開她坐起來,然後穿著鞋子下了床,去了衛生間。

蘇晚還坐在床邊,腦子一片茫然,麻木地聽著衛生間里發出的水聲。

過了好久,她睡得迷迷糊糊的大腦,才緩慢的轉動了起來。

剛才,宋涼生一直摟著她,睡在這裡?

他怎麼還沒有走?

他留在這裡,是什麼目的?

也不怪蘇晚現在對宋涼生的防備。

當不愛一個人了,自然也就恢復了正常的智商水平。

宋涼生明明和藍夢愛得要死要活的,轉眼卻又跑到這裡來,陪著她守著弟弟。

要說沒有目的,她是不相信的。

雖然宋涼生本身就是一個喜怒無常的人,做事也常常讓人看不透,可是蘇晚還是覺得自己應該保持警惕。

過了一會兒,宋涼生就從衛生間里出來了。

「我出去打包午飯。」他說著,就拿著外套出了門。

蘇晚並沒有回應他。

現在他不管做什麼事情,蘇晚覺得自己都不需要太過放在心上。

她對宋涼生的心,經過這一夜,已經消磨得乾乾淨淨了。

在宋涼生走了沒多久,周媽就笑意吟吟地進來了,沖著正在穿鞋,準備下床的蘇晚,含笑說道…… 周媽含笑說道:「小晚,你醒了,我去給你打點熱水洗臉。」

蘇晚彎著腰整理好床鋪,沒多一會兒,周媽就臉色很難看的回來了。

「怎麼了,周媽?」蘇晚疑惑地問道。

周媽從手裡提出了一盒包裝精美的人蔘,表情很不好地說道:「剛才我去打水,在樓下碰到一個看上去很漂亮的女人,她讓我送給你的。」

蘇晚沒有接,而是盯著那盒人蔘,問道:「她還說什麼了?」

周媽頓了頓,臉色更加難看了,繼續說道:「那女人說,昨晚她和宋先生在一起,耽誤了宋先生趕來醫院,特意買禮物來給你賠罪的。」

「哦,這樣。」蘇晚淡淡地說著。

周媽憂心忡忡地說:「那女人帶著墨鏡,也看不清楚臉。不過我看她全身都是名牌,還開著一輛紅色的跑車。」

蘇晚看都沒有看那盒人蔘,而是直接說道:「周媽,把這個拿出去扔了吧。來歷不明的東西,咱們不要。」

「好,我也是這樣想的!」周媽贊同的點點頭。

蘇晚轉身走到了窗戶邊上,俯瞰著樓下醫院大門口。

有一輛火紅色的法拉利跑車停靠在路邊,似乎在等待什麼人。

大約兩分鐘后,宋涼生的身影出現在蘇晚的視線里。

他手裡提著兩個打包的餐盒,從跑車旁邊走過,汽車按了兩下喇叭。

宋涼生朝著汽車看了過去,他在原地站了一會兒,就繞過車頭,拉開了副駕駛的位置。

那女人沒有下車,蘇晚看不清楚那個女人的臉。

只是,她卻看到了,那女人從駕駛室的位置上,想要去親吻宋涼生的臉。

而宋涼生,並沒有閃躲。

在那女人親上去的時候,汽車的窗戶緩緩升起,隔絕了蘇晚的視線。

跑車停留了大概五分鐘,很快就開走了。

連同沒有下車的宋涼生,也一起走了。

蘇晚面無表情地站在窗邊看了一會兒,心情卻再也沒有半分漣漪。

只有心涼如水。

周媽走出去,把那盒包裝精美的人蔘給扔在了垃圾桶里。

壞女人送來的東西,她可不敢給蘇子同吃!

轉身回到病房,看到蘇晚站在窗戶邊上沒有動,周媽擔心地喊了一聲:「小晚……」

蘇晚不再看向窗外,走到病床邊上,幫著蘇子同掖了掖被子。

周媽一方面替蘇晚感到忿忿不平,另一方面卻又擔心她會想不開。

這個宋涼生,畢竟是小晚的丈夫。

昨晚,小晚因為子同的事情,著急得彷彿天崩地裂了。

可宋涼生都不接電話,原來是在外面和別的女人鬼混!

周媽氣得不行,看到宋涼生上午過來,還以為他昨天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給耽誤了,可沒想到居然讓外面的女人,都耀武揚威到這裡來了!

越想,周媽就越是生氣,沖著蘇晚開口說道:「小晚,現在都是什麼年代了,你受了委屈就不要憋在心裡。宋家咱們高攀不起,離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我看那個顧先生就很不錯……」

蘇晚沖著她淺笑了一下,說道:「周媽,你先回去休息吧。」

「小晚,我真的覺得……」

「周媽,我餓了,你去幫我買點吃的吧。」蘇晚打斷了她的話。

「可是小晚……」周媽搖搖頭,動了動嘴皮,想要說些什麼,可蘇晚已經轉頭看蘇子同去了。

周媽只好先離開了。

病房裡只剩下了蘇晚,和還沒有清醒過來的蘇子同。

蘇晚這才深深吸了口氣,心尖像是被什麼碾過一般,有隱隱的疼痛竄了上來。

不僅僅是她這個當事人,就連不相關的旁觀者都看得清楚。

現在她和宋涼生之間,已經走入了死局。

只有離開,才是唯一的出路。



周媽在醫院附近的小食店,買了一份午餐過來。

回到病房,招呼蘇晚,讓她趕緊吃飯。

這都忙碌一天一夜了,不吃點東西怎麼行。

蘇晚接過打包的午餐,放在了旁邊的小桌子上,正準備掰開衛生筷,病房門就又被人給敲響了。

兩人對視了一眼,周媽道:「你吃你的,我去開門。」

周媽心裡也一直在嘀咕,以前也沒這麼多人來看子同。

這一住院,從一開始的求助無門,突然就變成門庭若市了。

周媽打開了病房門,一看到來人,立刻就揚起了高興的笑臉。

「顧先生、秦先生?你們怎麼來了?」

聞言,蘇晚抬眸,朝著門口看過去。

只看到顧朝夕和秦朗站在門口。

秦朗明顯沒怎麼睡醒的樣子,有些憔悴,見到蘇晚,勉強扯出了一個笑容:「嗨,小晚晚。」

倒是顧朝夕,依舊是一副不染塵埃的俊美儒雅的模樣。

周媽很熱情地趕緊地說道:「你們別在門口站著,快點進來吧。」

兩人進來后,周媽又忙前忙后的跑去給他們端板凳,倒茶水。

現在周媽對這兩個人格外的上心。

因為他們救了蘇子同的命,所以周媽一見到他們就熱情地招呼。

「我是來看看子同的情況的。」秦朗打了一個哈欠。

蘇晚的心裡過意不去,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你早上不是才走嗎?昨晚做了通宵的手術,也沒休息,這麼快又趕過來。」

「那還不是因為……」

「三哥」兩個字還沒有說出來,身邊的顧朝夕輕輕地咳嗽了一聲,秦朗趕緊把話給咽了回去,立馬改口:「還不是因為我放不心不下子同啊,怎麼說他也是我的小弟,我這個做老大的必須要親自來看看。」

秦朗在心裡默默吐槽:還不是因為三哥放心不下,就連白光霽親自操刀的手術都不放心,必須要來看著蘇子同醒過來才行。

可是看就看吧,還非要把他從被窩裡給揪出來。

說他是醫生,帶著他一起來才放心。

秦朗無語問蒼天,我當個醫生招誰惹誰了!

昨晚做了個一個通宵的手術,睡了不到四個小時,又被抓過來當顧朝夕的擋箭牌。

明明就是三哥自己想來看蘇晚,卻又拉不下臉單獨前來。

蘇晚感激地看了秦朗一眼,然後說道:「子同到現在還沒有醒,不過我看他呼吸平穩,臉色也正常,想來應該沒事的。」 「那肯定不會有事啊,那可是白光霽啊!只要還有一口氣,就能把人給救活。A國總統霍月沉你知道吧?聽說當年,霍月沉被人打得都成植物人了,硬是被白光霽給救活了!」秦朗嘴裡不停歇地說著。

然後,顧朝夕又輕輕地咳嗽了一聲。

秦朗回過神來,趕緊正了正神色,繼續說道:「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我覺得還是要親自看看子同的情況才行。」

呼,還好被他給圓回來了!

說完,秦朗就走到病床邊上,仔細地檢查起蘇子同的情況來。

顧朝夕沒說話,只是一雙深邃烏黑的眼睛,一直都盯著蘇晚在看。

蘇晚覺得臉頰都有些微微發燙,不好意思地垂著眼睛,假裝沒看到他似的。

秦朗一邊仔細地檢查蘇子同的情況,一邊滿心佩服地說道:「不愧是白光霽,不愧是A國第一名醫,看看這手法,嘖嘖!牆都不扶,我就服他!」

蘇晚其實也是很相信白光霽醫生的醫術的,聽到秦朗這麼說,心裡就越發的安心了。

秦朗檢查完之後,點點頭說:「白光霽說子同會在下午三點之前醒來,肯定是不會錯的。」

蘇晚又鬆了口氣,她遲疑了一下,有些擔心地問道:「以後……子同會不會有後遺症之類的?」

「不會的!」秦朗拍著胸口打了包票,「以後除了不能做劇烈刺激的運動,比如蹦極,坐過山車這些,其他的問題不大。」

「那真是太謝謝你了!」蘇晚感激地說道。

「謝我幹什麼,你都說了八百遍了。」

蘇晚輕輕咬唇:「我就是覺得應該感謝你……和顧先生,要是沒有你們,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你要真的想感謝,不如請我吃頓飯吧?我這一天就早上吃了兩個包子,現在都餓得前胸貼後背了。」秦朗捂著肚子抱怨道。

「啊?你還沒有吃飯?」蘇晚看了一眼手裡的飯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