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嘴角浮現笑意,握指成拳,無數的真氣凝聚在拳身。

不需要招式,直接砸了出去。

黑袍老人眼皮直跳,這小子的修爲沒什麼變化。

氣勢倒是很足,體內磅礴的真氣凝聚在右臂,同樣打了出去。

手臂相互碰撞的瞬間,黑袍老人有些醒悟,可惜晚了。

嘭!

他的手臂猛的縮回,顫抖不已。

“老傢伙,還沒有完呢!”

林寒拳頭緊握,充盈的力量匯聚,直接打在他的臉頰。

咔嚓。

骨頭斷裂的聲音傳來,老人的臉上浮現出錯愕的神情。

沉悶的聲音傳遞出來,一道道衝擊波朝着四面八方席捲而去。

他整個人直接倒飛出去,撞碎了數堵牆壁。

一旁觀戰的老王眼神微眯,內心有些感嘆。

少爺的這一拳,恐怕已經遠遠超越了築元九重巔峯的力道。

這就是龍化的威力嗎?

他心底隱隱浮現出一個想法。

如果單論近戰的話,恐怕目前的少爺。

築元境內無敵手。

這時候,剛巧醒來的俊逸青年,見到自家的欽點護衛被人錘在地面。

他開始有些慌神了,武老這麼不頂事的嗎?

“老不死的,趕緊起來,要是這麼容易被打死,那你可真的太菜了。”

林寒歪了歪頭,淡然地說道。

轟隆聲傳來。

黑袍老人從數堵牆壁外面站起來,衣袍破爛。

臉上的血肉模糊,看着很是狼狽。

但因爲有體內的真氣護住要害,傷勢並沒有太嚴重。

“你這個小子!”

黑袍老人擦了擦嘴角的血跡,怒氣值已經快要上升到了極點。


我怎麼可能被一個比自己低四個境界的小子打敗!

“行了,廢話少說,繼續吧。”

林寒雙腳猛然蹬地,身形急速前行。

身後彷彿有一道金龍盤旋,驚天動地。

黑袍老人冷哼一聲,剛纔的短暫交手讓他明白。

絕對不能讓這個小子近身。


雙手在胸前結印,一道道的黑色真氣凝聚。

化爲散發寂滅威勢的幽黑手印,向着急速趕來的林寒轟去。

滅世乾坤印。

“給我開!”

林寒怒吼一聲,好似一尊遠古巨獸,面對這殺傷力極大的招式毫不躲閃。

龍化的鎧甲和天璣不滅金身催發到極致,形成最強的防禦力。

橫衝直撞,直接碾壓。

轟隆隆!轟隆隆!

他龍化的身軀與這尊幽黑手印碰撞在一起。


爆炸聲不斷響起,空間震盪,飛沙走石,揚起一片塵埃。

黑袍老人氣喘連連,臉上卻露出一絲笑意。

剛纔那一招可是他的殺招,又豈是那麼好接的?

“笑個屁啊你。”

忽然間,一道沉悶的聲音傳來。

黑袍老人臉上的笑容凝固。

散發金光的手臂打散黑霧,直接掐住他的喉嚨。

林寒全身的鱗甲出現破損,甚至隱隱有血跡滲出。

他左手擦了擦額頭的血跡,好似一點都不在乎全身的傷勢,獰笑說道:

“老東西,你怎麼不笑了?”

話音剛落,林寒右手用力。

豪門專寵:老婆,欠債還情

築元巔峯,死。 林家主廳。

“老王啊,那個什麼世子殿下,你打算怎麼處理?”

林寒懶洋洋地躺在椅子上,旁邊的侍女端着一盤新鮮的瓜果。

老王雙手背在身後,輕聲說道:

“少爺,扶搖王是由皇庭敕封,可以說,整個扶搖行省都是他的地盤,眼下咱們抓了他的兒子,此人定然會派人來討個說法。”

嘶,聽老王這話,那個世子的老爹還挺厲害啊。

雖然心裏這麼想,但林寒絲毫不慌。

這傢伙,敢在本少爺面前囂張,我管你是誰。

“此事且交給老奴去辦,少爺當務之急是努力提升修爲,應對扶搖王的來襲便可。”

初夏微凉

他的內心十分平靜,那什麼扶搖王如果不傻。

肯定會先打聽清楚林家的來龍去脈。

在知道老爺的種種事蹟之後,派兵攻打的概率基本上是零。

至於剛纔說的來襲啥的,當然是再騙少爺了。

林寒打了個哈欠,並不是很在意。

心情簡單,來了就打。

打不過就遣散僕役,和老王跑路唄。

重生2000年當學霸

看心情吧,就當是悠閒生活的一點調味劑。

時光匆匆而過。

五天後。

北溟城的南邊。

踏,踏,踏。

數百道的馬蹄聲響起,一頭飛禽如箭矢般穿過城門。

地面開始轟鳴起來,擺在街頭小攤搖晃。

所有的百姓都看向城門外。

塵土飛揚中,衝出來一羣鐵騎。

他們騎着高頭大馬,身披幽黑戰甲。

更有一面鮮豔如血的旗幟,上面寫有“扶搖”二字。

鐵騎浩浩蕩蕩,氣勢如虹,向着北溟城急速襲來。

守城的侍衛見此,神色驚慌,哪裏還敢攔着。

林家。

老王來到主廳,輕聲說道:

“少爺,扶搖王的軍隊來了,約莫一百來人,您看咱們?”

林寒略微有些驚訝,撓了撓頭說道:

“還挺快的啊,一百來人夠咱們殺得嗎?”

老王:“???”

他很想說,這次來的軍隊是扶搖王麾下的玄真營,縱橫戰場所向睥睨。

每一名士兵的肉身素質極高,組成戰陣之後可以比肩洗髓境強者。

林寒聞言,仍然不慌張。

趁着他們還沒到的功夫,輕呼面板。


【姓名】:林寒

【資質】:中等上品。

【修爲】:築元五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