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很強大,觸鬚在全球各地無處不在。直接或間接控制了全球一半的醫療企業,生物工程研究所等等。就連很多國家的研究機構,都間接掌控在FBG手中。

這些都還是明面上的,暗地裡現在誰也不知道FBG究竟已經發展到哪一步了。因為現在全世界的一些基因工程方面的突破,多數都是FBG有目的釋放出來的過氣技術。

華夏國在被滲透方面要好很多,因為華夏國是以黃種人為主,而且歷史比較特殊,FBG的爪子很難伸進來。但近些年,隨著國家越來越開發,FBG的觸手也開始向華夏國延伸。

FBG的神秘,深不可測,做事越來越囂張跋扈,讓很多國家和組織對它生出了忌憚之心。但是越發達的國家,和FBG的牽連也越深。

這就好比長在人體內的癌細胞,不幹掉它吧,會擴散越來越嚴重。但幹掉它吧,卻又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甚至一個弄不好,把自己也幹掉了。

華夏國對外的方針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然而一旦真正危及到國家和人民安全,勢必會採取雷霆行動。FBG就像是癌細胞,在剛開始危害到國家時,如果雷霆斬殺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

一艘094核潛艇,威武霸氣的游曳在大海之中。十二個導彈發射管,滿載著十二枚巨浪2型潛射洲際導彈。

毫無疑問,這就是傳說中的大殺器。那些導彈可以在潛艇不露出水面的同時,發射到全球每一個角落。

潛艇內部的一個小型作戰會議室中。

一位少將軍銜的軍官,正在主持著會議。他大約四十多歲,年輕而幹練。鏗鏘有力地說:「諸位,根據司令部命令。此次我方的任務是秘密接送,因為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影響。你們在開戰後,只有兩個小時的時間。不管作戰成功失敗,都必須返回這個坐標點。關於你們的內部作戰計劃,由你們自己制定。而且我們不會給予任何火力支援。」

這個狹小的會議室中,坐著一群身穿緊身潛泳服的男男女女,王焱正是其中的一員。

除了王焱之外,整個小組還有五人。

分別是來自華北分局的申屠天路,華東分局的爆熊,華東分局霍嵐嵐,華南分局的朱惜惜,以及西南分局的苗虹。

這個六人小組,由王焱擔任隊長,申屠天路為副隊長。

王焱點了點頭說:「陳將軍,我們明白了。」

「那麼,根據規定,半小時后出發。」陳少將說完后,就直接出了門,把會議室留給王焱等人。

軍部和國非局,分屬不同的兩個系統。但在很多時候,又是需要緊密合作的兩個系統。軍隊也會有一些搞不定的事情,需要從國非局請人。

注意,是請人。

因為國非局和軍隊有本質的區別,除非發生國戰,國非局內部進入國家戰爭狀態,否則任何人都無權命令一個國非局的成員進行任何行動。

這是當初國非局在建立之初,就設立好的國非局性質。可以為國為民出力,也可以在關鍵時刻保家衛國犧牲,但絕對不能成為只知道俯首聽命的戰爭機器。

所以才不將國非局定性為軍隊機構,否則按照軍人的特性來說,服從命令是第一原則。

「各位,我再重述一遍此次作戰方針。」王焱臉色嚴肅地說,「根據國非局任務的基本原則,本次任務第一要素,是保證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安全,所以請各位再次檢查一下儲物手鐲里的武器裝備和醫療物資。」

不錯,就是儲物手鐲。

在這次國戰任務中,國非局給沒有儲物手鐲的成員,都配發了一枚儲物手鐲。在國戰之後,可以選擇花功勛值兌換下來,或者還回國非局。

眾人表情認真地檢查著儲物手鐲里的武器裝備,在儲物手鐲里,每人都配發了一些常規武器和備用物資。其中包括八顆高爆手雷,一把突擊步槍,十幾個彈夾,一把開山刀,一個帳篷包,一個小型充氣艇,三支高濃縮營養針劑,一個多功能工具箱,一個藥箱,一罐高濃縮氧氣瓶,一箱高濃縮的餅乾,一包鹽,幾十公升的礦物質水。甚至還有一卷魚線和釣魚鉤?」

這些東西不一定用得著,但是萬一有點萬一的話,就能保證多一些存活的本錢。在王焱看來,帶著這些東西穿越都夠了。

至於法器,靈器級的裝備,國非局就不給分配了。畢竟已經提前分配了功勛值,那些功勛值就是用來兌換武器裝備的。

超能者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又不是軍隊組織,國非局無法配備制式法器靈器。

一番檢查之後。

王焱又重申說:「我們這次的任務目標分為三步。第一步,擊殺這個FBG據點的軍事力量。根據情報顯示,這個據點擁有C級超能者三人,D級超能者十個,E級超能者四十個,普通軍人一百個左右。」

「尤其是這三個C級超能者,需要格外注意。」王焱拿出了幾張照片說道,「這位大鬍子傑姆斯,出身自某國特種軍隊,因為受傷節肢退役后,被FBG招攬,並通過基因誘導技術覺醒了力量系超能力。並通過外骨骼技術,嫁接了一個外骨骼手臂。他的力量十分驚人,可以一拳轟扁一輛小轎車。」

「切。」申屠天路撇了撇嘴說,「外骨骼就是垃圾而已,老子還能轟爆一摞小轎車呢。」

「別大意。就算是獅子搏兔,也要全力以赴。這次對外作戰,我們不能有一個人犧牲。」王焱眼睛瞪了過去,「FBG公司雖然向以生物技術稱雄,但近些年兼并了許多其他產業,在其餘科技領域也是十分強大。你怎麼知道人家的外骨骼是垃圾?就你的金屬異能牛逼。」

王焱的眼神,讓申屠天路老實了下來。他嘿嘿一笑著說:「老大,瞧您說的。我再牛逼,也不能比您牛逼啊。您放心,我要是敢掉鏈子,回頭你揍死我。」

拳頭大即是真理。王焱在沒有領悟領域時,就已經能揍趴下他了,如今進化到了B級,實力深不可測。申屠天路哪敢和他叫板。

王焱又說了另外兩人後,又道,「我們第二目標,是拆取對方的硬碟陣列,儘可能多的獲取對方的資料。並且在臨走之前,炸毀對方的研究設施。」為此,國非局還給王焱單獨準備了一個十立方米的空間儲物箱。

按照符文法器科技化應用研究所的進度,製造一兩個立方的儲物手鐲已經很困難了。高等級的儲物裝備全部是傳承下來的寶貝。

但是儲物箱可以外觀比較大,勉強能形成十立方米的儲物空間。但即便是這樣,這東西的造價也是非常恐怖。足足好幾億的成本,別說民用化了,就連軍用化都難。

「我們第三序列目標,是綁架這三位高級科研人員,並將他們帶走。」王焱又是拿出了三張照片說,「這個據點幾十位研究人員中,這三位是最有價值的。」

能全部綁走,當然是最好的。但是綁架幾十個人,又要行動迅速隱秘,難度忒大。國非局總部在發布任務時,優先考慮了最大價值。不過王焱倒是覺得,未必就不能試一試。

「大家明白任務目標了嗎?」王焱眼睛一凜,沉聲說道。

「明白了。」

…… 李東星對周念念和陸擎風是真心充滿了感激。

他才剛調到京都這邊來,雖然他原來在南城的工作業績不錯,但到了京都卻是一切都要重新開始。

調查所里的人對他多少都有些不服氣,他也需要儘快的立功來展現自己的實力。

他剛調過來,所里領導就把最近失蹤頻繁的兒童案撥給了他。

李東星暗中調查了幾日,並沒有什麼特殊的發現,那些孩子就像憑空消失了一般。

調查所的一些人平日里沒少在他面前諷刺兩句,說他在南城的業績帶水分。

李東星都咬牙忍了下來,發誓一定要把這個案子破了,立一次大功來證明自己的實力。

而恰好這時周念念將立功的機會送到了他面前。

這個讓所長都頭疼的兒童失蹤案就這麼輕鬆的被破了。

「那個李家雜耍班在天橋一帶七八年了,平日里不少人去看他們表演雜耍,我們調查所的同志也定期去檢查,那個李班主狡猾的很,將一切都打點收拾的特別好,從來沒露出過蛛絲馬跡。」

「這次要不是你們,我們怎麼也沒想到犯罪團伙竟然是通過雜耍班子將孩子拐賣走的。」

李東星越說越激動,「我今天是代表我自己過來表達謝意的,我們所長說明天他會帶人過來送錦旗,哦,對了,到時候還會有記者過來報道。」

畢竟是破了一個這麼大的案子,李東星覺得他們所長也揚眉吐氣了一把,這兩天所長看他的眼神都帶著笑意。

案子一破,所長立刻就向報社和電視台發出了通知,同時也請他們幫忙尋找和通知孩子的家屬。

總之,這件事動靜鬧的還挺大的。

他怕嚇到周念念和陸擎風,所以自己提前過來通知一趟。

「還有報紙來採訪?」陸文翰聽到這裡,眼神微微一閃,露出了笑意。

李東星點頭,「這件事鬧的動靜不小,我們所長也受到上面表揚了,說多虧了周同志和陸同志,所以,報社肯定也會過來採訪他們。」

陸文翰想了想,說:「明天報社來人的話,我來應對吧,他們倆主要還是學生,我不太想讓他們因為這樣的事曝光太多。」

李東星是警察,明白陸文翰是出於保護陸擎風和周念念的目的,點點頭,「這件事我回去會和我們所長彙報,由他和報社那邊提前溝通一下吧。」

周念念和陸擎風對視一眼,沒有說話。

他們都知道陸文翰想保護他們的心,送走了李東星,陸文翰笑呵呵的對周念念說:「這件事你確實是立了功的,好好運作一下,說不定你爸媽很快就能回來了。」

周念念雙眼一亮,「真的嗎?陸伯伯,我可以幫到我爸媽嗎?」

陸文翰點頭,「你爸媽的問題其實已經調查清楚了,現在就是差一個回京的契機而已,而現在,你創造了這個契機。」

「剩下的事情你別管了,陸伯伯操心去辦。」

這對周念念來說實在是意外的驚喜,立不立功的,她並不在乎,但這件事如果能讓她父母早一點回京的話,實在是太好不過了。

第二天報社的人果然來採訪了,周念念和陸擎風照常接受了採訪,將事情的經過介紹了一遍就離開了。

後面的事情自有陸文翰應付,周念念不知道他怎麼說的,但沒過兩天,學校就給他們頒發了京都優秀三好學生的榮譽證書。

陸文翰將周念念立功的事情整理成材料,後面還附了一張調查所出具的證明,一塊送到了返城工作調配處。

到了周六,周念念和陸擎風照例回陸家吃飯,陸文翰高興的告訴她:「我今天早上去返城工作調配處得到的消息,你爸媽應該在五月中旬就能回來了。」

周念念喜出望外,「太好了,我這就寫信告訴他們。」

陸擎風一把拉住她,無奈的指了指放在客廳里的電話,「家裡有電話啊,寫什麼信啊。」

周念念拍了拍腦袋,真是高興糊塗了。

父母已經解除了隔離調查,她現在也不是在學校沒有電話,在陸家,自然打電話更方便啊。

「等一下再打,還有一個好消息呢,等一下一塊告訴你爸媽。」陸文翰擺擺手,阻止了周念念撥電話的工作。

「還有什麼好事?」周念念轉過頭來,亮晶晶的眸子里全是笑意。

楊淑同轉身從茶几的小抽屜里摸出一串鑰匙,在周念念跟前晃了晃,「返城工作調配處那邊已經在安排你爸爸的工作了,沒有意外的話,還是原來的職位,所以先把家裡的鑰匙給送回來了。」

這可真是一大驚喜。

周念念接過家裡的鑰匙,摩挲著鑰匙上面的紋路,眼圈忍不住紅了,她沒想到今生她能用自己的力量讓父母回到了京都。

因為她的重生,提前讓白玉卿認了親,卻連累的父母晚回了京都,兜兜轉轉,她又讓父母回來了,真好!

她很快撥通了新城農場的電話,那邊說去叫周弘山夫婦。

大約過了十分鐘,周念念再次將電話撥了過去,接電話的是李香秀。

電話一接通,周念念就迫不及待的將他們可以回京都的消息說了,「……陸伯伯說返城工作調配處很快就會拍電報發公文到新城農場,你們可以先收拾東西了。」

醜女如 「家裡的鑰匙也拿回來了,我先收拾東西,爸,媽,你們和哥哥都可以回來了,我在家等著你們。」

她說到最後一句忍不住哽咽了。

李香秀在電話那頭泣不成聲。

周弘山接過電話詢問怎麼回事,周念念沒說自己立功的事情,只簡單說了兩句,說等他們回來再詳細告訴他們。

掛了電話,她吸了吸鼻子,一方帕子遞到了她跟前。

她抬頭對上陸擎風皺著的眉頭,「高興的事,不許哭了。」

說著拿手帕幫她將淚拭去。

周念念覺得楊淑同和陸文翰都在,有些不好意思,想伸手接過帕子自己擦淚,抬眼卻看到楊淑同和陸文翰同時抬頭望天,一副什麼也看不見的模樣,她頓時更囧了。

胡亂的擦了把淚,她拿起鑰匙往外走,「陸伯母,我先回家去打掃收拾一下。」

陸文翰眉頭皺了皺,「家裡有阿姨,讓阿姨和你們…….」

他話還沒說完,感覺到腳被妻子狠狠踩了一腳。 ……

潛水艇悄無聲息的懸浮在三十米深處。

王焱等六人已經進入了水下出入隔離艙內,每一個人都穿戴好了潛水設備。隔離艙內,緩緩注滿了水,並且不斷地增加水壓。

直至水壓慢慢達到四個標準大氣壓時,才停止了增壓。

外面三十多米水深,也正好是四個標準氣壓。兩邊的壓力相等,這樣不容易出現身體損害。否則會造成對身體的擠壓,造成體內器官永久性損傷,尤其是肺部。

當然,以王焱等超能者的強悍身體素質來說,可以無視這種壓力差。但是潛艇在設計時,可是針對普通人設計的。

增壓結束,艙門開啟。

因為內外水壓相等,水流也沒有什麼波動。

王焱做了個手勢,帶著大家遊了出去。相比於一些笨重的潛水設別,王焱等人的潛水服就簡單多了。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一套開放式水肺系統,一小罐氧氣。

六人中最差的一個,都能在水下閉氣十分鐘。一小罐氧氣,都能用到天荒地老了。

抗壓抗寒服也壓根不需要,區區四個大氣壓而已,就算三個女孩子都不會有壓力。超能者在身體素質方面,的確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擬的。

普通人潛水,有太多的危險性,一個弄不好會對身體造成各種損傷。

雖然是在水下,但是大家已經擺出了陣型。充當肉盾的申屠天路游在了最前面,他體重雖然重達幾百公斤,就像是一塊大鐵坨。

但這並不妨礙他潛泳,他身體中延伸出金屬,形成了一個個壁厚很薄的空氣倉,不但有助於他懸浮在水裡,連氧氣罐都不需要帶。

雙手和雙腳,也延伸出了兩片魚鰭槳葉,在水下輕輕鬆鬆地遊動著。

只是那模樣,要多怪異就有多怪異。純以形象而言,他絕對比外星人還詭異。

爆熊背著個四方形的儲物盒,和霍嵐嵐,朱惜惜,以及苗虹四個在中間。作為隊長的王焱,則進行墊后。以他的實力,一旦後方出現危險,可以從容以對。

大家在水中游泳很快,比魚還靈活輕鬆。

南海海域,水質十分清澈,看上去碧藍碧藍的。三十米的水深處,陽光還是比較充沛。乾淨而明亮,抬頭還能隱約看到那一輪淡淡的太陽。

短短二十分鐘后,就游出了將近四海里。

到了一片礁石嶙峋處,由於是島礁附近,各種各樣的生物多了起來。有各種各樣的大魚小魚,還有海蛇和鰻魚在遊動。

王焱還在礁石縫隙里,瞅到了一隻斤把重的大龍蝦。如果這次不是來執行任務的,王焱倒想一把抓住它,回頭好好品嘗一下美味的野生龍蝦。

王焱以前沒有出過國,也沒見過大海。真正第一次見到海和下海游泳,是前幾天剛到南海艦隊時。在南海經過幾天的特訓,現在王焱不敢說是潛水大師,但也足夠嫻熟了。

而且王焱還試過自由潛水,輕輕鬆鬆地突破了兩百米,打破了「世界紀錄」很多。但他卻知道,那遠未到自己的極限。而且那所謂的記錄,只是針對非超能者而言的。

在場每一個人,稍微訓練一下,都能輕鬆打破那個記錄。如果讓韓總局長這種能上天入地的陸地神仙來潛水的話,天知道他能不靠裝備潛多少深,一千米還是兩千米,那就誰也不知道了。

不過人家韓總局長忙得很,沒事去潛個泳挑戰一下極限幹嘛?

在礁石堆里,大家借著掩護摘下了水肺,腳蹼之類,放進了儲物手鐲里,換上了鞋子。 總裁,請忍耐 然後摸進了島上的鬱鬱蔥蔥的小樹林里。

「我這下算是出國了。」王焱看著碧藍的天空,呼吸著略帶潮腥味的新鮮空氣,輕笑了一句,「還是公費出國。」

這南海附近,環境到底是比國內好了許多。空氣乾淨,水質乾淨,海里的生物也多。

「老大你還沒出過國啊?」申屠天路和幾個女孩子,以異樣的眼神瞅著王焱。

「呵呵,超能力覺醒前太窮,連女朋友都養不活,哪來的錢出國玩?」王焱無所謂地笑了笑說,「至於覺醒后,工作太忙,這不一直耽擱到了現在才出國嘛。」

「哎呀,真是太可惜了。」同一分局的姑娘霍嵐嵐,頓足惋惜地說,「我要是趁著老大還沒覺醒,就先恬不知恥粘上他,供著他養著他,那我就賺大發了。什麼寒冰女王啊,暗夜魔女啊都得靠邊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