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免不了將自己代入其中,設想是自己面對盧良翰或者聶鋒。

結果讓人沮喪!

幾位向來高傲的天才,先前輕視嘲諷過聶鋒的人不禁低下了頭顱,因爲聶鋒用實力證明他完全有資格挑戰盧良翰,爭奪冠軍之位。

星臺之上,雙方激鬥正酣!

聶鋒眼見着盧良翰的鷹爪抓來,不避不閃轟出雙拳,閃電般打入後者的空門。

他出拳的速度太快,盧良翰想要變招都來不及,當即被聶鋒的拳頭轟擊在胸膛上,頓時被重重地打飛了出去,內腑激盪之下忍不住噴出了一口鮮血。

而盧良翰的鷹爪也狠狠地撕開了聶鋒的雙肩,扯碎他的衣衫,留下數道深可見骨的傷痕,皮肉翻起鮮血淋漓!

兩人的修爲都沒有達到星能外放的層次,所以近戰搏殺就變得份外慘烈,雙方都能傷害到彼此,就看誰能堅持到最後。

這不僅僅是實力修爲的較量,更是意志的對決!

聶鋒的戰意依舊烈烈如火,他兩世爲人,一心追尋至高武道,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危難艱險,早就磨礪出鋼鐵般強硬的意志。

儘管他的雙臂都受了不輕的傷,擡手舉臂都痛楚難當,儘管他的身上傷痕累累,到處都是被撕裂的血痕,但追求勝利的決心沒有絲毫的動搖。

反而越發的熾熱!

凝視着同樣狼狽、同樣強硬的對手,聶鋒再次握緊了拳頭。

咔!咔!咔!

在虎拳重握的同時,他的身軀以極快的頻率震顫着,從手指開始,一節節骨骼連續震動鳴響,到臂骨、肩骨直達胸骨、脊骨再往下髖骨、腿骨…

百骨齊鳴!

這是拳法修煉到拳意入骨境界所產生的特有徵兆,聶鋒已經將真形虎拳推衍至入髓的層次,因此在百骨激震的同時,他的血髓都在爆發出新的力量。

不僅僅如此,聶鋒還將自己的戰意全部融入其中,他的腦海裏沒有任何的雜念,心神透澈純淨,竟然在這一刻進入到無我忘敵的狀態。

這種感覺極爲奇妙,以前的聶鋒在修煉拳法的時候曾經偶然碰觸過,但從來沒有真正達到過,但現在在強敵的壓迫下,他完成了一次真正的突破!

盧良翰立刻感覺到來自聶鋒氣勢上的變化,心中的震駭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在他的感覺裏面,對手的威脅成倍地提升,巨大的壓力如山如嶽般碾壓過來,讓他的呼吸都變得困難,意志都遭到了極大的壓迫。


直覺告訴盧良翰,聶鋒的境界正在提升,進入到一種自己並不瞭解的層次,一旦讓他將氣勢全部凝聚完成,必將發出驚天動地的一擊。

足以將他徹底擊敗的最後一擊!

“死!”

意識到這一點的盧良翰不由地發出了不甘的咆哮,他的臉龐變得猙獰,身形如離弦之箭掠向聶鋒,手爪化爲箭矢鋒刃直取聶鋒的心臟。

這是盧良翰家傳鬥戰技裏最強的一招,盧良翰還沒有完全修煉成功,但爲了阻止和擊敗聶鋒,他不惜強行激發潛能施展出來,拼着體內星輪出現傷損,也要將聶鋒這個大敵格殺於手下。

他沒有任何的退路!

而就在盧良翰發動攻擊的剎那,聶鋒轟出了拳頭。

不同於對手的強行發力,他出拳完全是自身意志和力量達到完美融合的結果,這一拳是勢在必出、水到渠成。

一拳轟出,拳意張揚,風雲變色!

觀禮臺上,幻海門的特使裴玉涵霍然站起身來,美眸裏閃動着異樣的光芒。

“拳意入神!”

——————– 臨陣突破!

在這場奪冠之戰最爲關鍵的時刻,聶鋒成功地突破了自己在拳法上的瓶頸,將真形虎拳推衍至最高的入神之境,迫使盧良翰不惜耗損本源來進行抗衡。

裴玉涵是全場數萬人之中,第一個發現聶鋒的突破。

正是因爲如此,所以她纔會失態!

黑鐵武士是星武者的起始階段,在修行上最爲注重根基修行,加上修爲的限制,所以能夠修煉的鬥戰技和星功法,主要以高階以及高階以下的星武技爲主。

聶鋒所修煉的真形虎拳,正是一門高階的鬥戰技。

而作爲一位宗門大派的真傳弟子,裴玉涵還從來沒有見過哪位黑鐵武士,能將一門高階拳法修煉至拳意入神的層次。

因爲這不僅僅需要有極高的天賦,而且對拳法本身也有嚴苛的要求,即便是滿足了這兩項條件,沒有機緣也是枉然。

一門拳法或者掌爪腿功,入皮、入肉、入骨、入筋、入髓和入神,入門容易精通很難,尤其是到了最後兩個層次,更是難上加難!

現在裴玉涵居然看到一位少年武者,在她的眼皮子底下突破拳法的極限,心中的震駭可想而知。

入神之難,難於上蒼穹!

裴玉涵不是沒有見過拳意入神的武者,但那些在宗門大派裏面也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無不是在拳法上浸淫了幾十年的強者。

雖然說真形虎拳的階位層次不高,相對更高階的拳法容易入門精通,但入神境界的要求卻是半點都不低。

這種恐怖,只有盧良翰的感受最爲真實,他感覺自己就像是面對一頭蠻荒兇獸,從神魂到軀體都本能地驚懼,自認無比堅強的意志都無法遏制!


最爲可怕的是,當聶鋒的拳頭轟來,這種壓力變得無比巨大,拳勁震盪空氣形成強大的氣壓,直接封死了他所有閃避的空間。

爲了宣泄這種恐懼,也是別無選擇,盧良翰選擇了最爲決絕的對抗方式。

下一刻,聶鋒的拳頭和他的拳頭狠狠地相撞!

以拳對拳,以力抗力!

wωω ▪ttkan ▪c o

嘭!

咔嚓!

伴隨着撞擊悶響同時產生的,是清脆的骨折聲。

儘管盧良翰激發了體內的潛能,依舊無法抵擋住聶鋒陡然爆發的入神之拳,重擊之下腕骨當場斷折,白森森的斷骨戳破肌肉皮膚透了出來,看着份外的滲人!

再一次的正面對決,盧良翰吃了大虧。

但是這位盧家的天才子弟當真悍勇,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也沒有放棄反擊,陡然張開嘴巴對着近在咫尺的聶鋒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咆哮。

“臨!”

喝聲如雷,蘊含着無窮的威能,那些圍聚在星臺周圍觀戰的人聽到這聲怒吼,無不心蕩神搖,腦袋嗡嗡作響,幾個膽氣不濟的人甚至嚇得當場跌倒在地上。

怒獅吼!

這是盧家傳承的祕技之一,盧良翰作爲盧家的嫡系子弟,又是罕有的天才,自然早早就修煉掌握了這項祕技。

只是在往常的戰鬥中,他還沒有施展出這項祕技,現在到了生死關頭,藉着剛剛激發的氣血星能,將滿腔的痛苦和憤怒全部融入這聲咆哮之中。

怒獅吼屬於音攻祕技,專門震撼敵人的神魂意志,在對手猝不及防的情況下有着特殊的效果,也是盧良翰在絕境中所能施展出的最強反擊殺招!

聶鋒對此確實沒有防備,被盧良翰的怒獅吼正面吼中,但是除了他的衣衫被音波聲浪掀起之外,神色沒有絲毫的變化。

嘭!

聶鋒的第二拳接踵而至,重重地擊中了盧良翰的胸膛。

盧良翰的胸口頓時凹陷了下去,胸骨斷裂的聲音同時響起,他不由自主地被轟飛了出去,悽慘無比地摔落在堅硬的星臺地面上。


鮮血狂噴。

偌大的中央廣場寂靜無聲,很多人不敢置信地張大了嘴巴,很難相信剛剛發生的事實,那就是以黑馬之姿出現在星臺試武會奪冠之戰的聶鋒,竟然擊敗並且重創了奪冠大熱門盧良翰。

在南遠城裏,盧良翰同階無敵的神話被徹底打破!

聶鋒深深地吸了一口長氣,眼眸裏露出狠厲的神色,踏步向前迫近盧良翰。

只要對手還沒有認輸,他就不能停止攻擊,給對方喘息的機會!

此時此刻的盧良翰肯定非常後悔,因爲他如果不選擇跟聶鋒正面對決的話,那說不定還有贏下這場對決的可能,至少不會敗得如此難看。

盧良翰視爲殺手鐗的怒獅吼,對聶鋒其實並沒有多少作用,因爲後者早已開闢識海凝聚元神,神魂意志之強大遠非同階武士所能比擬,超過白銀媲美黃金,完全能抵擋住音波攻擊對神魂的影響。

反倒是盧良翰施展怒獅吼耗盡了大部分的力量,結果只能眼睜睜地看着聶鋒一拳將自己擊飛,連躲閃都做不到。

一道身影無聲無息地阻擋在了聶鋒的前面,正是鎮守星臺的仲裁武士。

“你贏了。”

言簡意賅的三個字,爲這場激烈的對決畫下了一個句號,沒有人包括盧良翰在內對於仲裁武士的這個判決有所質疑,因爲此時此刻的盧良翰已經基本喪失了繼續戰鬥的能力,輸到不能再輸了!

“好!”

觀禮臺上,坐在角落邊的萬尚志驀地站起身來,大聲地爲聶鋒叫好。

聶鋒真的戰勝了盧良翰,真的拿下了今年這屆星臺試武會的冠軍,不但實現了他的願望,而且還大大超過。

萬尚志爲聶鋒所付出的所有忍讓,在這一刻得到了徹底的彌補!

“聶鋒!”“冠軍!”

其他人彷彿如夢初醒,立刻跟着擊掌叫好,雜亂的喝彩聲很快統一,在中央廣場掀起山呼海嘯般的聲浪。

這是給予勝利者的榮耀!

也有不少人如喪考妣,因爲他們押錯了賭注,輸光了自己的賭本。

星臺之上,聶鋒不卑不亢地向盧良翰抱拳:“盧師兄,承認了。”

盧良翰死死盯着他,眼睛裏全是血絲,過了片刻,又張口吐血直接眩暈過去。


但這已經無關緊要,因爲先前只有聶鋒一人挑戰冠軍之位,所以今天的冠軍爭奪戰塵埃落定,聶鋒獲得了這尊榮耀的桂冠!

——————– 隨着盧良翰的眩暈昏迷,星臺四周的喝彩聲直衝雲霄,整個南遠城幾乎都可以聽到來自中央廣場的聲音。


換成是盧良翰奪得桂冠,絕對沒有如此大的反響。

因爲在這場奪冠之戰之前,基本上所有人都認爲盧良翰將再次蟬聯冠軍,他戰勝聶鋒完全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根本不值得大驚小怪。

然而事實卻給了所有人一個大大的意外,盧良翰居然敗在了聶鋒的手下!

今天前來中央廣場觀戰的足有數萬人之多,他們大部分都是南遠城裏的平民百姓,對聶鋒自然有着極高的認同度。

聶鋒也是平民子弟,他在星臺試武會上一路過關斬將,連續擊敗了多位出身世家的天才子弟,直到現在擊敗最大的熱門盧良翰,堪稱是一個奇蹟。

屬於平民的奇蹟!

當這些觀戰的平民百姓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他們不禁發出了由衷的吶喊。

平民子弟一樣能戰勝家族天才!

這種逆襲的情緒是很微妙的,只有在特殊場合裏纔會爆發出如此大的能量。

而那些家族子弟個個鴉雀無聲,或者面面相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