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之前是不知道黑市糧價已經瘋成這樣的,但是爲了守段良玉他們蹲了幾天黑市,該知道的都知道了。

10斤糧食,已經是不少錢了。

兩家人的表情都有些鬆動,但是本着討價還價的原理,周老太太還想張嘴。

“多一粒都沒有。”趙永說道:“我把我一個月的口糧都拿出來了,我還得回家吃我父母的,吃我哥哥姐姐的,外甥侄女的,多一粒,都沒有。”趙永的態度很堅決。

“見好就收吧!”圍觀的人裏有人說道。周圍一片附和聲。

“你去打聽打聽,現在誰家娶媳婦能出20斤糧食?何況是娶個寡婦。”

“就是,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德行。”說話的是個女人。這句就有些陰陽怪氣了,不知道是說周家人和趙家人,還是說趙丹丹。

一個寡婦,帶着個孩子,嫁給一個頭婚的小夥,獨自住着3間的小院,沒有公婆妯娌!這是多麼好的日子!過來人都知道!

說話的女人早就相中了段家,想把自己的女兒嫁給段良玉。這樣她作爲丈母孃就可以做段家的主了,到時候再把兩個兒子也搬過來,一人住一間,廂房收拾收拾,給幾個孫子孫女住,家裏就留給自己和小兒子,多麼好的事!

可惜自己生的兒子多,女兒少,唯一的女兒今年才13。

她一直暗暗留意着段良玉,發現周圍誰想給他說親,她就偷偷找人說些有的沒的,把事攪黃。

段良玉這麼好的長相,這麼好的“家財”,能單到二十七八,都是這女人的功勞。

結果這才幾天沒見,就讓人截胡了!氣得女人咬牙切齒,說話就有些難聽。

趙家人和周家人還有些猶豫,100和10差距有些大,他們內心需要掙扎一會。

趙永進屋拎出三個袋子,一個小袋子裏裝着大米,一箇中號袋子裏裝着玉米麪,一個最大的袋子裏裝着“代食品”——

各種渣滓組成的誰也不知道什麼玩意的東西,據說裏面都有大棗核,據說有大棗核的都是上等品,有木屑的纔是“極品”。

全天下的日子,都不好過。

“就這些,你們自己看着分。”趙永說道。

趙家人離得近,趙家大兒子一把搶過大袋子。他不是城裏人,沒吃過人家的“代食品。”自然是哪個多搶哪個。

周家人哪裏肯幹,上來就搶。其他擠不進去的就搶中號袋子,剩下最小的在趙永手裏拿着沒人要。

兩家人剛纔還合作演出,同仇敵愾,轉眼就打在一起。

“哈哈哈哈~”明白怎麼回事的圍觀羣衆又是一頓嘲笑,真是“沒見識”,放着好的不要,搶些垃圾。

第一個拎凳子來圍觀的人眼珠轉了轉,飛快跑回家,拿着一個大袋子跑了回來。拼命擠到趙永身邊,小聲嘀咕了幾句。

趙永看着他笑了笑,把手裏的小袋子跟他換了。

“哦!!!”有人看到了,遺憾地吼了一聲:“還是老孫奸!我怎麼沒想到!”

其他光顧着看打架的人也反應了過來,紛紛罵老孫奸詐。但是衆人都很默契地沒有說出小袋子裏是啥,大袋子裏是啥,爲什麼老孫奸詐。

周家人和趙家人被周圍詭異的氣氛感染,紛紛停下手。

趙家老大奸,趕緊打開袋子看了看,看到袋子了是“面”才放下心來。雖然這面有些黑,但是黑點也是面,能吃就行。

代食品磨的都很碎,粉末狀,他並不能區分出來。

老孫也奸,趕緊打開小袋子給兩家人看了看,原來是大米。看看少少的兩三斤大米和十來斤“麪粉”,心裏都道城裏人矯情。

“行了,你們也別搶了,我這裏有稱,一家一樣一半吧。”趙永說道。

周家人和趙家人都點點頭,心裏卻很不滿:早說你有稱啊!他們何必打!

不過本來兩家人就不對付,這次因爲有了共同的利益才臨時合作,說崩也是瞬間的事,打一打,更解氣,畢竟看對方不順眼已經很多年了。

封華笑笑,趙永纔是奸,10斤糧食行不行的問題已經跳過,直接進入怎麼分配的問題。

拿出稱,趙永還貼心地送了兩個布口袋,把東西分好,周家人和趙家人拎着糧食就要走。

被這麼多人圍觀着,嘲笑着,並不好受,好處已經到手,不走留着幹啥?留着吃…..飯….啊?

“丹丹啊,媽一大早就出來了,到現在還沒吃飯呢,餓的走不回去啊,丹丹,你午飯吃的啥?給媽找一口。”趙丹丹的大嫂說道。

他們來的時候聞到了鍋裏食物的香氣,趙丹丹正在做午飯。

不過雙方見面就開始交火,沒來得及談吃飯的事,現在倒是有功夫了。

周老太太一聽,也帶着人停下了。

“丹丹啊,媽也餓了。”周老太太把趙丹丹母女趕出去的時候就不承認自己是趙丹丹的“媽”了,放出話去兩家橋歸橋路歸路,但是今天不但來要人要糧,連“媽”都出來了,臉皮之厚,估計也是全村之最。

“快滾吧!”趙丹丹還沒說話,周圍看熱鬧的人都忍不住了。真是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好幾十口子人舔着臉吃人家飯?一頓不得把人家一個月的都吃光啊! “走走走!”人羣圍過來,把兩家人都推出去了。

這些人可不慣着他們,一邊推着順便再掐兩把。趙丹丹的大嫂二嫂,周家的幾個女人,被“掐”了還不敢吱聲。

讓人知道她們被人摸了,那可了不得,以後都不用做人了!

現在也到了下午上班時間,人羣看完熱鬧,心滿意足地散了。

封華和喬陽進了段家院子,喬陽順手插上了大門。

封華先進屋,看了看妞妞。她對小孩子,總是心軟,何況這似乎是個比她還慘的小孩子,不知道上輩子過成什麼樣。

前世沒聽趙永說過段良玉的媳婦是誰,封華猜測可能不是趙丹丹,看段良玉對趙丹丹那熱乎勁,上輩子如果娶了她,他估計捨不得死,而且以趙丹丹的爲人,也不能讓他死。

不過也沒準,什麼都是會變的……

封華從兜裏拿出一小包奶條,遞給妞妞。妞妞看着她,沒敢接。以前也有哥哥姐姐遞給她東西,但是一旦她想拿的時候,他們就會把手收回去,順便打她罵她,克父的死孩子竟然還想吃東西?

趙丹丹也想起以前,難過得抹眼淚。

封華看着妞妞的眼睛,友善地笑着。小孩子很敏感,特別會看眼色,往往能知道誰是真的喜歡她,誰是假裝喜歡她。

妞妞看出封華的善意,臉色好了很多。封華拿起她的手,把奶條放進她的手裏。

“謝謝。”趙丹丹哽咽道。

“謝謝。”段良玉也道。

封華笑了,他這父親的角色進入的還挺快。

“那個啥。”趙永頻頻向封華使眼色。封華跟他一起到了另外一個房間。段家三間房,兩間臥室一個客廳,另一間臥室就給了趙永和喬陽住。


進了自己房間,關好門,趙永趕緊問道:“大小姐,貨來了嗎?”上次封華只說看看還有沒有,沒給他準話,這一星期,他的心裏一直七上八下的。


見識過30萬,心就大了。再讓他賣個幾十幾百斤,他都提不起勁了。

“已經放在臥室裏了。”封華說道。

“好好好!好好好!”還有還有!毛zx萬歲!

“那個什麼。” 從肥宅到神壕 :“大小姐,您看您提個價吧,15一斤少了點。”封華都是15一斤賣給他,他再30左右 一斤賣出去。

之前他和方華做“買賣”,當然是以自己的利益爲重,能把買入價壓到多低就多低。

但是現在看來,這哪是做買賣,這是人家在關照他,或者說,這是天上掉下個餡餅砸他頭上了。

再以15的價錢入手,他就有些太不知好歹了。萬一人家惱了他,把餡餅給別人了咋整?

現在糧食真不愁賣,25一斤轉手,都會被瘋搶,15一斤給他,他咋不知道自己有那麼大臉呢?

“你說多少合適?”封華問他。

шшш• тt kán• Сo

沒想到封華會把問題拋給他,不過他心裏還真有一個理想的價位,就是有些不好意思說出口。

封華一直微笑地看着他。

趙永咬了咬牙,舔着臉道:“20吧……”其實25應該是更合理的,但是25….他心好疼。

“行,就20.”

“……大小姐,你家是不是你當家了?”咋啥玩意都能自己做主呢?趙永咧着嘴笑道。

雖然猜到以封華的豪爽應該會答應這個價位,但是也不是一點擔心沒有的,萬一呢?現在封華真的親口答應了,趙永有種心落地的踏實和開心。

“哦對了,姜主任前幾天找過我。”談完自己的事,趙永纔有心情說別人的事~

“前幾天?”

“前四五天吧…”趙永說道:“對!就是給他貨之後第三天,他就又來找我了,說還要…..”

這個封華早猜到了,不要纔是不應該的。


“他對外是怎麼說這些糧食的,你知道嗎?”封華問道。

“知道知道,這個都傳遍了,他找了個農場,說這些是人家農場職工紮緊褲腰帶賣給他的,那個農場還得到了上級的表揚。”趙永道。

邊疆有生產建設兵團,北大荒就有農墾區,農墾區分成一個個編號農場。一個農場幾千到幾萬畝地不等,種地的都是“工人”,有工資的,但是工資要比城裏的工人少一半左右。

1萬斤的糧食安在一個農場名下,真不多,也就是一二十畝地的產量。至於這個農場是怎麼存下這些糧食的,封華也沒打聽,反正姜主任敢這麼說,漏洞肯定補得很完美,這將來可是一方大佬,這點小事難不住他。

“他還打算要多少?”封華問道。

“兩、兩萬斤。”趙永都有些不好意思說了,他都替姜主任臊得慌,咋好意思開口呢?

“你去跟他說,我家就是偷偷開了幾塊荒地,不是開了個農場。你讓他真的找個農場,讓人真的紮緊一下褲腰帶,沒準真能給他省出來。”

“…..那就是沒有唄…..”其實趙永也非常好奇,方華家到底開了塊多大的地,還剩多少存糧,他自己賣的時候也有數啊~

“2萬沒有,2千還行,讓他等下個星期吧。最近的存貨我都放在喬陽家了,其他地裏的出產,運過來得時間。下個星期給他2000斤,多了沒有。”

“哦哦哦。”趙永放心了,之前賣了這幾萬斤了,原來只是人家距離最近的一塊地的出產……未來值得期待!

其實封華這一個星期都在種地,母親在住院,她白天躲出去,都進空間勞動了,玉米已經收穫幾萬斤,但是她不能這麼答應姜主任。

封華還是比較瞭解姜主任的,他要兩萬,只不過是在試探,她這次要是痛快地給了,他下次就敢開口要10萬!

她“家”開幾十畝上百畝地都是可能的,再多就過分了,任何人都會擋不住好奇心刨根問底的。

封華決定老實一段時間,等秋收之後再來幾把大的。

正事都談完,封華就要離開,再不走趕不上汽車了!

“等會等會。”趙永又攔住她。

“大小姐,讓你的人把這院子裏的東西都收走吧,裝不下了!”

封華有些疑惑,院子裏什麼也沒有啊,就是些蔬菜。

“你再看看這屋裏!”趙永一把掀開一個簾子:“實在裝不下了。” 封華這才掃視了一下他的房間,她沒有看男人房間的習慣,之前就沒留意,原來趙永的屋子裏拉着很多青布簾子當做格擋,而簾子後面都是各種“高檔”物件。

電視機,收音機,鐘錶,古董,都亂七八糟地堆在木箱子上,桌子上,甚至地上都擺滿了。

“你也不收拾收拾?”封華有些嫌棄道,太亂了。

“往哪收拾啊?”趙永拍着地上的木箱子:“這裏面都是滿的! 重生之晨曦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