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不會救我們的。”楊塵迴應郭勇佳道:“他們不敢招惹這對母子。”

“嘿嘿,我就是隨便說說,沒真指望他們能來救我們。”郭勇佳很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兜兜轉轉,不停的問不停的否決,但我並沒有心灰意冷,而是又想到了最早的一個問題。

“楊塵,爲什麼大叔斷手後可以丟進來?而我們卻不出去?”礙於剛纔楊塵在閉目養神,這個問題直到現在我才問出口,四周被陣法隔絕,我親身體驗過那種感受,就好像有一堵軟牆,不讓我們出去,可大叔怎麼卻能丟東西進來?

楊塵沉默了一會,緩緩說道:“我想猜,他設置的陣法,是可以讓外面的人或者東西進來,但裏面的東西卻出不去,這一點從剛纔郭勇佳用斷臂砸向老烏龜的時候就看的出來。”

我無比納悶,居然還有這麼離譜的陣法,可以進來,但出不去?我不經意間擡頭看了一下,看着房頂,我突發奇想,不知道這上空,有沒有被限制?

我的心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趕緊推了推徐鳳年,指了指上空,徐鳳年瞬間會意,慢慢飄了起來,只不過在快頂到房子的時候,身子就頓住不動了,但是徐鳳年沒放棄,又撞了幾下,只不過依舊徒勞無功。

“不行的,下來吧,那老烏龜也不是傻逼,陣法肯定是四面八方都佈置了。”郭勇佳衝着半空中的徐鳳年喊道。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心裏說不出有多灰心,或許早就習慣了失望,但是人在困境的時候總是不折不撓的,我跟這個陣法較上了勁,上面也不行,那下面呢?

我看着腳下的水泥板,心裏抽了抽,恐怕不用設置陣法我們都出不去,要挖地道,手裏頭也沒工具啊。

徐鳳年落座在我身邊,見我無精打采的樣子,笑着勉勵我道:“別傷心,再想想辦法就是了,對了,你餓不餓,想不想吃東西?” 他們知道再繼續下去,很有可能全軍覆沒!而他們只是先頭部隊,他們的長老等人都在後面呢……

雙方一時間便僵持住了……

只是僵持的時間並沒有持續太久,轉眼間,又有20幾個黑衣人來到面前,而且這二十幾人的實力,全部都在半神級,甚至更強……

「宮主!」看到來人,那些黑衣人紛紛跪地道。

眾人這才看清楚,帶著20多個黑衣人前來的是一名年輕的男子,男子一襲黑衣如墨,一頭烏黑的發就這樣慵懶的披在這身後,不扎不束,薄薄的唇輕抿,嘴角揚起一絲好看的幅度。

那額頭上一點朱紅,一雙桃花眼此時正充滿笑意的看著帝溟寒,一身黑色的錦袍,腰間一根金色的腰帶。武功深不可測,渾身都散發著邪魅的氣息。

「好久不見!」黑衣男子看著帝溟寒笑著道。

「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速速離去!」帝溟寒冷聲道。

「哦?怎麼?你也對那裡面的寶物感興趣?這倒是讓我有些意外了,本來我也只是好奇才過來看看的!既然,你有興趣的東西,那我就更不會離開了!」黑衣男子看向百裡外赤紅的天空,眼中閃過一道幽光道。

「哼!隨便!但是你想要進去,不可能!」帝溟寒絲毫不在意對方的話道。

「哈哈哈哈哈,可不可能,試試就知道了!反正,我們也很久沒有交過手了!來吧……」黑衣人說著手中出現一柄長劍,劍身漆黑,看著就給人一種窒息的感覺。

「風護法,不得放任何人進去!」帝溟寒對著身邊的風護法道。

「是,主子!」風護法立即說道,在黑衣人出現的時候,他的表情就變得凝重了起來。

林月等人在黑衣人出現的那一刻,就都如臨大敵的看著對方,他們都能感覺到,這20多個黑衣人不簡單,至少比之前那些黑衣人強了無數倍……

黑衣人聽到帝溟寒的話,只是笑了笑身影向著遠處飛掠而去,帝溟寒緊隨其後……

「煞護法,進去看看裡面是什麼東西,攔路者,殺!」黑衣人的聲音遠遠的傳來……

帝溟寒聞言怒:「你敢!」說完轉身便想要回去,可是,黑衣人似乎知道他的目的,身影一晃便攔住了他的去路……

「讓我們好好戰一戰吧!至於別的事情,還是交給手下去辦的好!」說完黑衣人揮劍而出。

一劍揮出帶著一道凌厲的劍芒……

帝溟寒眼中寒光一閃,手中出現一柄銀色軟劍,一黑一銀兩道劍光,瞬間戰到了一起……

隨著黑衣人的話落,他帶來的20多個手下,也紛紛對著風護法林月等人出手,這時一直跟帝溟寒僵持了許久的人,對視一眼,也都紛紛加入其中……

一時間,寒園的暗衛和九樓的人,應付的有些吃力,而之前一直用毒藥的冷汐夜,發現一個可怕的問題,那就是這些黑衣人竟然可以無視她的毒藥,難到這些人都是百毒不侵…… 我疑惑的看向徐鳳年,說安慰的話我可以理解,但是問我肚子餓不餓是怎麼回事?

我們已經困在這好幾個小時了,外面的太陽也越來越大,不用看時間我都知道是大中午,這個時間點一般來說正常人都吃飯了,我們折騰了一早上,除了喝兩杯水,可以說是什麼東西都沒吃,當然很餓!

“餓啊,咋了,你有東西吃?”郭勇佳最爲激動,一下子湊了過來,笑嘻嘻的看着徐鳳年:“有啥能吃的趕緊拿出來啊!”

郭勇佳剛纔就在喊餓,這會見到徐鳳年這麼說,根本按耐不住。我也跟着說道:“你有東西就拿出來大家一起吃吧。”

說實在的,徐鳳年是鬼,不用吃喝,我覺得他身上根本不會有什麼能吃的玩意…

“我身上沒有…”果然,徐鳳年哭笑不得的說了一句。

“沒有?沒有你問個屁!”郭勇佳白眼一翻,用胳膊肘碰了碰我:“徐鳳年在騙你呢,估計皮癢了,應該教育教育他。”

我也很無奈的看着徐鳳年,搞不懂他既然沒有,那問我餓不餓是想幹嘛?逗我開心嗎?

美人似毒 不待我多問,徐鳳年突然笑了起來:“我沒有,但是老烏龜家裏肯定有啊!”

這話聽得我一陣愣神,徐鳳年突然擡手指了指電視旁邊的冰箱:“那裏面肯定有吃的。”

“這不是廢話麼!”郭勇佳氣急敗壞的哀嚎了一句:“你當我們瞎啊,冰箱裏肯定有吃的,問題是我們過不去啊老大!你別扯犢子了!”

話音剛落,郭勇佳面色呆滯了下,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事,緊接着又說道:“我懂了我懂了…”

“你懂什麼了?”我被他們兩弄得雲裏霧裏,完全聽不懂在說什麼。

“你的意思是,讓我們看着冰箱,想象自己在吃東西,望梅止渴是不是?”郭勇佳用手比了一個冰箱的樣子。

我噗嗤一聲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

錦鯉農女有慧眼 “郭勇你腦子裏裝的都是什麼?還望梅止渴,真是的太逗了…”

郭勇佳也覺得有些尷尬,這種天馬行空的想象力,他真的發揮到了極致。

“要不說那麼多廢話有什麼用,我們又過不去,冰箱更不會自己跑過來,難道你還能讓它自己飛…”

郭勇佳這句話說到一半就頓住了,因爲徐鳳年正一臉笑意的對着冰箱勾勾手指頭,那神情,不知道的還以爲他在勾搭什麼美女呢!

可說來奇怪,那冰箱似乎受到了徐鳳年的誘惑,搖搖晃晃了幾下,下面好像長了一雙透明的腳,不由自主的朝我們飄了過來!

直至冰箱平穩的落在我面前,我還在不可思議的望着它。

到底怎麼回事?好好的怎麼就,飛過來了?

“我靠…”郭勇佳的驚呼聲把我拉回了現實。

“徐鳳年你變魔術的吧?這麼牛逼?”他嘴上這麼說着,人早就站了起來,一把拉開冰箱,雖然沒有電源剛纔飛過來的時候自動拔了,可是這冰箱還是照常亮了起來,裏面琳琅滿目的一堆零食和各種水果,看的我頓時就傻眼了。

全部,都是吃的?

我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唾沫,整個人的精神有些恍惚,甚至看東西都有點帶影了,這不是餓的,而是被震驚的,與此同時,我在心裏在不斷問自己,這是做夢嗎?這是做夢嗎?

下一秒,我回過神,兩步衝了過去,靜距離的看了看冰箱裏的東西,還用手摸了兩下,真的,這些都是真的!

“哈哈,這回有東西吃了!”郭勇佳咧嘴大笑了一聲,一邊把冰箱裏的東西拿出來放在桌上,一邊扭頭對徐鳳年說道:“你真牛逼!”說着還比了一個大拇指。

我也非常激動,隨手拿了一包薯片回到了座位上,拆開就吃,嘴裏酸酸辣辣的,我心裏突然覺得現在好幸福啊!平時過習慣了餓了就吃的生活,雖然錢不多,但也吃得飽,這種被困住,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日子我還是頭一會碰到過,面對絕境我失望過太多次,可這次我心裏重新燃起了希望。

而這一切都是徐鳳年的功勞!

“多吃一點,肚子就不會餓了。”徐鳳年見我吃的開心,笑呵呵的說了一句。

我回過頭驚喜的看着他:“你怎麼做到的,那個冰箱,你勾勾手指頭,就飛過來了?”

我至今還難以忘懷剛纔的那一幕,看見冰箱過來,就好像有人來救我們似得,非常激動。

原來你還在這裏 “這技能厲害啊,我們都差點忘了,徐鳳年可是鬼,這些對他來說輕而易舉。”郭勇佳手裏捧着一個蘋果,正在那大口大口的咬着,而他身邊的楊塵同樣嘴裏吃着東西,臉色也沒之前那麼陰沉,要好多了。

聽郭勇佳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早前徐鳳年來娶我的時候,就能控制我的身體,我想跑,他也是對我勾勾手指頭就朝他飛去了…

想起以前的事,我臉色紅了下,哭笑不得的看着徐鳳年:“你這麼厲害,怎麼不早點這麼做…”

徐鳳年看着我們三個人都在那吃東西,臉色的笑意也越來越濃,剛準備想說話,卻被郭勇佳搶先了。

“看來徐鳳年以後不能和我們呆在一塊了,這時間久了,他在潛意識裏把自己當成了人,所以根本沒想到這招!”郭勇佳兩三口就咬完一個蘋果,不過好在冰箱裏的東西確實很多,也不怕他一口氣吃完。

“恩,我確實一直沒想到,剛纔你讓我飛起來去看上面的情況,我纔想起來,我是一隻鬼…”徐鳳年也哈哈笑了兩聲。

我笑着吃手裏的薯片,沒有多說什麼,郭勇佳和楊塵也是,每人都吃了一點東西,沒有吃太多,因爲我們不知道還要在這裏困多久,東西最好節約的吃,可誰知道,郭勇佳卻苦着臉說:“吃這些也不能填飽肚子啊,沒肉…”

我有些無語,有的吃就謝天謝地了,居然還嫌棄這麼多,再說了,去哪裏弄肉過來吃?這裏又不是菜市場…

“你就滿足吧,還想吃肉,等出去了再吃。”

“嗯…冰箱下面應該有,我找找看。”郭勇佳不死心,打開下面冷凍的冰箱,不看不知道,一看下一跳,冰箱最下面居然有很多東西!

有湯圓有餃子,還有各種被凍的都石頭一樣硬的肉塊,最讓我震驚的,還有一隻雞!

“哈哈,你看看,這麼多肉,還不夠我們吃?”郭勇佳手舞足蹈的把冰箱裏的肉都搬了出來:“嘖嘖,這是要吃滿漢全席的節奏。”

我也特別激動,有肉誰不喜歡?真沒想到大叔家裏居然會有這麼多吃的東西,其實只要仔細一想,只要是正常家庭,家裏都會儲備這些,並不奇怪,我們是因爲絕處逢生,太興奮了,所以纔會這樣。

看着桌子上冒着絲絲寒氣的各種生肉,我肚子叫喚了兩聲,同時心裏冒出一個疑問,我們手裏沒鍋沒火的,要怎麼煮?於是我便問郭勇佳:“這些都是生的,你要怎麼吃?生吃嗎?”

“你真笨,這不是有徐鳳年麼!”郭勇佳嘻嘻笑了一聲。

我看了一眼廚房,難道徐鳳年能把一整間廚房幫過來?這好像不可能吧…

“那廚房我可搬不過來。”徐鳳年對着郭勇佳搖頭:“你別把我當成萬能的了。”

“你弄幾雙筷子過來就行。”郭勇佳隨口說了一句,便把茶几上裝杯子的大碗放在了地上,隨手掏出符紙,閉上眼睛唸了幾句咒語,符紙起了火,他一把扔進碗裏。

我尋思着他可能是想烤肉吃,可這是碗,用火燒會裂開啊… 步步逼婚之王爺有點兒壞 這讓她心裡一驚,與此同時暗處一直看熱鬧的一些魔獸,此時也趁機想要偷溜進去,可是剛到谷口就被滅殺了……

看著林月等人紛紛受傷,沉香和忘川也不再隱匿身形,直接現身人前,站在林月等人的面前……

對於忽然出現的兩個男子,林月和冷冥夜等人都是一愣,他們都不知道這兩個人是何時存在他們身後的……

顯然對方的實力強過他們太多了,如果對方想要進去,他們根本就發現不了!想到這裡幾人紛紛驚出一身冷汗……

就連風護法也是一驚,這兩人分明是從他們身後出來的!難道他們早就來了嗎?為什麼他們一直都不知道呢?難道主子也沒發現嗎?想到這兩人的實力可能比自家主子還強,風護法也是渾身一顫……

「你們是何人?」其中一個黑衣人問道,這兩人出來的時候,他們就感覺不簡單。

「一個死人是不需要知道那麼多的!」沉香微微一笑,說完便直接動手了。

雖然20多個黑衣人很強,幾乎都是半神級的高手,但是在沉香和忘川面前,還是不夠看的……

不過瞬間,20多個半神級的黑衣人,就變成了20具屍體……

這一幕,讓那些企圖跟黑衣人一起闖進去的強者們震撼不已!他們自認自己的實力,都不如這20多個黑衣人,沒有想到眨眼間就被滅了……

沉香和忘川並沒有對其餘人下手,他們之所以出來,是因為感覺這些黑衣人身上的氣息非常邪惡,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加上這些黑衣人的實力強悍,如果他們再不出現,恐怕九狸的手下就要遭殃了!至於其餘的強者,他們並沒有誅殺。

不過,他們要是找死的話,兩人也不介意動手的……

「不想死的就上來吧!」沉香眼神掃了一眼對面的眾人道。

聞言,眾人都不由自主的紛紛後退一步,生怕不小心被這兩人滅了!到底什麼時候大陸上出現這多變態了……

剛才那個紅衣男子如此,現在這兩個年輕男子也是如此!難道,現在神級已經這麼好突破了嗎?

忘川沒有說話,只是看了看遠處不斷閃爍的黑白光芒,那裡正是帝溟寒在跟之前的黑衣男子戰鬥著……

沉香則是回頭看了看林月等人說道:「你們先療傷吧!免得九狸出來看到你們受傷了擔心!」

緝拿帶球小逃妻 林月等人聞言,才知道這兩人跟主子認識,心裡也放心了下來,紛紛拿出丹藥服下開始恢復……

而沉香和忘川則分別站在帝溟寒之前站的位置上,如同兩個門神般守住了谷口……

上官澈在沉香和忘川出現時,就被兩人的俊美容顏和實力震撼到了!如今聽到沉香的話,也猜到兩人大概是九狸身邊的人,不由得眼中浮現一抹苦澀……

看起來,自己還是太弱了,她身邊的男子,都是如此的優秀!自己可能真的沒有機會了吧……

上官落將自己弟弟的眼神,都盡收眼底,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這個弟弟,看到兩個男子時,會出現的落寞的神情,但是直覺告訴他,這其中一定有事…… 上官落將自己弟弟的眼神,都盡收眼底,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這個弟弟,看到兩個男子時,會出現的落寞的神情,但是直覺告訴他,這其中一定有事……

帝溟寒雖然在和黑衣人對戰,但是神識一直外放,擔心有人趁亂闖進去,好在沉香和忘川及時出現,也讓他終於放下心來……

「嗯?他們是誰?」在20多個手下紛紛被殺以後,黑衣人因為跟他們有契約的關係,契約消失讓他險些吐血。

對於自己手下的實力他還是清楚的,沒有想到不過瞬間就全部死了!而且,還是死在兩個年輕男子的手裡……

「我還真是小看你了!」黑衣男子眼神狠辣的瞪著帝溟寒道。

他認為別人根本沒有能力殺死他的手下,只有面前這人身邊,才有可能出現如此強者……

「知道就好,識相的趕緊滾回去!」帝溟寒冷聲道。

「哼,想要讓我離開?我偏不,即便我殺不了你,但你也不能殺我!我倒是想要看看,你究竟在守護什麼東西呢?這一點我還是非常感興趣的哈哈哈哈……」黑衣人手上的招數越來越狠辣道。

聞言,帝溟寒的眼神一冷,出手也是毫不留情,眼中殺意一閃而過……

「你想殺我?」黑衣人驚疑的問道。

「是又如何?」帝溟寒冷冷的說道。

「看起來那裡面的東西對你很重要了,不然,你也不可能對我有殺意!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這樣我更要看看裡面究竟是什麼了……」說著黑衣人虛晃一招,飛身向著峽谷口而去……

帝溟寒一驚,轉身追了過去!黑衣人的實力他最清楚,他擔心沉香和忘川,根本攔不住他……

想到墨九狸和寶寶,帝溟寒眼中的殺意更濃了,心裡已經暗暗決定了,一旦黑衣人發現了墨九狸和寶寶的存在,他絕對會第一時間將其滅殺……

至於後果是什麼,他都不在乎了……

忘川原本就一直注意著帝溟寒和黑衣人的動靜,忽然看到黑衣人飛過來,直覺以為帝溟寒受傷敗了……

身影一躍到前面就到了前面,沉香也看向前方……

「哈哈哈,你們兩個不想死的就給我讓開,你們,不是我的對手!」黑衣人看著沉香和忘川說道。

「呵呵,是不是對手,試試不就知道了!」沉香冷哼道。

這個黑衣人給他的感覺,確實很危險,但那也不代表他就怕了對方……

林月等人見到黑衣人飛身回來,也都紛紛站了起來!絕對不能讓他闖進去……

「黑煞,滾!」緊隨而來的帝溟寒站到了黑煞的面前道。

「哎呦,你這是生氣了嗎?既然如此,我就更要看看,哪裡面究竟是什麼了!」黑煞說著眼神看向墨九狸所在的位置道。

「做夢!」帝溟寒說道。

「你應該知道,只要我想看,沒有人能阻止得了我。就算是你,也不行!」黑煞說著身影一晃再次出手。

與此同時他的身上冒出陣陣黑煙,黑煙消失后,取而代之的是9個黑煞,出現在了帝溟寒等人的面前。 符紙掉進碗裏就成了大火,燒的很旺,也沒有想象中那樣裂開,郭勇佳笑着說:“放心吧,這火能燒半小時,趕緊拿筷子過來。”

徐鳳年無奈,故技重施,把廚房裏零零碎碎的碗筷拿了過來,郭勇佳一個人自娛自樂,用筷子插在雞上開始烤了起來。

我呆呆的看着他,一直沒發現,這傢伙確實挺能折騰的,還真的要在這裏燒烤…

他手腳很麻利,很快就把雞先烤完了,他自己掰下一個雞腿,其他的都被我們吃完了,只不過沒吃飽,又讓他陸陸續續的把剩下的肉也都烤了。

冰箱裏還有一點酒,也被我們就着烤肉吃光了,就飽飯足後,我們幾個人躺在沙發上休息,這種感覺很奇妙,我們明明就好像是犯人,被關押在這裏,可是卻有吃有喝,自己想想就有點好笑,或許大叔怎麼也想不到,我們會把他家冰箱裏的東西都吃光吧?

休息過後我們也沒閒着,因爲冰箱已經空了,意味着我們這頓吃飽了下一頓就要完蛋了,所以還是要先想辦法出去。

大家集思廣益討論了一會,我問起了徐鳳年爲什麼會有這個能力,就是能把東西吸附過來。說實話我覺得挺新奇的,可徐鳳年卻說他也不清楚,反正心裏這麼想,就這麼做,總之他也說不清楚。反倒是楊塵解釋說,鬼可以影響磁場,控制一些東西是最平常的能力,越是厲害的越,本事越大,但也沒仔細說,都有那些本事。

我突然奇想道:“既然能把東西吸附過來,那能不能彈出去?”

徐鳳年說可以倒是可以,你是想要我把東西弄出這個陣法?

我點了點頭,指着冰箱說你試一試,說不定就可以。徐鳳年立即對着冰箱隔空彈了一下手指,冰箱好像受到了重擊,衝着大門口撞了過去,那破空的聲音聽得我很興奮,心想說不定能把陣法破開一個洞!因爲在我心裏,所謂的陣法無非就是看不見摸不着,類似玻璃一樣的存在。

很可惜,冰箱快撞到門口的時候突然頓住了,我心裏一咯噔,沒想到連這樣也出不去。緊接着,那冰箱受到了反彈,猛地朝我們飛了過來。

郭勇佳罵了一句臥槽,拉着我的手就要躲開,要不被這這麼大的一個東西砸中,肯定不死也殘廢!

徐鳳年似乎早就料到了會這樣,不慌不忙的擡起一隻手,冰箱在快撞到他的時候突然剎車停住了,重重摔在了地上,我感覺地板都輕輕搖晃了一下。

“外面的東西能進來,裏面的東西出不去。”

我腦子裏又冒出楊塵剛纔的判斷,看樣子果然沒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