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狀態不好,寫得很慢,我儘力接著寫,後面還有更新。 「這次可不會輕易上你的當了!」疾風劍神臉色一沉,身子飄然間閃退百米,渾身氣勢爆漲,只見他手中那柄玉雷劍上爆閃出無數紫色雷光。

雷光纏繞在劍身外,宛如一條飛鷹,『嗤啦』地一聲,便爆射向木白。

那驚人的神雷之力,震顫整個空間。

外戰的眾人都一時被那閃耀的雷光刺瞎了雙眼。

木白一陣窒息,看來疾風劍神是出全力了,身外銀光一閃,只見一套鮮紅如火的鎧甲包裹住全身,大喝一聲,修羅劍上血光一閃,瞬時染紅了卑斯山的天空,無邊無盡的殺戮力量爆發而出,帶起一道驚天劍柱,擊向疾風劍神的雷光劍氣。

轟隆隆——

天地顫動,恐怖的爆發氣流以廣場為中心,朝四周猛然散發開來。

「啊!救命!」無數劍神脈弟子驚呼一聲,身子被這氣流沖飛了千米遠,只有不到三十人實力較強的高手勉強擋住了這股驚人的氣流衝擊。

天劍宮的建築擁有神陣支撐,只是顫動了一會兒,便恢復了平靜。

此時,木白氣喘吁吁的懸浮在半空,已經從雙重形態中退化成了惡魔形態,剛才一招拚鬥,已將他體內的殺戮神力消耗一空。

魔君賜予的修羅印中雖然還蘊含有更為恐怖的神力,但是被木青封印起來,木白不能引動這股力量,因為這股力是木白無法駕馭的,一旦引動,雖然可以憑藉這股神力打敗疾風劍神,可木青的封印會被衝破,而且木白的心魔也會死灰復燃,就算木白斬除了心魔,只要魔念尚存,它就是不死不滅的。

疾風劍神靜靜站立在地,臉色略顯蒼白,他心裡暗自驚訝,原來以為最多兩招就可以打敗木白,可哪想到木白反倒將自己逼迫到這種地步了。

「這傢伙好厲害啊,能把師父逼到這種程度。」一名稍顯青澀的少年站在原地,愣愣望著空中的木白,不知道為什麼,見到他的第一眼,心裡就對木白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

這少年儀錶俊雅,細眉星目,特別是那一雙蔚藍色的眸子,就像是天空一般浩瀚清純,滿頭黑髮在腦後紮成一條小小的辮子垂在腰間,穿著一身勁裝白袍,倒有幾分木白年輕時的風範。 一旁,一名高個的紅髮青年道:「木師弟,你看這次交手,誰能夠贏?」

這時,又有一名賊頭鼠眼的青年湊了上來,嘻嘻一笑道:「那就打賭吧,肯定是師父能贏的啦。」

那紅髮青年也是點頭道:「嗯,那傢伙就算身上古怪再多,實力也比不過師父的。」

俊雅少年雙手抱胸,卻是歪腦尋思一會兒,道:「我看那怪物更厲害一些。」對於木白,他心裡簡直有一種盲目相信的直覺,望著他,體內血液的流動速度都好像比平時快了上十倍不不止。

兩名青年聽了他的話,都是身為驚訝,那賊頭鼠眼的青年笑眯眯道:「小師弟啊,你還是太嫩啦,力量之間的差距,不是這麼好彌補的,哈哈,你輸定了。」

少年青哼了一聲,頗有傲色,道:「輸又如何,大不了這個月的功課,我來幫你們做。」

「嘖、嘖……」紅髮笑道:「小師弟,我們的功課你可做不來的。」

他和那賊頭鼠眼的青年都擁有半神級的實力,而這少年才直到聖級,是劍神脈中實力最弱的一位弟子,可是誰也不敢小瞧他。

能以十六歲之齡進入聖級,這份卓越天資,可見一般。

少年撅了撅嘴道:「那就洗一個月臭襪子。」

兩名青年目光一亮,都是一臉大笑,好像已經贏得勝利一般。

……

木白的目光有意無意瞥了眼那少年,兩人目光對視片刻,心裡頓時生出一種骨肉相連的奇妙感覺。

「這臭小……今天可不能在兒子面前丟面子啊。」木白嘴角沖那少年露出一絲微笑,將目光從他身上移開,盯著疾風劍神道:「今天這場比試,我贏定你了!」

疾風劍神淡然一笑,道:「年輕人就是喜歡誇下海口,現在該輪到老夫出手了。」

疾風劍神身體輕輕一震,磅礴的氣勢全部爆發而楚,瞬時間,整天廣場的空間都陷入了一片極為壓抑的黑暗中,這廣場空間完全被封鎖了。

「是領域!」木白臉色微驚。

疾風劍神道:「這劍神領域的奧義,老夫參悟了七千年,這才初窺領域奧義,看你怎麼接招。」 木白深吸口氣,定了定神。

對於領域,他很了解。身在領域中,對手就是這領域中的主宰,完全用來壓制對手的實力,可比神陣要恐怖得多。

此時,他已經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身上就像是壓了一座大山一樣,連呼吸都很困難。

這就是修為上的差距!

想要修鍊成領域,至少也需要上千年的領悟和累積。

「怎麼樣?還是就此為止吧,繼續打下去,你可能會丟掉性命!」疾風劍神道。

一旦他操控領域全力對木白攻擊的話,木白可能連一記都擋不住。

木白笑了笑道:「來吧。」

疾風劍神見木白說得輕巧,可已經領悟了木白的決心,微微一點頭,隨手一揮,整個劍神領域內,空間一陣劇烈波動,只見萬道紫光亮起,剎那便有上萬道雷光劍氣撕裂空間,宛如那萬千星辰般流轉在木白身體四周。

那些觀戰弟子一陣心驚肉跳,置身其中,所要面對的壓力難以想象,不知道木白還能憑什麼抵擋。

木白心頭略感沉重。可他心中也定好了主意。

這領域和疾風劍神是氣脈相連的,是他領悟神道的一種延伸,只要能夠破掉這領域,就能夠將疾風劍神重傷。

「我要來了!接招吧!」疾風劍神低喝一聲,瞬時操控那上萬雷光劍氣朝木白射去。

萬道劍氣攻擊的氣勢是何等恐怖,快得無影無蹤,不留下任何痕迹。

「這傢伙死定了!」在那些觀戰弟子心目中,木白此時已經成了死人。


少年暗自攥緊雙拳,為木白捏了把冷汗。

「破吧!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

陡然,肆虐的暗魔神力從木白體內爆發而楚,形成一股龍捲旋風,瞬時將那萬劍吸附入了其中。

「噗嗤!」

巨大的壓力反噬,讓木白不禁噴出一口鮮血。

「什麼!」疾風劍神微吃一驚。

幾個轉眼之後,那萬道劍氣的攻擊,在龍捲旋風之中紛紛化作了粉碎。

進入輪迴第四轉,連疾風劍神都感覺到了一股壓力。

「嗯?不簡單!」疾風劍神略微一點頭,隨手一揮,萬道劍氣再次從四方空間穿出,無窮無盡的射向木白。 木白運用輪迴九轉的巧妙之處,將那劍氣攻擊全都成功化解,而體外那股龍捲旋風的威力卻在每個呼吸間都在成百倍的增長。

「什麼?」見到攻擊不奏效,疾風劍神頓時大驚。

轟隆隆——

進入第九轉。


那恐怖的旋轉威能,連領域都快被撕碎,整個領域瘋狂顫動。

疾風劍神臉色一陣蒼白,差點兒噴出一口鮮血,心頭駭然至極。

呼呼——

恐怖的旋風龍捲逐漸消散,露出木白的身影,他傲立半空,冷眼掃量疾風劍神,道:「看來前輩已經盡全力了,只是可惜,你要敗在我手下!」

「不可能!」疾風劍神有些憤怒了,沉聲道:「不要以為你能夠化解我的劍神領域攻擊就可以打敗我,你的實力遠遠不能和我比及。」

驟然間,疾風劍神滿頭白髮飄舞而起,凝氣提神,那玉雷劍飛旋到身前,狂暴的紫色雷光閃耀而出,凝聚出了一道百米長的恐怖劍芒。


這劍芒中蘊含著疾風劍神終其一生對劍神道的領悟,是他的最強一劍。

本來,他以為依靠劍神領域的攻擊就可以打敗木白,但了現在這一步,他顧不了木白的生死,只能出殺招了。

堂堂一名主神后階的封號劍神,要是敗給眼前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年輕小輩,這是他無論如任何也不能夠接受的。

木白臉色微變,能清晰感受到身前那道百米劍芒的暴虐神力。

身在這劍神領域內,他自身實力受到領域壓制,要是光靠自己的力量和疾風劍神硬拼的話,自己絕對會死無全屍。

「看來勝負已經分曉了,這傢伙怎麼可能接下師叔的『玉雷撼天地。」賊頭鼠目的青年一臉震撼道。

這招『玉雷撼天地』是疾風劍神的封號神技,威力大至毀滅天地,就連一般的后階主神都無法接下,更何況木白現在的實力只是達到中階主神。

那紅髮青年瞥了眼身旁的少年,笑道:「木師弟,你的眼光太差了,準備給我們洗一個臭襪子吧,哈哈哈。」

「可惡。」少年咬了咬牙,道:「不到最後一刻,你們怎麼知道誰勝勝負?」 賊頭鼠目的青年嘿嘿笑道:「木師弟啊,你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

巨大玉雷劍芒飛旋在疾風劍神身前,他沉聲道:「現在認輸還來得及,一旦我全力出手,沒人救得了你。」

木白倏忽大笑道:「前輩,你真是太天真了,來吧。」

疾風劍神威嚴,臉色不禁一變,突兀地感覺到木白體內有一股恐怖的遠古氣息覺醒了。

剎那,只見木白後背的皮膚,宛如燒紅的鐵烙一般,皮膚上出現了一條金色龍紋。

那龍紋好似活過來一樣,竟從木白體內飛出來了,形成一道巨大的金色古龍幻影。

「那是什麼?」疾風劍神大吃一驚,能清楚的感覺到那條古龍中蘊含的恐怖神力。

「吼!」——

怒龍咆哮,回蕩在領域中,整個領域顫動得更加厲害。

木白的身影就像是融入那條金色巨龍之中一樣,倏然朝疾風劍神沖了上來。

疾風劍神心頭駭然,但此刻來不及多想,大喝一聲,衝起身子, 向著陽光走去 ,沖向那條巨大的古龍。

領域外觀戰的少年瞪大了眼眸,體內血液在這一刻就像是開水一樣沸騰了。

外戰的眾人都屏住了呼吸,眼睛眨也不眨的盯上領域內那兩道恐怖身影。

眨眼間。

重生之修仙無敵

轟隆——

兩股至強神力互相吞噬,一點點在空中化為粉末。

木白雖然引動了真龍印的神力,這是這股神力依然不能和疾風劍神的攻擊力量相抗衡。


「噗嗤——」

木白悶哼一聲,一口鮮血噴出,身子頓時拋飛了一百多米。

「你敗了!」疾風劍神昂首挺立在交戰中心,臉色蒼白如紙,嘴角掛著兩行清晰血跡,看上去傷的不輕,但他的情況要比木白要好得多。

木白身子搖搖欲墜的懸浮在半空。

若不是他穿上了幽焚甲的話,此刻胸口早就被疾風劍神的劍鋒給劃破了。

雖然勉強擋住了疾風劍神一擊,但他此刻消耗巨大,已經不剩下多少力量了。

疾風劍神也是吃驚不小,道:「不得不佩服你,明明實力比我低得多,卻能夠將我逼迫到這一步,但你還是敗了。」 「哈——哈哈哈。」

木白大笑道:「還沒完呢!」

疾風劍神心頭猛地一跳。

咻咻咻——

忽見木白右手的空間戒指上飛出九道食指大小的金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