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午宿舍停電,葉一朵心情不好,雲夢恬也沒有想起充電的事情,下午走的時候,她們倆的手機,都沒有多少電了。

這會都關機了,也好,現在都快十一點了,表哥就算是想要負荊請罪,恐怕都來不及了!

想到這裡,雲夢恬覺得,也算是為葉一朵出口惡氣。

她喊了一聲薄錦年:"學長,我們倆手機沒電了,你手機有電的話,用手機打車吧!"

薄錦年點了點頭,低頭拿手機打車。

葉一朵站在一旁,晃晃悠悠的。

雲夢恬看著都覺得擔心,她伸手扶著葉一朵:"朵朵,是不是很難受,我要不給你買點醒酒藥吧!"

葉一朵扯了扯嘴角:"那是什麼東西,喝酒就是為了忘記不痛快,幹嘛還要醒酒藥啊!"

雲夢恬無奈的嘆口氣:"你說話這麼清楚,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是醉了沒有!"

葉一朵嗤笑了一聲。

雲夢恬聽著她這笑,怎麼聽怎麼彆扭。

葉一朵的心情,恐怕是糟糕透了,她也不知道,表哥到底是忘了,還是太忙了。

反正,看著葉一朵這樣,雲夢恬是真的很怪路彥琛。

葉一朵在雲夢恬耳邊呢喃:"小夢啊……俗話說,酒不醉人人自醉,不是酒讓人醉了,是人自己要醉,我現在倒是寧願自己千杯不醉,那樣心裡就不會難受了,你說為什麼啊,為什麼我覺得,我在小白哥哥心裡,可有可無呢,是不是我的感覺出錯了,還是不不夠成熟,不懂事,不聽話啊!"

葉一朵說著,抱著雲夢恬的胳膊,臉埋在上面。

雲夢恬感覺,自己的胳膊濕了。

她知道,葉一朵哭了。

這件事情吧,說不上來誰對誰錯。

以前,雲夢恬覺得,年齡不是問題,可是,此時此刻,雲夢恬卻覺得,年齡是個大問題。

十歲,不是一兩歲,真的是有代溝的。

路彥琛太忙了,他現在正是為事業奮鬥的年紀,說句難聽的,他想要把盛世集團發展的更加強大,根本就沒有談戀愛的時間。

他談戀愛的時間,估計都是抽出來的,他累,葉一朵等待的也累。 「對不起,我會竭盡全力幫忙找到能救他的人。」

他知道,木兮不是那種冷血無情的人,肯定是紀總不願意救,「木小姐,東……」

眼睫毛上還掛著淚珠的木兮看了眼旁邊急的就差點下跪的方秦,「阿陽是我的家人,我也不想他出事,咱們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繼續尋找能救他的人,希望能儘快找到這個合適人選。」

看著現在急需救治的紀優陽,方秦垂落的雙手反覆緊握。

不行,他不能看著東家有危險,紀澌鈞不肯救是吧,那他逼也要逼紀澌鈞救人。

方秦看了眼桌上的水果刀,撿起水果刀直奔木兮。

「叮鈴鈴……」

包里傳來手機來電鈴聲的木兮,拿起手機后從凳子起身,回頭就看到方秦拿著刀子不知道想對她幹什麼。

「木小姐對不起……」方朵已經背叛東家了,他對不起東家,他不能再眼睜睜看著東家死。

一把鋒利的刀子橫到她脖子上。

知道方秦是因為擔心紀優陽才會做出這種傻事,木兮勸了一句,「我可以很肯定告訴你,如果你這樣做,他就算是答應做骨髓配對,也不會放過阿陽的,你真的希望為了阿陽好,就聽我的,先找人。」

「木小姐,我們已經找了好多年了,一直都沒找到,紀總是最有希望的,我的命是東家給的,我不能夠看著他有危險,而我卻什麼都不能做……」他知道自己這個舉動很不理智,「我沒有辦法啊,木小姐。」

方秦那一句被逼到「沒有辦法」,才不顧一切鋌而走險的話,讓木兮的心情沉重到,一些決定也跟著推翻,垂落的手抬起,搭在方秦胳膊上,將方秦的手一點點往外推,「我不會讓他有事的。」

「如果再找不到呢,東家他等不了那麼久了?」他真的不想傷害木兮。

「我就……」

沒說完的話,被門后推門進來的一聲叱喝打斷。

「方秦把你的刀放下!」衝進來的許衛,直奔木兮身邊。

情急之下,想要劫持木兮的許衛,在木兮避開的時候,刀子不小心劃過木兮的手臂。

「太太!」護住木兮的許衛,一腳將方秦踹開。

許衛的話,還有病房裡的打鬥聲,已經招來門外的保鏢。

聽到進來的腳步聲,木兮立即壓低聲音制止,「住手!」

她不想剛剛發生的事情傳到紀澌鈞耳邊,如果紀澌鈞知道了,別說不會救紀優陽的,方秦也活不成了,拎著包包往外走了幾步的木兮回頭看了眼方秦,「我有空會再來的,這裡就麻煩你了。」

木兮走後,進來的保鏢問了句,「出什麼事了?」

「沒事。」方秦有些擔心,自己剛剛用匕首划傷了木兮,許衛又是紀澌鈞的人,這件事肯定是傳到紀澌鈞那裡去了,都是他太衝動才會造成這樣的後果。

是他對不住東家,都是他沒用。

保鏢出去后,方秦對著自己的臉連扇了數耳光。

從病房出來時,木兮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幸好只是衣服破了沒傷到皮膚,不然就難以瞞過紀澌鈞了。

「太太,這個方秦太過份了!」

「這件事,別告訴紀總。」

「是。」他不可能不告訴紀總。

木兮像是猜到了許衛的內心話,再一次強調,「這件事,希望你能替我保密,方秦是因為擔心四少的關係,他不是有心的,我不想讓紀總因為擔心我,遷怒四少。」

「太太,對不起,我不能向紀總隱瞞任何和您有關的信息,這是我的工作職責,一旦紀總事後知道的話,不止是我,洋哥也會因為我出錯受到牽連。」

「那你,就等晚上,紀總回房間時,再跟他說這件事。」只有他們兩個人呆在一塊的事情,紀澌鈞的心情是最好的,不管那個時候她說什麼,紀澌鈞一般情況下都會同意。

木兮不想讓他為難,而他也儘可能的不想讓木兮難做,「我知道了。」

吻安,緋聞老公! 「謝謝。」

「這是我該做的。」

木兮拿在手上的手機再一次響了,剛剛在病房裡,因為方秦的事情,木兮沒來得及接電話。

木兮接電話的時候,方秦上前去摁電梯門。

宿主 「喂?」

「木小姐,我是梁帥的二嫂胡秋霞,您現在方便接電話嗎?」

梁帥的二嫂?怎麼會找她?

「方便,有什麼事嗎?」

電梯到了,許衛比了一個請的手勢讓木兮進裡面。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跟你當面談,你方便和我見個面嗎?」

「現在?」她跟胡秋霞之間,應該沒什麼能談的吧,難道,是梁淺的事情?就算是這樣,來找她的人,也該是聶曉雲而不是胡秋霞。

「也可以,你覺得哪裡方便,我們就去哪裡見面。」

她還想跟小寶談談事情的,看來,只能把那件事推后了,木兮想不到有什麼地方談話方便,如果要說安全的話,那就只有一個地方,「我們在山海湖見面吧,我現在過去。」

「好。」

木兮電話掛斷後,後面的許衛問了句,「太太,我幫您預約?」

「好。」

從電梯出來,木兮打算給梁淺發個信息說這件事,無意間看見站在不遠處的一個身影,她看過去不到兩秒鐘,那個身影就轉身往門外走。

那不是沈呈嗎?

他怎麼在那裡站著?

預約完許衛說道,「太太,我們現在可以過去了。」見木兮眼神疑惑望著門口那邊,「出什麼事了?」

「沒事。」 玄宇宙 以沈東明對紀家的計劃,現在應該是處於忙碌的集團整合之中,沈呈身為集團的總裁,應該是忙到手不離文件,怎麼還有時間站在這裡?

對沈呈舉動很不解的木兮,上車后一直想著這件事。

……

自從第一次股東大會後,蘇嵐就再也沒有紀優陽的半點消息,又不能出去,她問其他人,其他人也不肯透露半個字,急的蘇嵐寢食難安。

借著散步的機會,在別墅里活動的蘇嵐,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用的消息,無意間看到勁彪的身影,蘇嵐以為沈東明回來了,立刻跟過去。

進屋后,沒看到人,蘇嵐猜想應該是去了書房那邊,沈東明回來最常活動的地方就是書房了。

她今天一定要找沈東明要個說法。

趕到書房門口的蘇嵐,正要推門進去,就聽見那半掩的房門後傳來勁彪說話的聲音。

「我怎麼聽人說,東明在郊區的別墅,住進了一個年輕還懷著孕的女人,該不會是東明在外面養的吧?」

還想再聽多一點的蘇嵐,耳朵剛湊過去,門后就沒了聲音。

就在蘇嵐挪動腳步要往裡靠時,門被人打開,蘇嵐對上勁彪那張臉。

「你怎麼會在這裡?」

反應快的蘇嵐,馬上逼近勁彪,「沈東明呢?」

「等他回來,你自然能見到他。」剛剛蘇嵐沒聽到什麼吧?

「我家阿陽呢,他去哪兒了?」

「他在忙。」

在忙?

如果真是在忙的話,怎麼會連電話都不接,一定是現在紀氏拿到手她們母子都沒有利用價值,阿陽肯定是像她一樣被關起來了。

沈東明這個混蛋,怎麼能這樣對待她們母子,她不會就此作罷的,她一定要狠狠還擊,讓沈東明知道她蘇嵐不是一個任人擺布的女人。

勁彪瞥了眼蘇嵐后,見蘇嵐注意力不在他身上,趕緊離開。

勁彪走後,回到房間的蘇嵐,坐在沙發上發愣了好一會,眼睛立刻盯著桌上的手機看。

她本來還指望借著沈東明的力量報復董雅寧,可誰曾想到,她被沈東明關著,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沈東明阻撓了她報仇,又這樣對待她們母子,她得讓沈東明這個自以為是能掌控全局的傢伙,付出慘重的代價。

起身後,拿過手機的蘇嵐,將一串熟爛於心的號碼輸入手機,隨後立刻撥打過去。

這麼多年了,她在沈家也不是白過的,沈東明最脆弱的地方是什麼,她摸得一清二楚。

過了好一會,電話接通,那邊傳來一個年輕男人的聲音。

「喂?」

「我是沈東明的夫人。」

電話那頭的男人,似乎對蘇嵐的來電感到驚訝,「六嬸,您好。」

「再過不久,沈氏要開董事會,我聽說你父親對董事長這個位置很有興趣,我手上有一個秘密,能幫他爭取到這個位置,如果你願意跟我合作的話,就派人來接我過去。」

他們跟這個蘇嵐沒打過任何交道,只聞其人,不見其人,難怪六叔從不讓蘇嵐出面,原來不是一條心的,「我需要請示我父親,五分鐘后,我再回您電話。」

「好。」

電話掛斷後,蘇嵐趕緊去換衣服,她知道,老五一定會給她回電話的,因為老五他們等絆倒沈東明等了太久了,這個消息,她一直都知道,只是當初不願意這樣做,怕沈東明失勢了,她也不能順利的報復董雅寧,可現在董雅寧已經遭報應,對她來說,她當前的敵人只有一個,那就是沈東明。

沈東明一時半會應該不會回來,為了不錯失良機,蘇嵐立即給沈呈打電話。

電話那頭的沈呈正開著車去公司,一晚上失眠,精力不足的沈呈,在等紅綠燈時,直摁著疼痛難受的眉心。

車裡的屏幕彈出蘇嵐的電話,本想掛斷,卻不小心點到了接通。

「喂,沈呈,你回來沈宅一趟,我有話要跟你說。」

「我有會要開,有什麼話,等我忙完再說吧。」

「你要是敢不來,我就從樓上跳下來,到時你就等著阿陽恨你一輩子。」說完后,蘇嵐就把電話掛斷了。

這個蘇嵐,上一回找他,就是騙他進鬼門關,這一回又想做什麼?

有這麼個不省心的母親,他真的很替紀優陽感到擔心。

綠燈放行后,沈呈立刻左拐回沈宅。 看著葉一朵難受,雲夢恬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

她伸手抱著葉一朵,低聲安慰:"朵朵別哭,不難受,沒有什麼可難受的,都會過去的!"

她越說,葉一朵的眼淚越是洶湧。

那邊,薄錦年已經打到車了。

他無奈的看了一眼葉一朵和雲夢恬:"車來了,我們……先上車吧!"

雲夢恬點了點頭,拉著葉一朵上車。

葉一朵和雲夢恬坐在後面,薄錦年坐在前面。

回到宿舍,葉一朵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醉的不省人事了。

雲夢恬幾乎是把她拖上樓的,她把葉一朵放在床上,葉一朵也沒醒。

雲夢恬拿熱毛巾給葉一朵擦了擦臉,她自己也累的一塌糊塗,隨便洗了洗臉,就睡覺了。

第二天早上。

雲夢恬醒來的時候,葉一朵還沒醒。

她躺在床上,拿著手機翻了翻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