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心醫院。

本來應該早就下班了。

可是,蘇凜卻遲遲沒有離開,他自己都不想承認,他是在等戚薇薇。

他在醫院大廳里,來迴轉了幾趟,終於看見戚薇薇,急匆匆的向著醫院裡面走進來。

蘇凜的臉上,露出一抹難見的笑容。

戚薇薇走進醫院大廳,就看見蘇凜站在那邊。

她快速的向著蘇凜走過來:"蘇凜,你在醫院啊,我還害怕你走了,正好,我今天下午找你,想把錢還給你!"

聽見戚薇薇一上前,就說給自己還錢。

蘇凜頓時搖頭:"我不著急的,你可以不用這麼急著還給我,等你手頭寬裕了再給我,也不遲的!"

戚薇薇笑了笑:"這怎麼能行呢,我們素昧平生,你就借錢給我,我已經很感激你了,現在怎麼好意思,一直欠著你的錢呢,你要是不拿著,我整個人都會不舒服的!"

蘇凜看著倔強的戚薇薇,無奈的點點頭:"那好吧,既然你堅持,就給我吧,只不過,我是這個醫院的院長,你以後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告訴我!我能幫上你的,我絕對不會推辭!"

戚薇薇笑著點點頭:"嗯嗯,會的!你的微信號是多少,我給你微信轉賬吧!"

蘇凜眼睛閃了閃:"你直接加我,然後把錢轉給我就行!"

戚薇薇有點詫異,她抬頭看了蘇凜一眼,最終,點了點頭。

人家幫了她的忙,加個微信而已,她也沒有必要那麼矯情。

戚薇薇加了蘇凜的微信,將昨天下午,他幫忙墊付的醫藥費,全部給他轉過去。

蘇凜看著她,神色有點無奈。

真是一個要強的姑娘啊!

戚薇薇轉完賬,剛打算開口說話,就被蘇凜打斷。

他說:"你看你已經把錢給我了,我們認識,就是緣分,以後做個朋友總是可以的,我陪你一起去看看伯父吧!"

戚薇薇乾笑了一聲,既然蘇凜都這麼說了,而且,人家昨天還幫了自己那麼大的忙,她也不好拒絕。

戚薇薇點了點頭:"那好吧,就謝謝你了!蘇凜!"

蘇凜搖搖頭:"沒關係的,對了,我可以叫你薇薇嗎?"

戚薇薇走路的腳步,微頓了一下,她點點頭:"好啊,你覺得舒服就行,我不介意的!"

蘇凜點了點頭,便沒有再說話。

其實,他怕自己說多了,會變成唐突。

兩個人到了病房,戚風已經醒來了。

看著女兒帶著這麼年輕英俊的一個男孩子過來,他頓時笑著想坐起來。

戚薇薇趕緊過去,幫戚風把床搖起來:"爸,你幹嘛呢,你身體還沒有好利索,幹嘛要坐起來啊!"

戚風笑著看向蘇凜,他的呼吸還不是很通暢,他說:"這位先生是……"

戚薇薇看了一眼蘇凜,趕緊介紹:"哦,爸爸,他是這家醫院的院長,人很好的!昨天下午你在手術室的時候,我遇見了他,他今天特地過來看看你!"

"哦,這樣啊!"戚風點了點頭,伸手有點失望。

殊不知,被戚薇薇這般,給戚風介紹的蘇凜,臉上也劃過一抹失落的神色。

什麼叫他是這家醫院的院長,他們不是說好的,是好朋友嗎?

戚風坐在病床上,雖然戚薇薇這樣給他介紹了。

可是,他還是忍不住去打量蘇凜。

自己這些年,一直在拖累女兒,要是有個人能夠照顧她,那就好了。

每次看見戚薇薇這麼辛苦,他都心疼不已。

戚薇薇覺得氣氛有點尷尬。

她看著戚風:"爸爸,你感覺身體怎麼樣了,實在不行的話,我給你請個護工吧!"

戚風堅決的搖頭:"我身體今天已經好的差不多了,請什麼護工,多浪費錢!"

戚薇薇無奈的看著戚風:"爸,你的身體要緊,你也不要跟我犟,我現在有錢,我工作也忙,白天照顧不了你,萬一你不舒服,身邊都沒有人照顧,那可不行!"

"護工的事情,我來想辦法就行,薇薇,你明天安心去上班!"蘇凜開口說道。

戚薇薇轉身看了他一眼:"那怎麼行呢,這樣的小事,我自己能搞定的,就不麻煩你了,我一會去護士站問問就行!"

看著戚薇薇一副拒他於千里之外的態度,蘇凜也不好再說什麼。

他看著戚薇薇:"那好吧,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你儘管開口就行,我就先下班了!"

戚薇薇聽了,愣了兩秒:"那行,我先送你出去!"

戚薇薇說著,就向著蘇凜走過來。

蘇凜無奈的搖搖頭,轉身向著病房外面走去。

重生之特工天后撩上癮 一出病房,戚薇薇就不好意思的跟蘇凜道歉:"蘇凜,實在是不好意思啊,我剛才的態度,並不是說我不識好歹,實在是,我不想讓我爸誤會,我爸總想讓我儘快找個人,好照顧我,他覺得,我一個人的肩膀上,承擔的東西太多了,他捨不得,所以,我的態度才會故意疏遠,希望你不要介意啊!"

蘇凜笑著搖搖頭:"怎麼會呢,我就是有點不解,介意的話,倒是不至於,畢竟,我們才見面兩次,就算是你有一定的戒備之心,我都能理解的,只不過,你爸爸說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你一個小女生,這些事情,的確不是該你承擔的!你可以考慮找個男朋友啊,如果你不想結婚的話,也不一定非得現在結婚啊!"

聽到蘇凜的話,戚薇薇乾笑了一聲:"還是算了吧,我自己的性格,我自己清楚,沒有幾個人能受得了我的脾氣,再說了,我覺得現在這樣,就挺好的!"

蘇凜看著戚薇薇,欲言又止。

"怎麼了?有什麼事,你就直說啊!"戚薇薇笑著說道。

"我的意思,你還沒有找人相處,你怎麼知道,沒人受得了你的脾氣,你可以找一個性格好點的男朋友啊,像你這樣真性情的姑娘,我想,還是有很多男人喜歡的!"蘇凜說道。

戚薇薇突然看著蘇凜,看的蘇凜有點不自在:"你看我怎麼了?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戚薇薇轉身,搖搖頭:"倒也不是,只是好奇,你會說這些話,要不是我們身份懸殊太大,我都會誤認為,你再向我推銷自己呢!"

戚薇薇半開玩笑的話,讓蘇凜的身體一僵。

她的話,意思是,他們之間的身份懸殊太大,這算是變相的拒絕嗎?

也對,既然不願意,在剛開始,還沒有什麼感情的時候,就徹底拒絕,這才是戚薇薇的性格。

蘇凜怔了怔,很快就緩過來。

他笑了笑:"我倒是想跟你推銷自己呢,可是,就是怕拒絕啊,再說了,我們才見過幾次啊,萬一你以為我是流氓,那可就誤會大了!"

戚薇薇笑著看向蘇凜。

可能是今天戚風的身體好轉了,她的笑容,也變得明媚起來。

她說:"怎麼會呢,你這樣熱心腸的人,現在已經不多了,誰要是以為你是流氓,那肯定是眼瞎了!"

蘇凜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兩個人走到電梯口,蘇凜轉身看著戚薇薇:"好了,你也不用送我了,我是醫院的院長,難不成還能走丟了不成,你趕緊回去照顧伯父吧,還有,你不是說幫伯父找護工嘛,如果你不願意欠我人情的話,就自己去吧,護士站往前走幾步,拐個彎就到了!"

戚薇薇點了點頭,笑著道謝。

蘇凜離開后,戚薇薇就向著護士站走去。

蘇凜說的對,父親的身體,現在不能沒有人照顧。

今天她沒有來醫院,千叮嚀萬囑咐,讓護士幫他照看一下。

護士人家每天要面對那麼多的病人,也不可能把時間花費在父親一個人身上,她必須給父親找個護工。

這樣的話,她工作起來,才能徹底安心。

戚薇薇去了一趟護士站,給父親找了一個護工,說的是每天上午和下午照看戚風。

晚上的時候,戚薇薇打算自己來病房。

她回到病房的時候,戚風似乎還不死心。

他看著戚薇薇:"剛才那個先生,真的跟你沒有一點關係啊?"

看著父親眼裡的笑意,聲音還有點喘。

戚薇薇耐心的笑著搖頭:"真沒有關係,他是這家醫院的院長,爸爸,你要是不信的話,可以去問那些護士的,我要是能找那樣的男朋友,人家家裡,也未必願意要我的,還以為我是看上他的錢了呢!"

戚風神色突然淡下來:"也對,就算是窮一點,也沒有關係,爸爸不想讓你受那樣的罪,你說你小時候,多好啊,我每天帶你去山裡挖草藥,帶你打打獵,我們的生活,也過得很開心,可是,自從我得了這個病,哎……" 尋夏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在一排排貨架上尋找東西,因為不知道儲存監控內容的東西長什麼樣,只能靠自己的直覺判斷。

就在尋夏急得想罵人的時候,她看到了一本存貨本,在存貨本的最後一欄上,尋夏看到了自己要找的東西,立刻按照編碼,沒一會就找到了一個筆記本電腦。

尋夏欣喜萬分,捧著電腦坐在地上,開機后卻發現要密碼。

尋夏立刻撥通唐坤的電話。

此時偽裝成保鏢的唐坤正抱著胳膊挨著電腦看監控,接到電話時,唐坤目光盯著其他監控看,「尋夏小姐,你那邊搞定了?」

「要密碼,密碼多少?」

聽到電話那頭的尋夏語氣著急,唐坤就猜想尋夏該不會是拿了東西沒走,在倉庫裡面輸密碼看監控吧?

唐坤簡直是要被尋夏這個智商笑暈了,「密碼只有姜軼洋才知道,別管密碼,你先把東西拿出來。」

這個唐坤,什麼意思,居然用這種吩咐別人作事的語氣跟她說話,尋夏不情不願回了一句:「知道了,我現在就拿東西離開。」

電話掛斷後,唐坤彎腰盯著監控繼續查看。

忽然,監控頁面出現了幾個朝監控室走來的身影,唐坤立即轉身離開監控室。

尋夏將電腦合上,抱起電腦就往外走,在她的手碰到門把時,門後傳來腳步聲,嚇的尋夏滿臉慌張四處扭頭。

聽到外面傳來輸密碼的聲音,尋夏顧不得那麼多,先找地方躲。

在她剛躲好的時候倉庫門就被人推開,躲在架子後面的尋夏看不清進來的人是誰,只能在心裡默默祈禱對方看不見她。

羅拉進來后,先去找存貨本查看東西所在位置。

翻開存貨本的羅拉,發現本子的右下角有摺痕,順手用手捋了捋,「電腦,電腦……」

嘴裡念叨的羅拉翻了幾頁,找到自己想要的那一頁,手指順著序號往下滑,來到最後一欄,「8302號。」

找到東西所在的位置,羅拉將存貨本合上。

本子剛合上,羅拉就注意到什麼。

剛剛她好像看到什麼東西。

生疑的羅拉重新翻開本子,一直翻,翻到最新記錄的一面,羅拉望見本子的右下角有個印子。

看這個印子,有點像是汗跡之類殘留下來的,而且還是新鮮的。

羅拉摸了摸這個印子,發現用手擦不掉,立刻掏出手絹擦乾淨。

擦完東西的羅拉,將本子放回桌上,轉身去找東西。

看到走過來的身影,抱著電腦的尋夏,立刻蹲下避開來人的視線。

剛蹲下沒多久,尋夏就聽到前面幾排架子傳來驚呼聲:「怎麼不見了?」

什麼,居然是羅拉!

完了。

趕在羅拉出去之前,她得先把東西拿走。

尋夏目光緊張四處張望,確定安全,立刻拔腿跑出去。

起身的尋夏,一個不注意,整個人摔跪在地。

懷裡的電腦摔在地上,發出巨大的響聲。

意識到自己暴.露了位置,尋夏慌慌張張抱起電腦要走。

在她撐起身的時候,垂落的目光看到一雙黑色的女士皮鞋出現在自己視野範圍。

腦袋一片空白,愣了數秒的尋夏緩緩抬起頭。

「尋夏小姐?」聽到聲音趕來的羅拉,望見摔跪在地爬起身的人,好奇尋夏為什麼會在這裡的羅拉,下一秒看到尋夏懷裡的東西,羅拉隱約猜到什麼,用手指著尋夏,話還沒出口,撐著身子跪在地上的尋夏就摔坐在地上,不停揮手解釋,「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尋夏小姐,該不會是你把寶少爺推倒的吧!」否則怎麼解釋尋夏會出現在這裡,懷裡還抱著一個電腦。

「不是,不是,不是我。」生怕羅拉會把她抖出去,尋夏非常激動,雙手合掌對著羅拉祈求,祈求羅拉相信她。

「是不是你,隨我到了老夫人面前,就真相大白了。」羅拉伸手去拉坐在地上的尋夏。

「不要,不要,我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敢了,羅拉你就給我一次機會,給我機會,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此時的尋夏已經被突然出現還知道真相的羅拉嚇到了,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求羅拉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

尋夏的親口求饒,讓羅拉特別生氣,果然,她沒猜錯,就是尋夏幹得,這個尋夏也太狠心了吧,不行,她一定要把這個消息告訴老夫人!拉不起尋夏的羅拉,乾脆把人推開。

被推倒在地的尋夏一臉絕望嚎啕大哭。

擔心尋夏會畏罪潛逃,快到門口的羅拉,開口大喊:「來人啊。」

這三個字,讓尋夏逐漸停止了哭聲,看著羅拉背影的眼神從絕望到無助到狠毒。

盯著羅拉背影看的尋夏,使出了渾身力氣,爬起身抱著電腦沖向羅拉。

聽到身後傳來奔跑的腳步聲,羅拉一回頭就看到尋夏舉著電腦衝過來要打她。

「你這個狠毒的女人居然敢打我!」沒想到尋夏居然要對她手,儘管經歷過大風大浪,但羅拉還是被眼前這一幕嚇到了,生怕被激怒走投無路的尋夏會把她殺了,羅拉對門直跑。

「你別想跑!」拽住羅拉的衣服,把人扯了回來。

掙扎的羅拉用力揮手。

拽住她的力量消失后,身體突然失去平衡的羅拉連連後退,最後腦袋重重撞在牆壁上。

「咚!」一聲巨響伴隨著腦袋悶痛,羅拉的視線好像顫抖了一下,再次恢復平靜的時候,已經有些模糊看不清人臉。

順著牆壁滑落坐在地板的羅拉,還想撐起身離開,可是因為腦袋上的疼痛讓她變得無力,不管怎麼做就是起不來。

「你這個死老太婆還想揭發我是吧!啊!」尋夏抬起腳想要踢過去,但是想到什麼立刻收回腳,半蹲在地看著鮮血順著牆壁滑落染紅白牆的羅拉,手指著羅拉的眼睛,「這就是報應!敢跟我作對的報應!」

「你,你,你……」羅拉用手指著尋夏笑得特別開心的臉,說話不利索的羅拉渾身顫抖,「你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

呵呵呵。

如果羅拉不說這句話,她還差點忘記了,什麼叫做放虎歸山。

左耳前傳 「那就看看誰不得好死,你這個老東西!」尋夏把手伸進衣服里,隔著衣服用力推羅拉的腦門。

「咚。」後腦勺再一次用力撞向後牆。

眼冒金星的羅拉,昂著腦袋,感覺自己快窒息了,為了喘氣用盡了全身力氣。

隨著第三次的撞擊,羅拉微微張合的眼皮下死死瞪著尋夏的眼睛逐漸閉上。

羅拉合上眼睛后,尋夏鬆開手,撿起懷裡的東西,想要離開,走到門口的尋夏回頭看了眼癱坐在地的羅拉。

總感覺不放心。

一不做二不休,既然都下手了,如果不永除後患,恐怕死的人是她。

尋夏立即轉身,把貨架推倒,將羅拉困在貨架下面,隨後點燃幾頁紙,將燃燒的紙片丟到火架上。

很快,一些文件被點燃,燃燒的火焰吞噬著木架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