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林柔震驚不已,說:“完不成任務……死?”

張小凡點點頭,說道:“幕後的鬼看來已經着急了,因爲這些日子我們死的人數少了。”

蘇倩倩臉色蒼白的說:“爲什麼,爲什麼會這樣。”

“回去吧,去班級裏說說。”張小凡說。

隨後三人離開食堂,出了食堂之後,張小凡便看到之前的那些警察和法醫過來了,一模一樣的人,他們面無表情進入食堂。

之後張小凡便不再關注了,隨便想一想就能看出,這個死者的班級也陷入了這個紅包羣。

回到教室,不少學生已經在聊食堂那件事了。

“聽說了麼?那個死者也是任務沒完成,所以自殺的,和包蕾死的那一次一模一樣。”

“我朋友就是他們班的,他們是高一的,昨晚搶了兩百塊紅包,簡直和我們所經歷的事一模一樣。”

“難道說,包蕾又建了一個羣,然後拉那個班級的人玩了麼?”

同學們紛紛猜測着,張小凡走上講臺說:“那個班級顯然也出現了和我們一樣的事,有誰認識他們班級學生的,可以和他們接觸一下,大家一起找機會脫離這個遊戲。”

現如今,也只有這個辦法了,同學們紛紛說好。

其實大家不知道的是,對於有其他人加入紅包羣,張小凡心中倒是覺得不錯,因爲這樣一來,他們的壓力相對來說會小一點,鬼不會緊緊盯着他們了。

張小凡向來不是什麼拯救世界的聖母,他的內心想法非常簡單,那就是隻要身邊的人好就行,至於其他人的死活,還真是無所謂。

在學生們激動聊着那個高一班級發生的事後,王虎卻是約出來高三的一個女生了,女生叫郭曉梅,高三有名的交際花,愛財如命,只要給她錢,幾個人上她都沒事。

兩人來到賓館,王虎扔了一踏錢給她之後,直接把她撲倒,兩人顯然不是第一次了,郭曉梅深知王虎脾氣,正欲弄些小技巧,沒想到王虎說道:“今天不要什麼技巧了,你就趴着,只要過半個小時就好。”

“虎哥,你說什麼笑話呢,難道不需要小妹我用那招了。”郭曉梅撩人的說。

“廢話少說,只要你乖乖聽話,再給你買個包。”

一聽這話,郭曉梅高興的連連點頭,隨即趴着。

王虎直接開始行動,吃了藥,半個小時後,終於鬆了一口氣,終於完成了任務。

“曉梅,你高三班級還有做你這行的妹子沒?”王虎抽着煙問道。

郭曉梅嬌嗔說:“怎麼,還玩不夠啊?”

“只要你能給我找到,一個一萬塊,我還要七個,醜不醜沒關係。”王虎說道。

一聽這話,郭曉梅眼睛都亮了,說道:“是有幾個,我給你介紹過來。”

郭曉梅快速撥打電話,和電話那頭的小姐妹聊得很開心,還說什麼到時候五五分,王虎心中一片鄙夷,不過沒說什麼。

很快的,來了四個妹子,不得不說,這四個妹子都是其醜無比,兩個大齙牙,一個滿臉麻子,另一個狐臭很重。

“虎哥……”四個妹子自來熟的撲了上去。

王虎退後一步說:“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動腳,我問你們,是不是高三班級的?”

四個女生連連點頭,隨即根據王虎吩咐,紛紛拿出了自己的學生證。

王虎仔細檢查之後,點點頭,欣喜的說:“好,開幹!累死也要幹!”

……

等王虎晚上從賓館出來的時候,王虎整個人腳都軟了,其實他從郭曉梅那次就已經受不了了,後來硬着頭皮幹了一個,最後自己已經徹底直不起來了。

無奈服用了偉哥,終於把三個妹子解決,至此,他是真的虛透了。

“我王虎發誓,此次之後,絕對不再碰女的!”

王虎已經有了很強的心理陰影。

剛剛到了校門口,這時候,小弟給他打來電話。

“虎哥,是我們。”和他一樣要完成這個遊戲任務的小弟說。

王虎眉頭一皺,問:“怎麼了?”

“我們抓了好幾個妹子,就在學校籃球館。”小弟興奮說。

王虎欣喜的說:“好樣的,我馬上來。”

如今他現在還差和三個高三妹子搞,就能脫離這場遊戲了,所以他興奮不已,來到籃球館,王虎卻是面色一凝。

不對勁!

籃球館,這裏可是公共區域,要做這種事,這三個小子怎麼會來到這裏?

另外,這三人何德何能,有什麼本事能夠搞到幾個妹子,這是不可能的!

看了看四周,此時這附近沒有一個人,燈光都暗着,唯一亮着的,就只有是遠處休息廳了。

王虎深吸一口氣,走了進去,不過這時,燈光突然打開,緊接着傳來一個笑聲。

“虎哥~~深更半夜的,有空來這裏玩啊……” 聽到這個聲音,王虎面色大變,朝頭頂看去,只見一個光頭正站在看臺上,面色揶揄的笑着。

“光頭佬!”王虎惡狠狠的看着此人,說道:“你小子上次被我打瘸腿了,怎麼,腿好了又癢了?”

光頭佬冷哼一聲,走下看臺,說道:“王虎,廢話少說,你夠狂的,我的女人也敢動!”

說完,身後涌出一羣小弟,而王虎的三個小弟被五花大綁的抓了出來,這三人渾身是傷,臉色青一塊紫一塊,不斷求饒。

“光頭哥饒命啊,你答應我們給王虎打電話就放過我們啊。”

“是啊,放過我們吧,我們有眼不識泰山,真的不知道盧花姐是你女朋友啊。”

說來這三人也是倒黴,本來想着抓幾個妹子過來,然後完成任務的,第一個確實很順利,三人硬是憋着,堅持了半小時。

可是第二個的時候,沒想到撞到盧花身上去了,這盧花是光頭佬的女朋友,兩人關係沒確立幾天,所以學校沒幾個人知道。

三人悔恨不已,但是既然被抓了,現在只能求饒,至於王虎是他們大哥的事,早就被他們拋之腦後,畢竟這年頭,義這個字沒誰講了,這點就是連王虎也不例外。

光頭佬狠狠的踹了三人每人一腳,衝王虎說:“你還有什麼好說的?這些可都是你的小弟,敢動我的女人!”

王虎吼道:“他們乾的事,我哪裏知道。”

“切,這麼快就要狡辯了?”光頭佬冷哼一聲,說道:“我知道你能打,所以爲了萬無一失,我可是特意請來了武術館高手,所以你小子要想不受苦,乖乖拿點錢出來。”

“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王虎心中瞭然。

“廢話少說,拿五十萬,這一次放過你,否則,今晚你就等着瘸腿吧。”

上一次他和王虎鬧了矛盾,王虎找到機會堵了他,把他腿打折了,這一次好不容易引出了王虎,所以他決定讓王虎好看。

話落,身後走出一個身穿勁裝的中年男子,他瞥了王虎一眼說道:“二級道士。”

王虎說:“同行!”

“呵呵,二級道士就這麼狂妄,看打!”

說話間,勁裝男子手上涌起精神力,整個人快速上前。

“起碼四級道士!”

王虎面色一凝,身體表面涌起石塊一般的顏色,喝道:“石頭拳。”

“砰!”

哪怕有石人體質的加成,但是等級上的差距太大了,這一擊直接將王虎擊飛,下一刻,勁裝男子已經衝到了王虎面前,他捏着王虎衣襟一把將他提起,冷冷說:“你的體質很特殊。”

“放……放開我……”王虎被捏的渾身難受。

“王虎,嘿嘿,怎麼樣,上次居然偷襲我,這一次,我要把你腿打斷。”光頭佬得意的喊道。

“光頭佬,你不就是想要錢麼。放了我,我給你。”王虎見到形勢對自己不利,連忙喊道。

“吳軍,你說怎麼樣?”勁裝男子朝光頭佬說。

吳軍說道:“叔,既然這小子都這樣說了,那行吧,王虎,還不拿手機給我轉賬?”

王虎說:“行,不過我手機裏沒那麼多,我讓我小弟送來。”

“你是不是又想要耍什麼花樣?”吳軍警惕說道。

王虎說:“哪裏,我就讓我一個小弟過來還不行嘛。”

“那行,快點,還有,上次我看到你有塊金項鍊,也給我送來,給你一小時。”

“行行!”王虎叫饒說。

勁裝男子鬆開王虎,王虎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喂,是我王虎,臭小子聽着,給我馬上送五十萬過來,另外我那條金項鍊也拿來,什麼?我很好,不用擔心,就送到籃球館,晚一個小時,我讓你死!你……明不明白!”

說完,王虎掛了手機。

“啪!”

吳軍一巴掌甩過去,王虎怒吼道:“你幹嘛打我?”

“嘿,反正要等人送錢,沒事幹,打你又怎麼了?”說完,招呼手下幾個小弟,說道:“一人十巴掌,輪着打!”

“啪啪……”

宿舍裏,張小凡掛了手機,看着衣裳不整的蘇倩倩,暗歎不巧!

萬萬沒想到,王虎居然這個時候向自己求救,這不是壞自己好事麼?

剛纔,張小凡好不容易以交流修煉爲名,好說歹說騙蘇倩倩過來,爲此他還支開了蔣介偉和胡小天,準備今天拿下蘇倩倩。

奈何……

“小凡,王虎什麼意思?居然罵你是臭小子,還命令你。”

蘇倩倩狐疑的問,由於剛纔開的是擴音,所以蘇倩倩都聽到了。

張小凡說:“王虎有危險,他先是叫我臭小子,要知道,他這樣喊我,極爲反常,所以這一句話是提醒我,然後讓我送錢過去,接着又說他自己很好,這是反話,他現在的處境很危險,而給我的時間是一個小時,一個小時不過去,他就會出事。”

蘇倩倩說:“連王虎都對付不了的敵人,看來對付他的人實力很強,你真的要去救?”

張小凡臉色深沉說:“若是以往,我可能要考慮一下,不過現在……我必須救。”

“爲什麼?”

“如今其他班級也開始玩紅包羣了,你想想看,這幫學生一定也會得到我們一樣的特殊能力,如果我們和他們一旦發生什麼衝突,我們勢弱的話,就會很麻煩,而王虎在我們班的實力不俗,所以他是一個很好的戰力,只要他聽我的話,那麼他就有用。”

張小凡分析說道。

“嗯,那我們就去救,走吧。”蘇倩倩說。

張小凡說:“雖然去救,但是我們也得想個萬全之策,要是對方的實力強出太多,那麼就沒必要救了。”

對於王虎,張小凡沒什麼想法,此人之前的時候一直和自己不對付,現在雖然聽自己話了,但是關係也沒有好到很好的程度,所以對張小凡來說,此人是一顆爲自己所用的棋子罷了。

既然是棋子,就可有可無了。

隨後,張小凡叫來了胡小天,蔣介偉周建等人,幸好他們還沒有離開學校,否則一個小時還真來不及了。 來到籃球館後門窗戶口,不一會兒,周建悄悄從前方休息室窗邊撤了過來。

“什麼情況?”張小凡問道。

“王虎被高三班的光頭佬吳軍抓了,那邊還有好幾個他的小弟。”周建說。

“吳軍?”張小凡回憶了一下,這個人是高三混混中的一個小頭目,前不久還聽說王虎打了他一頓,腿都打腫了。

“怪不得他找上王虎,原來是報仇來了。”張小凡說着,面色古怪說:“以王虎的實力,也不至於被那光頭佬抓住啊?”

“那光頭佬身邊跟着一個似乎練過的人,此人很強。”周建輕聲說。

“是幾級道士?”胡小天說。

“起碼三級以上。”周建回憶了一下,說道。

胡小天拿出銅錢,說道:“我算一卦吧。”

說完,悄悄走到窗口,看了一眼裏面的人,其實周建所說的那人幾乎一眼就能看出,因爲那個人身穿一身勁裝,這和周圍的人格格不入。

另外他坐在一張椅子上,就是連光頭佬都對他恭恭敬敬。

“看來就是他了。”胡小天說着,口中唸叨:“各路大羅神仙,面前之人等級如何?求速速告知!”

銅錢一拋,再次落下的時候,銅錢上隱隱出現一個“四”字。

胡小天神色凝重的說:“四級道士。”

四級道士,對於張小凡他們來說,確實有些壓力,雖說他們每人都有些特殊的體質,但是在精神力的壓制下,除非那種最逆天的體質,否則一般的體質還真不是對手。

“我現在是三級道士,大家呢?”張小凡沉吟了片刻,出言詢問。

他是根據秦小雨的說法,之前的時候才知道自己等級是三級了,據秦小雨所說,自己之所以比衆人強一點,還要歸功於自己的右眼,右眼的鬼眼能夠爲自己產生源源不斷的精神力。

周建驚詫說:“你晉升的這麼快?”

“嗯,我體質特殊。”張小凡說。

“早知道我也買火人體質了。”周建搖搖頭,說道:“我是二級道士,相信大家也都差不多吧?”

衆人紛紛點頭,隨後,張小凡說道:“既然如此,待會我對付那個勁裝男子引,剩餘的人你們對付。”

“好!”

“要小心。”蘇倩倩說道。

張小凡點點頭,拿着早已準備好的大黑包,裝出一副害怕的模樣,推門而入。

“誰?”吳軍看了過來,在看到只有張小凡一人的時候,笑着說:“王虎讓你送錢來了?”

王虎慘呼說:“把錢給他,放了我。”

“讓你廢話多。”吳軍狠狠踹了王虎幾腳,緊接着說道:“把包扔過來。”

張小凡掃了幾眼這裏,遠處還有王虎幾個小弟,不過這些人都打暈了過去,而吳軍的手下足足有七個,這些人倒是不足爲慮,主要是這個勁裝男子,他給張小凡一種危險的感覺。

勁裝男子走過來,冷冷說:“把包拿來吧。”

張小凡裝出害怕的神色,腿劇烈抖動着,哆嗦說:“我我我……我拿來了,放放放……放人……”

勁裝男子鄙夷的說:“孬種!”

說話間,直接走了過來。

張小凡哆嗦說:“你你……別過來……”

“找死!”勁裝男子狠狠的揮拳過來,張小凡直接扔出揹包,慘呼說:“炸彈!跑!”

所有人面色大變,就是連勁裝男子也是向前臥倒。

他實力雖強,但是畢竟不是銅皮鐵骨啊,所以也怕炸彈。

就在所有人都臥倒的時候,王虎卻是敏銳的聽到“跑”這個字,頓時踢飛身旁的兩人,隨即忍着身上的劇痛,朝張小凡這邊跑來。

這些說的多,但是所有的事情其實只是發生在瞬息之間,很快的,對方反應了過來,勁裝男子怒吼道:“玩我,給我死!”

勁風朝王虎轟去,張小凡手上火焰升起,這其中夾雜着一絲白火,溫度已經不是普通的火焰能夠相比了,“轟隆隆……”火焰揮了過去,和勁裝男子的勁風對撞在一起。

雖然勁裝男子的攻勢很強,也確實將這縷火焰擊滅,但是由於這火焰的溫度太高了,以至於簡單的一擊,便讓勁裝男子的手已經燙傷。

“什麼鬼東西?”勁裝男子連忙後退,眼神陰晴不定的看着張小凡,說道:“你們這羣學生真奇怪,回去之後,我會和我師兄弟說說。”

張小凡眼中閃過殺機,說道:“那今天你就留在這吧。”

對方雖是四級道士,但是張小凡自認爲,他加上火人體質的加成,絕對能夠有一戰之力,更不要說自己一羣已經是二級道士的同學了。

頓時喊道:“都出來,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