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條件?”飛天虎也不願與李逸戰鬥,連忙撲閃了兩下翅膀,問道。

李逸揮舞了兩下蟠龍刀,向前走了幾步,笑道:“只要你答應當我的坐騎,我便給你天雷果。”

抓太古遺種當坐騎,也只有李逸敢說出口,飛天虎勃然大怒,吼道:“臭小子,竟然想要本虎爺給你當坐騎,你去死。”

虎嘴大張,那些天雷竟然被它吸入體內,而後一枚足有一丈直徑的巨大的雷電球猶如炮彈一般,向着李逸急射而來。

“竟然能吸收天雷之力,飛天虎,今天你不答應也得答應。”

李逸滿臉歡喜,隨即風雷斬斬出,法相提升,引動的天雷也多了許多,風雷斬的威力自然也變得更加強大。

轟隆!

風雷斬破開雷電球,向着飛天虎斬去。

飛天虎雙翅一閃,便出現在了十丈之外,李逸嘴角微翹,一步跨出,同樣出現在十丈之外,蟠龍刀連連舞動,風雷斬連連斬出。

飛天虎見無法躲閃,直接將雙翅收攏,往身前一擋,那威力巨大的風雷斬便被擋住,不過,飛天虎龐大的身體也被擊退了數丈。

攻擊被擋,李逸不驚反喜,飛天虎實力越強,他便越喜歡,當下風雷步再次跨出,出現在飛天虎身前,而後縱身一躍落在飛天虎身上,握着拳頭便一頓猛擊。

飛天虎吃痛之下連連怒吼,雙翅一震,在五雷山中飛來飛去。

時而急停,時而倒轉身體,想要將李逸從他背上摔下去。但李逸緊緊抓着它堅固的紫色虎毛不鬆手,任憑它折騰得天翻地覆,我只揮拳招呼。

五雷山外的衆人全都仰頭看着飛天虎,大張着嘴,滿臉震驚。

五雷山內原本追殺李逸的衆人也停了下來,現在飛天虎飛在空中,他們也無法攻擊。

不過,小猴子可不想這麼停下,指揮着成千上萬的天雷,追逐着一大羣人,玩的不亦樂乎。

不時還可聽見幾聲慘叫,以及小猴子興奮的吱吱叫聲。

“這小子,竟有如此實力。”

風玄龍站在五雷山中,頭頂巨劍,滿臉的震驚。在他身後有幾個風宗弟子,也都心有餘悸地看着李逸與飛天虎之間的戰鬥。

“幸好自己沒有違抗宗主之命,去截殺李逸,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風玄龍幾人雖然跟着衆人在追逐李逸,但並沒有對李逸發動攻擊,反而不時偷襲衆人,打亂他們的計劃,不然李逸也不會這麼輕鬆。

砰砰!

李逸仍舊揮舞着拳頭對着飛天虎猛砸,飛天虎慘叫連連,也不知過了多久,飛天虎終於妥協,答應了李逸的條件,不過是不是真心,李逸就不知道了。

不過他也不在乎,叫回小猴子,讓它坐在飛天虎的背上,只要它敢跑,便用天雷轟它。

感受到背上那數萬道凝而不發的天雷,飛天虎一頭撞死的心都有了,撲扇着翅膀不敢亂動。

而李逸卻是從飛天虎上跳了下去,手持蟠龍刀,向着人羣主動殺了過去。

這些人此時敢追殺他,出了五雷山也必定不會放過他,不過那時,李逸的實力可就沒這麼強了。正好藉助五雷山這個有利環境,斬殺了這些對他心懷不軌之人。 “武道之路,註定充滿了殺戮,唯有披荊斬棘,才能成就強者。殺!殺!殺!”

一番大戰,天昏地暗,血染五雷山。

在這五雷山中,李逸雖然修爲最低,但在衆人眼中,卻是惡魔的化身,殺起人來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進入五雷山的數十人,除了追擊譚成浩的小部分人,至少有一半都死在了李逸的手上,這可都是人丹九重後期的強者,平時見都難得見到幾個,如今竟然死了這麼多。

李逸站在五雷山中,滿身血跡,那是敵人留下的,殺了這麼多人,李逸身上散發着強烈的殺氣,他的瞳孔變成了血紅色,但他的意識卻很清醒。

“殺戮意志?”

剩下的人全都一陣心驚,在這慘烈的戰鬥中,李逸竟然領悟了殺戮意志。

雖然地丹武者需要領悟九重意志,但並不是九種意志。李逸之前就已經領悟了暴風意志,加上如今的殺戮意志,便是兩種不同的意志,若是運用的好的話,殺傷力不比領悟了一種意志的兩重境界之人差。

這些人中有天劍公子,地刀公子,風玄龍等十幾人,其中還有那個全身包裹在黑色鎧甲之中的神祕人,他們全都驚駭地看着李逸,最後相視一眼,竟然全都離開了五雷山,放棄搶奪天雷果。

李逸在五雷山斬殺了數頭太古遺種,吸收了他們的精魄,實力越戰越強,他們怕了,不敢再戰下去。

而雙頭黃金獅,龍豹,獨角黑狼等剩下的幾頭太古遺種,看了看半空中被小猴子震懾的飛天虎,那數萬道天雷,讓它們一陣心驚肉跳,隨即也轉身想着蠻荒山脈深處跑去。

“喂,你們別跑啊,跟我回去看門啊。”李逸對着那幾頭太古遺種大聲喊道,嚇得它們一個哆嗦,速度猛地提升了幾分,一溜煙消失在衆人的視線之中。

見到這麼多強者紛紛逃跑,五雷山外的衆人俱都愣住了,看了看沐浴在天雷之中的李逸,所有人齊齊打了個冷戰,而後議論紛紛地離開。

殺戮意志漸漸收攏,李逸看着剩下的風玄龍幾人,指着五雷山上那些被他斬殺之人留下的兵器,笑道:“多謝風師兄相助,這山中剩下的那幾把兵器就送給你們了。”

“既然如此,我們可就不客氣了。”

風玄龍和兩個風宗內門弟子俱都一喜,這可都是地階兵器啊,即使以他們的實力和身份,此時所用的兵器都是跟宗門借的,這次回去是要歸還的。

不過,現在他們都有了屬於自己的地階兵器,臉上掩飾不住興奮的笑容。

李逸微微一笑,風玄龍三人暗中相助,李逸都記在心裏,區區幾把地階兵器,還真沒被他放在眼裏,要知道他可是繳獲了十幾把地階兵器。

“既然這裏事情已經結束,我們也要回風雲宗了,師弟你也儘快趕回去吧,風雲宗外宗大比就要開始了,以你的實力奪得外宗第一應該沒什麼問題,獎品不會讓你失望的。”

風玄龍看着李逸,笑着道。他身後的兩名師弟也是連連點頭,以李逸的實力恐怕在內宗除了那幾個恐怖的核心弟子外都是最強的,要取得外宗第一自然輕而易舉。

“對了,雲宗的兩名內門弟子早早地便離開了,可能會對你不利,你自己小心點。”

風玄龍走了兩步,又回過頭提醒道。

李逸點了點頭,看着風玄龍等人離開後,才擡頭看着天空中懸停的飛天虎道:“下來。”

飛天虎碩大的虎頭一個勁地搖晃,看來是被李逸打怕了。

吱吱!

小猴子大叫兩聲,兩道天雷劈在飛天虎的頭上,飛天虎慘叫兩聲,連忙撲扇着翅膀落了下來。

“臭小子,你到底想怎樣?”飛天虎低着虎頭,瞪着碩大的虎眼怒視李逸。

李逸微微一笑,揉着拳頭,道:“你看,這麼多太古遺種,我就只留下了你,你看我對你多好。”

飛天虎大怒,但感受道頭上那蠢蠢欲動的天雷,卻又怒不敢言。

李逸微微一笑,從白玉扳指中拿出一枚天雷果,道:“張嘴。”

飛天虎愣愣地道:“幹什麼?”

“讓你張嘴便張嘴,哪來那麼多的廢話。”李逸臉色一沉,喝道。

被李逸一喝,飛天虎乖乖地張開了巨大的虎嘴。李逸將天雷果往飛天虎嘴裏一扔,道:“你可以走了。”

“啊?”飛天虎一愣,有些沒反應過來,這就放他走了?

“還不走?”李逸沉聲一喝,飛天虎連忙振翅騰空,逃也似地離開了五雷山,生怕李逸反悔。

李逸神祕一笑,而後對着滿臉迷惑地小猴子招了招手,道:“小傢伙過來。”

小猴子吱吱叫了兩聲,帶着滿天的天雷落在了李逸的肩頭。

李逸無語,這也就是他,要是換個人還不被劈成飛灰啊。小猴子不好意思地叫了兩聲,然後揮了揮小爪子,就見那些天雷咻地一下全都回歸雷雲,消失不見。

李逸摸了摸小猴子的小腦袋,赫然發現小猴子長大了一圈,看來吸收了這麼多的天雷之力還是有點用的。

李逸拿出剩下的一枚天雷果,對着小猴子道:“小傢伙,要不要?”

小猴子小眼中滿是興奮和期待,連連點頭,嘴角都流出口水來了。

“真沒出息。”

李逸沒好氣拍了小猴子一下,不過還是將天雷果遞給了小猴子。

天雷果雖然珍貴,但他現在還用不到,而且他有那麼多入地丹,根本就用不到天雷果。

雖然天雷果能讓丹武者更容易領悟法則,但那太遙遠了,還不如給小猴子用,提升它的實力。

更何況,李逸知道,很快就有一顆天雷果送上門來了。

轉頭看了看裏面的藍雷區域,李逸輕聲嘀咕道:“等實力變強之後,我倒要來看看,這五雷山到底隱藏着什麼祕密。”

吱吱!

小猴子很快便吃完了天雷果,跟上次吃完七葉果一樣,立馬便陷入了沉睡,李逸只好將小猴子放入懷中,獨自一人離開了五雷山。

出了五雷山,沿着來時的路向着風雲宗走去。本來他殺了雲海天,不應該回風雲宗,但既然拿了風清河的東西,自然要將消息帶到。

而且風玄雨,風玄龍對他都不錯,他可不想他們被雲城和惡狼谷的陰謀傷害。

走了半個時辰,李逸腳步微微一頓,隨即恢復如常,只不過嘴角露出了異樣的笑意。


一步,兩步……

四周沒有什麼異樣,李逸臉色早已恢復了平靜。

忽然,兩道火紅的劍氣從左右兩側突襲而來。劍氣來勢兇猛,速度極快,若是普通的人丹九重後期強者猝不及防之下也會被擊中。

不過,李逸卻只是冷冷一笑,似乎早就料到了這一幕。只見他一步跨出,出現在十丈之外,而後蟠龍刀對着左側一顆數十米高的大樹斬去。

四十道暴風斬凝而唯一,呼嘯而去,大樹轟隆一聲斷裂。

“啊!”

伴隨着大樹鍛鍊,一聲慘叫猛地響起,隨之又恢復平靜。

李逸沒有理會左側所發生的一切,而是冷冷地看着右側,風雷步踏出,迅速衝了過去。

一道人影募然從一棵大樹後跳了下來,手持長劍急刺向李逸,長劍上吞吐着炙熱的火蛇,灼燒空氣,滋滋作響。

李逸頭一偏,長劍插着臉頰而過,與此同時,李逸也揮動蟠龍刀,與敵人插件而過。

雙方落地,那人悶哼一聲,而後怦然倒地,一絲絲鮮血的血液從他的喉嚨流出,將地面染紅。

李逸摸了摸臉頰,那裏有一絲血絲,那是被對方的長劍所劃破,隱隱有些灼燒般的疼痛。

但李逸並沒有在意,這點疼痛與熔漿之火,天雷之力摧毀肉身的痛苦相比,簡直微不足道。

轉過身,看着那身穿青衣,胸口繡着白雲的雲宗弟子,李逸冷笑了兩聲。這兩人雖然也是人丹九重後期,但連最基本的劍意都沒有領悟,更別提意志了。

就憑這點實力想要截殺他,只能是自取死路。

劍意,風之意境等都只是意志的基礎,連一重意志都算不上。劍意與劍道意志不是一回事,領悟一重劍道意志的丹武者,完全可以秒殺只領悟了劍意的同級強者。

殺了兩隻攔路虎,李逸並沒有離去,而是看向左側那被他一刀劈斷的樹旁邊的另一顆大樹,淡淡地道:“看了這麼久,也該出來了吧。”

“哈哈,跟你結盟果然沒錯。”一道身影從那棵大樹上飛躍而下,看着李逸哈哈大笑,就好像許久不見的老朋友一樣。

李逸也是哈哈一笑,道:“譚成浩,那些傢伙都被你殺了吧。”


譚成浩不置可否地一笑,道:“你怎麼發現我的?”

“你雖然隱藏的很好,卻瞞不過我,要知道我也擁有雷元力。”

李逸看着譚成浩,笑了笑,道:“其實結盟之時,我便知道你我定有一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