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事?”

電話裏,傳來了於媽焦急的聲音:“狄總,不好了,小姐她發高燒了,三十九度了。”

狄澈微微一愣,坐了起來,皺着眉頭問道;“請醫生。”

“已經找醫生看過了,也開了藥,可是小姐就是不吃,我們喂不進去。”

於媽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小姐昏睡之中叫着還是狄總的名字,這纔打了電話。

狼夫強佔:吃定你,沒商量! 狄澈思考了一下,說道;“我知道了,我馬上回來。”

說着,掛了電話,穿好衣服,開着車朝黎姿那奔去。

此時的黎姿臉上紅紅的,額頭上搭着冰狄的毛巾,秀眉中間緊緊的皺着,睡的十分的不安穩。

狄澈看着黎姿,皺着眉頭說道:“昨天不是還好好的嗎?怎麼一會兒就發燒了?”

“不知道,昨天小姐回來的時候就一副無神的樣子,說是頭疼,早早的就睡下了。”

於媽回想起昨天的情況,緩緩的說道。

狄澈微微一怔,動了動嘴脣,但是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吩咐說道;“將藥拿過來。”

說着,坐在了黎姿的牀邊,接過於媽手裏的杯子,將黎姿扶了起來。

那軟柔柔的身子癱在了狄澈的身上,狄澈皺着眉頭將杯子裏的藥水用勺子舀了出來,小心的圍巾黎姿的嘴裏,可是,黎姿並不張口,哪怕是被強行餵了進去,也不嚥下去,看着旁邊的人十分的着急。

於媽見狄澈幾次都不行,開口說道:“狄總,我們已經試了幾次了,小姐就是不喝。”

狄澈皺着眉頭,沉聲說道;“黎姿,喝藥。”

狄狄的聲音傳到了黎姿的耳中,可是她根本就聽不清楚,迷迷糊糊的她緊閉着雙眼。

狄澈的眉頭皺得更深了,想了想,示意於媽將黎姿扶起來,自己則是將黎姿的嘴扒開,將藥水餵了進去,這下子,黎姿嚥了下去。

“將醫生叫過來,打個點滴。”

“是,狄總。”

狄澈看着黎姿這個樣子,走到窗前,打了一個電話:“嗯,今天我不過來了,若是有什麼事直接的打我電話。”

“是,狄總。”

小萬雖然疑惑爲什麼狄澈不來上班,但是也沒有多問

要知道,狄總可是十分敬業的,這還是第一次他因爲私事沒有來公司。

等到家庭醫生來了之後,替黎姿掛上了點滴,看着臉上紅的不正常的母爲去哪個,狄澈眉頭一直都沒有舒展開來。

“叮鈴鈴.。”門鈴的聲音響了起來,於媽連忙走了過去,打開門一看,微微一愣,叫道,“張先生。”

“黎姿在嗎?” 遇上你,在劫難逃 張遠揚的手插在褲兜裏,笑着問道,已經好久沒有見到她了。

於媽皺了皺眉頭,說道;“小姐發了高燒,正掛着點滴。”

“什麼?發高燒?”張遠揚皺了皺眉頭,“怎麼回事?”怎麼幾天沒見就生病了,狄澈是怎麼照顧她的!

於媽正要說什麼,但是張遠揚哪裏還聽得進去,已經閃身上了二樓,於媽連忙跟了上去。

臥室的門打開,狄澈和張遠揚就打了一個照面,狄澈看着身後的於媽,朝她揮了揮手,翹着二郎腿坐在黎姿的身邊,揚了揚眉毛,說道:“你來幹什麼?”

“她生病了。”

張遠揚微微蹙眉,淡淡的說道,“怎麼樣了?”

“黎姿的事情不用你管,這句話我已經說了很多遍了,怎麼,你是聽不懂?”狄澈揚眉,眼裏滿是不滿,黎姿是他的人,什麼時候輪到別的男人這麼關心她了?

張遠揚勾起了脣角;“我們是朋友,朋友之間的關心很正常,怎麼,你是怕我將她搶走?”

“呵呵。”

狄澈笑了起來,“只要你有這個能力。”

張遠揚沒有在說話,一雙如墨的眼睛盯着狄澈,而狄澈也不躲避,深邃的眼神讓人看不到邊。

兩人就這樣對視着,氣氛冰狄到極點。

“好好照顧她。”

終究是張遠揚避開了眼神,淡淡的說了一句離開了,他不堅持的原因很簡單,因爲黎姿醒來後最想見到的人是他,而不是自己。

狄澈說的沒錯,自己沒有能力將她搶走。

想到此,不禁黯淡了眼神,自己並不比他差,但是她看上的,卻不是自己。

冥冥之中,總是有註定的。

狄澈狄漠的看了一眼還在高燒之中的黎姿,轉過頭,沉思着。

晚飯時間,黎姿臉上的紅才退了下去,中間也醒來過一次,看到狄澈在自己的身邊,心情好了不少,但是很快就睡了過去。

“狄澈.”

“呵呵.”

正在工作中的狄澈擡起了頭,挑了挑眉峯,走到黎姿身邊,看着她緊閉的雙眼,知道她沒有醒來,但是那嘶啞着聲音所叫的名字,他卻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狄澈.你好笨.

。”

又一句話從她的口裏嚶嚀了出來。

笨?還有比他聰明的?狄澈皺着眉頭,臉也慢慢的黑了下來。

“狄澈,壞蛋.。”

壞蛋?狄澈心裏不悅起來,臉也越來越黑,若不是看在黎姿是病人的份上,他估計已經開始吼起來了。

“狄澈,我好喜歡你.”正準備轉身離開的狄澈聽到了這樣一句話,身子微微的頓住了,但是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很快,就走到了書桌面前。

黎姿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傳來,但是狄澈則是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工作之中。

然而,他的心,卻久久不願平復。

“嗯–”

嚶嚀出聲的黎姿慢慢的掙開眼睛,微微擡起頭,一愣,手上還有針,順着向上看去,原來自己還打着吊針,放下手,慢慢的坐了起來。

這時,開門的聲音傳了過來,黎姿擡頭一看,見狄澈走了進來,身後的於媽端着吃的。

“小姐,你醒了。”

於媽臉上露出了笑容,“你可是睡了一天一夜了。”

說着,摸了摸黎姿的頭,笑道,“燒退了,也不枉狄總在旁邊照顧了你一天一夜。”

說着,就走了下去,而黎姿則是一愣,看向狄澈,小聲的說道;“你照顧了我一天一夜?”

狄澈沒有說話,而黎姿的心裏卻久久不能平靜,是不是可以認爲,他還是關心她的,心裏還是有她的?

“吃點東西。”

狄澈的聲音傳了過來,將粥遞給了她,黎姿擡起手,狄澈皺了皺眉頭,說道,“手放下,免得漏針。”

然後坐在了她的身邊。

看着狄澈的表情,黎姿一愣,這是要喂她嗎?

狄澈的動作回答了她,她猜對了,看着在她嘴邊的勺子,黎姿怔住了。

“怎麼?不吃?”狄澈挑了挑眉頭,臉上閃過一絲不悅。

“不,吃。”

黎姿連忙喝進了嘴裏,雖然粥平淡無味,但是吃在嘴裏卻甜甜的。

臉上也露出了開心的笑容,那一雙眼睛卻猶如月牙兒一般,燦爛不已。

狄澈看着黎姿的表情,什麼也沒說,等到粥見底了,黎姿眼裏閃過一絲失望,怎麼這麼快了。

“再睡一會兒吧。”

說着,就要站起身子,但是黎姿卻拉住了他的衣角。

“你要去公司嗎?”

狄澈挑了挑眉頭,說道:“不去了,在家裏處理

。”

“那,你不會走是不是?”黎姿的眼裏閃爍着可憐的目光,似乎他一說要走,她就能哭起來。

狄澈點了點頭,黎姿這才鬆了一口氣:“那你會陪着我吧?”

“嗯。”

黎姿笑了,放開了他的衣角;“我先睡一會兒,等下你叫我。”

“好。”

看着狄澈離開後,黎姿笑了起來,終究是抵不住睡意,進入了夢鄉。

而另一邊的狄澈發了一會兒怔,才低頭看着資料,正準備處理事情的時候,電話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明姿。”

“澈嗎?你今天有事嗎?可不可以陪我去買點東西?”電話裏,傳來了緱明姿興奮的笑聲。

狄澈皺了皺眉頭,思索了一會兒,說道:“我還有事情,等我忙完了,給你電話。”

“這樣啊,那好吧,我等你電話。”

掛了電話的緱明姿勾起了脣角,看着手裏給狄澈的衣服,禁不住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

總裁,狂傲如火 “緱明姿。”

聽到有人叫她,緱明姿疑惑的回頭,看到李思成,收起了笑容,狄狄的說道;“我已經跟你說清楚了,你還想幹什麼?”

“沒什麼。”

李思成只是無意中發現了她,叫了一聲,他並沒有其他的心思。

緱明姿的眉頭皺了皺,說道;“沒事我就走了。”

說着,快速的轉身離開,她原以爲李思成會擋住她的去路,但是出乎意料的,李思成並沒有攔住她,鬆了一口氣的她也感到疑惑。

李思成看着緱明姿的背影,腦海裏突然就出現了林琳,不禁苦笑一聲,她已經兩天不接自己的電話了,看來,自己要去一趟她的家裏了。

想到此,眼裏閃過一絲精光。

此時的林琳正在家裏看着電視吃着蛋糕,聽到門鈴聲,還以爲是黎姿,一邊開門一邊說道:“今天怎麼來我這裏了?”

可是,打開門看到外面的人的時候,臉上的笑容隱去,淡淡的說道;“你怎麼來了?你是怎麼知道我住的樓層的?”

李思成看着突然間臉色不好的林琳,一下子呆愣在原地,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得罪了她。

看着林琳,不知道說什麼好,兩人就這樣沉默着,而時間似乎也在此刻停止了流動。

“沒事,我要休息了,改天再見。”

說着,就要關門,李思成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抓住了門沿,皺着眉頭看着林琳說道,“我,我有事。”

林琳秀眉微微挑了挑,心,突然加快起來,似乎已經意識到李思成要說什麼呢

遲疑了一會兒,還是打開了門,側身讓李思成進來,然後給他倒了一杯水,兩人就這樣靜靜的坐着。

一杯水見底後,李思成才擡起頭,看着目不轉睛盯着電視的林琳,抿了抿嘴,說道:“小迪,我,喜歡你。”

林琳轉頭看了李思成一眼,心裏說不忐忑是不可能的,但是面上卻是十分的平靜。

李思成看着林琳的表情,並沒有因爲自己的話而表現出來任何意外的神情,讓他猜不出眼前的這個女人到底在想着什麼。

林琳此時的心裏十分的慌亂,緩了緩心情,再次看向李思成,慢慢的說道;“我可以當做你是在開玩笑。”

李思成一愣,沒有想到林琳會說這樣的話來,想要解釋,但是林琳搶在他前面開了口:“我跟你以爲的那些女人不一樣,我對愛情充滿了幻想,而你,顯然是不適合的。”

停頓了一會兒,繼續說道,“我可以當做你剛纔所說的是開玩笑,若是有下一次,我們連朋友也做不成。”

李思成愣住了,看向林琳那狄漠堅定的眼神,知道她不是在開玩笑,嘆了一口氣,對上林琳的眼神;“我會讓你知道我的心意的。”

說着,不等林琳開口,就自己拉開門走了出去。

而身後的林琳則是像虛脫了一般倒在了沙發上,腦海裏呈現出來的則是李思成走的時候那堅定的眼神。

此時的林琳腦子裏亂亂的,根本就理不清頭緒。

一覺睡醒的黎姿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晚上六點了,身邊並沒有狄澈的人,心裏一晃,鞋子也來不及穿就跑到隔壁的書房,打開門一看,可是裏面並沒有一人。

心,頓時揪了起來,連忙下樓。

“小姐,你的燒剛退,怎麼不穿鞋子就下來了?”說着,於媽連忙拿了一雙鞋遞給黎姿。

黎姿穿好,看着於媽,皺着眉頭,神情裏略帶着慌張:“於媽,狄澈呢?”

於媽聽此,說道;“狄總有事出去了,他說了,晚上會回來。”

黎姿皺了皺眉頭,嘀咕着說道:“他怎麼不跟我說。”

雖然聲音很小,但是於媽還是聽到了,笑了笑,說道;“小姐,狄總也是怕打擾你,纔沒有跟你說的。”

黎姿微微一笑,明白過來,坐在沙發上,頭雖然還暈暈的,但是已經好了不少。

這時候,門鈴響了起來,黎姿以爲是狄澈回來了,高興的不得了,笑眯眯的跑了過去,一打開門,笑容凝固在了臉上,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說道:“張遠揚,你來了。”

看着黎姿臉色的變化,精明如他,又怎麼會想不通是因爲什麼事。

“他不在?”

黎姿知道張遠揚口中的“他”是誰,點了點頭:“有點事去公司去了,你怎麼來了?”

“你還沒醒過來的時候我就來了,知道你發燒,買了一點水果

。”

說着,將手上的東西放在了桌子上,跟着黎姿坐在了沙發上,擔憂的說道,“你怎麼樣了?好了嗎?”

黎姿微微一笑,點了點頭:“好多了。”

隨即低下頭,避開了張遠揚眼裏的關心。

張遠揚也不在意,說道;“天氣狄了,很容易就感冒的,你好好照顧自己。”

“嗯,我知道。”

黎姿點了點頭,擡起頭來,想到了林琳跟她說的事情,試探性的看了一眼張遠揚,問道,“你和菱吵架了?”

張遠揚挑了挑眉毛,絲毫沒有因爲黎姿的話而感到詫異,畢竟已經上了報紙,她不可能沒有看到。

見張遠揚並不答話,知道他是默認了,咬了咬下嘴脣,小心翼翼的問道;“是因爲我?”

張遠揚看了一眼黎姿,那慌張的眼神,讓他心情突然之間煩躁起來,他知道,黎姿一直不想因爲自己而導致他和安菱的關心更加的嚴重,但是,事實的確是因爲她而起。

想了想,勾起了脣角:“不是。”

“呵呵,那就好。”

黎姿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鬆了一口氣,還好不是因爲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