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剛纔是你幫了我?”

混沌龍帝 ,聽起來有幾分憨憨的。

“是我。”


林隕點了點頭,坦然道:“算計你的那個傢伙剛好是我仇人,他想弄死你,我自然不會讓他得逞。”

有了之前跟九品妖獸打交道的經驗,林隕深知這些妖獸心思單純,沒有像人類那麼多的花花腸子,所以他根本不需要去騙對方。

只需要說出事實,相信巨靈熊王也未必會爲難他。更何況,好說歹說他也是這頭大熊的救命恩人,沒有他的話,這傢伙早就被弄死了。

總不至於恩將仇報吧?

“該死的人類, 官神 !”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巨靈熊王居然怒道:“在俺老熊的面前居然還敢說謊?剛纔那個人類如果真是你的仇人,你爲什麼不殺了他?分明是你聯手那個人類,想要再次算計俺老熊!早就聽說你們人類狡猾無比,沒想到這些陰謀詭計居然一環接着一環,如此可怕!”

“還好俺老熊聰明絕頂,根本就不上你的當!老熊管你有什麼陰謀,這就直接拍死你,省得你繼續用花言巧語來騙我!”

只見巨靈熊王甚至連話都沒說完,就直接一掌朝着林隕所在的位置拍了下去,林隕臉色劇變,這要是被打到了還得了?

他可不像萬崆那樣有天宮境強者的力量加持,這一掌拍下去肯定是必死無疑!

咻!

幾乎是瞬間,林隕立馬召喚出了璇璣劍,三把璇璣劍化作三才劍陣帶着強大凝實的真元朝着碩大熊掌刺去。至於另一把璇璣劍,則是帶着林隕朝着旁邊側翻而去,險之又險地避開了熊掌的位置!

砰!

在那巨大的熊掌之下,林隕的璇璣劍居然就跟牙籤一樣,連對方的皮毛都無法刺穿!如果不是因爲璇璣劍的材質特殊,恐怕在就被一巴掌拍碎了!而林隕之前所在的位置更是出現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深坑,乍看一眼,居然足足有好幾丈之深!

林隕不禁暗自吞嚥了口水,還好他沒有中掌,不然現在就連一具全屍都沒了。

“巨靈熊王,你他孃的什麼意思?”

旋即,他只覺得惱怒不已,大罵道:“老子好心幫你,你不感謝我就算了,居然還恩將仇報?要不是老子幫你算計了那個傢伙,你早就被做成紅燜熊掌了!”

哪怕是脾氣再好的人,被巨靈熊王如此“恩將仇報”都會當場大怒,更何況是林隕了。


“少廢話!卑鄙的人類沒有一個好東西,全部拍死就行了!”

巨靈熊王那低沉憤怒的聲音再度響起,它那眸子中充滿了兇光,熊掌一震,大地之上驀然升騰起一座又一座的石柱,要將林隕困在其中!

“不分青紅皁白,簡直就是一頭蠢熊!”

林隕心裏憋屈無比,卻只能打起精神四處逃竄,真要被那些石柱給困在裏面,他就只能死路一條了。他也是納悶得很,天知道這頭熊的腦子裏裝着什麼玩意兒,居然會以爲他跟萬崆是一夥兒的?

最令人可笑又可氣的是,這頭熊居然還自以爲很聰明地看破了自己的“陰謀詭計”?

“大熊,住手!”

就在這時,林隕身上驀然冒出了一道紫色的光影,它的動作矯健快速,居然一股腦地躥上了巨靈熊王那龐大的身軀,直至後者的耳朵邊。

正是小貂!

“什麼玩意兒?小不拉幾的!”

巨靈熊王覺得自己的耳朵有些發癢,正要像拍蒼蠅一樣把小貂給拍死。見狀,林隕心中一驚,當即便是準備要激活無冥魔戒,救下小貂。

事到如今,他也顧不上會不會得罪巨靈熊王這種小事情了,總不能讓他眼睜睜看着小貂死吧?

咻。

誰知小貂的速度飛快無比,就像是一道閃電般立刻竄到了巨靈熊王的另一隻耳朵旁邊,它不斷地向巨靈熊王發射自己的精神意念,像是在傳輸着什麼信息。

“你,你是天妖貂……”

巨靈熊王的動作驀然停下,它緊緊盯着眼前的小貂,碩大的眼珠子在這時瞪得更大了,彷彿看到什麼不可思議的事物一般。

只見它靜靜地傾聽小貂的訴說,之前那股要殺林隕的暴戾之氣也漸漸平息,看上去好像終於恢復平靜。感受到對方身上再無半點敵意,林隕也隨之收回了璇璣劍。

不過他的精神力卻是沒有一刻放鬆,時刻都在準備着應對即將到來的危險。

片刻過後,小貂從巨靈熊王的身上爬了下來,用開心的聲音道:“林隕放心吧,誤會都解除了!大熊其實是一隻好大熊,它不會傷害我們的。”

“真的?”

林隕第一時間就把小貂扔到了懷中,眸子中充滿了狐疑之色,看他那副姿態顯然是做好了隨時逃跑的準備。這也沒有辦法,誰讓這頭巨靈熊王喜怒無常,天知道下一刻會不會又變卦要來拍死他。

“那個啥……我剛纔誤會你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令人驚訝的是,巨靈熊王居然緩緩地坐在了地上,就連其體型都在瞬間縮小了數十倍左右,看上去就跟一般的狗熊差不多。它的表情更是變得十分人性化,帶着一副憨憨的笑容,熊掌放在自己的熊腦袋上,居然有幾分可愛的味道。

讓林隕徹底放下警戒的是,它居然連自己的爪牙都收了起來,顯然是在表明它已經沒有半分敵意了。

“你終於明白我不是你的敵人了?”

林隕暗自鬆了一口氣,輕嘆道。

“既然它都這麼說了,那你肯定不是敵人。俺老熊雖然笨了點,但還不至於笨到家,你要是真想害我,剛纔根本沒必要幫我對付那個可惡的人類。”

巨靈熊王撓撓自己的大腦袋,嘿嘿一笑道。

“這麼簡單的道理,你剛纔怎麼就想不通?”

林隕徹底無語了。

“因爲人類大部分都是我們妖獸的敵人,哪怕是有人類真的來幫助我們,我們也不可能相信的。但是你不同,你的身邊有天妖貂,它既然願意跟着你,那你肯定就不是什麼壞人。”

巨靈熊王理所當然地道。

聞言,林隕只覺得有些頭疼,感情這頭憨熊從一開始就沒打算過要聽自己的解釋。它始終堅信着一點原則,那就是人類全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全部拍死就完事了。

如果不是小貂在這裏替他說好話,這頭憨熊肯定不會放過他!

這可真是不講道理啊…… 話說回來,林隕這頭巨靈熊王雖然看上去有些笨笨的,但它還算是比較直爽可愛。在確認眼前的自己不是敵人後,它居然連一點作爲九品妖獸的架子都沒有,直接把弱小的林隕當成了朋友一樣對待,甚至還要拿出珍藏多年的蜂蜜給後者品嚐。

經過跟這頭熊王的接觸過後,林隕也發現這頭熊是真的憨,但也是真的可愛。至少,跟這種性子單純的妖族交朋友,總比跟外面那些只會勾心鬥角的人打交道要舒服很多。在巨靈熊王的世界裏,除了黑就是白,除了敵人就是朋友。只要你不傷害它,它就會掏心掏肺地對你好,絕對沒有半點的心機。

“對了,你剛纔說小貂是什麼天妖貂?”

林隕靈光一閃,忽然問道。

在冰魔靈山的時候,他就曾聽照夜嘯天鷹說過小貂是什麼天妖貂,如今在巨靈熊王這裏又聽到了這個名字,他不禁生起了幾分好奇心。

難道天妖貂……就是小貂的種族嗎?

“沒錯啊!它就是天妖貂,不過它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俺老熊就不知道了。”

巨靈熊王的懷裏捧着一大罐蜂蜜,每吃上一大口蜂蜜,那對熊眼就會滿足地眯起來。說來也奇怪,它之前明明跟萬崆纏鬥了那麼久,受的傷勢也是絲毫不輕,可現在看上去就跟頭沒事熊一樣。

這就是九品妖獸強大的自愈力,只要不是傷到了要害部位,一般的傷勢根本就不可能動搖根基,在短時間內就能夠完全痊癒。

“熊王,你的意思是小貂不應該出現在這裏?”

林隕眉頭微挑,立刻捕捉到了熊王話中的關鍵詞句,連忙問道:“難道天妖貂一族不是蒼狼國的妖獸?莫非小貂是來自大秦天朝的?”

“你的問題真多,問得也好蠢。居然比俺老熊還要笨,看來人類之中也有笨蛋。”

巨靈熊王沒心沒肺地掏着蜂蜜,還不忘分給一旁的小貂品嚐,大大咧咧地道:“大家都知道,天妖貂根本就不是九州大陸的妖獸,它們是身懷上古神獸血脈的妖王一族,怎麼可能會出現在我們九州大陸這種小地方呢?”

不是九州大陸的妖獸!

林隕的身子陡然僵住,喃喃道:“難道這個世上除了九州大陸以外,真有更加廣闊的天地不成?”

他又一次聽到了九州大陸以外的世界,第一次是在林雪雁的口中聽說的,根據林雪雁所說,他並不是九州大陸的人,而是一個叫做蕭長風的男人當年將他帶來這裏的。

原本,他還對林雪雁的話有所懷疑,可現在看來林雪雁所說的很可能是真的。因爲這個世界上,真的不僅僅只有九州大陸這一個地方,而那個叫做蕭長風的人十有八九就是來自九州大陸之外的地界!

至於他自己的身世之謎,反倒是變得更加撲朔迷離,難以捉摸。

“廢話。”

聽到他的自言自語,大口大口啃着蜂蜜的熊王適時地回了一句:“只是你們很多人類不知道而已,我們妖獸可都是知道的。”

“爲什麼你們妖獸會知道?”

林隕問道。

“笨蛋。”

熊王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道:“當然是因爲我們的祖先都是來自九州大陸之外的,這是妖獸祖先們世世代代傳下來的歷史。在數千年前,九州大陸上並沒有幾頭妖獸,如果不是我們的祖先遷移至此,這裏的妖獸又怎麼可能繁衍到如此規模?”

“不過雖然我們都知道自己來自於什麼地方,但我們卻沒有辦法回到自己的家鄉。如果真有辦法的話,鬼才願意待在九州大陸這個破地方,靈氣少得要命,修煉起來就別提他孃的有多辛苦了。”

說到這裏,巨靈熊王可謂罵罵咧咧了起來。

林隕發現自己好像又偶然間得知了一個關於九州大陸的祕辛,他心中的好奇愈漸濃郁,連忙道:“那你們的祖先到底來自於什麼地方?按你的說法,難道你們妖獸的故鄉擁有十分濃郁的靈氣?”

“這個當然知道,我們妖獸都是來自於大千古域的。那裏跟九州大陸可不同,天地靈氣可要濃郁上十倍不止,在那裏修煉的速度肯定很快!只可惜九州大陸所處的空間被封鎖住了,就算我們想回大千古域也沒有辦法。唯一的辦法,就是得打破空間枷鎖,徹底解放九州大陸。”

巨靈熊王看上去有些失落,嘆道:“然而這麼多年過去了,無論是人族還是妖族,都沒有出現過一位能夠掙脫天地束縛,打破空間枷鎖的絕世強者出現。”

“難道就連天宮境九重強者都做不到?”

林隕眉頭微皺,雖然他不知道所謂的空間枷鎖是什麼東西,但他不相信足足數千年時間,九州大陸就沒有出現過一位能夠打破空間枷鎖的絕世強者。

“做夢呢!”

誰知熊王直接白了他一眼,像是在看白癡一樣:“空間枷鎖是由天地法則之力凝聚而成的,那代表着天道的至高力量,無論是天宮境九重武者還是九品巔峯的妖獸,也不可能動搖半分。真想要破開空間枷鎖,就必須擁有超越天宮境之上的力量,否則沒戲!”

“然而九州大陸有空間枷鎖的力量束縛,就算是再怎麼厲害的傢伙,也不可能突破天地束縛成就天宮之上。換句話說,九州大陸的強者們都是一羣可悲的傢伙,因爲他們永遠都沒有辦法更進一步,只能困死在那個致命的瓶頸,直到壽命耗盡爲止。”

“沒有天宮境之上的力量就不能破除空間枷鎖,可是不能破除空間枷鎖的話,那就不可能突破到天宮境之上或者十品的境界。這注定就是一個死循環,該死的賊老天,簡直就是在耍熊!不過俺老熊也算是看得開,大不了就不突破十品了,反正我們妖獸的壽命長得很,每天吃點蜂蜜睡睡懶覺也不錯。”

說到這裏,巨靈熊王便是向後一躺,形成了一個十分愜意的姿勢,舒服地眯上了雙眼。它甚至還翹起了二郎腿,一口一罐蜂蜜,十足的老爺範兒。

不得不說這還真是一頭容易滿足的憨熊。

“天宮境之上的力量!”

林隕眼中精芒爆閃,這是他第一次聽說有天宮境之上的力量,原本在他的認知裏,天宮境九重就是站在這世上最頂尖的存在。

可現在看來,天宮境好像並非是武道修煉的終點,在其之上還有更加強大的力量!

“難道這麼多年來,就沒有人掙脫開天地束縛,強行突破天宮境之上或者十品妖獸嗎?”

林隕沉聲道。

他認爲天地既然是有秩序的,那就一定也有其平衡性。困了九州大陸強者數千年的禁錮,不可能會永遠存在,總會有那麼幾個不按天命行事,逆天而行的人去嘗試無限的可能性!

人性是醜陋的,更是貪婪的。但也正是因爲貪婪,不知滿足,所以他們纔會不斷地索求更多的東西,只要九州大陸上還有人族的存在,那就總會有人不惜一切代價去想辦法破除這裏的天地束縛!

因爲他們要去見識更加廣闊的世界,得到更加強大的力量!

對於這一點,林隕深信不疑。

“倒也不能說沒有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