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鐘后,她將信合上,面上的愉悅依然瞧著比較明顯。

「你們策究門的人果真厲害,這就將玻璃給製作出來了!」

「信上說,你還帶來了一件玻璃杯,在哪,我看看!」

「白姑娘稍等,我這就去給你取來。」

很快,邢季抱著一個包裹的十分嚴實的奇怪盒子走了過來。

那盒子上面刻了十分精緻的圖案不說,還專門掛了三道鎖。

若不是知道裡面裝的是玻璃杯,白喬薇會以為裡面大概是什麼藏寶圖或者絕世珍寶之類的。

好傢夥,實在是瞧起來太過隆重了。

邢季拿出鑰匙光是開鎖就花了差不多三分鐘的時間。

等盒子打開后,他將盒子推到了白喬薇面前。

白喬薇從裡面拿出了那一套玻璃製品。

這一套玻璃製品總共有三件。

一個類似於小罈子那樣的玻璃酒瓶,兩個玻璃制的酒杯。

她拿起來看了看,又伸出食指中指輕輕敲了敲。

「不錯,很好,就是這個!」

「白姑娘滿意就好。」邢季不動聲色的鬆了一口氣。

隨即,他心底里又浮現出了一絲疑惑。

「聽白姑娘這語氣,難不成以前見過這玻璃製品?」

「沒有,我之前無意間在書上見到過關於玻璃製品的描寫。」

「書中所述與我手中拿著的東西並無差別,所以我才會感嘆出聲。」

「原來如此。」邢季點頭,又繼續問。

「不知白姑娘除了在書上看到了關於玻璃的製作,可還有看到類似的其他東西?」

「類似的東西?你指的是玻璃製品的延伸嗎?」

「還真有!」

「是什麼?」邢季頓時好奇的看了過去。

「玻璃用途可太多了啊,製作杯子,窗戶,餐具,花瓶,燈罩等……」

「也可以進行延伸,變成樹脂玻璃,鋼化玻璃,壓花玻璃,磨砂玻璃。」

「還可以繼續研發成特別清晰的鏡子,放大鏡,眼鏡等……」

聽著白喬薇說出來的那些陌生的名詞,邢季覺得自己的全身血液都開始沸騰。

明明趕路過來已經很疲憊了,可思想意識在燃燒,在跳躍。

他的腦子裡,身體中有一股不知名的東西在叫囂,在放大。

那東西名叫興趣!

他迫切的想知道白喬薇說出來的每一種東西都是怎麼回事。

他甚至特別慶幸,他能成為前來送信的那個人。

以至於他興奮的臉都紅了,更是激動的想要伸手拉著白喬薇的胳膊懇求她快快賜教。

。 十四尊仙位。

準確來說,是這十四尊仙位,留在此方天地的大道烙印。

他們雖然都已飛升天外,離開了這方天地。但他們各自的道,卻留在了世間。成為後來修者只能仰望而難以超越的高山。

衛易微微眯起眼。

這一刻,他終於知道這場東海升界的天劫,到底是什麼了。

和之前的兩場聲勢浩大的天劫不同,這次的天劫,是真正的大道之劫。

沒有什麼威能,沒有什麼天象,有點像是修者的只爭大道而不爭手段。但恰恰是這種形式的天劫,最讓人絕望。

因為需要面對的,是這十四位曾經在各自時代,真正無敵一個時代的仙位!

他們的大道,已是世間極致。不成仙位,如何與之抗衡?

若是後來者的大道,不足以和這些前輩並列,有何資格像這些前輩一樣,獨開一界?

在看到這十四尊仙位虛影的時候,衛易瞬間恍然。在無定河最深處的那座神殿,那位冰原之主曾經明言,大離曾用去了三份大道本源,分別開闢了兩江、瀟湘、遠東這三界。衛易先前還有些困惑,不明白這三份大道本源,到底是做什麼用的。現在看來,只怕就是用來硬抗這些仙位烙印所激發的天劫了。

大道本源,本就是一個仙位自身大道的具象,自然能夠扛得住同級別的仙位攻伐。

扛得住這份大道之劫,這一界就算徹底升界成功了。但若是扛不過,衛易今天未必會死,但他自身的大道會被徹底斬斷,會徹底從返虛期跌境下去,而且此生再無恢復的希望。隨著他的跌境,剛剛升界成功的東海,一界大道也會再次潰散。原本融於東海的神道氣運,也會重歸天地,消散一空。

簡單來說,氣運是成就一個修鍊界的關鍵。東海成界的氣運,來自於天玄宗的千年積累,再加上衛易的神道氣運。遠東當初成界的氣運,恐怕就要歸功於那些而升界之後,能不能成功,就要看能不能扛得住接下來的大道之劫。

不過,這場大道之劫,固然危險。但此刻的衛易,卻已經有了十足的把握。

因為在他的識海深處,正有一份大道本源存在!

這份得自太元仙府的木之本源,給了衛易最大的底氣,來面對這場天劫。雖說天劫本身無比危險,但衛易卻已經是勝券在握。

所以當下,衛易很想檢驗一下,自己的大道。

衛易也想看看,他從無定河最深處繼承來的死亡之道,這份上古時代流傳下來的機緣,比之這萬年來證道的十四尊仙位,到底孰高孰低。

在那十四尊虛影顯化出來的同時,這場大道之劫,終於開始。

第一位出手的,是一名如彩霞般絢爛的女修,長裙及地。

修真界的符修始祖,落霞祖師。

親手開闢符修之道,創立落霞島的女子,同時也是歷史上的十四尊仙位當中,證道時間距今最近的一個。

落霞祖師似是隨意的一指點出,一道並不如何複雜的符篆,憑空出現。但是,這道虛空凝出的符篆,卻讓衛易有一種將天下符修之道,盡皆包括其中的感覺。

面對落霞祖師幻影凝出的這道靈符,衛易沒有託大,也沒資格託大。一方面將得自死亡主神位的大道法域顯化而出,讓死亡大道和落霞仙尊的符修之道自行交鋒。另一方面,衛易也將那份木之本源從識海當中取出,鎮於身前,生怕有任何意外發生。

這次天劫,實在是干係太大,衛易不敢賭,更不能輸。

一方漆黑界域,籠罩衛易身前,世間所有死亡真意,似乎都融於此間。落霞祖師的那道靈符,剛剛落入這方漆黑界域,一種難言的波動,便瞬間爆發開來!

沒有任何戰鬥餘波,沒有任何動靜。但感受到這種波動的衛易,卻有一種想死的感覺。

這是純粹的大道之爭!

就算衛易如今已經成就神位,神融天地,繼承了一部分死亡之道,仍是很難近距離承受這種仙位大道帶來的衝擊。就好像世間凡俗,無法直視太陽一般。

這場大道之爭,持續了足足百息時間,才徹底消泯。最終,在那道符篆消失的同時,落霞仙尊的那道大道殘影,也消失不見。

死亡之道,絕不遜色於歷史上幾尊仙位開創的大道。或者說,這本就是比這十四尊仙位更加古老的存在,所掌握的大道。

上古時期,那位主掌死亡之道的死亡主神,可是坐擁整個無定河世界,亘古長存的古老存在。

隨著落霞仙尊的虛影消失,那個手持長幡,身著黑衣的光頭,向前一步,整個天地頓時有一種倒轉的感覺。

幽明仙尊。

妖族距今最近的一位仙尊,曾和落霞仙尊同代臨世。而且據傳,落霞仙尊證道之後,兩位同世的仙位,還曾切磋過彼此的大道。就在今天的天南翠微府,幽明仙尊一掌,將三千里大山盡數化為湖澤,白浪滔天。而落霞仙尊則是以一指之力,點化出一座八百里島嶼,將大澤瞬間鎮壓的波光如鏡。

那座島嶼,便是後來無數符修嚮往的落霞島。

在看到這位幽明仙尊準備出手的同時,衛易心中陡然升起一絲莫名的情緒。

先是落霞仙尊,然後是幽明仙尊,也就是說,這十四尊仙位,將會按照距離現在的時間遠近,逐一對自己出手嗎。

那豈不是說,下一個自己要對付的,就是自己的祖師爺?

不過,這還不是衛易最在乎的。衛易最在意的是,這位幽明仙尊,和他可是有些關係的。

成功繼承了幽冥之海最深處那座神殿的衛易,知曉很多密辛。他知道,這位幽明仙尊,確實是從那座無定河世界走出的。準確來說,是上古那位未知的存在,封印在神殿內的上古異種。兩千多年前,在神殿內覺醒,被送回了修真界,證道仙位。

這些年來,幽明聖象一族,一直想著要返回幽冥之海,只可惜一直未能成功。幾十年前的那場五原城大戰時,幽明聖象一族便曾明言,只要衛易交出無定河世界的鑰匙,他們便可以不參與大戰,甚至可以反過來幫助天玄宗。衛易如今細細回想,覺得幽明聖象一族的真正目的,極有可能就是他繼承了的死亡主神位格。

畢竟,只要繼承了這個,未來就大概率可能順利成道。只要搶在其他人之前,成道幾乎可以說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就連幽明聖象一族,選擇提前對天玄宗開戰,恐怕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如果幽明聖象一族,真的實現了自己的戰略目的,真的徹底滅掉了天玄宗。沒了氣運護持的衛易,就算達到純陽之境,也只是普通的純陽而已,再無東海一界之力的護持。到那個時候,幽明聖象一族,完全可以殺掉衛易,搶奪衛易的位格。就算無法回到無定河,同樣能實現自己的目的。退一萬步講,在天玄宗面對傾覆之危的時候,衛易身為天玄宗弟子,絕不可能留在無定河。這個法子,也可以將衛易徹底逼出來。

這些,都是衛易在躋身返虛之後,才徹底明白的事情。

手持長幡的幽明仙尊,一幡揮動,如同一個世界搖落下來,與衛易的大道法界劇烈碰撞,如同兩個世界撞擊在一起。

這一刻,無數異象顯現而出,宛若死界降臨人間。

不知為何,看到這位幽明仙尊烙印出手的同時,衛易忽然有一種感覺,覺得這位幽明仙尊,昔日或許也繼承了一部分死亡大道的感覺。準確來說,幽明仙尊的道,一部分是一種類似死亡之道的大道;另外一部分,則是一種充滿陽光的大道。

兩者截然相反,卻又絲毫不顯得為何。

同樣是百息之後,雙方的大道碰撞消失不見。幽明仙尊的大道烙印,同樣消失不見。

只是,當衛易看到接下來那位說書人打扮的中年男子,緩緩向前的時候,嘴角狠狠抽動了一下。

打自己的祖師爺,這絕對是個難度高上天了的技術活啊!

……

在衛易天劫的外圍,三位天玄宗純陽,加上十餘位宗門返虛,皆是嚴陣以待。

在第二次天劫落幕之後,所有人盡皆鬆了一口氣,而且喜出望外。

大家都知道,既然第二場天劫,衛易平安度過。那麼東海升界一事,也就徹底成功了。至於後面的升界之劫,擁有木之大道本源的衛易,是一定能夠過得去的。

然而就在第三場天劫剛剛顯化出來的同時,包括葉朝歸在內的三大純陽,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數息之後,其他宗門返虛,同樣臉色難看至極。

「該來的,躲不過。」

葉朝歸看向南方天空,抽刀向前。

宗門向前最擔心的幽明聖象一族,到底還是來了。

而且,是族長幽池親至。

三位純陽,包括族長幽池,和兩名幽明聖象一族的純陽老祖,再加上十二位返虛。饒是以幽明聖象一族的底蘊,當下正值戰時,能在一日之內糾集這麼多高手,也實屬不易了。

看來今日東海這一戰,註定是無法善了。

「多年未見,葉掌門不但已經躋身純陽,戰力看來還在我預想之上啊。」

天邊,十五位強大至極的妖族頂尖高手,現身之後,並未直接動手。

身為幽明聖象一族的族長,同時也是如今妖族名義上的第一高手,幽池似乎並不急於動手,而是緩緩道:「其實,今日我們來,並不一定要真打。」

「只要貴派交出衛易,我們可以和貴派簽訂攻守同盟,訂下血誓。自此之後,天玄宗無需再擔心妖族這邊的攻擊。所有來自妖族這邊的攻擊,我們都會替你們攔下,天玄宗只考慮修真界內部的征伐即可。」

血誓。

幽池所說的血誓,是以整個幽明聖象一族的血脈為擔保的誓言。一旦違背,整個幽明聖象一族,都要因此受到重創,甚至直接滅族。這比很多年前,葉朝歸和吞海鯨一族定下的掌門盟約,更加具有束縛力。

至於幽池開出的條件,則更是令人心動無比。

以一人,換天玄宗未來真正的太平。

葉朝歸捫心自問,若是幽池將天玄宗交出去的人選,換成他自己,說不定他真有可能會答應下來。但換做衛易……

「我很小的時候,我師父就教過我一個道理。」葉朝歸輕輕嘆了口氣,隨即一刀揮出,一片刀光之海,徹底籠罩了下來。

「能動手,就別說話!」

在葉朝歸出手的剎那之間,天玄宗的十餘位頂尖高手,還有幽明聖象一族的十幾位高手,同時反應過來。整片海域,頓時如同末日一般。

當二十多位返虛以上的頂尖存在,放開全部束縛,全力廝殺,會造成怎樣的結果?

多年前遠東的那場戰鬥,似乎已經給出的答案。

葉朝歸明白,這一戰,或許會殃及到東海很多無辜生靈。但是,身為掌門,他沒有更好的選擇。

「就知道你們不肯答應。」

幽池冷笑了一聲,隨即感慨道:「不過,你說的這個道理,倒是不差。」

「能動手,就說話。」

這位已經被譽為妖族第一高手的幽明聖象族長,忽然雙手一拍,一座漆黑界域顯現而出。下一刻,竟有一道烏光從其中飛出,直接激射向正在渡劫的衛易那邊。速度之快,就連葉朝歸和天玄宗的其他兩大純陽,都沒反應過來,更來不及出手阻止!

……

在幽明聖象一族的高手到來之時,衛易其實也發現了他們的出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