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帶著小強來到了一家飯館,在葉修的記憶里,他曾經是來過這裡的,並且這家有幾道菜格外的美味,所以二人準備點那幾道菜。

剛一進飯館的門,便見一個肩膀搭著白毛巾的店小二帶著熱情的笑臉迎了上來,喊到:「兩位客官裡面請。」

不想這些,葉修和周毅飛點了那幾道菜,隨後那店小二便給二人拿了一壺已經沏好的茶水。葉修和周毅飛倒了一杯茶,有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二人便喝著茶等著菜。

葉修望向窗外,這裡較之十年前變化並沒有多大,只是這裡給人的感覺卻是不同了。

過了一會兒,店小二將二人點的菜送了上來,葉修拿起桌上的竹筷子夾起了離自己最近的那盤菜慢慢的嚼了起來,可這味道和十年前已經不一樣了,雖然味道還好,卻沒有十年前吃起來那般美味。

但葉修也能吃出來,這菜中的各種食材並沒有變,想來是換了廚子吧。接著葉修又夾起了其他的幾道菜吃了起來,都是如此。

此次葉修和周毅飛離開落英山,想了想決定先回玄天宗一趟,看看素非墨,還有紀雨落等人。

二人在落英山待了雖然只是短短几天的時間,收穫頗豐,他們打算將得到的一些東西送給之前幫助過他們和關係好的師兄弟還有好友。

十天後,葉修和周毅飛先來到了如風那裡,不知他此時過的如何。

然而當二人來到了如雷閣,卻發現這店有了變化,比之前更大了,夥計也增多了,可卻沒發現如風的身影。

不過,葉修倒是看到了如風的一個隨從,向他詢問了如風的情況后才知,如風已經回帝家了,不過只是回去處理一些事情,過不了多久就會回來。

知道了這個消息,葉修和周毅飛決定在這裡等他回來,二人有東西需要當面交給他。

兩天後,如風回來了。當他看到葉修和周毅飛時,甚是驚訝,但更多的是激動和高興。而後如風便將二人帶到了主堂,叫下人安排了酒菜,說是要和二人喝個痛快。

此時,主堂之中,三個青年正舉著酒杯,喝得好不痛快,雖然算不上是什麼久別重聚,但也是很高興的一件事兒。

酒過三巡后,滿桌狼藉,雖然三人喝了很多酒,卻是清醒的。

只見三人談笑過後,葉修拿出要交給如風的東西,將一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儲物袋遞到了他面前。

見狀,如風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省了過來接過了葉修手中的儲物袋。

如風看了儲物袋,知道是葉修送給他的東西,便也不矯情收下了。而葉修也知道這次帝家叫他回去是因為家族中人說他到了婚配的年紀,該給他找一門親事,只是如風如今並沒有這個意思,雖然不能直接拒絕,但卻被他推脫了,將此事延遲了時日。

第二天中午,葉修和周毅飛在如風這吃過了午飯便啟程離開了。二人接下來的去向正是天君門,周毅飛雖然不是天君門的弟子,但是他也知道天君門的。

兩天後,葉修和周毅飛見到了紀雨落等人,將東西給了大家后,又託付紀雨落將一個儲物袋交給逍遙子。

就在葉修和周毅飛離開天君門的路上時,此時的上清宗天君門的最高峰處,兩個老者正在說著什麼。只見這老者看起來面帶微笑,很是和善,但身上透著一股上位者的氣勢,不怒自威。正是天君門逍遙子和南宮凌二人。

只聽南宮凌語氣似有無奈,苦笑道:「葉修這小子啊,一看就知道是個風流多情的種啊。」

聽到他的話,葉凡逍遙子也是頗為無奈的回應道:「哈哈哈,這小子雖然是個多情的人,但是他有一點好啊,就是不濫情。」

逍遙子話音落下,便聽一道嘆息聲,緊接著就是二人沉默,靜靜的站在峰上看向遠處,不知想著什麼。

再看天君門煉丹房內,一個美貌女子正坐在那裡,手裡拿著一個儲物袋,盯著看。她的旁邊則是一個看起來更年輕的美人,正是徐離珊珊和万俟絮兒。

此時的万俟絮兒已經褪去了十幾年前的青澀,更顯成熟嫵媚,也更加動人了,不得不說她和徐離珊珊確實有幾分相像。葉修也帶了一些東西給她們二人。

只聽一道空靈動聽的聲音響起,「不知葉修這小子如今的煉丹水平不知道怎麼樣了,想來也是不會很差。」

聞言,万俟絮兒倒是笑了,讓她看起來更加動人。只見她粉嫩的小嘴輕啟,一邊為徐離珊珊按摩肩膀一邊說道:「師父,師弟他學什麼都快,見識也廣,武道天賦更是天縱之資,定然沒事的,想來她如今的實力一定可以自保。」

而葉修帶著周毅飛去找素非墨神時候,雖然看到了獨角蜥蜴小林,但是並沒有看到素非墨的身影,從小林的嘴裡葉修才得知,素非墨已經離開天君門。

葉修從小林那裡得知素非墨已經離開了天君門,看其話中意思素非墨離開是有原因的,不過小林沒說,葉修自然也不會多問。

只是在葉修打算帶這周毅飛離開之時,獨角蜥蜴小林給了葉修一個錦囊,說是素非墨臨走之前托他交給葉修的東西。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葉修也知道蘇菲米給的東西絕對不是什麼普通的存在,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再見到這小子了,葉修也是很擔心他的。 聽到風玫否定自己是魔后,那兩個魔族的人卻是一臉委屈:「魔后,您是不要我們王了嗎?我們王很好的,若是他犯了錯惹了您生氣,我們保證他絕對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您就消消氣吧。」

另一個跟著重重點頭:「是啊是啊,魔后,您若是不要我們王了,王多可憐啊!」

風玫:「……」這兩人確定不是來搞笑的嗎?

那兩人見風玫不說話,再接再厲:「魔后,您就發發善心可憐可憐我們王吧!想我魔界四大護法,七位魔將,三十二羅剎,哪個不是嬌妻在懷,兒女成雙,就我們王一直孤家寡人,多孤單啊。」

「魔后,您不知道啊,王他嫉妒我們,天天折磨我們。我們整個魔界就等著您來解救了啊!」

「是的,您不知道,自從王喜歡上您,整個王完全就是變了一個王啊,以前是催命閻王,整個魔界是地獄修羅,而現在魔界是春暖花開,見王就是春風拂面。」

「整個魔界都在恭迎您的到來呢,魔后,您趕緊去坐鎮魔宮,收了王吧!」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句,言辭懇切,滿臉的希冀與懇求。

風玫嘴角抽啊抽,決定忽略他們的話:「你們就不去幫你們王嗎?」

兩人竟然同時縮了縮脖子,一臉驚恐:「我好不容易才爬到護法的位置,可不想屁股還沒坐熱就被拍成肉渣渣。」

「得了吧,司君大人加王,你還想有肉渣渣呢,只怕連肉沫沫都找不到了!」聽到風玫否定自己是魔后,那兩個魔族的人卻是一臉委屈:「魔后,您是不要我們王了嗎?我們王很好的,若是他犯了錯惹了您生氣,我們保證他絕對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您就消消氣吧。」懶人聽書

另一個跟著重重點頭:「是啊是啊,魔后,您若是不要我們王了,王多可憐啊!」

風玫:「……」這兩人確定不是來搞笑的嗎?

那兩人見風玫不說話,再接再厲:「魔后,您就發發善心可憐可憐我們王吧!想我魔界四大護法,七位魔將,三十二羅剎,哪個不是嬌妻在懷,兒女成雙,就我們王一直孤家寡人,多孤單啊。」

「魔后,您不知道啊,王他嫉妒我們,天天折磨我們。我們整個魔界就等著您來解救了啊!」

「是的,您不知道,自從王喜歡上您,整個王完全就是變了一個王啊,以前是催命閻王,整個魔界是地獄修羅,而現在魔界是春暖花開,見王就是春風拂面。」

「整個魔界都在恭迎您的到來呢,魔后,您趕緊去坐鎮魔宮,收了王吧!」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句,言辭懇切,滿臉的希冀與懇求。

風玫嘴角抽啊抽,決定忽略他們的話:「你們就不去幫你們王嗎?」

兩人竟然同時縮了縮脖子,一臉驚恐:「我好不容易才爬到護法的位置,可不想屁股還沒坐熱就被拍成肉渣渣。」

「得了吧,司君大人加王,你還想有肉渣渣呢,只怕連肉沫沫都找不到了!」 就在二人正向天君門外走去時,只聽身後傳來一道磁性的聲音,「哦?這不是葉修師弟嗎?沒想到你竟然歷練回來了,竟然身邊還多了一個實力不弱的小兄弟啊,想來這武道境界又提高不少吧。」

聞言,二人同時轉身看向說話之人,正是君軒辰。如今的他從外貌上來看和葉修離開前相比並沒有大的變化,只是從他身上的氣勢上來看,比葉修離開前更盛,但卻更懂得收斂了。

不管怎麼說,既然人家先開口打招呼了,那於情於理,葉修作為師弟自然也要回應,並且也要向他介紹周毅飛。

只聽葉修開口了,看向君軒辰道:「師兄,有一段時間咱們是兄弟都不見面了,如今師兄過得可好?」

「好,托葉修師弟的福,我如今的實力也行了。當然,在那惘然涯得到的靈石乳液是起了很大的作用,不得不說,這青竹師弟的實力也不弱啊,只是幾次你們兩人都是錯過,怕是有好久沒有見過面了吧。」

他的話音剛落下,便聽葉修的聲音響起,「師兄說笑了,是我托師兄的福,這才過的瀟洒自如,並且還認識了很多的新朋友。」說話間,葉修還拍了拍周毅飛的肩膀,並且向自己的這位師兄介紹了周毅飛的身份,是自己的好兄弟。

「哈哈,想來葉修師弟如今的實力更強了,不知是否有興趣和我過一招呢?」只聽君軒辰說道。

葉修從君軒辰這話中聽出,他並非單純的想和自己過招,這其中定然有什麼目的,更何況當初在惘然涯時,就因為青竹的存在,才沒有讓他得到更多的靈石乳液這等秘寶,他定然是憤恨在心。

「師兄,我們二人還有事,就不能奉陪了。」聽到葉修的話,君軒辰的面色冷了下來,葉修竟是一口回絕了他。

隨後不等君軒辰再說什麼,葉修便帶著周毅飛離開了,只留君軒辰在二人身後,憤恨的看著二人的背影,並狠狠道:「哼,狂什麼狂,早晚讓你們知道惹怒我的代價。」

當然,這些已經離開的葉修自然是不知道了,但這種事兒用膝蓋想葉修也知道君軒辰的小算盤。

此時天君門外的一條林間小路上,葉修和周毅飛正在不急不慢的走著,談論著什麼。

只聽葉修對周毅飛說道:「咱們這次直接去女媧谷,只是他們的實力太過強大,咱們無論如何都要小心一些。」

聞言,周毅飛應道:「嗯,放心吧葉修哥,來的時候雨凰姐姐說過,讓我什麼都要聽你的,我一定會盡全力配合你。」

而後,便見兩個青年繼續向前方的路走去。

半月後,女媧谷山下的密林之中,葉修和周毅飛正坐在一棵樹上望向女媧谷大門。此時二人正商量著如何進去,莫非當真是直接闖上山門?

討論了半天,最後二人還真的就用了這辦法,並且小強表示會給他們打掩護。

於是就決定三日後,葉修就帶著周毅飛和小強便直接踏上女媧谷,闖進去。

於二姑娘,等我,這次無論如何我都要救你出來,無論如何也要將你救出來。

此時已是三日後的早上,葉修和周毅飛已經醒來,並且已經準備好前往女媧谷。

說起來,葉修在女媧谷那裡也是有熟人的,靈兒是一個,韓冰寧也是女媧谷的天才弟子,還有自己的師父逍遙子的女人也在那裡,只不過此時的情況也是不明。

說起來,葉修不禁覺得自己和女媧谷還真的是很有緣分,似乎在那裡認識了很多女神的樣子啊,這在很多男弟子看來,簡直就是人生開掛,讓那些男人羨慕嫉妒恨。

一個時辰后,女媧谷大門外,葉修和周毅飛站在那裡。如同兩尊戰神,身上散發出濃濃戰意,但更多的卻是殺意,只是二人此時的神情卻是那般平靜,完全不像是來打架劫人的。

此時,二人已經被一眾女媧谷弟子包圍,不過目前這些弟子的實力對二人來說不足畏懼。

只聽葉修竟是面色平靜,語氣淡淡的開口道:「各位姑娘,今日我葉修來女媧谷不為其他,只為救出趙玉兒,我和她本來是清清白白的,根本就沒事兒,可是你們卻一直冤枉趙玉兒姑娘,就算是我葉修脾氣在好,今日也是不能忍了,還請各位讓開。」

葉修說這話時,語氣平淡的好像只是再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一樣。

但接下來,只見葉修雙眸突然更亮,眼神透著狠厲,再次開口說道:「否則,休怪我劍下無情,冷刀無眼!傷了各位。」

聽到葉修的話,那些弟子都彼此看著,似乎是在詢問應對之策。

要知道,當初葉修在正道聯盟的比試中,那可是完全讓人想不到他的戰果啊,當時他的表現可是很多人都清楚的,包括現在葉修面前這些看起來較新的弟子。她們如何不怕葉修實力。

只見其中一人跟旁邊的弟子耳邊說了什麼后,便見聽話的弟子點點頭,轉身離開,想來是剛剛那弟子讓此人去稟報情況吧。

不管這些,葉修繼續說道:「若是各位不讓,那我們二人只能硬闖。」說罷,葉修和周毅飛便做好了準備,提起手中之劍,但卻沒動。

說實話,二人並不想傷害這些弟子,畢竟他們只是來救人,而不是來殺人。只是二人等了好一會兒那些弟子也只是在那裡大眼瞪小眼,既不退讓也沒有要攻擊二人的意思。

見狀,葉修決定先出手,若是到時她們還在擋著二人,那便鮮血現,死傷不負。

只見葉修運起靈力,瞬間周身便被白茫茫的靈力包裹住。同時周毅飛的周身被青茫茫的靈力包裹住。二人同時動了,沖向了那群弟子之中。

頓時,那群弟子也亂了,但好歹是一流宗門的弟子,其應對能力也是強的,反應很快。見二人已經沖了過來,也紛紛提劍極運靈力迎了上去。

但最後,只是片刻的時間便見一群弟子已經受傷倒地,根本就不是葉修和周毅飛他們二人的對手。

見狀,葉修和周毅飛也沒有遲疑,當下便向大門那走去。

就在這時,只聽一道有些沙啞的女子聲音響起,只是這聲音中帶著怒氣,「好啊,當真是兩個無知小兒,我堂堂女媧谷豈是你們能來鬧的,看本座今日非要替你們的父母教訓教訓你們。否則日後……」

不等那女子說完,周毅飛便不耐煩的打斷了她的話。「若是要動手那便快點,否則便讓開!」

周毅飛話音剛落下,那個女子便怒了,「哼,既然這樣,休怪本座不客氣,以大欺小。」話罷,那女子便也運起靈力沖了上去。

見狀,葉修和周毅飛也不慌不亂,從容應對。從那女子出招來看,此人已經是道元境後期巔峰,快要到祖元境。

說實話,這樣的實力若是五年前葉修見到定然會退讓,即使二人再拼也不會是對手。只是如今以葉修的實力,加上周毅飛的二人的實力,想要對付這女人還是很容易的,這還是在葉修沒有使用掌控之力和輪迴之力的情況下,所以現在那女子還不會讓二人感覺害怕。

此時,葉修和周毅飛已經到了那女子的近前,二人一個在那女子正面,一個繞到了那女子的後面,前後夾擊,只是一招,那女子便已經落入下風。

只見她手中長劍雖然已經指向周毅飛,卻離他還有一掌之遠,而周毅飛的劍卻已經抵在了她的咽喉處。

再看葉修,此時他更是在其身後,長劍指向她的後背,劍尖已經抵在了她的背部,只需輕輕一刺便會刺入那女子背部的皮膚。

感覺到自己目前的處境,那女子更是氣氛,一張白皙的俏臉此時也被氣的通紅,雙眸怒睜,瞪著在她面前的海竹,而葉修和周毅飛卻是看也不看她一眼。

就在周毅飛和葉修想要收起手中之劍,放過那女子之時,女媧谷大門處,一個身著白色服裝的女子面帶怒氣的看著葉修和周毅飛這邊,隨後便聽一道空靈清冷卻帶著怒意的聲音響起,正是女媧穀穀主。

「哼,真沒想到你們竟然會自己送上門來。怎麼,臭小子是沉不住氣,要來找你的心上人了嗎?」

聽到這女人的話,葉修面色更沉卻是沒有什麼動作,控制住了心中怒氣。倒是周毅飛當下就要衝了上去,好在在他踏出一步之遠時就被葉修拉住了,周毅飛海竹這才作罷。

見狀,那女媧穀穀主竟是不怒反笑,再次開口道:「怎麼,你這小子是沉不住氣,急著送死了嗎?哼,就你們還不配死在本宗主手裡。」

說到這裡,她停了下來,將頭側了過來,將目光投向了她縮在她身後的一名女弟子,「凝兒,想來你師父的本事你也學了不少,今日這二人就交給你了。」說罷,她便側了側身子,讓縮在她身後的女弟子的身子露出了一些,也露出了她的面孔。

這個容顏絕色的女子正是葉修在女媧谷的老熟人之一。 聽到風玫否定自己是魔后,那兩個魔族的人卻是一臉委屈:「魔后,您是不要我們王了嗎?我們王很好的,若是他犯了錯惹了您生氣,我們保證他絕對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您就消消氣吧。」

另一個跟著重重點頭:「是啊是啊,魔后,您若是不要我們王了,王多可憐啊!」

風玫:「……」這兩人確定不是來搞笑的嗎?

那兩人見風玫不說話,再接再厲:「魔后,您就發發善心可憐可憐我們王吧!想我魔界四大護法,七位魔將,三十二羅剎,哪個不是嬌妻在懷,兒女成雙,就我們王一直孤家寡人,多孤單啊。」

「魔后,您不知道啊,王他嫉妒我們,天天折磨我們。我們整個魔界就等著您來解救了啊!」

「是的,您不知道,自從王喜歡上您,整個王完全就是變了一個王啊,以前是催命閻王,整個魔界是地獄修羅,而現在魔界是春暖花開,見王就是春風拂面。」

「整個魔界都在恭迎您的到來呢,魔后,您趕緊去坐鎮魔宮,收了王吧!」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句,言辭懇切,滿臉的希冀與懇求。

風玫嘴角抽啊抽,決定忽略他們的話:「你們就不去幫你們王嗎?」

兩人竟然同時縮了縮脖子,一臉驚恐:「我好不容易才爬到護法的位置,可不想屁股還沒坐熱就被拍成肉渣渣。」

「得了吧,司君大人加王,你還想有肉渣渣呢,只怕連肉沫沫都找不到了!」聽到風玫否定自己是魔后,那兩個魔族的人卻是一臉委屈:「魔后,您是不要我們王了嗎?我們王很好的,若是他犯了錯惹了您生氣,我們保證他絕對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您就消消氣吧。」乾坤聽書網

另一個跟著重重點頭:「是啊是啊,魔后,您若是不要我們王了,王多可憐啊!」

風玫:「……」這兩人確定不是來搞笑的嗎?

那兩人見風玫不說話,再接再厲:「魔后,您就發發善心可憐可憐我們王吧!想我魔界四大護法,七位魔將,三十二羅剎,哪個不是嬌妻在懷,兒女成雙,就我們王一直孤家寡人,多孤單啊。」

「魔后,您不知道啊,王他嫉妒我們,天天折磨我們。我們整個魔界就等著您來解救了啊!」

「是的,您不知道,自從王喜歡上您,整個王完全就是變了一個王啊,以前是催命閻王,整個魔界是地獄修羅,而現在魔界是春暖花開,見王就是春風拂面。」

「整個魔界都在恭迎您的到來呢,魔后,您趕緊去坐鎮魔宮,收了王吧!」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句,言辭懇切,滿臉的希冀與懇求。

風玫嘴角抽啊抽,決定忽略他們的話:「你們就不去幫你們王嗎?」

兩人竟然同時縮了縮脖子,一臉驚恐:「我好不容易才爬到護法的位置,可不想屁股沒坐熱就被拍成肉渣渣。」

「得了吧,司君大人加王,你還想有肉渣渣呢,只怕連肉沫沫都找不到了!」 葉修一看眼前十分不情願聽女媧穀穀主話的女子,正是韓冰凝。

只聽韓冰凝不敢正視女媧穀穀主,卻是開口道:「谷主,弟子的實力不及師父她實力的一成,定然不是他們二人的對手。」

聞言,女媧穀穀主厲聲喝呵斥了她,「怎麼?你是沒這個本事,還是下不去手啊?難道就連你也看上了這個臭小子不成?又或者你師父的本事不行,你也沒學多少,同時又下不去手?嗯?」女媧穀穀主一連氣問了韓冰寧好多個問題。

聽到她這麼說,韓冰凝身子有些不穩,向後退了一步,但她很快就讓自己鎮定下來。

而葉修也看出來這女媧穀穀主是有意為難她,看樣子,她對韓冰凝也不滿,怕是和她認識葉修脫不了關係。

葉修不想讓韓冰凝為難,只得看向她冷笑,「韓姑娘的實力想來是差不了,何況還是魂念師,更是堂堂寰宇之中一流宗門女媧谷的弟子,連女媧穀穀主都重視的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