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似乎,小五一定聽大師兄的話,您讓我不說,我就不說,嘿嘿。”自稱爲小五的男子,嬉皮笑臉的說道,但是當見到那個叫做大師兄的人的臉色,立刻星星的退了下去,抓過頭去,眼中的一抹抹印度,一閃而逝。

用力的拍了拍臉蛋,深深吸了幾口涼爽的空氣,,一口白色的氣息,從他的嘴巴腫盆土而出,眼中盡是嘻嘻之色,沒有一絲的印度,只是那個雅靜,讓人看着有點不舒服,尤其當他看向陳凡的時候,總是讓陳凡感受到一股難以解釋的感覺。

那種感覺,似乎是被一個老鷹盯上了。

又好像是……


“草,我日你祖宗的馬大哈,誰不知道你的底細啊,不就是因爲被一個小妞拋棄了,就來到這裏來找那個糟老頭瞎廝混嗎,哼,我看你們都是一路貨色,那個死老頭子,也一定是你娘和他在濫交時候所生的雜種,要不然我這麼機靈並且有實力的人,他怎麼會不中用我,而且還是時刻刻的排解我,老子早晚找個好司機,將你殺了,再將那幾個礙眼的殺了,最後將所有的女人完全的玩弄在手掌之中,我就不相信,到那個是偶戶,糟老頭子, 還敢跟我說一個不字。”小五一變和旁邊的嬉笑着,一變嘴巴腫發出幾句呵呵的小聲,可是,一個個狠毒的想法,卻是沒有抑制的油然而生。

陳凡在衆人說話的當,將身前的端木邪刀抱在胸前,見此情況,靈機一動,趕忙將桃源空間的那個冰火兩儀過,難了出來,郭子儀拿出來,頓時將所有的目光因襲過來,濃濃的香氣,使得所有的女人體香,瞬間被壓制下去,就連這裏面最美麗的女子,也沒有任何的顏色。

“這是…這是冰火兩儀果,沒有想到啊,那個冰火老人,真的將這個東西給了他,嘿嘿,只要有了這個東西,我就可以平步青雲了,到時候還不是想要什麼就要什麼”小五眼珠子地綠綠的一轉,嘴巴移民,慢慢的張開,望向身旁的那個女子,嘿嘿笑道:“嘿嘿,王師姐你可知道那個東西是什麼?”

哪兒被他稱作王世紀的人,沒有搭理他,只是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旋即不再說話,而那個王師姐涉農昂的男人,聽見小五的話,也是冷哼一聲。

他們都知道這個尖嘴猴腮的傢伙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更何況,剛剛大師兄都交代了,不讓他們和這個傢伙說話,他們呢也不敢有任何的違抗。

“嘿嘿,怎麼了,傻了吧,我跟你們說啊,這個可不是別的東西,而是出自冰火老人手中的哪一件足以讓他的天地間縱橫無阻的神兵利器般的東西,不是我吹牛啊,這個東西,不說這個世界就此一件,也不說這個東西到底有什麼作用,就說光是拿着它,你就可以延年益壽,青春永駐。

算了,不說這個話題了,大傢伙絕對是都知道,那個冰火老人的手下有着冰火兩桶子,對吧,想當年,那兩個童子,一經出世,立刻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可是呢,他們最後都是死了,爲什麼呢,就是因爲他們從小就跟在冰火老人的身邊,那個冰火老人市場的用冰火兩儀過給他們修煉使用,所以他們才能那麼的英俊和魅力,外加上實力強筋,哥哥高人一等。”

“可是你們又沒有想過,就是因爲這個東西,他們踩死了的,也就是說,這個東西,只要一天在他們的手上,他們不但不會死,向來那時候的他們,纔是十歲左右的孩童,可是那時已經有了十四五歲的身體和頭腦了,要是到了現在,相比頭腦已經有老狐狸一樣的了吧,但是他們爲什麼會死掉呢,爲什麼冰火老人不講那個他沒有什麼用的冰火兩儀過給他們呢?”

衆人都是屏氣凝神的聽着小五的說話,見他的提問,原本波瀾不驚的心中,也是泛起了重重的波瀾。

是啊,他爲什麼要將自己的兩個最心愛的徒弟給弄死啊,不應該啊。

“要我說啊,就是因爲那個冰火老人,已經有了更爲重要的忍了。”小五冷冷的一笑,旋即伸出手指,指向了正在快速的運轉鬥氣的陳凡,大聲喝道:“快帶你抓住他,他就是那個被冰壺老人內定爲下一個繼承着的人,他現在要跑了。,如果他走的話,你們誰也逃脫不了責任。” “要我說啊,就是因爲那個冰火老人,已經有了更爲重要的人了。”小五冷冷的一笑,旋即伸出手指,指向了正在快速的運轉鬥氣的陳凡,大聲喝道:“快帶你抓住他,他就是那個被冰壺老人內定爲下一個繼承着的人,他現在要跑了。,如果他走的話,你們誰也逃脫不了責任。”

衆人聞言,。精神皆是爲之一振,旋即目露寒光,也顧不得難麼多了。隨着那個大師兄的一聲大喝,衆人的手勢快速的變化,不多時一個個發鬧複雜的發音。依然憑空而出。

“乾離震坤,天地無極,變化大陣,九死一生。”

喃喃之聲響起,衆人之間,一個猩紅色的肉身隨着聲音而縈繞而上,最後在他們的頭頂上,竟然是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腦袋。

一個巨大的血色的腦袋。

巨大的眼珠,空洞洞的鼻子,外露的獠牙,兇悍的氣息,無不顯示着這個魔頭的兇悍。

“別,別管我了,快走,快走,這個那個過時的要命把戲,只要被他們給圍住,絕對逃脫不了,快,快走。”被陳凡環保住的端木邪刀在哪一個巨大的魔頭出現的一剎那,頓時汗毛倒數,這個魔頭他倒是見過不少了,因此對於它的威力,知之甚多。

這是哪個被稱作過時的傢伙,用上萬多人的學會歲,經過重重的邪惡手法,再加上一些特耳熟的物質,精煉七七四十九天而成,成型之後,只要有人召喚,便是可以突然出現,完全可以記昂敵人打一個措手不及。

“哦?這個東西?”陳凡有些奇怪的望着這個魔頭,忘了許久之後,不僅是有些發小,這個果實還是真的有些手法,沒有想到居然真的將那個非常厲害的血魔給煉製出來了,可是不知道這個血魔爲什麼氣勢會那麼的地下。

就連陳凡在諸葛流雲事項裏面所戰鬥的那個血魔也是閉上他們的這個魔頭強上很多倍。

“等我來回一會你。”陳凡安生一聲,旋即對着端木額寫道道了一聲“對不起了,請你休息一下。”之後,將他的整個身子,吸收進淘選祕境,旋即將空間戒指中誅邪長槍取出,摩拳擦掌的望着衆人。

天外飛仙,劍神一笑!

正在準備中的陳凡,突然有些傻眼,因爲他環顧四周只是,竟然是發現已經被這十個人所包圍。不由得無俺爹搖了搖頭,想起了在行走之時,他的師傅交給他的一個功夫。

天外飛仙,相傳是一個老人在得道成仙只是,突然有了一絲的感悟,竟然是單手拿着寶劍,在月下舞劍,可是哪裏想得到,就挨着試,一個白**拍哦的男子,突然衝月亮之上,慢慢的凌空而來,對着正在舞劍的人輕輕一笑,手中的丈八點鋼槍,輕輕地衝着老人的寶劍輕輕一點,一抹光輝木然前行,將老人的寶劍,乒乓的一聲,打落在地。

老人暗自驚訝,他知道自己的實力很強, 可會死突然出現了一個實力更爲強橫的人,那裏沒有驚訝,當下抱拳,問道:“不知前輩是何許人也,晚輩在這裏舞劍,實在是爲了鍛鍊無疑,可是欽北居然這麼相與,實在是不太好,傳出去,恐怕會是影響前輩的名譽。”

“呵呵,你不用着急,也不用驚慌,我對你沒有噁心的。”老人站在虛空觀衆,一身的肌肉,左手拿着剛強,竟然天上的戰神一變,看的老人都有些傻眼了, 用力的皺了皺自己的渾濁雙眼,發現你那個人的身上竟然是更增添了一絲神聖的官鬼。

混世多年的他,那裏還不懂得那個老人是何許人也,當即跪拜下去,天上的那個神仙人物,呵呵一笑,對着老人笑道:“你既然已經明白了我的身份,那麼也不必多裏了,以你的悟性,相比用不了多久,也是會得到很強的實力的,到時候,說不定你還是我的頂頭上司了,這麼多天來,我們衆人多是土生土長的人,也就是你們所說的神仙了,不過這可是不對的,因爲我們不過是實力強橫一點罷了,居住的地方有些不同,那個地方就是被你們稱作天庭。”

“你既然已經明瞭,那麼就在這裏留下你的蹤跡,讓世人追尋你的氣息,來學習你的激發吧。”

老人應聲點頭,當即反手拿着劍柄,微微一笑,電光火石之間,一排大樹,依然倒塌。


“好好好,這就走罷。”

天神一聲大笑,大手一揮,將老人帶走,只是每個月圓之夜,都會有一個人影在那裏舞動,其活生生的好像真人一樣。

而當初陳凡也從他的師傅那裏聽說了這個傳聞,當時他也抱着學習的態度去觀看,哪裏想得到,竟然是什麼都沒看到,最後在一氣之下,拿起石頭,衝着正在舞動的那個人影砸去,卻是見到了衆生都難忘的那一幕。

那個人影竟然是頭也不回iu,一揮手,寶劍依然出鞘,活生生的將石子占城涼拌,最後,微微一笑,人影消失。

“或許,現在就是該實現哪一個我永遠都沒有完成的招式的時候了,呵呵,真是想不到啊。”陳凡呵呵大笑着,在衆人的母港小,左手一抖,長江猛的一陣扭曲,竟然是變成了一把古樸武器的重劍,重劍長約七尺,大約有三百多斤,通體呈暗紫色,重劍一個凹凸的血槽,濃重的殺氣頓時顯露無疑。

現在,就是實現你價值的時刻了,誅邪。

刷!

長劍揮動,重劍無鋒,陳凡拿起笪建,左右用力一輪,無形的空間,頓時破散而開,眼睛微眯,鮮紅的舌頭從嘴巴腫,微微探出頭來,在乾裂破碎的嘴巴上,輕輕一彈,手掌用力,頓時,巨強橫無匹的的驚天氣勢,從中保用而出,化作一道道暗紫色的洪流,完全的沒入到那個巨劍上。

還不夠!

拿起巨劍,雙眼猛地緊閉上,與此同時額頭上的眼睛,順阿金睜開,匹練從中噴射出來,化作一道但藍色的閃電,衝入巨劍中。

”殺!“

“殺!”

“殺!”

衆人間的這樣的熊東,心中有些詫異,可是手頭上的動作一點也不慢,占城一個特殊的位置,隨後衆人都在自己的手指頭上,用力的一劃,白色的光輝劃過,一滴鮮紅色的血液從中迸濺出來,一滴一滴的珍珠般血液,通通的被那個魔頭一張嘴,盡數吸收。

“哇哈哈哈哈”

陰森森呢的小聲,傳阿里,魔頭呵呵一笑,巨大的頭顱,在衆人的頭頂上,微微晃動,千百道的血色出手,從中探出,對着還在那裏不斷感悟着並且灌輸能量的車費南衝擊過去。


“哼,現在,就想要殺了我嗎?”沒有任何的多餘動作,將全身心的心思完全放倒巨劍上,就連額頭中間的那一隻眼睛,同樣馬慢的閉上了。

“哈哈哈,這個詭誕,居然閉上了眼睛,打算束手就進了,快點抓住他,他的身上可是有着那個冰火兩儀過呢,況且,如果將這個人交給師尊的話,說不定大家都會得到東西的呢。”小五見到陳凡竟然是一動不動,只是手中的巨劍在慢慢地晃動,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於是大聲的嚷嚷着。

”閉嘴!“大師兄怒喝一聲,手掌一推,將小五瘦小的身子,沒有任何保留推倒在地,隨後在衆人的目光下,輸出手掌,一把拽住小五的衣領子,將嘴巴湊到她的耳邊。

”小五,我可是告訴你,這裏現在師傅不在了,就是我的地盤了,你少在這裏給我多關心愛你撒謊i,你知道你在是兄弟面前和師父面前是什麼嗎,你就是一條狗,一條懂得拍馬屁的狗,可是你的馬屁拍得不夠響亮,因爲師兄弟沒有人喜歡你,我實話告訴你,我是那個被你殺了兒子的男人,呵呵,沒有想到吧?“

淫僧僧的話語,一股腦的灌進道小五的耳朵中,小五聞言,身子猛地一愣,身體好像是被陳凡的雷電擊中一樣,沒有任何的直覺,完全麻痹了。

他竟然是那個廢物傢伙的,廢物傢伙的父親,不可能,絕不ibukeneng,那個傢伙的父親明明是一個廢物啊,什麼都不會的廢物,怎麼可能會被那個糟老頭子看重呢。

小五感覺到眼前的男人在說話,儘管他知道,按照年齡什麼的來說,這個男人呢很有可能就是那個被他親手殺死的孩子的父親,可是他還是有些不敢相信,這個人就是那個人的父親。

”呵呵,不相信了吧,。“男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將小五很噩耗您的抓在手裏,旋即轉過頭去,吩咐道:”將這個傢伙看管好,他邪路了師門的機密,我們需要盡數查實,如果是沒有緩則罷了,可是如果他真的邪路了祕密的話,那麼和他任何有關係的人,完全都會死掉,你們明白我的意思嗎。“

”明白。“衆人齊聲答道。

開玩笑,眼前的男人,絕世一個威嚴的存在,在師門裏面,他就是第二個師傅,不過他說話一般都是有根據的,那麼眼前的這個小屋,在一種人等的心目中,自然是犯罪之人了。

“現在,將這個小子,給我緊緊地纏繞住。”大師兄看了一眼正在那裏,被觸手包圍的車費南,呵呵一笑,旋即臉色一變,大聲地叫道,緊鎖的瞳孔,竟然是和針尖那樣的相像。 “現在,將這個小子,給我緊緊地纏繞住。”大師兄看了一眼正在那裏,被觸手包圍的車費南,呵呵一笑,旋即臉色一變,大聲地叫道,緊鎖的瞳孔,竟然是和針尖那樣的相像。

“噗!”無數個不知道從哪裏生長出來的巨大猩紅手臂,頓時將陳凡的身子包圍個水泄不通,沒有任何的逃走遇敵。

“哼,想要殺我,那我就讓你們看看什麼才叫做劍神一笑。”冷喝一聲,陳凡的雙臂猛地一用力,那個將他身子包裹的嚴嚴實實的猩紅色手工幣,頓時變成一灘紅色的血水,隨手在衆人的目光下哦,拿起紫色的寶劍,嘴角上颳起了一抹冷笑。

呼!

金佳妮攥着寶劍的手掌,此刻也是突然把握不住,強大的能量,不住的攢涌而出,周圍的溫度,也隨着涼了下來,徹骨的寒冷,刺激着整個空間的人們,就連按個血色的魔頭,靜寧無比的臉上,也是同時出現了iymo人性哈德恐懼。

譁!

寶劍突然猛地一震動,淡紫色的光芒崔鍾迸濺而出,難以言明的感覺,讓除了陳凡之外的人們無不驚歎。

“天哪,他這個東西施捨麼,怎麼這麼厲害,他會不會真的有可能突破我們的九死一生大陣啊,有知道雖然我們的陣法是師尊交給的,可是他也說過,只要陣中的人,看破了真言,或者擁有強橫的功力,那麼破陣絕對不是無稽之談。”

“我呸,你小子少給我廢話,大師兄在這裏,你居然敢說師傅陣法的壞話,是不是不想活了,我可是告訴你,咱們的這個真煩,絕對是一般人破不了的,據我看,這個小子,不過是隨後拿出了一個破銅爛鐵的玩意兒來糊弄大傢伙,只要我們齊心協力,害怕收拾不了這麼一個初出茅廬的小毛孩。”

“對啊,二師兄說的對,只要我們齊心協力,這個九死一生大陣就會變成十死無生的啦,哈哈哈。”

衆人聞言,都是點頭。

可謂是他們想的太簡單了,這個陣法的確是九死一生陣法,要是配合好的話,那麼也會變成十死無生陣法,可是它們沒有想這個真煩,是誰不值得,還有捆着的人是誰?

困着的人,如果是實力差一點的話。

或者是沒有報務在身的話,那麼也許會真的和他們所說的一樣,被他們活生生的困死在這裏面。

但是,它們是那麼強筋的人嗎。

顯然不是。

而陳凡,就是一個睡眼惺忪的老虎,你要是不惹他的話,他還有可能算計你呢,但是如果你激怒了他,虎嘯於林,百獸畏懼。


這,就是王者的威嚴。

陳凡或許不知道,那個來自魔界的王者氣息,再加上他所吸收的那個魔界正統王者氣息的天賦,此刻他身體內的那股子能力量,已經慢慢地如何到她的骨子裏面去了。

王者氣息,何其尊貴。

個恆狂,那個已經開啓了王者天賦的氣息。

這是萬中無一的人,纔有可能出現的。

此兒科,這個人已經站在了眼前,虎軀一震,王者之氣,顯露無疑。

“噓~”

強大的氣場,從陳凡的眼神中,身體中,乃至每一個細小的毛孔中, 慢慢的蔓延而出,強橫至極的威力,直接將那個原本猙獰無比的魔頭,下的畏畏縮縮的,雖然依然是呲牙咧嘴的,卻是完全沒有了剛纔的威勢,顯然被嚇得不輕浮。

這不不怪他,因爲這個東西,本來就是和那個魔界中的血魔屬於差不多的東西,正所謂萬變不離其宗,人和魔的感情也差不多,但是有一點,那就是都害怕強者,對強大的人們,有着驚呼與變態的嫉妒,當着一個季度,到了更爲高層的程度,那就變成了恐懼。

活生生的恐懼從他的身體中散發而出,讓原本佈陣的幾個人都是爲之一驚。


“呵呵,呵呵,現在知道什麼叫做害怕了吧,我告訴你們一萬。”低沉的聲音,從陳凡的骨子裏面,散發而出,低着頭顱,看不見他的眼睛,卻是感受到那股讓人臣服的氣勢,“現在,就是該讓你們看看什麼才叫做力量,什麼纔是一個可以叫做力量的東西。”

“開眼吧。”

嘲諷的笑聲,剛剛響起,大約三百多斤中的巨劍,好像一個繡花針一樣,被陳凡從手掌中,快速的擡起,等着明亮的眼睛,一絲嘲諷的微笑,始終都沒有脫離他的嘴角,那樣的明顯,那樣的耐人尋味,不多時,巨劍上猛的迸射出疑慮精光,白色的光輝,快速的升騰而起,將周圍的人完全包裹在內。

wωω ttκá n ℃O

噗!

沒有選機,一個口吐鮮血的聲音,在白光中閃現。

“嗖”

手掌擡起,快速的探出,一把抓住那個人的脖子,一絲絲的吞噬力量,從他的手掌中,漸漸地將被抓住的男子,身子洗成了一個血屍,草叫聲還沒有響起,人影已經消散, 再顧如初:前夫送上門

“哼,我倒要看看你們這一幫子,要想漲到什麼時候,現在已經有了一個被我吸乾了的人,雖然說能量比較低,但是還是很符合我的身體,這樣的力量,還有十個人,嘿嘿,向來吸收完成之後,我的實力又會提升一小節了,到時候,再去殺了那個國師。”險種向着,身體快速的人影中穿梭。

“啊…..啊”一個妖媚的女子,喉嚨突然掐住,剛發出而來一個聲響,就離開了這世界,剛纔的最後一聲,就是他對這個世界的一個留言,剛纔的最後一眼,就是他對這個世界永遠都不能夠忘懷的迷戀。

眼神在女子菜百沒有任何血色的樑上打量了一下,心中冷哼一聲,悄然的收回目光,手掌猛的一握,精純的血色能量,從女子的身體,快速的灌輸到陳凡的身體中,隨後以快速的雲狀速度,飛速旋轉,使之與身體形成一個美好的協調。

“咳”

突如其來的污穢力量,突然靈的陳發的喉嚨間發出了一絲未下的震動,周圍的人聽見,頓時身子一怔,呆呆的站在了遠處。

強忍着身體的不適,將所有的苦痛價值在心中,陳凡怒喝一聲,大雙手揮動,中間落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