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點五十八分,儀式正式開始,一應程序很是正規、隆重,電視臺的長槍短炮也顯示了規格不凡。

店鋪剪綵之後,新產品發佈隨即舉行,新的一輪**再次到來。

人們第一次看到這個產品,第一感覺就是漂亮。機子不但小巧,而且流線形機身,屏顯漂亮,二十首鈴音可供選擇,立時便吸引了衆人眼球。

樣子好,性能怎麼樣呢?

商家立即給出機會:有獎試機。不但能夠免費使用機子,而且還可能獲得獎勵,上哪找這好事?當然了,對試機者肯定有一些要求,也有名額數量的限制。

“我要試。”

“我試試。”

急沒用,按程序來。客戶越是着急,商家越是沉穩,越是態度優質,售買雙方全都暢快無比。

“哈哈,我是第一個客戶,我能試機了。”一年輕男子舉着機盒,又嚷又喊,興奮至極。

第二個拿到機子的是一女孩,她要比男子更實際。只見她來在僻靜處,立即打開盒子,取出新機,迫不及待地的開始“試機”:“喂,喂,通了。小六子,我是鈴姐,清楚不?……清楚呀,太好了……這是我的號……不是手機,是一種新產品,叫……一兩句也說不清,咱們邊走邊說。”

一瞬時,幾十臺新機子進入工作狀態。這些人都興奮不已,既興奮於使用新產品,更興奮於乃是第一批使用者。他們孰不知,已經有相當一批好號碼和機子提前拿走,只不過不像如此高調罷了。

茵仙麗娜自是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但一整天她都未發表看法。只到晚上看到錄製的新聞,看到丁馳和當地要員談笑風生的畫面,她才若有所思的說:“這小子果然在暗度陳倉呀。看來那小娘們還真有點道行,竟然提前探得了消息。雖然這東西並不怎樣,但不得不說,這小子還是很有眼光的。”

“叮呤呤”,鈴聲響起。

看到來電顯示,茵仙麗娜罵了聲“蠢貨”,才按下接聽鍵:“山風,什麼事?和島卵在一起吧?”

“那個新產品上市了,你知道嗎?”山風點夥張口便問。

“那有怎樣?”茵仙麗娜反問道。

“怎樣?好好考慮一個你的產品吧。”這次換成了島卵七十八的聲音。

茵仙麗娜冷哼了聲“小題大做”,直接掛斷。 火車不是推的,牛皮不是吹的,新產品完全具備了宣傳的特點:

輻射小、信號強、攜帶方便。人們對輻射強度難以感受,但放到收音機旁通話,影響非常小,遠小於手機,跟固話差不多。信號也着實厲害,無論在市區哪個角落,話質都那麼清晰,也不掉線。這固然與機子質量不無關係,但若沒有提前建設的高密度基站是絕對不行的。

售價低、資費低。一部機子五百八,還送六個月座機費,這比動輒好幾千的手機便宜多了,也比千元左右的手機好看的多。最關鍵的是單向收費,和手機比起來,每月起碼省個百八十塊,幾個月就是一部新機子呀。


買買買。消費者們趨之若鶩,遠比無繩電話時熱情更高。這傢伙便宜,手裏拿着來回走,“喂喂喂”多有面子。短短几天,四家店鋪全部商品告急,這大大出乎了寇宇預料,急忙一邊風風火火聯繫貨源,一邊安排預售登記。

加加加。上市既火爆,潛在客戶羣體龐大,一個地市得銷售多少臺呀,若這商機看不到,豈不成了傻子?於是各地市加盟商蜂擁而上,有的電話聯繫,有的傳真申請,有的直接上門。寇宇整日裏應接不暇,建議老闆趕快選擇,而我們的丁老闆卻穩穩的要求“慢慢選”。

此消彼長,由於這款產品的衝擊,手機銷量大受影響。手機價格太高,資費也太貴,對於大多數人屬奢侈品,只是老闆和官員的標配。即使一些端鐵飯碗的人,也要考慮話費是否有出處,否則也不輕易使用。可以說,至少八成都有使用慾望,卻又望而卻步。現在好了,既能實現移動通話,又少花費大量錢財,而且還有團購優惠,何樂而不爲?

相比那些老牌子,茵仙家族產品本身名氣就弱,進入華國市場就晚,市場佔有率就低,因此這次受到的衝擊也就越大。看到這樣的現象,茵仙麗娜大爲惱火,既惱這產品和經銷者,也惱自己。自己太大意了,根本就沒預測到會是這樣,也根本沒有提前採取預防性的舉措。爲此她召來衛都省銷售負責人,一同商議對策。

這個負責人三十多歲,東方人面孔,姓秦,鬍子很濃密,好像一個非常著名的歌唱家。

按照對方要求,秦經理彙報了全省整個情況,然後請對方指示。

茵仙麗娜臉色陰沉,語氣嚴厲:“爲了開拓華國市場,我們投入了鉅額資金,動用了大量的珍貴人脈。經過這一年多的努力,好不容易站住了腳跟,可卻讓你在短短一個月內丟失了大量陣地。秦經理,我現在十分懷疑你的能力,懷疑你能否勝任現在的崗位。”

“對不起,對於這款新產品我確實重視不夠,這是我的責任。”秦經理給出態度後,又語氣一轉,“但也不得不承認,這款產品的確有其優勢。別的先不說,這價格就讓人眼饞,資費更是比手機低了七成。”

茵仙麗娜冷哼道:“不要講客觀理由。南方那個省也有這款產品,而且還早上市了兩個月,可我們產品在那裏受到的衝擊就很小,銷售僅下降了半成。再看看你,僅僅一個多月,銷售額就少了四成,你是幹什麼吃的?”

“可,可……”秦經理支吾了兩聲,還是講說起了客觀理由,“衛都省不一樣,這裏的基站數量非常密集,有的地方信號甚至超過手機。另外就是馳名電子的銷售攻勢實在猛,一波接一接,一輪挨一輪。”

“你說什麼?銷售攻勢猛?那你在幹什麼,吃屎嗎?”茵仙麗娜直接爆了粗口,“還特孃的說什麼基站多,可能嗎?這款產品纔剛剛出來,他們怎麼能提前佈局,會未卜先知嗎?騙鬼去吧。我看就是你的無能,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

儘管心裏把對方祖宗問候個遍,但秦經理卻不敢犟嘴,而且他已經看出來了,不管怎麼說都捱罵,乾脆玩起了徐庶進曹營——一言不發。當然這也沒能躲開“啞巴”、“死人”這樣的稱謂,但終究還是少聽了好多。

“告訴你,再給你兩個月時間,如果市場份額能夠大幅回升還則罷了,如果還是要死不活,甚至繼續下跌,你立馬給我滾蛋。工資也別想拿,獎金更別想,滾吧。”

罵走“死人”後,茵仙麗娜餘怒未消,又連續摔了兩個玻璃器皿,才作罷。

“叮呤呤”,手機鈴聲響起。

看到來電顯示,茵仙麗娜罵了聲“蠢貨”,氣咻咻接通:“什麼事?”

“茵仙小姐,現在忙嗎?”手機裏是山風點夥的聲音。

“有事說事。”茵仙麗娜狠聲迴應。

“好,好。”山風點火道:“聽說丁馳的生意現在十分火爆,不知對小姐的業務有無衝擊?”

茵仙麗娜睜眼說瞎話:“能有什麼衝擊?根本不值一提。”

“那就好,那就好,果然是茵仙小姐,名不虛傳,這我就放心了。我就說嗎,小小的華國人,怎麼能夠打敗高貴的茵仙小姐呢?哈哈哈……”山風點夥說着說着,笑了起來。

聽着對方陰陽怪氣的腔調,茵仙麗娜氣炸了肺,卻又不便此時發作,只得沉聲問:“還有其他事嗎?”

山風點夥道:“沒有了,祝茵仙小姐越來越漂亮,越來越有氣質。”

“那就這樣。”狠狠掛斷手機,茵仙麗娜拿起僅剩的易碎品,猛的擲了出去,“想看老孃笑話,沒門。”

呼呼的喘了幾口粗氣,茵仙麗娜情緒稍稍平復。細思着整個過程,她覺得罪魁禍首還是丁馳,如果不是姓丁的從中作梗,自家產品又如何遭此敗績?

“姓丁的,老孃跟你沒完。”茵仙麗娜大罵着,撥出了一個號碼。

很快,電話接通,裏面傳來女聲:“小姐,請吩咐?”

“告訴那個賤貨,繼續盯着目標。”茵仙麗娜直接道。

對方很是不解:“繼續盯着?盯什麼?現在不是已經弄清楚,馳名電子就是做……”

“別問那麼多,讓她盯着就是,反正不能讓他好受,也不能讓她好受。”茵仙麗娜惡狠狠的說。 叮呤呤公司,丁馳辦公室,丁馳、寇宇對桌而坐。

聽完寇宇彙報,丁馳稍稍沉吟了一下,說道:“貨還得備,現在的量還少。”

“庫存量還不夠嗎?我們已經充分考慮了週轉時間,還多打了一週預留,以應對突發狀況,而且廠家貨源也充足。”寇宇提出疑義。

丁馳擺了擺手:“不不不,這還不行,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貨源。這才一個來月,咱們的銷售成績有目共睹,其他同行焉能看不到?各省勢必要加快產品上市速度,需求肯定會爆發式增長,也絕對會出現爆發式增長。”

“這個我也考慮過,可是咱們和廠家有供需合同,又完全按照合同付首款和尾款,廠家沒有理由不供貨或晚供貨。”寇宇繼續解釋,“關鍵是備貨太多的話,佔用流動資金較大,而且還必須考慮您那邊的固定開支,只怕資金一時週轉不靈。”

“我理解你的難處,但這個貨必須至少再備一倍的量,後續還要看情況增備。”丁馳停了一下,又耐心解釋起來,“固然我們有合同,也完全按合同履約,但廠家卻必須考慮全國供應,而不是特別優先衛都省。到時一旦求大於供,廠家晚供幾天完全有可能,給出的原因可能是設備故障、惡劣氣候等。而且全國僅此一家,我們別無選擇,只能認可這種現狀。”

“現在庫存主要是基於衛都市區四店考慮,地市一旦陸續加盟,這便是很大的量,而且會很集中。因此庫存絕不會積壓,資金自然也會很快回流,基本不會影響兩家公司整體調配。另外,此消彼長,我們的產品已經衝擊了手機市場,未來一段時間還會衝擊更重。那麼你想,手機代理商、經銷商會怎麼想,又會怎麼做?”

寇宇“哦”了一聲:“您的意思是,他們會‘告狀’尋求保護?可這不符合市場經濟公平競爭的規律呀。”

丁馳搖搖頭:“公平是相對的,是在大政策指引下的公平。從整個產業來講,我們的產品勢頭強勁,但手機創造的稅收要高得多,這種情況下,相關部門能允許手機無限制受衝擊嗎?顯然不能。那麼相關部門就可以變相調節市場,比如調高產品經營稅、生產費用,那麼產品優勢便會立即減少,廠家的生產積極性很可能受打擊。另外,也極有可能出臺一些政策,對這個新產品擴張進行限制,這個可以是全國的,也可以各省分別出臺。綜合以上這些因素,我們若是不提前多備貨,到時怕是真沒東西可賣呀。”

“丁總,您就是站位高,看得遠,佩服佩服。行,我馬上按您吩咐去做。”寇宇說着,站起身來。

“等等。”丁馳叫住對方,囑咐道,“剛纔所說,尤其是最後這段話,只能你知我知。”

寇宇答了聲“明白”,轉身就要離去。

丁馳再次擡手叫住對方,正要接着補充,卻響起了敲門聲。

隨即女聲傳來:“丁總在嗎?”

聽到這個聲音,寇宇轉頭一笑:“丁總,我先回去了。”

“好吧。”丁馳擺了擺手。

寇宇來在門口,打開屋門,伸手示意:“請進!”

“謝謝!”道謝之後,甄愛晴進了屋子。

“不好好待着,來這幹什麼?”丁馳強自擠出一絲笑容,站起身來。

“想你了唄,寶寶也想爸爸了。”甄愛晴扭扭捏捏着,到了丁馳身側。

丁馳指着桌面說:“你看我這麼多活,根本也顧不上你,你還是回去待着吧。”

“每天吃了睡睡了吃,人家都待膩了,窩着也心煩。”甄愛晴故意撅着嘴,“讓我來公司工作吧,總這麼待着也不是個事。”

丁馳道:“公司不適合你。”

“你看你每天這麼忙,助理、祕書都沒有,我來能給你打個下手,也能照顧你的生活。好不好?”甄愛晴說着,湊過臉頰蹭着丁馳胳膊。

“這是辦公室。”丁馳皺着眉,往旁邊挪了挪,繼續說,“公司工作都很專業,不是誰想做就做的。再說了,公司好多事情需要我親自處理,沒人能夠代替。”

甄愛晴故意一板臉:“好,好,丁總工作重要。”然後卻又道,“助理需要更專業,那麼銷售沒問題吧。你那幾個店也都是新招的人,他們都能行,我這個大學生難道還不行?”

看到丁馳沒說話,甄愛晴繼續說:“那幾個店裝修好有四五個月了,也開業了一個多月,那麼多人指定把甲醛吸光了,我去上班指定也不影響寶寶。寶寶兩個月左右才最危險,現在已經三個多月,沒什麼問題了。”


“三個多月了呀,那得有多大了?”丁馳說着,伸出手去。

甄愛晴猛的一躲:“別摸。”隨即又補充道,“你那大手大腳的,不知道個輕重,要是嚇着寶寶怎麼辦?”


丁馳“哦”了一聲:“還真沒注意到,以後注意。這次我小心着,摸摸有多大了。”

“討厭,這裏可是辦公室,你剛說的。”甄愛晴故意挺着肚子,撒嬌道。

“好好好,不摸不摸。”丁馳收回右手,也收回了對方肚子上的目光,“你回吧,我要工作了。”

甄愛晴答了聲“好”,又馬上道:“你別打岔,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我什麼時候到門店去工作?門店好多都是新人,公司業務又這麼火,沒有自家人盯着可不行。”

丁馳擡手示意:“你坐那去,聽我說。”

“哦,好的。”甄愛晴點點頭,坐到了對面椅子上。

丁馳神色嚴肅,語氣也很正式:“你知道嗎?你現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保胎,不需要拋頭露面做工作,我不缺那幾個錢。之前的錢也還有吧?”

甄愛晴馬上道:“可是……”

“這樣,我這還有五千,你先拿着。”丁馳說着,拉開抽屜,取出五千現金,遞了過去,並再次強調,“你現在的任務是保胎。”

“馳弟,你真好。”甄愛晴接過現金,緩緩起身,“那你忙吧,不打擾了。”

看着那個離去的身影,丁馳臉上現出一抹笑容。 一晃又是一週,丁馳、寇宇再次坐到一起。

寇宇上來便遞過一沓紙張:“丁總,總共一百多家,也該定一定了。”

丁馳接過紙張,瀏覽了一下,說道:“我也正要跟你講這個加盟的事。一個地市有七八家申請,的確是好事,說明人們很看好這個產品。這事由你先選,每個地市初選出兩到三家,然後我們再最後敲定。”

“我講三個原則,一是優中選優。這款產品與無繩電話不同,那只是固話的分支和補充,而這款產品屬於電信大類別,在幾年內會與手機、固話並列存在,因此代理商也必須很有實力。這個實力包括經濟實力和信譽實力,必須能夠承擔相應連帶責任,必須有承擔責任的氣魄和信用。”

“二是優先選擇權。我看名單裏面有好幾家名字很熟,都是無繩電話地級代理商,同等條件下可以機會優先。當然了,以往信譽必須是重要參考項,如果這項欠缺便直接淘汰,不管他多麼有經濟實力。”

“三是權利下放程度。這個要在初談中涉及,就是縣一級加盟權究竟由我們直轄還是給地級加盟商,需要根據實際情況決定。總之,這次加盟商選擇要做長遠考慮,這是對我們的要求,也是對加盟商的考察項之一。”

對於丁馳的要求,寇宇表示完全贊同,也適當做了微小補充,然後二人又探討起了其他問題。

“叮呤呤”,鈴聲響起。

注意到來電顯示,丁馳下意識看了眼寇宇。

寇宇起身,說了聲“丁總先忙”,快步出了屋子。

長長噓了口氣,丁馳接通電話:“什麼事?”

“孩子掉了,嗚嗚嗚……”手機裏傳出哭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