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這羅飛也太兇殘了吧?居然將敗於他手的人的手筋腳筋全部挑斷?!”段飛驚訝無匹。

旁邊的葉荒張野李靈在聽完之後也是一臉震驚。

“張野?這羅飛家真的幫過你龍虎山的忙?怎麼看他的手段不似正道中人啊”

張野也是一臉迷惑。

“我哪裏知道,我現在還只是不是掌教,有些事情我實在是清楚啊。”

“對了,他剛纔在你耳邊說了什麼呀,整的神神祕祕的。”段飛開口問道。

葉荒撓撓頭皮道:“這人跟個神經冰似得,跟我說什麼只想打死我們。又或者被我們打死,你們說他是不是有毛病。”

“哇,這個人真的是,這不是《功夫》裏面那個特別厲害的火雲邪神的臺詞嗎?”李靈知道了剛纔羅飛在葉荒耳邊說的話之後又忍不住吐槽。

“嗯?什麼功夫?火雲邪神?他是哪家的前輩嗎?爲什麼我沒有聽說過。”葉荒一臉懵逼,葉荒自小在少林寺長大,每日都忙着練功和燒雞,那裏有時間看電影,下山之後又被捲入到一個有一個的事件當中,更是沒有時間看電影,所以完全不知道這部電影。

“臥槽!你連《功夫》都沒看過?那你有沒有聽說過一招從天而降的掌法?”李靈又發現了葉荒身上一個可以鄙視的點,覺得很是興奮。

“嗯?什麼從天而降的掌法?張野你知道嗎?”葉荒的確不知道,將話拋給張野。

張野和葉荒情況差不多,都沒有看過這部電影,但是礙於面子還是強行答了一波。

“說道掌法,就不得不提我們各個宗派之間掌法的差異,比如說武當掌法就……”

張野正硬着頭皮胡扯,卻被一聲廣播打斷。

“第一輪比賽已全部結束,請拿到令牌的三十二位,稍後來到大殿,進行下一輪的抽籤。” 被廣播打斷的張野長吁了一口氣,趕忙轉移話題。

“三十二強已經出來了,讓我們看看都是是誰吧。”

此時大屏幕上已經沒有了監控探頭拍攝的畫面,轉而取代的是滿屏的紅色,最上方寫着青雲榜三個黑色大字,下面是晉級的三十二人的名字和師承。

“是真的醜!你們龍虎山審美都這樣的嗎?”李靈看着前方巨大屏幕之上顯現出的紅底黑字,忍不住開口吐槽。

“咳咳!重要的是上面的名字,而不是好不好看吧!”張野心虛的咳嗽兩聲,其實他也覺得這個界面有點醜。


葉荒仔細盯這屏幕之上的三十二個名字,發現大多數都是自己認識的名字,但還是有幾個陌生的名字,比如說這羅飛。

“那兩個姓葉的是葉家雙姝的名字嗎?”李靈看到除了葉荒還有兩個姓葉的在榜單上,一下子就想到了葉家雙姝,於是就向旁邊的段飛問道。

段飛眯着雙眼仔細看了一下,不確定的說應該是吧?

“嗯?你又沒有搞錯?你現在可是葉家少主!連你身邊的葉家雙姝的名字都不知道?”李靈感到不可思議,葉荒和張野暗暗覺得段飛這人有點不靠譜。

“我又不長喊他們,平日裏她們都是冷冰冰的,現在武林大會我代表了葉家的面子,她們纔會跟在我身邊,名義上是侍奉葉家少主左右,實際上還不是怕我沒見過市面,到時怕我惹了什麼笑話,讓葉家蒙羞。”段飛也很無奈。

廣播又開始響起,這次是開始唱名了!

恭喜以下三十二位青年才俊獲得晉級資格,榮登青雲榜!

“葉荒、張野、段飛、李靈……羅飛、葉菇、葉蘇……”

隨着這次唱名,本次武林大會青雲榜的三十二強算是正是確定了下來。

“切!爲什麼葉荒排第一,大家都是同時出來的。”李靈對這個排名貌似有一些不滿意。

“比賽都結束了,名次也出來了,我們去抽籤吧!”葉荒等人並沒有理會李靈的抱怨。

……

抽籤大殿之內還是空蕩蕩的,只有龍虎山的幾位師兄弟在此等候前來抽籤的選手,葉荒等人剛到便起身迎接。

“恭喜師叔獲得晉級資格!”

張野雖然年紀小,但是在道家輩分卻是不低,在此的龍虎山工作人員明顯比張野大了一輪,但還是恭恭敬敬的叫師叔。

張野禮也沒回直接開口問道:“這抽籤還沒有開始嗎?”這倒不是張野不懂禮貌,實在是規矩便是如此,若是張野給這二人回禮,那這二人怕是第二天就要下山,因爲他們受不起。

“回師叔,現在抽籤尚未開始,師叔和衆師兄可先前往殿後等待,方纔已經來了不少人,想必師兄也等不了多久便可以開始抽籤了。”

“既然如此,帶路吧。”

“是!”

其中一位龍虎山道人點頭應是,帶着張野葉荒一行人向殿後走去。

這大殿之後並不是山林,而是一件平時共龍虎山教衆大作休息的房間,這房間寬大,容納個兩三百人還是很輕鬆的。

那道士帶着張野葉荒衆人來到門前,將門打開。

“請。”

孕從天降 ,葉荒李靈段飛緊隨其後。

房間內道士打坐用的蒲團已經被撤走,房間內的擺設也被重新佈置了一番,除了那副天師像仍然掛在正堂之上,下方的供桌仍有香在燃燒。

“葉荒!還有你張野,你們果然沒讓我失望,通過了第一關!”說話的人正是蒼梧子,這人還是一身道袍的的打扮,不過道袍的樣式卻是和張野身上的有些許不同,看來雖然同屬道家,他們的流派應該是有所不同的。

“嗯?這位是?”張野有些迷惑,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人,但是聽他的意思好像跟自己很熟一樣。

葉荒剛要開口解釋卻被李靈搶先一步。

“這位是蒼梧子,張野你可要小心哦,他可是要將你們全部打敗的人物。”說完又朝着蒼梧字比了個手勢“加油哦!”

李靈屬於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她已經在飛機上見過蒼梧子一面,覺得這人還挺有趣,或者說傻里傻氣有些中二,說什麼要敗盡天下英雄,感覺就像武俠小說看多了一般。

“呵呵,這位女施主雖然實力不強,眼光倒是挺準,沒錯再下蒼梧子,我會將你們一一打敗!”蒼梧子聽到李靈的話倒是挺受用,也沒有聽出李靈話中挑撥的意思,就是說話有些不懂人情事故,這一番話把李靈氣夠嗆。

“喂喂喂!你怎麼說話的,什麼叫實力不強,實力不強我怎麼晉級的?啊?你說啊?”李靈剛纔還想看張野怎麼反映,最好是當場出糗,可是還沒等張野迴應,自己卻先被這蒼梧子激怒。

蒼梧子覺得有些莫名奇妙,難道你很強嗎?

“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你能晉級純屬你運氣好啊。”說吧從懷中掏出一個小本本,翻了兩頁又道:“你根本沒有出現在我的本子上面,也就是說你根本不是強者,不值得關注,我這麼說哪裏有錯。”蒼梧子還覺得有些委屈,明明剛纔還讓自己加油,現在卻對自己惡言相向,女人真是煩,蒼梧子不由得想到。

李靈見蒼梧子從懷中掏出了一本破破爛爛的從大街上一塊錢就能買到日記本翻了兩頁,然後說什麼自己沒有出現在本子上面,不由得有些好奇。

“喂!你那本子是什麼? 庶女芳華 ?”

蒼梧子正要把本子塞到懷中,聽到李靈這樣問,便停下當下動作。

“告訴你也無妨,這本子上面記載的都是我這次武林大會要打敗的人的名單。”說完搖了搖手中的本子。

“能給我看看嗎?”李靈雖然在飛機上就知道這人要挑戰現在這世間頂尖的年輕才俊,但是沒想到他還專門弄了個本子記載。


“當然可以,反正這些人遲早都會敗在我的手下,到時不用我說,天下人也會盡知此事!”話音未落本子便被扔到了李靈手中。

李靈接過本子,張野段飛葉荒也都好奇的伸過頭來。 張野段飛葉荒也都好奇的伸過頭來,殿內的其他人也都朝這裏看來。

“哇!蒼梧子你志氣不小嘛!”

李靈翻開第一頁就被嚇了一下,這破本子還有目錄?

目錄是按照蒼梧子的年歲來排的,從七歲開始,一直到一百五十歲。

李靈隨意翻到七歲的頁數,上面歪歪扭扭的寫着“今年要打敗的名單……”然後下面是一堆沒有聽過的名字。

再翻到後面,一片空白,看來這本子是跟着蒼梧子的年歲來些,每過一年都會更新一些新名字,看來這蒼梧子說要敗盡天下英傑還真不是隨便說說,不過一直排到一百五十歲,這小子對自己的壽命未免太有信心了吧。

李靈看到目錄上被着重標註的20歲,後面還有四個硃紅小字“武林大會”,李靈帶着滿腹的八卦心態翻到相對的頁數。

排在第一個的就是風輕雲,後面便是苦禪,然後便是張野葉荒喬祺姜琴葉家雙姝等人,名單不長,也就十幾個,李靈來回看了幾遍都沒有發現自己的名字,但是卻發現了另一點端倪,張口問道。

“這羅飛是你新加上去的吧?我看字跡還是新的。”李靈注意到羅飛的名字,因爲今天在廣場上也見到了這個人,給李靈的感覺也是一個神經病,武林中都有這麼多的神經病嗎?

殿內衆人聽到羅飛的名字也都紛紛豎起耳朵,看來他們對羅飛的瞭解也不多。

“沒錯,這個羅飛有點厲害,之前還真是沒有發現。”

“你沒發現的事情多着呢!比如我是個絕世高手!”李靈說着也不知從哪掏出一隻筆在本子上羅飛的後面添上自己的名字,雖然寫的極醜,但是勉強還能認出“李靈”二字。

李靈寫完直接將本子扔給蒼梧子,然後躲在葉荒身後。

葉荒很是尷尬。

“那個……蒼梧子師兄,要不……我再賠你一本?”

“不用。”蒼梧子接到本子不慌不忙的道,然後將本子翻開至剛纔李靈寫下自己名字的那一頁,小心翼翼的用指甲直接將李靈的名字摳掉了。


衆人一陣無語。

蒼梧子又道。

“那個叫李靈的,你應該覺得榮幸,因爲你在我本子上待了三分鐘。”蒼梧子說道這裏頓了一下,又對葉荒張野說道“你們也是,日後你們就會知道,你們的名字能夠出現在這個本子上是多麼大的榮幸!”

神經病,這是衆人心中此時共同的想法。

葉荒看着正將本子揣會懷裏的蒼梧子也沒有理他,直接帶着段飛和張野還有李靈向一旁的空位走去,蒼梧子也將本子揣到懷裏走向自己的座位。

葉荒老早就在這裏看到了熟人。

“柳子凝,你也來了!”

坐在角落裏的正是湘西趕屍一脈的傳人——柳子凝。

葉荒對眼前的這位二十五歲的童言巨儒還是很有印象的,當初在少林寺一場不算愉快的相遇,到最後完滿的解決,再到最後相約武林大會見面,上山的時候沒有見到柳子凝還有些奇怪,但是現在還是在這裏相遇了。

“葉荒,這次我可不會輸給你了。”柳子凝想到在嵩山和葉荒相遇的經過,還是有些臉紅,畢竟葉荒算是柳子凝真正接觸的第一個男人,而且當時葉荒的表現也戳中了柳子凝內心深處的一些東西。

“哈哈,這三個月來我也進步了很多呢,到時候真的在比賽上遇見你我可不會手下留情哦!”葉荒看着柳子凝打趣道。

柳子凝聽到葉荒的話體內的抖m體質瞬間爆發。

“我纔不要你手下留情!”

葉荒只當柳子凝想和自己堂堂正正一戰,哪裏知道柳子凝心中真正的想法。

“那好,就看等會抽籤嘍。”葉荒嘴上這麼說,其實心裏一點都不想遇上她,不但是這柳子凝包括葉家雙姝和這此晉級三十二強的所有女生葉荒都不想遇見,女人最可怕,葉荒心中想到。

葉荒一行人正在和柳子凝寒暄,卻被開門的聲音打斷,卻是又有人到了

擡頭向門口看去,正是葉家雙姝。

葉家雙姝推門而入,擡頭掃視了一眼大殿,然後朝葉荒的方向走來。

柳子凝看兩個美女推門而入直直的朝自己的放向走來,不由的小聲問道:“他們是誰?”

“葉家雙姝,葉菇和葉蘇。”葉荒低聲湊到柳子凝耳邊說道,呼出的空氣吹動柳子凝耳邊的頭髮,惹的柳子凝一陣臉紅。

葉家雙姝已經走到了葉荒等人跟前。

“少主。”兩人幾乎異口同聲的說道。

段飛頗爲尷尬,幾個月來還是不能習慣現在的樣子,畢竟葉家雙姝在之前都是段飛需要仰望的存在,結果莫名其妙的自己就成看葉家的少主了,這之前只能仰望的葉家雙姝也就莫名其妙的成爲了自己的貼身侍女。

雖說段飛平時表現的很無恥又跳脫,倒是真的遇到這種事情還是很難適應,他已經習慣將自己身段擺在下方了,突然身份猛地提高,不需要再說一些阿諛奉承的話,還真是有些不習慣。

“額,如果可以的話,你們叫我段飛就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