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的搜索完了,等會你去接一個新的搜索範圍吧。”姜衍解釋道。

而這禿鷲聽後,連忙跑了出去,不到5分鐘,他就回到賬內。

“前輩,新的搜索地方已經令完,是否出發?”禿鷲問道。

姜衍看着這個禿鷲,此刻這人的內心異常的興奮,姜衍也不知道這人什麼情況,點了點頭,兩人再次出營。

而姜衍出營的時候看着那平靜的海面,臉上露着不易察覺的微笑。

海面上兩隻眼睛慢慢的下潛,而深海之中,一羣羣海妖正在集結。

“啓稟督軍,已經探查完畢,人類修士好像知道我們要襲擊這裏,竟然派遣了大量的修士在這裏。”多毛蟲海妖說道。

“這羣該死的人類修士,今天看來是打算要決戰了,小的們,列陣,準備出發!”油頭說道。

不斷的修士們這時已經回來的七七八八,而黎生髮現這裏根本沒有任何可以利用的消息,也是頭疼不已。

“告訴回來的修士,如果在沒有任何的消息,在營帳等着。”黎生吩咐道。

幾名修士接到黎生的任務,連忙出去通知這些回來的修士。

而此刻海面一點風都有,平靜的嚇人。

這時陣法的屏障被觸動!無數的海妖從海面上飛起! “轟轟轟”的撞擊聲在大營中響起,無數的海妖鋪天蓋地涌上岸。

“怎麼回事?”黎生剛跑出營帳問道。

“砰”的一聲,地面上直接砸下來一羣螃蟹海妖。

“列陣!給我殺!”黎生怒喊。

一羣修士拿着法寶,衝向海妖,廝殺聲,喊殺聲在這海岸上響起。

一頭巨型鯊魚海妖,正大快朵頤的吞噬這羣屍體,不管是修士的,還是海妖的,他都不放過。

黎生帶着沒有任何準備的修士們殺的昏天黑地,無數的海妖就像殺不完一樣。

“啊~教習救我啊!”一名修士被一隻觸手纏着腳說道。

黎生看着那大帳後面浮現出一隻章魚海妖,那長長的觸角,只要被碰到過的修士,全部吸住。

“哈哈!給我殺!這些食物大家一起分享!”油頭狂笑着說道。

“撤退!撤退!都給我撤回山口!”黎生撕喊着。

而剛想再次衝鋒的修士連忙逃向山口,而此刻的海妖大軍更加瘋狂。

黎生長槍,端握,一陣陣的火龍從長槍上迸發。

“怒伽火輪!”黎生怒喝。接着長槍就像輪盤一樣推動着火龍朝着海妖大軍衝去。

“呼呼呼”的火輪伴隨着火龍咆哮着,只要被碰到的海妖瞬間切成兩半。

“哈哈,來的好,狂鯊萬里!”油頭鋼牙一咬,無數的牙齒射向黎生。

本以爲油頭在得意的笑,可油頭然後尾巴一掃,直接飛上高空。

“狂鯊涌動!”油頭就好像分裂一樣,無數的影子衝向黎生。

黎生的槍剛觸碰到油頭的牙齒時,發出無數“噼裏啪啦”的響聲。

而黎生沒有任何的準備,就讓油頭的影子直接撕掉一條左臂。

“啊!!!我跟你拼了,佛家轉輪!”黎生長槍收回。

無數的火輪影子,就好像圍繞着黎生一樣,長槍一豎,“嗖”的一聲,直接扎向油頭。

無數的火輪伴隨着長槍飛出,跟着“呼呼”飛出,一陣狂暴的火龍發出龍吟。


“轟轟轟”無數的火光爆炸,炸響在油頭身上炸開。一片片肉就好像就像刨肉機切出的一樣。(姜衍看到這想吃火鍋了)

“啊,該死的人類,我要吃了你!”油頭怒道。

此刻的油頭,除了身體,背鰭、胸鰭、腹鰭、全都沒了。(姜衍“咕咚”吞嚥着口水,魚翅啊……)

油頭朝着黎生撲咬過去,黎生嚇的,立刻向後遁去。

這時基本存活下來的修士都已經來到山口出。

黎生喊道:結陣!快速結陣!

而這羣修士看到一個巨大黑影正在靠近他們,不敢有多餘的動作,連忙結起一個小陣出來。

“轟”的一聲巨響,油頭就好像被掀飛的石頭一樣,重重的砸在山口出。

姜衍和禿鷲站着山上看着這一切,並沒有出手。

“你怎麼不去幫忙?”姜衍問到。

“我爲什麼要幫忙?我在等待時機纔會出手,不然怎麼能叫禿鷲呢!”禿鷲陰險的說道。

姜衍心念一動,直接讀取這個人的內心,這一看不要緊,差點讓姜衍吐了出來。

“你怎麼了?”禿鷲問道。

“沒事,我只是感覺到太血腥了而已。”姜衍解釋道。

禿鷲繼續看着下方,嘴角露出一絲絲邪惡的笑容。

姜衍算是領教了,世界上還有這種人存在!這種人就應該滅絕了纔對,這人竟然比慕容世博更加陰險,還是想個辦法除掉比較好。


兩人看着下面的大戰,黎生帶着修士們已經逃到山口,正打算做着防禦的時候,突然那羣海妖也停止了進攻,無數的海妖撲向那些屍體,不管是不是同類,都拼命的吞噬。

這一幕讓山口的修士們胃裏是翻江倒海。

而撞在大山邊是油條怒喊道:給我殺了這羣修士!

海妖們停住看向油頭,就好像發現更美味的獵物一樣。

“你們竟然敢反叛我的!你們找死!”油頭拼命的搖動尾巴,張開大嘴,無數的牙齒激射出去。

“砰砰砰”無數的牙齒釘在這羣海妖身上,

六隻長長的觸角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油頭的身上,瞬間將他捆住。

一隻有四層樓高的腦袋浮現出來,張開那血盆大口,將油頭的尾巴咬掉一半。

“咕咚”山口防禦的修士們都吞嚥着口水,太可怕了,海妖果然強大。

“撤!”黎生認着疼說道。

一羣羣修士悄悄的離開這裏,此刻的海岸線就像海妖們的Party。

而海妖的督軍油頭,竟然被自己的小弟們當成了主菜。

“走吧”姜衍說道

兩人就這樣朝着隊伍匯合。

半個時辰後,天都學院的修士們再次集結,而損失嚴重的嚇人。

400多人的隊伍,現在只存活下來80多人。

黎生帶着剩下的修士趕回天都府,他需要將事情告訴院長,而且自己的手臂也需要恢復。

黎生剛離開不久,海平面浮起一個小島,這小島移動的速度忽快忽慢。


“以後,八尺你就是督軍,打掃完戰場,去向海魔大人彙報吧。”瘦龜說道。

“謝瘦龜大人,我等定爲瘦龜大人效力。”八尺迴應。

瘦龜看向大陸,微微轉身,又向大海里游去。

中州幽冥洞外,地面和空中都站着大批的修士,這些人聽說幽冥洞有各種的傳承連夜都飛往這裏。

而且這裏還有幾名徐家弟子,他們也是想得到傳承之人。

“這幽冥洞何時開啓啊?不是說今天開啓嗎?怎麼還沒開啓呢?”一名話多的修士問道。

“應該快了,着什麼急啊,在等等。”另一位修士說道。

此刻的幽冥洞內,慕容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他根本不需要動手,前四層的關卡就能滅了這羣修士。

而遠處的一個身影卻微微笑着,看來計劃已經可以實行。

徐家崇陽閣

柳倩兒已經回到徐家,現在的她可以說比之前更加的妖豔。

“少夫人,茶點已經備好。”丫鬟說道。

“嗯,小亭可有別人?”柳倩兒問道。

“沒有,奴婢已經檢查過。”丫鬟迴應道。

柳倩兒看着小亭方向,嘴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一主一僕很快的來到小亭內,柳倩兒品着香茶,裝着一臉幽怨的表情。

“你先退下吧,讓我一個人待一會。”柳倩兒說道。

丫鬟行禮慢慢的退下,而一直偷窺的徐虎看到機會,趕緊裝着遊園的樣子,走到小亭邊。

柳倩兒微笑的行禮說道:倩兒見過二哥。

“原來是倩兒,沒打擾你的雅興吧?”徐虎微笑的回禮。

“沒有,只是最近有點無聊,所以坐在亭內品茶。”柳倩兒迴應道。

“唉,也難怪倩兒會這樣,我要是三弟,還閉什麼關呀。”徐虎說着就坐在亭中。

柳倩兒欠身給徐虎沏茶,手微微送過去之時,徐虎雙手接過,直接握上柳倩兒的小手。

柳倩兒裝着驚嚇的表情,趕緊縮回手,做着害羞的表情。

徐虎看到,那心裏更是火熱一片,茶沒喝,先“咕咚”吞嚥了一下口水。

“二哥,請喝茶”柳倩兒嬌羞說道。

“嗯,好。”徐虎一口喝光茶水。

徐虎微笑的說道:喝的太快,沒品出味道,倩兒可否在給倒點?

柳倩兒拿起茶壺,想起身站起之時,徐虎連忙握着柳倩兒的手。

“倩兒,二哥和你一起沏茶如何?”徐虎微笑的說道。

“二哥,這裏還是別苑呢,被別人看到怎麼辦?”柳倩兒嬌羞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