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原因,還是來自周陽半小時前發來的合影。

徐莉莉這才知道,上次視頻里看到的漂亮姐姐,居然是周陽的姑姑。自己跟照片里的周水彤一比較,自信還怎麼找的回來。

「那就是徐莉?挺漂亮,身材也不錯,這樣的美女你不打算收了?」

姑侄二人從站口出來,遠遠的看她在那塗口紅。

聽她調侃,周陽也說起玩笑:「姑姑不是知道我有難言之隱嗎?」

周水彤捂嘴歡笑,二人越走越近,徐莉毫無察覺,等她眼角一轉,『呀』一聲,手中口紅從嘴角滑過,在唇角上留下一抹小鬍鬚。

眾目相對,徐莉莉滿面赤紅。

周陽『嗯哼』打破尷尬:「要不要右邊也劃一道,這樣比較對稱一點?」

徐莉嬌瞪,喉嚨里像卡了棗胡,周水彤看在眼中,笑眯眯轉向周陽,「你挺開心嘛?我看給你劃一道才對稱。莉莉,給他畫上!」

周陽一愣神的功夫,肩膀被姑姑搭住,身體肌肉瞬間冰凍,只能眼睜睜看著徐莉莉給自己畫上兩撇鬍子。

畫完,兩位美女掩口歡笑,左右挽著周陽走出站口通道。

一路,引得出站旅客頻頻轉頭關注,多數男性都抱著羨慕的目光。

……

市南通路,霓虹璀璨,一條街笑語鶯聲不斷,美女、帥哥、情侶成群成片。

凌晨,從山城火鍋總店出來,周陽欣賞著街道上的霓虹景色,帥氣的臉龐,吸引不少女生關注。

「哥哥,我們姐妹挺無聊的,一起去唱歌好嘛?」一扮可愛的小女生上前搭話,眼睛閃閃發亮。

看她們都不過是剛剛成年,頭戴著假獸耳,脖子系著銀色鈴鐺,個個都像粉娃娃一樣嬌小可愛。

周陽打量一眼,吸鼻子聞到一股寺廟香火味,心中便知她們是什麼。但猜不出是什麼動物變的。

「都市也有靈修?這四隻神魂變化的如此接近真人。單憑肉眼,幾乎看不出她們現在是神魂之體。」

「塗老都做不到,她們是怎麼做到的?」

正要問時,背後徐莉莉幫忙回絕:「乳牙長齊了嗎?出來撩漢,他沒時間。」

「切,胸大了不起嗎?無腦。」說完,搭話的小女生面露慌張,領著同快速跑開。

「你,別走!」徐莉想要追上去被周陽拉住,氣的直跺腳:「可惡,居然說我胸大無腦,現在小孩是不是都沒人管啊?」

「這麼小就學人撩漢,長大還得了嗎?!」

周水彤看一眼她們逃走方向,目光收回:「人家也沒說錯,你胸小嗎?」

「姑姑,你也調侃我?」徐莉莉臉蛋更紅,嘟著嘴偷偷看周陽。

「不是嗎?」周水彤挽住周陽手臂,耳語道:「知道四個小傢伙是什麼變得嗎?」

「姑姑知道?」周陽眼眸回應,邊走邊道:「我猜不出來是什麼動物。我比較好奇的是,她們是怎麼變化的?我一點也感覺不到她們神魂中的陰氣。」

「不是她們身上香火味,我都看不出來。」

「姐,你們在聊什麼?什麼動物?」徐莉好奇,突然打個激靈:「她們該不會是鬼吧?」

「害怕嗎。」周水彤嘴角露笑,「她們不是鬼,也差不多,反正都是陰魂之體。這四隻都是狐狸,想必是看見周陽精氣血飽滿,想跟他雙修採補。」

「雙修……」

徐莉莉腦中閃過一些片段,臉蛋發熱紅透。

周陽表情自然,他在狸奴軒那幾天聽上官族長說過,仙狐居的狐狸也會和客人雙修。

周水彤道:「雙修分兩種,一種是互補,一種是採補。」

「互補是陰陽交匯,合合互生。採補是單方面的,只有一方受益,另一方則虧損。仙狐居屬於互補,所以才有那麼多回頭客。」

「你之所以感覺不出來她們陰氣,是因為小狐狸用了龍虎山的『羅衣術』和『香煙護神法』。」

「羅衣術?」周陽記下,「香煙護神法我知道,羅衣術是什麼?」

周水彤彈指一道幻雷,擊中朝自己吹口哨小青年,「看過《聊齋畫皮》嗎?兩者道理差不多。」

「羅衣術,是在一張道符上畫出要變的人物形體,然後寫上符咒,折成小人燒掉。」

「燒完一瞬間,神魂遁入其中,會變成所繪之人樣貌。等於給神魂套上一件紙皮囊。出竅期修為,也能被普通人的肉眼看見。」

「原來是『外物化形之術』。」周陽明白,「她們修為都不高吧。」

周水彤神念視察方圓百米,見她們溜遠,點頭道:「四隻小狐狸應該是出來『打秋風』的,偏偏選中你了,運氣不怎麼樣,眼光倒是挺好。」

說著話,三人去附近停車場取車,周陽問起『打秋風』。

所謂『打秋風』,是靈狐之間的黑話。

狐族無論男女都擅長媚術,他們為了快速提升神魂修為,經常變成美女俊男,尋找體質較好的人,與之雙修採補。

《聊齋》經常提到的書生與狐的故事,其實就是狐狸『打秋風』。

周陽現在的體魄,媲美頂級運動員,被小狐狸們挑中也在情理之中。

……

停車場南方五百米,步行街。

為首的小狐狸驚嚇未消。

「小山,小露,小晴,剛才你們都看見了嗎?」

「大哥哥身後的女人真厲害,我被她看一眼,感覺魂兒都被凍住了。大哥哥很有可能也是同道中人,難怪他看我的目光很驚訝。」

「嗯嗯。」其他三姐妹紛紛點頭。

小山道:「小秋,我們要不要回去道歉啊,他後面的姐姐那麼厲害,要抓我們肯定跑不掉,她故意放我們走的。」

小秋想了想:「小露,小晴,你們呢?」

小露,小晴乖乖點頭,等她們再回到南通路,周陽汽車已經駛出五公里。

…… 和諧小區。

單元樓下,汽車停靠。

車裡周陽正與徐莉視頻。視頻另一端酒店套房內,周水彤不見蹤影,徐莉裹著浴巾在鏡頭前擦頭髮,臉上酒暈未消。

「怎麼了?笑什麼。」周陽問道。

徐莉盤起散發:「我現在是不是該稱呼你『周大少爺』?你可以啊,一個家族大公子,隱姓埋名在小公司里做小職員,簡直是霸道總裁文里的情節。」

周陽知道她在調侃,淡笑道:「周家是周家,我還是我。先上樓了,姑姑洗完澡你和她說一聲。」

徐莉莉捧起茶杯,「對了,我剛想起來。公司HR說你最近工作消極,老請假,打算勸你離職。我跟他們解釋了……」

「沒事,離職也好。」周陽神色沒什麼變化,打開車門:「這件事你別告訴姑姑,時間不早,早點休息,明天見面再談。」

……

酒店套房。

周陽那端視頻已經中斷,徐莉看著黑屏想一些事情。

她現在感到喜歡的人與自己漸行漸遠,儘管就在身旁,但各類因素形成的巨大鴻溝,讓她無法跨越。

「想什麼呢?」周水彤披著浴巾走出浴室,一眼看破:「是覺得你們差距越來越大,自己配不上周陽了?」

徐莉咬唇點頭,周水彤甩髮坐在床尾:「你想多了,對他來說,自己還是自己,沒有什麼變化。是你改變了對他的看法。」

徐莉莉似有所悟,「周陽也說『我還是我』,可是,我以後要怎麼面對他。他現在就像一塊霧中發光的寶石,我想要,又不敢觸摸,想觸摸,又覺得距離太遠?」

「我和他之間出現一條很寬的河……」

「我可以教你『渡河』的本事。」周水彤端起水杯,「周陽以前好比一塊默默無聞的頑石,如今頑石裂開,漏出裡面美玉,但他初心沒變。」

「君子如玉,心如頑石,這是我最欣賞的地方。」

「他不像其他世家子弟,會一點道法,有了丁點的修為,就把自己和普通人區分開。殊不知,天道之下皆螻蟻。」

「莉莉,如果你真喜歡他,就去大膽的追逐。你連這點都豁不出去,以後怎麼和他經歷生死,怎麼逆天修行?」

「知道陽陽的道心是什麼嗎?八個字【我命由我,豈懼天哉】!」

「世間有多少這樣的男兒?」

「我覺得,陽陽對你有感覺,只是他媽媽遭遇,爸爸的懦弱,讓他不敢輕易的支出感情。他不是怕你,是怕自己。」

「天道變了,修行也不是你想的那樣,隨時都會出現性命危險,他歷經三次生死,比誰都明白這點。不到一定時機,他不會去考慮個人情感。」

「如果你真心喜歡他,就要學會等,等人往往很痛苦,很煎熬……」

這席話,聽得徐莉莉心靈顫動,轉身跪在面前:「姑姑,你教我『渡河』的本事吧!」

周水彤微笑拉起她:「急什麼,你肉身的資質比陽陽好多了,還怕追不上他?你要想好,跟我修行可是要出國的,以後不能安安穩穩的生活。隨時都有危險。」

徐莉認真點頭:「我知道,上次我被李鶴綁架就明白。那次我逃了,下次我不想逃。我願意跟姑姑出國。」

周水彤欣賞道:「好,我接受你入校申請,這半年你準備一下,明天聖誕后,我給你寄『掃把信』,只要你能通過三個月的女巫修行考核,就可以留在我身邊。」

說著,話題一轉,問道:「現在是不是該告訴我,你們說什麼悄悄話?我可是聽到,周陽說『這件事你別告訴姑姑……』」

見她模仿周陽、模仿的惟妙惟肖,徐莉捂嘴笑道:「也沒什麼,公司人事經理打算勸周陽離職。周陽說他也打算辭職。」

周水彤側卧床邊,輕笑一聲:「我還頭一次聽說員工要辭退老闆。陽陽沒告訴你嗎?九州是他的公司。」

徐莉莉驚異,「沒有。」

「他也是昨天剛知道的。」說著,周水彤把弟弟秘密收購九州的事告訴徐莉。

頭髮都聊幹了,兩人還在興緻勃勃的談著。

談完父子見面,徐莉莉又請教女巫修行方面的知識。

周水彤不吝嗇,從『女巫起源』講起,一直聊到『近現代女巫發展和現狀』。

途中還給她展示了幾種法術,並對徐莉肉身、神魂情況作了分析測試。

徐莉的肉身條件比周陽好太多,氣脈通暢,同時具備靈根,神魂也異於常人,教她出竅法術,她一學就會。

這叫周水彤有些驚訝,徐莉莉就把自己練習《寶塔觀想法》,還有上次鬼壓床經歷講了一遍,眨眼窗外天空泛起魚肚白。

……

「這麼快就五點了。對不起姑姑,光顧著自己聊,忘了看時間。」

神魂歸殼,徐莉看眼時間,才知道不知不覺聊了四個小時。

周水彤睜開眼:「還有時間,我再教你一種『定神養魂』的法術,修鍊兩小時,差不多能把消耗的精神、精力補充回來。」

「這門法術名叫『暗夜之息』,是女巫修鍊靈魂的初級法術,與道教的觀想法類似。你練習過《寶塔觀想法》,很快能掌握。」

「乖乖坐好,聽我說,放鬆精神,放空身體,忘記了自己的存在,想象你走入一片森林。」

「那裡是夜晚,明月灑在你身上,你感受到夜風,你聽到蟲鳴……」

「你現在是暗夜的一部分……」

隨著她口中低語,徐莉莉像被催眠,按照語言描述走進暗夜森林中,成為夜的一部分。

識海內,神魂在寧靜中悄悄衍生,肉身完全靜了下來,心跳、血液流速放慢兩三倍。

周水彤暗暗點頭:「莉莉天賦不錯,有底子的學徒還需要兩三遍才能入睡,她一遍就可以,以後入校,要對她重點培養。」

「陽陽真是我的福星,先送我一顆道心,又送我一個天才。此次回去,我只要專心修鍊半年,基本可以進入『光明境』。」

閉上眼睛,神魂沉浸在自己的『晨光森林』中,這裡遠比徐莉莉的暗夜豐富多彩。

…… 新一天,晴空萬里。

入秋後,漢州擺脫連日陰霾多雨,迎來好天氣。

清晨,西南路,一家老字號羊肉湯館門口排起長龍。

平時等的揪心一些食客,今天個個都像丟了魂似的,目不轉睛看著路旁樹下用餐的一男兩女。

直到周陽三人離開,有些男士還戀戀不捨。

百米外,停車場。

「姑姑,你吃好了嗎?」

「不知怎麼回事,平時那麼一大碗我都吃不完,今天吃完還感覺不飽。要不是那群人老盯著,我都想再加一碗。」

徐莉莉擦著嘴上油脂,心情和晴空一樣。

周水彤欣賞著右手腕上的黑色佩珠,道:「你剛修鍊完,能吃也正常。你小心一點,以後吃成肥婆子,沒人要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