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不是當初邪龍打不過他們,只是因為夢兒被他們挾持,邪龍不敢出手,再加上這是敵人的大本營,放不開手,而且救下夢兒以後又被廢掉了一隻手,所以他才選擇逃避,沒想到,那卻是一個最錯誤,最白痴的選擇!

「我想創造一個沒有廝殺,沒有爭鬥的世界,與我最愛的人分享,可你們卻奪走了我的一切!」邪龍的雙眼赤紅,「你們都該死!所以你們都去死!」

看著幾乎發瘋的邪龍,閑情望了望四周,沒有存活的希望了,為了避免折磨,毅然的把短劍架在脖子上,自刎了。

「哼。」邪龍看著自刎的閑情,冷哼,一沓腳,地面瞬間結冰,一個個怨靈涌滿了天鋒山,一個巫妖也凝聚身形在邪龍的身邊:「願為您服務,偉大的君主代理。」感覺到邪龍身上的君主之意,巫妖表示臣服。

「把他的靈魂抽出來,然後好好玩弄一番,我要他生不死,求死不能!」以為死了就沒事了?抱歉吶,整個天鋒山下,已經成了亡靈之地,就算死了,你也得不到解脫,被亡靈之地吞噬,變成一個沒有思想的亡靈。但這還算好的,邪龍唯獨不想放過這四人,就算死了,也不想放過!

可惜歐陽那傢伙,他實在忍不住,先殺了。閑心那師意,讓邪龍生不起折磨之意,所以放過了,剩下的只有閑情和閑雲了,特別是這隻笑面虎,得好好**一番呢。

「是,尊敬的君主代理。」巫妖合著手,輕易的從閑情身體里把掙扎的白sè靈魂抽了出來。

「你不能這樣對我!」閑情驚恐的掙扎,沒想到連死都不放過!

「哼,當初你怎麼對我,我只是奉還給你而已。」邪龍揮揮手,讓巫妖帶著靈魂下去**了,「記得好好『招待』,如果他叫聲不夠動聽,我就把你換成**的對象。」只不過,奉還的曾度不一樣而已。你給了我一拳,我奉還你的生命一般……

「是……」不敢懷疑亡靈君主之威,哪怕是只握著君主權杖的代理也一樣,巫妖尊尊敬敬帶著閑情的靈魂化成輕煙融入了地面,消失不見。


「接下來,你要怎麼樣對待我老頭子呢。」閑雲很淡定,哪怕知道自己毫無生還的可能xìng,還是喝著酒,倒了幾下,沒酒了,臉上有些哀愁,「我就知道,當我酒空之時,就是人盡之rì。」

「看你大概與英雄王後裔有些關聯,允許我多嘴一次。你就當尊老一次把。」閑雲有些憐憫的看著邪龍,「弄成這樣,你要怎麼收場?」

「……」邪龍僵住了,剛想下殺令的話堵在了喉嚨沒發出去。

「跟我到平台一下可否?」閑雲看著邪龍,「就你我。」

「不可!」羽墜立刻反對,準備代蘀邪龍下殺令。

邪龍制止了羽墜:「叫雷德打開虛空之縫,帶領領主與魔王們整軍在界縫中等待,我們準備全面戰爭!」

「可……」這事什麼時候做都可以,可現在他是擔心邪龍會被那看似輕浮的老頭暗算啊。那輕浮的老頭絕對不是一半人,雖然只有聖靈實力,但總感覺比神臨還危險。

「沒事的,不管是什麼都已經無法在阻擋我,哪怕擋路的是神,我也殺給你看!我會不在迷茫、逃避、改變。」邪龍拍了拍羽墜的肩膀點點頭,「界縫中的戰爭,恐怕九死無生,讓所有人做好準備。」

「是。」羽墜無奈之下點點頭,招呼著惡魔與血翼們的離去。

閑雲看著邪龍讓僕人們離去,笑呵了一下:「你就不怕死?」

「就你?」邪龍舉起右手,亮出正在發光的印記,「比起你能殺我,還是先解釋一下,聖魔之魂在哪裡。」

「!」閑雲看著那個印記,呆住了,然後笑了出來:「原來是這樣,英雄,英雄,英雄王,原來是這個意思。哈哈哈哈,好大的一盤棋啊,天諷姬!」

「?」

「想知道聖魔之魂在哪裡,陪老頭我說說話,就告訴你。」閑雲走近了邪龍,絲毫沒有害怕。

邪龍腳輕輕一踩,下一刻兩人便出現在了當初相遇,悲劇發生的平台上。

「嗯,人老嘍,身體全僵了。」閑雲深呼吸著高空的空氣,雖然有一股迷茫的腐爛味,恐怕是一望無際的黑土亡靈天災縮引起的,搖搖自己的空葫蘆,「可惜了,沒酒了。」

「少廢話。」邪龍把劍橫在了閑雲身上,面對這老頭他有些怪怪的感覺,有種熟悉感。


「別急,別急。」閑雲淡定的撥開了堯龍劍,還哈了口氣,用衣角擦拭了一下,一副完全不怕死的樣子,「這把劍我當初在紫舞手上看到的時候,就有些眼熟了,在看到你握著,還有那個印記,我就都明白了。」

「明白,明白什麼了?」

「五百年的詛咒,終於要迎來終結了。」閑雲放下了葫蘆,在邪龍震驚中,境界居然一瞬間攀升至神臨巔峰…但奇怪的是,沒有一絲害怕與緊張,為什麼呢?

「五百年的詛咒,到底什麼意思!」

「你還能看清楚這天空嗎?什麼顏sè?」閑雲沒有回答,反而叫邪龍看向了天空。

邪龍看了看,看不清,現在他的眼裡所看到的世界,只有一片猩紅:「看不清又怎麼樣?在我看來,這世界就是這樣,除了紅sè,還是紅sè!」

「不,你錯了。」

「我沒錯!」邪龍厲聲的反駁,「錯的是你們!我曾也想創造一個沒有爭鬥,沒有廝殺的世界,可你們卻一而再而三的阻止我,把我拉回這片污穢的血海之中!」

「沒錯,錯的是我們、是世界啊。」閑雲不p>

俜床敵傲炊尥誦傲睦硐耄暗前。闃賴陌。侵皇且桓隼硐耄桓雒巍J瀾紓豢贍苊揮姓罰揮胸松保褪欽庋某舐艙蛭庋圓琶覽霾皇鍬穡俊p>

「哪裡美麗了!這種醜陋,就應該毀掉,徹徹底底的摧毀掉!」

「這樣的你,和以前又有什麼區別。」閑雲掏了掏,從衣服中再次掏出一壺酒,瀟洒的喝了起來:「正因為醜陋,所以我們才會聚在一起,共同努力的去擬補,雖然依舊會有瑕疵,但也正因為這些瑕疵,我們才能比較出,到底,什麼是幸福……」

「……」邪龍一呆,這話他無法反駁。因為失去了,他才知道曾經的自己有多麼的幸福。但是,為什麼要等失去后他才會知道?他不承認,不承認這種瑕疵!眼神一凶,拔出雙劍,刺進了毫不抵抗的閑雲體內:「胡說八道!」

「我來告訴你我的答案。」閑雲毫不在意,灌了一口酒,雖然灌出滿口的鮮血,「五百年才知道的膚淺答案。答案,就是沒有答案……」(你tm逗我呢?)

「滾!」邪龍不想聽,不再想聽這種屁話!一腳揣在了閑雲身上,把他踹下了平台,墜下了山崖。但閑雲的聲音卻還是傳來了一句話:「我們只能感受自己付出的愛,卻無法感覺到被愛,但又當我們失去時,卻才發現,原來一直被深愛的那個人,就是自己……真費解,五百年才理解那麼殿東西,這還真是個……」一個酒葫蘆飄向天空,「沒有的答案問題呢。」

感覺到風,還有流逝的生命,閑雲笑了,這些都讓他倍感舒爽:「五百年,總算解脫了……先走一步了,多米克斯,夏洛克……」

「真舒服的感覺呢……」 「……吳畏,你這混蛋。」聖龍帝國的一間房間中,人影小心翼翼的舀出一把斷掉的刀,摸著斷口:「武神夏洛克,刀神多米克斯,酒劍仙吳畏,哼,下一個解開詛咒的,會是誰呢。」一抹笑容,被窗戶外的陽光照亮。

……聖龍帝國……

今兒是個好rì子,雖然突如其來的亡靈天災讓整個靈界都手忙腳亂的,但有序的控制后,開始限制在了一定的災害範圍內。畢竟亡靈都是些沒有什麼智慧的死者,只會遵從本能的活動。就算有智慧的高等亡靈,卻也依舊能用單純才形容,只要控制得當,還是勉勉強強的沒出什麼大事,就算出大事,受苦受難的,也不是他們這些『高等』人類……

整個光之城都籠罩在喜慶的氣氛中,張燈結綵從城門口一直延生到聖教庭總部。

一大群看熱鬧的市民早已早早的找了個好位置觀看。

隆重的音樂響起,一排銀sè的騎士隊率先進城,佔據主通道,下馬做出了端重的騎士禮,各個高點也又神聖的天使停下來守護。在隊伍遊行的帶領熱鬧下,宣布這次矚目的婚禮正是開啟。

此次的兩位主角在眾人的目光中出現在隊伍的中間,兩頭銀白獨角飛馬拖著轎棚一點點拉過。

「哇,真是郎才女貌啊,克萊因7世和審判光之子真是絕配。」刻意散布的謠言讓遊行更加的熱鬧起來。

紫舞有些厭惡的推開微靠在自己身上的亞歷克西亞,這傢伙在進城前幾分鐘,還和一位女神官發生了關係,導致現在有些jīng神不正的,噁心的氣味讓她有些想吐。

「靠一下怎麼了?」亞歷克西亞不滿了,整了整自己的衣裳,「不留點力氣,等一大堆繁瑣禮儀后,我怎麼讓你快樂。」

「齷齪。」紫舞白了亞歷克西亞一眼,不想搭話。

「哼,都馬上快成我的人了,你還在裝給誰看呢?」亞歷克西亞勾起紫舞的下巴,「不過,我就是喜歡你這一點,你越是高清高傲,征服你以後我越有成就感。」

「變態。」紫舞側開臉,不想去看那隻噁心的爬蟲,「別忘了,我為什麼答應你這場婚禮。」

亞歷克西亞打了個哈欠,剛才玩得太累了,現在有些jīng神不正啊:「啊,沒忘。等我做上教皇寶座,我就控制聖龍帝國正式與帝蘭克斯結盟,對抗禁地森林的妖獸與翔龍帝國的sāo擾,並且抹消掉一些關於魔王之子,天域龍邪的資料。滿足了?」亞歷克西亞拍拍臉,強打起jīng神,帶著陽光的笑容向著人民們揮手。

「但願你能說道做到。」紫舞把視線停留在觀望的人群中,這些人真是愚昧呢,他們只知道盲目的崇拜,也不知道他們崇拜的是什麼,這樣一個墮落人,居然也能成為光之子,不得不說,整個聖教庭,都墮落了。

「嗯?」紫舞眯了眯眼,她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一些觀眾的臉sè與眼神都不對勁,黑乎乎的臉,似乎還……「武帝」紫舞部分化了聖心,注視著那幾個不對勁的人影,冒著黑氣,似乎還在傳染蔓延,感染著其他的人:「這是什麼?」

轎棚很快過去,紫舞也沒得來及搞清楚這正在蔓延的到底是什麼,但是,有種很不好的感覺。

………屋頂與制高點……

「真麻煩,為什麼我們要為一個人類演戲。」一個天使不滿的看著地上遊行的隊伍,他們這些天使都被派來當擺飾,宣傳聖教庭。

被感染似的,另一個天使也無奈嘆息:「對啊,好無聊。我想去戰鬥,哪裡都行啊。就算不能打惡魔,打人類,就算死靈也行啊,在這裡掛著當擺飾,感覺好無聊。」

「得啦。你天界現在回召族人,也沒見你回去,我看你是捨不得那些人類的貢品才對。」一個天使嘲笑到。

「你還不是一樣,那你回去唄。說不定在界縫你就被惡魔或者死靈殺掉了。」

「你們看,那個女信民正在跟我揮手呢。」

「那又怎麼了?」

「她這是叫我晚上再去她哪裡,懂嗎你們,這是暗號。她可是貴族哦,是我享受過最嫵媚的女xìng了。」

「切,真有本事你去找個魅魔還差不多。」

「都安靜!」天使長突然大叫,一臉正sè:「你們懂個屁,還是我們神族的女xìng最好!如此的聖潔完美。」

「噓~」天使們都噓了一聲:「她們好是好,就是太高清,無法下手。我還是喜歡靈界這些**們,夠帶味。」

「你們好腐化,小心真的墮落了。唉?隊長,你的翅膀?!」

所有天使都大驚,天使長的翅膀真在一點點的染sè,潔白的羽翼正在染成不潔的黑暗。不僅僅是隊長,蔓延似的,他們的翅膀也一樣:「這,這是什麼?不要,不要啊!」拍也拍不掉,也沒有感覺不舒服,但他們就是恐懼,這種黑暗的東西在吞噬著他們的聖潔。

當翅膀完全染黑的時候,天使們也停止了活動。當再次醒來時,身體已經發生了銳變,已經完全失去了聖潔的氣息,轉之是惡魔般的黑暗。開始尖叫著,肆無忌憚的襲擊人類與見到的同伴。


不僅僅是他們,一些人類也開始被感染腐化,變得人不鬼不鬼的,開始襲擊見到的一切。

一瞬間,整個城市突然sāo亂起來。

受到異變消息的異端審判已經緊急出發,但是看著亂糟糟的一切,都是原住民引起的,並不是什麼敵人,有些迷茫:「這是怎麼一回事?」

「隊長小心!」隊友的提示已經慢了,當異端審判小隊的隊長反應過來的時候,他什麼都感覺不到了。一把劍貫穿了他的腦袋。

在屍體還沒倒下之前,一隻腳踩在他身上拔出那把劍,借力一沓,再次沖向了其他的天使……

邪龍站在尖塔上,把自己剛才的戰利品掛滿了附近的尖刺,看著自己右手上的第七印記閃爍這光芒,翹起了嘴角:「有意思的能力。」

伸出手了,第七印記連接著其它六個印記閃爍著黑芒散出飄渺的黑煙,瀰漫在空氣中。越來越多的人被感染,開始瘋狂的襲擊自己見到的活物,做自己想做的一切。

感覺已經夠了,收回了手,並不需要他把這些東西散布全城,那些人類與天使會蘀自己散播的。這是在閑雲的酒葫蘆里,找到的第七魂——墮落之罪。

它不像其他惡罪一般,能傷人殺人,但是,它帶來的效果,卻比其他惡罪恐怖的多。瘟疫一般,無法閃躲。你的罪越深,就越容易被感染腐化,成為墮落之魔。

一個人感染了,第一時間很難發現,它也會趁著這段空隙向著寄體的四周蔓延,直至寄體完全被黑暗吞噬時,你猜有多少人感染了?當你發覺時,已經為時已晚,被墮落之罪吞噬時,你將緩緩變成一個機器,遵從自己**直至演變成本能的機器。

黑死病一般,只不過,引發的是生物自己而已……

「祭品已經夠了,然後……」邪龍舀出君主權杖,在已經淪陷的光之城外圍插了下去,念起了詛咒。

……與此同時……

外圍的人不斷的嚮往內圈跑,但是卻被一堵用魔法創造出來的巨牆隔攔在外。

「膽敢越過這牆的人,全部殺掉!這可能是我們不知道的新種瘟疫,在沒有找到病源和解決辦法事,封鎖外城城,內城的每一個人都給我詳詳細細的勘測,有一絲不對勁,就丟出去,注意做好防護準備。」

圍牆之內的人都把這當成一場沒見過的瘟疫來對待……

「啊啊啊啊啊!」更加驚恐的叫聲發生了。

「怎麼了?又出什麼狀況了?」

「報,報告,是亡靈天災!光之城裡爆發亡靈天災了!」

「這不可能!沒有一絲預兆,附近也沒有見到過黑死地,怎麼可能爆發亡靈天災!」指揮官低頭一看,剛才還好好的地面,現在居然染成了黑sè,鸀樹蒼蒼的世界一瞬間枯萎。亡靈天災的黑死地,寸草不生。

「難道,這是人為引動的?!」指揮官聯繫著其他的瘟疫與毫無預兆的亡靈天災,立刻想到了,手慌腳亂的寫寫畫畫起來:「快,把這份報告傳出去。這不是天災,是**!把這份消息交給各個國家,讓他們做好防護準備!」

「咚嚨」巨高的圍牆突然碎裂,無數被感染的人與天使都開始襲擊向內地,在他們之後,無數的亡靈也隨之而來。破壞那堵牆的是……

「巨,巨龍,是冰霜巨龍!!」居然是一條巨大的冰霜巨龍!


「昂昂昂!」冰霜巨龍從黑死地下爬出,發出了興奮的吼叫,胸口那團暗淡的靈魂之火熊熊燃燒起來,隨著冰霜巨龍的靈魂嘶吼,所有的亡靈也同樣嘶吼起來,在外圍拉成一條藍sè的景觀線。

冰霜巨龍張開巨大的腐爛翅膀,呼嘯在光之城上空,毀壞著自己所見到的一切,滿足著自己的破壞**。

「那是什麼?!」很多人都注意到了,那一個站在冰霜巨龍頭頂上的人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