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貿是JS集團旗下高端百貨中心,也是景城唯一一家24小時營業的百貨中心,進到商場,跟在紀澌鈞旁邊的費亦行開始做記錄。

今天是七夕情人節,商場里到處都是一片粉色,有商場工作人員扮成的卡通人物給顧客送玫瑰。

巡視到三樓國際珠寶區的時候,一個蜘蛛俠打扮的工作人員走過來,給紀澌鈞和費亦行都遞了一束花,「先生,祝您情人節快樂,這束花可以送給您的……」

話沒說完,蜘蛛俠工作人員就看到費亦行手裡的iPad打橫放,裡面寫著兩個字「太太」。

蜘蛛俠工作人員看懂了停頓了一兩秒繼續接著說道:「送給您的太太。」

沒錯,就是這樣,費亦行對著蜘蛛俠工作人員比了一個大拇指。

「謝謝。」紀澌鈞接過花,低頭看了眼手裡鮮嫩的玫瑰花。

他對這種節日的概念停留在文案上,還是第一次有人跟他說情人節快樂,還要送給他太太,這些話聽著就很新鮮令人喜歡並且嚮往。

費亦行故意走在前面引導紀澌鈞的方向,路過一家國際珠寶專櫃費亦行看似隨意停下的步伐其實是特意的,費亦行停下腳步門口的迎賓就笑著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先生,今天情人節珠寶有折扣活動噢,有興趣的可以進去了解一下。」

「紀總,這個專櫃是珠寶銷售業績第一的專櫃,進去了解一下情況?」

「嗯。」紀澌鈞將手裡的玫瑰花遞給費亦行。

費亦行接過後趕緊帶人進去,第一步,引導紀總進店,順利完成。

正在店裡接待客人的專櫃銷售員看到兩個身穿名牌氣勢非凡的人進來,紛紛點頭打招呼恨不得過去做接待,正在和一個VIP客戶做介紹的經理聽到銷售員那麼熱情的歡迎聲就知道有大客戶進來,回頭就瞅見大老闆帶著助理進來了,嚇得趕緊上前。

「……」喊紀總那個「紀」的嘴型做出來還沒發出聲音就被紀澌鈞身後的費亦行比了一個噓的手勢打斷,示意經理不要聲張還揮手讓經理下去不用接待他們。

原來是大老闆微服私訪,雖然費亦行讓他不用做接待但是經理也不敢怠慢,對著那個站在專櫃前準備接待大老闆的銷售員擠眉弄眼示意她一定要接待好客人。

新來的銷售員沒見過紀澌鈞不知道紀澌鈞是誰,只以為是經理的貴客便點頭示意經理放心一定會接待好。

紀澌鈞來到一個玻璃展櫃前,看見琳琅滿目的戒指,一時間有些眼花,從來沒挑過戒指的紀澌鈞一時間毫無頭緒。

「先生您好,請問您是要挑選求婚戒指還是結婚戒指呢?」

紀澌鈞張嘴想要說話就發現旁邊的費亦行一個勁盯著他看,紀澌鈞回頭看了眼費亦行,費亦行立刻別過臉假裝我什麼都沒看到。

銷售員帶著紀澌鈞把專櫃里所有戒指都看了一遍,最後紀澌鈞看中了一枚戒指,這枚戒指很精緻,低調不張揚,又不缺乏美感,很適合木兮的個性。

費亦行端著水跟在紀澌鈞旁邊,看到紀澌鈞指著玻璃展櫃里的一款戒指,費亦行嘴巴噢的圓圓激動到杯子都快被掐扁,紀總選戒指了,選了!第二步,直接不費吹灰之力搞定!求婚近在眼前!只要這個戒指戴上木小姐的手裡,那就是大功告成了。

「先生,您真的很有眼光,這款婚戒是我們鎮店之寶,全球只有一對,出廠到現在還沒超過二十小時,剛下飛機就到您手上了。」

婚戒!紀總居然挑婚戒!不求婚,直接就結婚了!

「咳咳咳……」被紀總這飛速進展的過程震驚到水嗆喉嚨,費亦行猛咳嗽。

本來心裡還挺淡定的紀澌鈞,突然就像是被人揭穿了什麼秘密,臉瞬間紅了,為了掩飾自己尷尬的心情男人凌厲的眼神掃了眼旁邊大驚小怪的費亦行。

費亦行反應更快,用手拍著胸口,「我這喝水怎麼就嗆到了,難道是哪兒不舒服?」臉上平靜,心裡激動到樂翻天,他家紀總居然要娶木小姐,是真的要娶木小姐了!話說,他家紀總最帥的時候,就是現在,勇於改變門當戶對商業聯婚的觀念,娶心愛女人做老婆,這種有責任,有擔當,為愛敢於往前沖的男人,帥爆了!

與此同時專櫃外面,買完玩具后,木兮收到了一束花才想起今天是七夕情.人節,走著走著就不知怎麼到了珠寶區。

站在珠寶專櫃外面的木兮,看見玻璃專櫃對外展示的戒指,看著看著就入神腳下的步伐不聽使喚走進專櫃裡面。

「小姐,您好……」在看到木小寶以後,銷售員立刻改口,「太太您好,請問您需要怎麼樣的珠寶呢?」 「我隨便看看。」

在店裡逛了一圈,木兮看中了一款戒指,站在展櫃前久久沒有挪動腳步,木小寶爬上高腳凳趴在展櫃前,順著木兮的眼神看到一對戒指。小手指對著玻璃櫃指了指,「漂亮姐姐,麻煩你把這對戒指拿出來。」

這小孩子嘴真甜,「好的。」

銷售員把戒指拿出來,幫木兮試戴。「太太,這款戒指很適合您噢。」

真好看,尺寸也正合適,男款那個也不錯,木兮特別喜歡,那一聲太太喊得木兮都以為自己嫁給了紀澌鈞,就在她拆下戒指準備叫買單的時候才發現,這款是婚戒,不適合她。

「媽咪,就要這個吧。」

她也想要,只是不合適,也用不上,木兮把戒指放回去,「我再看看別的。」

銷售員見木兮很喜歡卻不要,以為是價格貴立刻小聲說道:「太太,現在買戒指能分期付款噢,這對戒指總價是一萬,首付三千,剩下的可以分12期支付,只需要三千塊就能帶回去噢,七夕節一年一次,愛情一生只有一次,花一萬買這款純真的愛很值噢。」

木小寶知道木兮沒有什麼錢,現在是一邊打工一邊還梁淺阿姨錢,那邊又欠著老紀幾百萬修車費,木小寶從書包掏出銀行卡遞給銷售員,「我媽咪說要了,買單吧。」

「我買單吧。」木兮攔住了木小寶的手讓木小寶把卡放好,對木兮來說,一萬塊很多很多,她還沒闊到不眨眼隨手就買,雖然價格是貴了些,但是這對戒指真的很好看,木兮拿上就捨不得放下,也想給紀澌鈞送一樣禮物。

「小紅啊,客人來拿戒指了。」一個銷售員走了過來拿走這個接待木兮銷售員手裡的戒指。

銷售員沒想到這款戒指被人訂了連忙對木兮致歉,「抱歉太太,這款戒指已經被訂了要不您看看其他?」

「什麼時候能調貨?」

「這款戒指是手工戒,最快也要三個月,如果您要,我會在下貨單上寫加急,讓工廠那邊儘快出貨,也許三個月以內也能出到貨但是不保證時間,您看?」

「可以,就要這款了。」木兮臉上洋溢著淡淡的笑容,不管今後會怎麼樣,但是要給他送禮物木兮心裡還是很開心。

放在玻璃柜上的手機響了,木兮掏出手機接電話,看到是紀澌鈞打來的電話,木兮目光有些驚喜。

木兮把銀行卡遞給木小寶,「小寶,麻煩你幫媽咪買個單。」

「OK啦。」媽咪買婚戒了,是要送給老紀咩,好浪漫噢。

電話接通后那邊傳來男人有些沉重的呼吸聲:「起床了?」

「起了,你呢?」

「嗯。」

男人應了話后電話那邊安靜了好長一段時間。

木兮能感覺到他語氣有些嚴肅,他昨晚去找那個女人一夜沒回,現在打電話過來語氣又與平時不一樣讓木兮緊張又害怕,為了讓氣氛緩和下來,木兮笑著問了句:「你回公司了嗎?」

「沒回公司,在民宿那邊巡查。」

氣氛終於有些緩和,木兮臉上笑容也變得自然,卻沒想到一轉身就看見對面珠寶店在打電話的男人。

起初木兮還以為自己眼花看錯,努力眨眼,揉搓眼睛。

可不管她怎麼眨眼間,怎麼揉搓眼睛,看到的還是那張熟練的面孔。

他不是說他在民宿巡查么?

怎麼又會出現在對面?

此時此刻,木兮真的不知道該用什麼理由來為男人的謊言開脫。

「兮兮,一會你去海域一趟,陪我一塊去踩線。」

「好。」她看見銷售員給紀澌鈞拿了一對戒指,紀澌鈞輕輕點頭。

他在買戒指,送給誰呢?是給那個女人嗎?真的找回來了嗎?

「兮兮,我這邊有事要忙,先這樣。」

她沒有揭穿他的謊言,裝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笑著回了句:「好,那你先忙。」

電話掛斷後,木兮的眼眶瞬間紅了,為了去找那個女人,他不顧她的挽留走了,一夜未歸,現在又撒謊在買戒指,還叫她去海域那邊,這些事情連在一起,讓木兮感到害怕心慌。

「太太,你兒子已經買單了,他在那邊看首飾,麻煩你填寫一下郵寄地址,這裡還有一張卡片可以給你先生寫一些心裡話噢,到時寄送戒指的時候,這張卡片會一同送到。」

「好。」木兮深呼吸一口氣,臉上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轉身背對著紀澌鈞那邊的方向。

對面珠寶店專櫃。

「先生,求婚戒指要看看嗎?」

「不需要,就這款包起來。」

「好的,麻煩您提供一下您太太和您的出生日期以及名字,只需要十分鐘,我們就可以將二位的信息刻在上面。」銷售員把紙筆遞給紀澌鈞。

紀澌鈞只接過對方遞來的白紙,從口袋掏出隨身攜帶的鋼筆低頭將他和木兮的信息寫在上面。

費亦行偷瞄了一眼,紀總居然用紀董送的那支鋼筆寫字,不知道用這支筆寫下這些信息在紀總心裡這算不算是紀董的一次「見證儀式」,再瞄了眼紙上的字跡,可真是一筆一劃寫的特別用心,還是頭一次見紀總寫字寫的小心翼翼生怕出錯。

喲,原來紀總跟木小姐是同月生日,兩個人年齡差11歲,生日也差11天,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費亦行看見,他家紀總寫完后,表情嚴肅仔細檢查紙上的內容,檢查數遍確定無誤后才把紙遞給銷售員,銷售員還沒接,就瞧見他家紀總板著臉把紙拿了回來,拆開筆帽重新在兩個人名字後面補上「太太,先生」二字。

銷售員被眼前這個表情嚴肅的客戶搞的一臉尷尬,為了讓氣氛緩和些,銷售員笑著說道:「紀先生,您太太的名字真好聽。」

接著費亦行就聽見他家紀總用特別自豪的語氣回了句:「人也很漂亮。」

銷售員還是頭一次看到有這麼不謙虛的人,銷售員發出乾笑的聲音:「呵呵呵,紀先生一表人才,紀太太貌美如花您倆真是天造地設一對,紀先生請到這邊買單。」

他家紀總,簡直就是像熱戀中的男同學,恨不得跟全世界炫耀自己的對象有多漂亮,也難怪,紀總第一次談戀愛,感覺新鮮,人興奮是難免的。

「嗯。」貌似,冠上紀太太這個稱呼聽起來會比較順耳,而且聽到有人這麼稱呼他家兮兮他心情也很好,男人嚴肅的表情下嘴角微微上揚,結果就在嘴角剛開始上揚一點點的時候,紀澌鈞就對上費亦行盯著他打量的眼神。

上揚的嘴角一秒拉下恢復嚴肅的表情,提步去買單。

害羞了,他家紀總居然害羞了!

紀總現在買結婚戒指又約木小姐去海域,會不會在游輪上就求婚,然後下船就去結婚?如果是,那今年過年紀總就要發紅包了,紀總會發多少錢呢?五十,一百,還是一千?不過以紀總摳門的性格估計會搞入鄉隨俗那套就發五塊錢。

就在費亦行掰著手指算今年紀澌鈞會發多少紅包時珠寶店的經理笑眯眯走了過來,站在櫃檯對面身體壓向這邊小聲說道:「費助理,紀總那筆免單,不用收錢。」

費亦行恢復一本正經的模樣,「不用了,你就當做紀總是來店裡暗訪,購買珠寶的事情不能對任何提起,明白了?」

「是,是。」剛剛他都看到了,紀總買了一對婚戒,而且男戒紀總還試戴了,看來是紀總要結婚了,當然這些都是大老闆的私生活他也不會為了八卦把自己的飯碗丟了。

跪坐在高腳凳的木小寶,目不轉睛盯著專櫃里的珠寶看,最後選了三對龍鳳鐲,一條大粗金鏈,「漂亮大姐姐,我要買這個。」

「這個一對要九萬九,買二對第三對可以打折,還有小禮品贈送噢。」銷售員拿出一個保溫杯,「這個贈送的小禮品,是JS集團旗下最新生產限量版的保溫杯,保溫效果很好,裡面還有過濾器,送給爸爸泡枸杞喝茶最好噢,保溫杯的內膽可以切換,一個裝茶,一個裝湯,功能齊全,外面可是買不到的,全球限量發行,只有千來個,這是最後一個了。」

木小寶接過保溫杯,檢查保溫杯的動作熟練到像個行家,擰開保溫杯蓋子,將保溫杯口對著耳朵聽瓶子內膽的回聲。

銷售員看著眼前這個動作熟練在檢查物品的小孩,突然聯想到某日大老闆來巡查商場檢查櫃檯擺放的畫面,她怎麼就感覺眼前這個像縮小版的大老闆?

這動作,表情,一模一樣。

不太可能吧,大老闆還沒結婚哪來的兒子,天底下長得像的人多了去了,只是長的像而已。

不錯,不錯,是個好瓶子,不要錢就能給老紀送質量好的禮物,這個買賣不算虧。「我要了,買單吧。」木小寶把銀行卡掏出來,這張銀行卡的開戶人原本是李山,後來為了方便木小寶就改到夏明義名下,這些錢可都是紀優陽以前給他的,他要攢起來給媽咪做嫁妝,以後媽咪結婚他要給媽咪買車車,買房房做陪嫁,讓媽咪風風光光嫁人。

木兮寫完卡片填好地址,木小寶也買完單把東西塞進書包里,背著鼓鼓的書包笑眯眯把手塞進木兮掌心,「媽咪,我們去學校吧。」

「嗯。」

木兮牽著木小寶出來時看見紀澌鈞在對面專櫃買單,為了不讓木小寶看見紀澌鈞造成氣氛尷尬,木兮抱起木小寶,把木小寶的腦袋摁在自己懷裡,抱著人加快腳步離開。

下到負一樓停車場,夏明義開車過來,木兮抱著木小寶上車,「明義,麻煩你在外面給我找個方便打車的地方停車。」

「媽咪,你要去哪兒?」坐在兒童安全座椅的木小寶晃動小腿問了句。

「老紀剛剛給我打電話,讓我一塊去踩線。」

「那晚上你們回來嗎?」

木兮掏出手機看行程,「晚上會在船上過夜,明天早上就上岸回來。」

「噢。」老紀今晚要和媽咪在外面過夜了。「媽咪,那我可以不回紀公館嗎?我想回半山別墅,我想吃孫嬸做的飯菜,還想跟公主一塊玩。」最關鍵是,他想回去看和老紀一起組建的超人,還有遙控飛機。 「可以,那你晚上要注意安全,不能到處亂跑,江叔叔就住在上面,你可以找他陪你一塊玩。」

「等我回去我就找江叔叔一塊玩,今晚你和老紀就放心約會,我保證不打擾你們。」

「木小姐請放心,我會照顧好寶少爺的。」前排傳來夏明義的聲音。

「那就麻煩你了。」

夏明義在前面靠邊停車放木兮下車,隨後開著車送木小寶去學校,到了幼兒園門口,夏明義從車上下來,走到後座打開車門,上半身探進車廂里給木小寶解安全帶。

木小寶拉開書包拉鏈,從裡面拿出一份禮物遞給夏明義,「小夏夏,今天是情人節,這是我送給你和你未來老婆的禮物。」

「寶少爺,這麼貴重的禮物我不能收,謝謝你的心意。」

豪門無愛:蜜寵冷妻 「小夏夏,你不要跟我客氣噢,每個人都有,你就收下吧。」把禮物塞進夏明義手裡,小夏夏就是太老實了,送禮物也不收,住院的時候給他買東西他也不肯要,這麼老實是要吃虧的。

實在是推脫不掉,夏明義只好收下。

木小寶背著雙肩書包蹦蹦跳跳進校門,剛走了幾步就停下步伐像是想到什麼,拐方向往另外一個地方走去,夏明義看到木小寶沒進校門,擔心木小寶的安全立刻跟上去。

坐在車裡暗中保護木小寶的幾個保鏢看到木小寶過來了,大家趕緊俯身躲到座位底下。

「啪啪啪——」車門被拍響。

車裡的保鏢繼續躲藏,製造車裡根本沒人的假象。

「我知道你們在裡面,麻溜的把車窗降下,別耽誤我上課時間。」

寶少爺果然就是精明,這都讓他知道了,保鏢們從座位底下爬起身。

車窗降下后,木小寶把書包里的三份禮品遞給保鏢,「上面貼有名字,麻煩你把這個轉交給他們。」

「是寶少爺。」

差點忘記老紀的禮物了,木小寶從書包掏出一個沒有禮袋用長方形禮盒包裝的禮物,「這個送給老紀,替我祝他七夕快樂,今晚只管和我媽咪幸福約會不用想我。」

「是,寶少爺。」

巡視完商場,從商場出來后,紀澌鈞看似嚴肅的臉上滿面春風那掩蓋不住的幸福令男人嘴角不自覺上揚。

去海域走高速會快很多,上了高速后費亦行接到保鏢打來的電話說寶少爺有禮物送給紀總,因為兩車距離也不遠費亦行就讓司機把車開到服務區,「紀總,寶少爺有東西給您。」

「什麼東西?」

「說是七夕的禮物,紀總,寶少爺真是貼心。」

特別自豪應了一聲:「嗯。」聽到兒子給自己送七夕禮物紀澌鈞無比期待,看來沒白疼這小子,還知道給他送禮物。

就在費亦行羨慕嫉妒中,很快送禮物的保鏢就抵達了服務區,來到車門旁,遞了四份禮物過來,三份有袋子一份是紙盒包裝,費亦行雙手接過禮物,「紀總,你看,寶少爺多孝順,給你送了四份禮物。」

怎麼送那麼多禮物?要花不少錢吧,他給那小子的零花錢也不多,是不是都攢起來給他買禮物了?不然怎麼有錢買這個牌子的珠寶?一想到有這個可能性紀澌鈞就特別感動,誰說女兒是爹地的小棉襖,要他看,兒子一樣是小棉襖,何止貼心簡直就是暖到心裡去了,這小子,果然是長大了,都知道孝順爹地。

接過東西后,手裡沉甸甸的禮物令男人開心到無法掩蓋滿面笑容。

「紀總,那個……」送禮物來的保鏢小心翼翼說了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