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有幾人能達到七階?達到七階的又有幾個不是天縱奇才,億萬人中的頂尖強者?

而就是眼前這兩個人,竟然都在七階以上!這如何不讓他們震驚?!

雖然這些說來話長,但是實則卻只是葉塵與洛無情心下一閃而過的思考。

就在那紅衣女人話音落下,還未來得及再開口時,葉塵他們兩人就已經做出了反應。

並沒有看到他們腳下有什麼移動,兩人卻已經互相依靠,站成了最佳的戰鬥姿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彷彿不再是兩個人,而是真正的合為一體。這般感覺,卻也當真奇妙至極。這種默契,更不是一般人可以擁有的。

這是長久以來兩人共同戰鬥所形成的默契,更是真正從內心就彼此融合在一起才可以擁有的由內而外的默契。

就是這輕輕一站,對面的兩位超級強者,就已經不再淡定了。能令這個層面的強者為之側目,對於兩個小小的年輕人來說,當真是說不出的榮耀與光輝。

「不愧是眾神傳人,果然有幾分門道。」那紅衣女人挑了挑眉,略有些驚訝的說道。

眼前這兩個年輕人,無論是這瞬間做出的反應能力,還是那幾乎融為一體的氣息,都絕非常人可以做到。別說是這麼大的少年,就算是活了幾十年上百年的老傢伙,也不一定能有這份反應力,就更別說這幾乎見也沒見過的默契了。

不過這「眾神傳人」幾個字一說出口,葉塵卻又是心下一驚,微微看了一眼洛無情,兩人一個眼神的交流,立刻就懂了對方的意思。

兩人剛剛回歸,還未有任何其他動作,竟然就被人發現了。而且還如此清楚的指出了自己身懷眾神傳承!

逍遙仙帝那等修為,不說神不知鬼不覺,當今世上也真的很難有人能夠監測到他們的行蹤了。

而這兩個人卻是早已經等在了這裡。他們剛剛回歸,就已經被找上了門來。來者不善,幾乎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實了。

果然……

「吾乃天尊者雲瀾,為眾神傳承而來,交出眾神寶物,你們可以離開了。」

那男子掃了一眼葉塵兩人,帶著一股睥睨天下的霸氣與桀驁,開口說道。

那紅衣女人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身邊的夥伴,呵呵笑道:

「哎喲六號,你今天是怎麼了?竟然把組織的信條都給拋棄了?雲瀾?原來這就是你的俗名唷。竟然私自動用俗名?膽子真是不小啊!」

「四號!注意你的言辭!我可不是你的下屬!我們同為天尊者,你無權干涉我的任何行為!在組織里,除了一號,也沒有任何人敢這樣與我說話!」

那六號在大喝出聲,但是眼神卻有意無意的飄向前方的洛無情。

「喲喲喲,我說六號,你是不是看上這個小妞了,我可沒說你是我下屬,用不著這麼著急的解釋清楚吧?只是如果讓一號知道了你再次動用俗名的事情,恐怕他也不會輕饒你吧。」

「用不著你管!你們兩個,沒有聽到本尊的話嗎?快些交出傳承,本尊不傷你們,你們自行離去便是。」

那六號瞥了一眼身邊的四號,並不理她,轉頭再次對葉塵二人說道。

「呵呵,沒想到號稱雲域首席天驕的六號,竟是個如此英雄了得的人物!真是佩服佩服!只是……讓他們走可不行,萬一他們並沒有交出所有的傳承,那我們可怎麼交代?你知道他們得到了多少寶貝?既然你不要這小妞,那索性就都交給我了吧!我一定把他們全身上下,都搜查乾淨!」

六號再次回頭看了一眼四號,不過這次他卻並沒有再反駁。只是他的目光卻再次飄向洛無情,眉頭忍不住皺了一皺。

只是在這兩人互相扯皮的時候,葉塵和洛無情的心卻已經沉到了谷底。

天尊者……

傳說中的八階,尊者境!

八階三十級,十級人尊者,十級地尊者,十級天尊者。每一級都有著不可想象的鴻溝,即使是絕世天驕也很難跨越!

而這兩個人竟然都是天尊者!

天尊者什麼時候這麼不值錢了?想見就能見到?

要知道八階在古老的修仙體系中,已經可以被稱為仙!那可是人和仙的區別!真真正正的質變!

在那無限古老的歲月中,甚至還有仙域的存在,那是仙生活的地方!白日飛升就是指的飛升成仙!而八階強者,就是那時候的仙!

兩個仙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簡直如同做夢!

天地萬域,如果哪一域能出現一位這個層面的強者,都可以帶動這一整域成為萬域中的數的上號的大域!這是可以影響整片天地,震懾乾坤寰宇的絕世人物!

記得當初,關於他們的傳說,那整條古路上都有無數人在津津樂道。

據說十萬年前,天行尊者為了愛人大鬧一域!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逼的那一域至高皇室都不得不低頭,皇帝陛下都親自出迎,恭敬道歉!

八萬年前血魔老仙,捲起滔天巨禍!吞噬一域整整八千億生靈!最後竟惹出了那傳說中的至高無上的帝皇閣出面圍剿!數十位高手出面,卻還戰死一多半,剩下的也全部重傷垂死,這才堪堪將其封印!

三萬年前日月二位尊者,有通天徹底之能。他們手中的神器蝕日神劍與明月寶刀亦成為千古絕唱!兩人為了天下第一之稱號,爭鬥一生,走遍了天地萬域!至今還有無數地方留有他們戰鬥的遺迹!無數修者前往憑弔瞻仰。

總而言之,八階,這可是足以載入史冊,億萬年不朽的人物!

而這裡,竟然有兩位?!

葉塵心中突突直跳。面對兩位天尊者,根本就沒有任何辦法不恐懼,任何人都一樣。這是不可抗拒的!

只是他卻並沒有過多的做出思考,即使整個人都有些顫抖,但還是毅然決然的往前跨出了一步,擋在了洛無情的身前。

現在逍遙仙帝已經不在了,他們兩個沒有任何人可以依靠。而他,作為一個男人,理所應當的要為她遮風擋雨!

老頭子不在了,那麼,就讓我來做你的依靠吧!

葉塵猛地抬起了頭!目光灼灼的直視面前的兩位仙級人物!

天尊者!也休想傷害我的無情! 看到葉塵的動作,那六號眉毛一立,冷喝道:

「不識時務!」

說著,掌中濃郁的能量就要開始瀰漫,這就要動手,一掌擊斃葉塵!

「六號!」

那紅衣四號趕緊喊了一聲,遞了一個眼神過去。

六號瞥了一眼四號,再次皺了皺眉,但手中已經瀰漫開來的能量卻是消散了開去。

而這時,葉塵也與洛無情傳遞了一個眼神。兩人點點頭,竟先對手一步搶攻了過來!

只見葉塵猛地探出手掌!驀然間,天地靈氣劇烈震蕩起來!接著,竟然以席捲天地之勢,驟然朝葉塵的手掌中凝聚而來!

對面四號和六號感受到這一股肆虐天地的靈氣暴動,眼神猛地一凝!竟然露出了不可置信的驚訝表情!要知道,到了他們這般境界,是很難再有什麼能使他們如此失態的了。就算真的天崩地裂,對於這個級別的強者,也絕對不會多眨眨眼睛的。

葉塵卻是嘿嘿一笑。

他這一手掌控天地靈氣的本事,當初可是連逍遙仙帝都看的目瞪口呆,連續數日被刺激的情緒失常。

這也正是他所驕傲的地方,更是他最大的依仗

葉塵之所以會被逍遙仙帝選中,被帶離地球,前往那傳說中的古路,接受眾神傳承。就是因為他以凡人之軀,感悟了天地至理,溝通了天地本源,並且可以直接掌控天地靈氣!這番悟性,是讓逍遙仙帝都嘆為觀止,最終也只有苦笑羨慕的份兒的。

想到這裡,葉塵眼中的笑意更甚,之前那種少年輕狂再次回到了他的身上!一聲輕喝,再次集中精神力量!

天空中的靈力波動更大了!甚至有如同狂風般的呼嘯之音!那等聲勢別說是一個凡人,即使是修士,也要望之驚嘆!

一柄由純正的天地靈氣組合而成的黃金巨劍逐漸成形!肉眼可見的無數靈氣匯聚而上,那柄黃金巨劍越發凝實!也越來越巨大!彷彿要斬破天地!什麼山川河流,均要被斬於劍下!

這還是因為地球靈氣枯竭數千年,現在剛剛靈源重開,靈氣還非常稀薄的原因。

曾幾何時,在那古路上,葉塵單槍匹馬,強闖天地之門!在那天地靈源衍生之地,如同猛虎歸山蛟龍入海,於外界比億萬倍的靈氣濃度,葉塵張手間就可以捲起無邊靈氣風暴!萬丈黃金劍直接橫貫整個天地之門內部萬里山河!

如今雖然沒有那般驚天動地的聲勢,但是看著那已經成型的百丈巨劍橫貫天空,遮天蔽日!葉塵彷彿又找回了那種普天之下捨我其誰的無敵氣勢!右手高高揚起,操控那柄黃金巨劍猛然斬下!

而對面不遠處,四號和六號卻是紋絲不動,面對如此攻勢,竟然面不改色。

就在那黃金巨劍即將斬落的時候,六號緩緩地抬起了手。

沒有任何靈力波動,只是一張普普通通的手掌。但是這一抬起,卻彷彿撐起了整片天空!

那黃金巨劍就在離他們兩人不足十米的空中戛然而止!再也不能落下分毫!

六號面無表情,手掌輕輕一握,那由無數靈氣凝聚而成的百丈巨劍瞬間如同玻璃一般寸寸斷裂。繼而消散無蹤!

緊接著,只見六號順勢向前揮了揮手,一股氣浪猛地爆發,狠狠地將葉塵擊飛了出去!一口鮮血在空中飛散,葉塵帶著一臉苦笑身不由己的飛向遠方。

然而就在這時,卻如同機械運轉般銜接密切的另一個人,就在葉塵剛剛倒飛出去的同時,瞬間啟動,迎著六號和四號沖了過來!

這個人正是洛無情!

兩人擦肩而過,一道肉眼難辨的靈力絲線連接在了一起。

就在六號剛剛收回手的剎那。洛無情一聲輕喝,竟然早已捏完了法訣!

一瞬間!無窮江水騰空而起!在空中幻化成了數不盡的水箭,密密麻麻,鋪天蓋地朝六號和四號激射而去!

六號看著躍在空中的洛無情,眼中竟然閃過了一絲猶豫,四號撇了撇眉毛,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

而就在兩人猶豫的當口,那數之不盡的水箭卻已經貼身而來!甚至將要觸碰到兩人的皮膚!

六號眉頭輕輕皺了一下,四號一聲嘆息,就要出手。

但就在這時,那鋪天蓋地而來的水箭卻突然發生了異變!

原本附著在這些水箭上的靈力,本是為了操控這個術法,以及提升這些水箭的威力而用。可就在剛剛這一瞬間,這所有靈力竟突然由水屬性轉化為了火屬性!炙熱的靈力瞬間蒸騰而起!就在接觸到他們兩人的一剎那,完成了質的變化!

原本凌厲的水箭剎那間被炙熱的靈力化為了漫天水霧!本就有些朦朧的江面,變的更加見不到人影。而連接著洛無情與葉塵的那根靈力絲線,此時微微一緊,洛無情就在一瞬間飛馳而去。

等水霧散去,江面上卻再也不見了那兩個少年人的身影。

「這小妮子,真是了不起啊!這份靈力的控制,就算說獨步天下也絕不為怪!就算你我,也不一定能夠做到!不但身懷兩種屬性的靈力,而且還可以完成一瞬間的轉化!更能做到如此精細,萬千水箭沒有漏掉分毫,每一絲靈力都控制的這般到位!了不得了不得!」

紅衣女人四號望著兩人消失的遠方,感慨的嘆息。那般神情中的嘆服,絕非裝模作樣!

即使是那桀驁不馴的六號,眼中也滿是嘆服。只聽他接著說道:

「這兩人不愧是被選中接受眾神傳承的人,真的很不簡單。且先不提天賦如何,就是這份冷靜睿智,還有兩人間的默契配合,就足以讓他們縱橫天下了。」

「喲喲,六號,我怎麼聽著有些酸酸的呢。喜歡咱們搶過來不就完了,我們又不是什麼好人。把那男的殺了,女的搶回去,生米煮成熟飯不就完了,默契什麼的可以慢慢培養嘛」

「哼,我可跟你不一樣。我可以殺盡天下人,但是我有我的原則。」

六號回頭看了一眼四號,眼中竟然閃過一絲忌憚和恐懼。只是嘴上卻並沒有一絲鬆動。

對於六號的話,四號卻只是有些邪異的呵呵一笑,並不理會。

「走吧,去看看這兩個小傢伙還都有些什麼本事。我還真是對他們越來越感興趣了呀。」

另一邊江邊的某處密林中,葉塵與洛無情現出身形。

洛無情上前攙扶住葉塵,問道:

「沒事吧?」

葉塵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嘿嘿一笑:

「不愧是尊者級人物,隨手一擊,我連續加了十八層靈氣盾,而且還偷偷啟動了體內的十二品金蓮守護內臟。但還是差點被一擊殺死。真懸。」

「那你現在怎麼樣了?還能動嗎?」洛無情有些關切的看著葉塵。

「沒事沒事,十二品金蓮可是佛門巔峰至寶!既然已經成了我的築基物品,與我合為一體,那就沒什麼大問題了,它會慢慢滋養我的身體的。一點小傷還過得去。」

葉塵滿不在意的搖搖頭,卻因為牽動傷口再次咳出了幾口血。不過不等洛無情說話,他就再次說道:

「我趕緊把盤古神殿召出來吧,我們躲進去他們就沒辦法了。」

說著這就要動手召喚體內的盤古神殿。

這是他們在遠古天宮得到的最後一重寶物,也是代表著開天闢地以來的最高成就和最古老的傳承!那整整一座大殿拔地而起,最後幻化成了一道光進入葉塵體內。

「別!不可以!」

洛無情趕緊攔住了葉塵。

「嗯?」葉塵疑惑。

「我們現在根本就沒有逃離他們的監測,我們的身上還附著著仙級的靈力波動,一舉一動都在被監控之下。你一旦取出神級寶物,勢必會立刻被搶,憑我們現在與他們的差距,根本就是毫無反抗之力。所以切記,千萬不要拿出任何神器!」

洛無情有些急促的說道。

葉塵皺著眉頭問道:

「那我們現在難道就只能坐以待斃?」

「能跑出去多遠算多遠吧,傾盡全力!」洛無情回頭看了一眼密林外的江邊,眼中閃過一絲不可察覺的堅定。

葉塵也回頭看了一眼,然後點點頭,兩人相視一笑,兩隻手牽在了一起,縱身朝密林深處而去! 葉塵與洛無情飛快的在密林中穿行。不敢有絲毫停頓。葉塵隨手凝聚靈氣,形成靈氣壁壘,在樹與樹之間布置下一層又一層防護。

幾乎是剎那間,這片密林就變成了如同迷宮般的存在,靈氣屏障無形無色,只有撞上才能感覺得到,有的樹叢之間空出了通道,有的則堵上了靈氣屏障。只要追擊的人費一些時間來破解這靈氣屏障,就會耽誤追擊,就能給他們更多逃跑的時間。

而如果不破解而選擇轉路,那麼就會更加費時費力。

說實話,對於這操縱天地靈氣的能力葉塵已經超常發揮做到了極致,之前運用只知道以天地大勢直接席捲而去!以絕對實力壓垮對手。根本不會考慮這麼細緻的操控問題。

在那古路上,即使不是那天地之門內,隨便哪裡靈氣濃度也是外界萬域的數十倍以上,就更別說現在仍舊處於靈氣最稀薄狀態的地球了。那更沒法比。在那裡自然是隨心所欲,為所欲為。

可是如今,在生死逼迫之下,他卻爆發出了他的所有潛能!對於這一方天地靈氣的操控,真正做到了細緻入微!雖然操控範圍有限,但卻已經是了不得的進步!

只是……後邊那兩道人影就彷彿突然在虛空中浮現,再次遙遙的跟了上來。

而面對這迷宮般的靈氣屏障,這兩位仙級的大能,竟然看都沒看,就那樣不急不緩的在半空中飄了過來……

所有的靈氣壁壘在觸碰到他們的那一剎那,都自動的消融了去,甚至連他們的衣角都沒有掀起一絲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