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加上那頭火焰類魔種,他志在必得! 但在此之前,他還需要做點準備工作。

望了一眼魯班的方向後,蘇黎迅速趕了過去,這時的小魯班還是有點懵的,貌似還沒從剛剛的狀況中清醒過來。

「準備一下,準備放歌。」蘇黎低聲道。

我來自繆星 魯班驚聲道:「又放?」

容少的神祕前妻 他們好不容易才脫離包圍圈,現在又這麼干,吃飽了撐著么?

蘇黎指向正在和那九名召喚師戰在了一起的螞蚱蜘蛛,說:「現在它的血量已經可見了,這麼低的血量,那些召喚師不會一味逃命的,我們多吸引點玩家過來,才會有機會!」

魯班這才反應過來,蘇黎剛剛以身犯險的舉動,居然是為了試探螞蚱蜘蛛的血量。

他飛速的掃視了四周一眼,果然,之前那些只知道逃命的玩家們,見螞蚱蜘蛛的總血量不過十萬,腳步不由都緩慢了下來,一個個向四周分散而去,隱隱有一種將螞蚱蜘蛛圍在裡面的感覺。

「這還真是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啊。」

魯班驚嘆道,之前這些玩家一個個慫的不行,害怕的要死,眼見有殺死螞蚱蜘蛛的希望后,一個個凶神惡煞起來。

一念至此,魯班毫不猶豫地開始放起了BGM,蘇黎同樣開始播放音樂,很快,隨著這裡魔種怪物的咆哮聲,以及那激昂的音樂聲,趕到這裡來的召喚師越來越多,這些新到的召喚師根本就沒見過螞蚱蜘蛛那恐怖的攻擊力,只看見了螞蚱蜘蛛那正在下降的血量。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哪裡還顧得上其他,一窩蜂的直接對螞蚱蜘蛛展開了輸出。

然而,這種莽撞的行為,所帶來的後果是嚴重的。

這些召喚師才剛剛縱殺過去,那螞蚱蜘蛛便尖嘯一聲,身下的腹囊裡面噴出數十道堅硬的細絲,便聽一連串的慘叫聲過後,被堵在最裡層的二十多名玩家直接被血量清空,飲恨當場。

瞬秒二十多名玩家,幾乎嚇傻了在場的所有人,但另一部分,卻反而興奮的吼了起來,「快來人,有大boss,殺了拿經驗爆裝備啊!!!」

「快,來人殺!!」

許多玩家扯著嗓子,誇張的高聲吼道。

此時的螞蚱蜘蛛,在在場上百人的聯合下,血量已經降到六萬以下,也難怪他們興奮。

立馬,這裡的動靜吸引了更多召喚師的到來。

「誰是刺客職業類別的,快去吸引它注意力,其他人攻擊!」

有幾個召喚師高聲叫道。

因為一些刺客是有多重位移的,是有躲過螞蚱蜘蛛攻擊希望的,反而比肉撐的時間久些。

聞言,一些刺客類的玩家心動了起來,很快就有十幾個刺客類別的人,沖了出來,然而眼冒綠光的對著這螞蚱蜘蛛殺看過去。

他們敢冒著生命危險去吸引火力,自然是為了近水樓台先得月,只要離這螞蚱蜘蛛越近,就越有機會搶到它的人頭。

嘶嘶嘶——

螞蚱蜘蛛發出怪異的嘶吼聲,其宛如螳螂般的利爪對著它面前的一名李白玩家一劃,那裹著呼嘯的風聲的利爪,眼看就要落在李白的身上時,李白的身形忽然猛地一個躍進閃爍,極為險峻的躲了過去這一擊。

就差一絲,李白就要被一擊斃命當場了。 與此同時,就在李白吸引了螞蚱蜘蛛一擊的,然後躲過它攻擊的瞬間,數不清的技能已經砸在了螞蚱蜘蛛的身上。

「噗噗噗噗噗噗!!!」

-218

-196

-177

-347

數不清的血量扣減,在螞蚱蜘蛛的頭頂飄起。

站在不遠處的蘇黎並沒有動,其目光一直在幾名召喚師的身上輪流掠過,其中有四位是刺客類玩家,他們身形靈敏,殺傷力強大,一直周旋在螞蚱蜘蛛的旁邊。

藉助著旁邊人的吸引,他們躲過了好幾次看似要命的攻擊。

還有兩位玩家,一名是法師,一名是射手。

這兩人因為是遠程,不受螞蚱蜘蛛的捕殺,所以看不出操作技術,但他們打出的傷害,卻是在場所有玩家中最高的,每一發技能都能減少螞蚱蜘蛛至少500點的血。

看著這一幕,蘇黎若有所思。

這時候,在現場上百位玩家輪流的攻擊下,螞蚱蜘蛛的血量快要降到四萬了,這導致它的攻擊頻率顯著的提高了起來,給玩家們帶來了很大的傷亡。

有七八個前排玩家,血量已經極殘了,知道留在這裡也是等死,肯定搶不到這頭boss了打算撤離,然而四周卻被新趕來的召喚師們圍住,根本就撤離不開,使得他們又驚又怒,但形勢逼人,只得捨命一搏。

「你怎麼不攻擊?」

蘇黎面前人影一晃,一名手持長槍的男人,忽然出現在了蘇黎面前,這英雄正是韓信。

「你不也閑著?」

蘇黎淡淡道,他早就注意到了,不止是自己和這韓信,還有好幾個召喚師沒有出手,特別是這韓信,頭頂著12級的數字,絕對是個大高手,所以他一直留心著。

韓信冷冷一笑,他不去,自然是怕自己的傷害值引起別人注意,這樣最後搶boss的時候,就不好搶了。

「我警告你,這頭螞蚱蜘蛛是我的,你最好別和我搶!」

韓信的言語中隱隱透著威脅。

「你幹什麼!?」一旁的魯班見情況不對,連忙靠了過來,他算是看出來了,這韓信肯定目睹了自家百里勾引亞瑟攻擊螞蚱蜘蛛的那一幕,所以心生忌憚,否則不會專門跑過來威脅。

也是奇怪,在場這麼多的召喚師,也只有蘇黎這一名百里守約,這英雄攻擊距離遠,輸出能力又強大,搶boss的話絕對是個大威脅。

當然,也有可能還有其他的百里守約隱藏在附近的草叢中,但可能性很小。

此時,隨著魯班靠過來,韓信神色更是更冷了,之前蘇黎單挑那滿級蘭陵王,然後反殺,一直到單槍匹馬沖向螞蚱蜘蛛害的亞瑟陣亡,這些他都看在眼裡。

原本他是想找機會偷襲這百里的,以他這名英雄的特性,和輸出能力,只要偷襲成功,百里十死無生,至於那蘭陵王,完全是太大意了,他可不會犯同樣的錯誤。

但這百里的站位卻很是警惕,而是一直在無規律的小幅度走位,根本沒法鎖定,最關鍵的是他旁邊還有一位魯班,一旦沒造成秒殺,他自己也危險,就算他憑藉操作以一敵二,自己的血量肯定也要被打殘。

到時候,那螞蚱蜘蛛也沒希望了。

「放心,我不會和你搶的。」

蘇黎笑了笑,心底卻又嘀咕一句,我和所有人搶。

「算你識相。」韓信吐出四個字。

魯班一聽不幹了,邁向前一步正要開口,突然韓信操控者臉色一變,臉孔微顯猙獰,長槍猛然一提,如出洞的蟒蛇般向魯班衝殺了過去。

「死!」韓信在心裡低吼一聲,直到此時,他才暴露心裡的意圖,所謂的威脅是假,刻意接近尋找破綻才是真!

爭取先無傷秒了魯班,拔掉這百里的爪牙! 胖妃傾城 再伺機擊殺百里,之後,這螞蚱蜘蛛就是他的了! 這百里既然可以擊敗蘭陵王,肯定也是那種心高氣傲之人,所謂的威脅根本就是個笑話,韓信刻意這麼做,為的只是讓蘇黎和魯班懈怠而已。

現在果然,那魯班已經迫不及待的要冒頭跟自己對峙了,韓信哪裡會放過這個機會,毫不猶豫的就殺了過去。

然而他卻不知道,之前魯班可是和蘇黎合作刻意在前面誘敵的,一身的裝備都是肉裝,現在看見韓信突然出手,魯班也就楞了一下,隨後大喜過望。

毫不猶豫,大招接「河豚手雷」直接甩出,與此同時蘇黎也動了,身子蹲下的同時「狂風之息」飛速甩動,眨眼間就瞄準完畢,韓信才剛出手不久,一顆子彈就已經重重地轟在了他的身上。

這一擊,韓信並沒有去躲避,他一共有三段位移,第一段打先手,第二段用來追擊可能閃現逃跑的魯班,第三段用來脫離戰場,至於閃現,他必須要保留,這是他待會搶螞蚱蜘蛛的底牌,絕不能輕易交出!所以在他計劃中,百里的第一槍,必須要承受!

「死!」

看著自己驟然爆降的血量,韓信發狠了,大招「國士無雙」徑直開啟,長槍如梭子一樣急促地扎在魯班的身上,力求秒殺!但在大招打出的第一時間,韓信瞳孔就猛地一縮,這不對!傷害不對勁!

不好,這魯班出的肉!

他反應極快,毫不留戀就要連續啟動剩下的兩段位移逃開,但好死不死的魯班開啟了2技能「無敵鯊嘴炮」,不僅正好打斷了他的第二段位移,還將他往蘇黎的那邊擊退了一下。

「轟!」

一聲爆響,百里的第二枚狙擊彈重重地在他身上炸開,韓信的血量立即再爆降一大格,僅剩三分之一。在這種情況下,韓信哪裡還敢保留,第三段位移和閃現齊開,緊接著沖入草叢之中,這才咬牙切齒的往後方看去。

虧了,虧了,虧大了!!

韓信操控者看著遠處不慌不忙收槍的百里守約,牙都要咬碎了,任憑他技術了得,又哪裡想得到這該死的魯班居然出的是肉裝,導致自己功虧一簣了不說,還搭進去了閃現和三分之二的血。

這麼嚴重的損失,待會搶螞蚱蜘蛛只怕是難了。

「個姥姥的,溜的真快!!」

魯班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這才剛剛把技能打完呢,這韓信就見勢不妙溜了,也太了得了吧?

蘇黎也訝異了一下,不得不說這韓信還是有點東西的,換做是一般人,在那種情況下第一反應肯定是換一個不虧,或者是技能亂放,不能第一時間進草叢,這樣一來很大概率還是會被自己狙死。

但從韓信的逃跑路線來看,他似乎是早就算好了退路。

「多注意注意他,我想他肯定不會甘心的。」蘇黎說。

魯班點頭,笑道:「放心,我絕對把他盯的死死的!!」

此時,螞蚱蜘蛛的血量已經降到了近乎谷底,只剩一萬左右的血量了,它的身上布滿了傷口,及其駭人,但它的身邊也布滿了玩家的屍體,起碼有八九十人之多。 而就在螞蚱蜘蛛的血量僅剩九千的時候,場中那位傷害最高的法師,突然停下了攻擊,高聲道:「各位,我是逐夢俱樂部的暖陽,這頭魔種你們讓給我,待會我會報一個群號,我保證在場的所有人都會得到一份大禮!」

逐夢俱樂部?

在場的很多玩家都是一愣,也有一些玩家卻是眼睛一亮,似乎聽過這個名字。

暖陽繼續高聲道:「除此之外,我們俱樂部的職業大神,會進入該群中帶你們上一波分,只要你們助我拿下這頭魔種,一切都是可以商量的。」

王者大神帶上分?

大禮?

不得不說,這暖陽拋出來的東西,讓在場很多的玩家都是一陣心動,要知道,現在場中的玩家是有很多的,一些玩家很有自知之明,知道想要在這麼多玩家的手中搶到魔種太難了,他們現在沒有離開,只是碰碰運氣而已。

但現在只要助這暖陽拿下這頭魔種,他們就能百分百的得到那些好處,怎麼想怎麼划算啊。

至於暖陽騙他們,這可能性不大,暖陽的等級他們看著眼裡,還有輸出,在場沒一個法師可以比得上他,一看就不是普通玩家,不可能拿著逐夢的招牌來消耗,所以極有可能是真的。

一時間,有不少的玩家都附和了起來。

「逐夢啊,我聽過,那可是上海有名的電競俱樂部,聽說職業選手多如牛毛啊!」

「好!我們就幫你拿下這頭魔種,但待會一定要拉我們入群啊!」

「反正從這麼多人中搶到這頭魔種的希望也渺茫,我們就賣你這個面子。」

見自己說的話其了作用,暖陽大喜,大笑道:「哈哈哈!!!好好好,在場的各位,我暖陽記下了,以後少不了你們好處,特別是那些刺客兄弟,以後你們就是我兄弟了!!!」

說完,他樂滋滋的看向這頭螞蚱蜘蛛,只要殺掉它,只怕一舉讓自己升到滿級都有可能,而且還可能爆出價值極高的裝備,自己的戰鬥力絕對暴漲!

在整個俱樂部中,也有可能達到數一數二的層次!

但就在這時候,他發現還有二十多人沒有停手,反而加大了對螞蚱蜘蛛的輸出力度,這二十多人中,包括那四位攻擊力最為強大的刺客玩家。

這一情況立即讓暖陽的臉孔沉了下來,看來這些傢伙不賣自己的賬啊。

噗——

此時,其中一名刺客類的玩家,大力出手,螞蚱蜘蛛頭頂飄出的數字,已經是六七百六七百的在扣減了,那血量是嘩啦啦的掉。

不好!

暖陽露出驚怒之色,喝道:「各位,先給我殺了他們,我保證這事完結后拉你們入群!」

「好!」

「沒問題!」

「想在我們眼皮子底下搶下這頭魔種,開什麼玩笑!?」

眾玩家紛紛呼喝了起來,手指一動,數十發遠程技能瞬間向他們殺了過去,在場的近戰英雄們,也捨棄了螞蚱蜘蛛,轉頭撲向了他們。

他們雖然不是高玩,但也分工明確,魔種勢力的玩家攻擊守衛勢力,守衛勢力攻擊魔種勢力,將這二十多人全都怒囊括了進去。

「草!你們找死!」那二十多位玩家憤怒無比,他們既然無視了暖陽的話,自然有無視的底氣,毫不誇張的說,這二十多人皆是能以一敵二甚至敵三的高手,都是對搶下魔種抱有極大信心的強者。

所以儘管現在成為了在場這麼多玩家的目標了,他們也沒有慌亂,一個個身子扭轉,轉眼間就躲到了螞蚱蜘蛛的身後。

轟轟轟轟——

頓時間,這些攻擊一小部分全都落在了螞蚱蜘蛛的身上,激起了它更大的咆哮,血量也降低到只剩五六千了。

「別管這頭魔種,給我先殺光那些想搶怪的傢伙!!!!」

暖陽大吼著,滿臉的憤紅色。

只是他卻沒有注意到,有一位端著狙擊槍的玩家,不知什麼時候摸到了距離他僅僅只隔四五百碼的地方。 這人正是蘇黎,原本趁亂的話,蘇黎有把握憑藉著百里瞬間爆發的高額傷害,以及對血量的把控搶下這頭魔種,但暖陽的話,使得場中的局勢明朗了起來。

這樣一來,極度不利於他待會的發揮,沒辦法,只能先解決這個暖陽了。

「敢不敢拼一把?」蘇黎低聲問道。

魯班並不笨,反而有點小聰明,立即反應過來,道:「你又想讓我當誘餌?」

蘇黎點頭,說:「待會等這頭魔種的血量降到3000的時候,你直接攻擊暖陽,那時候他肯定會方寸大亂,我再趁亂搶下魔種,幾率還是很大的!」

魯班顯然被氣笑了,說道:「你搶下魔種了,那我呢?這種關頭我攻擊那暖陽,他還不吃了我啊!?你也聽到了,他是逐夢俱樂部的,一聲令下,我一個小短腿跑哪裡去?」

「恰恰相反。」

蘇黎搖搖頭,道:「這暖陽沒你想的那麼有能耐,一旦你攻擊他,經過片刻的愣神之後,他第一個念頭肯定不是追殺你,而是魔種!所以你是有逃離時間的,反而是我,如果這頭魔種被我搶到了,我絕對會吸引所有人的目光,那時候誰還顧得上你?

至於命令,別說這暖陽在混亂關頭來不及下達,就算下達了,哪個玩家肯聽他的?你別看現場局勢一片大好,一旦魔種死了,暖陽又沒搶到,約定作廢,只怕現場局勢瞬間就會崩潰,別忘了現場可是魔種與守衛軍玩家混雜的!」

見魯班還呆愣著,蘇黎語氣急促起來:「快,別想了,待會混亂一起你直接逃離現場,你的出裝全是肉,危險性不大的!」

「行!」仔細咀嚼了蘇黎的一番話之後,魯班也不再猶豫了,往暖陽的方向摸了過去。

「記住,一旦逃離,你往下一個遊行商人趕去,我們在那裡匯合。」

聞言,魯班點了下頭,盯著暖陽的臉上微微泛起潮紅之色。

這可是逐夢俱樂部的人啊,自己在眾玩家之中,不過就是一條小鹹魚,而現在,這條小鹹魚卻要去打亂職業玩家的布局,想想就刺激。

「雙手說的對,魔種最為重要,就算我突然攻擊了那暖陽,他回過神來后也顧不上我,而經過這一打岔,雙手搶到魔種的幾率大增,到時候……」

魯班操控者的嘴角挑了起來,想到那種狀況,心裡美的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