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毫無疑問的是,對於前任鎮南城城主陣亡,居然有人自立為城主的事情,使者極為不滿。

無論是立下多大的功勞,這都是流火劍宗高層絕對不允許的事情。

因為,冊封城主,是高層掌握的權力,這種行為,等同於是挑釁高層,和掌道宗主、長老團作對,等同叛逆。

更何況,自立為城主的「林道人」,根本沒有人知道是什麼來歷,彷彿是憑空冒出來的神秘人物一般。

……

「拒絕?你居然說拒絕?」

鎮南城,城主府中。

一道衝天-怒嘯,這聲音之中,充滿著震怒,還有譏諷,最終是怒極反笑,「簡直是笑話!這裡是什麼地方?是我流火劍宗的地盤!我們流火劍宗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得到一個道修來置喙?」

這是一名中年劍修。

劍靈強者。

從流火千峰而來,是流火劍宗高層派遣的使者,徹底的震怒了。

在他的對面,就是蘭蒼正雄,這頭老魔。

蘭蒼正雄嘿然一笑,霸氣逼人:「本座管你是什麼來頭,我家少主,已經掌握鎮南城,這座城池,就是我家少主的!就算是流火劍宗的宗主來了,也沒有用!少說廢話,你只有兩個選擇,要麼滾,要麼……試一試本座的手段,被本座鎮壓在這鎮南城之中!」

「好,好!」

中年劍修完全暴怒,「五階道靈?我就把你斬殺在此,證明我流火劍宗的劍道!」


唰!

城主府中,一道劍光,驚天霹靂一般,颯然而起,猛烈殺向蘭蒼正雄,剎那之際,整個虛空之中,都被濃烈的劍氣充塞。

這劍氣如火一般,灼灼燃燒,席捲到達人的內心深處,如果是一般的強者,恐怕是還沒有遭遇到劍氣襲擊,就已經心靈崩潰,精神、靈覺都被燃燒起來,現就崩潰而死。

蘭蒼正雄黝黑的雙目之中,幽深的黑色火焰燃起了。

「本座晉陞到達道靈五階,等的就是有人能夠值得本座出手一戰!」蘭蒼正雄大手一抓,一口重玄逆刃祭出,劈手便是一擊。

轟隆!

強猛的勁lang爆發,整個城主府,在剎那間巨震,彷彿要立刻被撐爆,四散崩塌,當場毀滅!

然而,正當此刻,突然間,一股偉岸大力,從天而降,像是一尊無形的巨掌,壓迫下來,所向披靡,威力狂莽,瞬間鎮壓住城主府。

「誰?!」

那名中年劍修,流火劍宗的使者,全身一緊,駭然驚叫,毫不猶豫地劍勢猛轉,劍鋒逆空而去,想要抵擋來人。

「少主?」

蘭蒼正雄則是目光倏然一變,就已經知道,是陳林歸來了,「厲害啊……」

而且,這老魔立刻就清楚知道,陳林這一次回來鎮南城,赫然是已經完成了一次晉陞。

強大了數十倍,上百倍!

蘭蒼正雄頓時明白過來。

這一次,在鎮南城的大戰之中,他獲益巨大,甚至得以一舉衝破障礙,終於是從四階道靈之境,晉陞到五階道靈的境界,然而,如果是和陳林相比,然而是遠遠不足以相提並論。

甚至,相互之間的差距,更加擴大了。

達到一個似乎永遠都不可能趕得上的地步。

砰!

就在蘭蒼正雄略微發怔的時候,那名流火劍宗高層的使者,五階劍靈強者,突然一下,全身巨震,下一刻就是神情驚恐,掌中劍器嗆啷一聲墜落,整個人都如遭雷擊,居然是雙腿砰地一聲……斷了!

是的,鎮壓下來的巨力,直接震斷了他的雙腿!

此人,被一舉鎮壓,癱倒在地。

果然,下一刻,陳林出現了,降臨在城主府中。

他居高臨下,俯視著對方,平靜說道:「你是流火千峰來的使者?莫非,和那個蕭傲天一樣,也是蕭氏一族的人?」

對方無比驚恐,駭然失色:「你,你是什麼人……」

陳林卻絲毫都不理會,平靜點頭,說道:「是了,你剛才施展的,是燃心劍道,說明你是流火劍宗燃心一脈的人,這一脈勢力一般,不過,一向都是蕭氏一族的忠實走狗。怪不得。至於我是什麼人……我就是你要找的人,新任的鎮南城主,九赤城主,秭陽城主,虎翼城主……林道人!」

「林道人?你就是林道人……」

對方大驚失色,「不對,你剛才說?還有九赤城,秭陽城,虎翼城……」

「不錯,這三座城池,被妖族攻陷,我已經親自出手,全部都收復回來。除此之外,我還會繼續出手,從妖族的手中,收復回來更多的城池。」陳林頷首說道,「你就要死了,所以要讓你死得明白一些。」

「我……」

對方的聲音,戛然而止。

陳林指尖一彈,一道劍光,就掠空而過。

赫然是那流火靈光劍。

無形的劍光燦爛灼目,一掠而過,已經是把此人一擊劈殺,直接劈碎。

在熱烈的劍光包裹之中,一名五階劍靈強者,被活生生焚燒煉化,只剩下來一團明晃晃的本元劍靈,落在他的手中。

……

「少主!」

城主府中,蘭蒼正雄,還有其餘眾人,紛紛連忙施禮道。

除了蘭蒼正雄,其餘的人,全部都戰戰兢兢。

那可是流火千峰來的使者!

就這麼……被殺了?!

「雄先生,你晉入了道靈五階?」陳林微笑起來,這是極大的好事,他當然感到滿意。

忽然,他眉心輕輕一跳,露出來笑意,說道:「這麼巧合?連他也晉陞了……」

說話間,他虛手一抓,一道光影閃過,一人已經被他從「古劍界」中接送了出來。

這人面容沉靜,躬身道:「少主,我樂天古能有今日,真得晉入劍靈之境,全不都是少主的恩賜。」

陳林含笑道:「看來,你們兩人一起晉陞,正好可以作為我的臂膀,助我做接下來的大事!」

… 樂天古原本便是天賦非凡,在原來的蘭蒼大平原,那等窮鄉僻壤的地方,資源匱乏,缺少真正的靈道級別的劍道**,都是能夠修行到九階劍魂的境界,便可見一斑.

現在,他得到一門《左柯王劍道》,雖然並不完整,然而,卻是超越了靈劍道,達到王級,真正的王劍道!

又有陳林的支持,在「古劍界」之中,不缺少修行的資源,在這一段時間的閉關,衝擊之後,終於是在這一刻,徹底完成了晉陞。

晉入到一階劍靈的境界。

雖然只是劍靈一階,然而,他修行的是一門王劍道,左柯王劍道,左出之劍,神出鬼沒,他的真正戰鬥力,非同小可。

在萬餘年之前,左柯王劍道,就是震撼一方的強橫劍道。

可以說,劍靈一階的樂天古,此時的戰鬥力,完全不下於一般的二階,甚至三階劍靈強者!

因為,就算是流火劍宗的劍靈強者,也不會修行有王劍道。

……

……

當場之中,只剩下來陳林,蘭蒼正雄,還有樂天古三人。

有陳林親自出手,強大的精神無形散發,籠罩當場,可以說,沒有任何人能夠窺探得了他們的交談,任何秘密都不會泄露出去。

「什麼?這一次,你居然,居然要冒充……」

蘭蒼正雄震驚了。

「蘭蒼世家的傳承,也有萬年之久,完全不下於流火劍宗,甚至還要更久一些,足可以和自由之地的五大王朝,四大宗派,三大世家相提並論。對於這些龐大勢力,的確是有一些記載。」

蘭蒼正雄皺眉道,「流火劍宗這樣的宗派,肯定是顛覆過多次,經歷過高層震動,最早的開宗祖師一脈,已經失落,甚至完全絕滅,也不算太奇怪。但是,你怎麼會……」

蘭蒼正雄和樂天古二人,看向陳林的目光,都顯得十分古怪。

「難道,陳林你真的是……」

二人對於陳林的真正來歷,早就已經有過很多懷疑,內心之中,不知道猜測了多久。

陳林淡淡一笑,對於這二人的心思,都心知肚明,十分清楚。

「你們不用多想了,小小一個流火劍宗,在這自由之地中,都不是第一等的勢力,而是次一等的勢力,不過是榮姜王朝的附庸而已,我怎麼可能真的是流火劍宗的出身?我既然說了,這一次任然是冒充,那就一定是。」

陳林說道。

「可是……」蘭蒼正雄仍舊是難以置信,「你怎麼可能,連流火劍宗開宗祖師這一脈的秘傳劍道,都知道的清楚,而且修行成功,可以作為證明?」

樂天古也是震撼道:「是啊,這雖然不是王劍道級別的**,但是,就連現在的流火劍宗之中,也根本沒有人能夠修行這一門劍道,這可是流火劍宗的人蔘悟了幾千年,都沒有參透的關口。」

「那是他們愚蠢。」陳林不以為然,說道,「我得到了這一門劍道,能夠成功修行,那麼,冒充流火一族的後裔,就完全可以,不會有任何紕漏,因為再也不會有第二個流火一族的後裔!」

「你的目的,是要……」

樂天古明白了陳林的真正目的,駭然失色。

「不錯!」陳林斷然道,「小小的十萬里平原,不過是滄海一粟而已,連一方霸業都不可能成就!我們東出荒墟,不佔據地盤,建立基業,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怎麼進入那荒墟之中,開啟那些王陵?」

「王者之陵啊……」

蘭蒼正雄和樂天古,都是齊齊神色一變。

他們非常清楚,那荒墟之中的王者之陵,如果能夠全部開啟,將會得到多少驚人的利益。

完完全全可以作為一股崛起的強大資本。

只不過……

「荒墟以東的自由之地,不要說流火劍宗這樣的次一等勢力,就連榮姜王朝這樣的力量,萬餘年中,都從來沒有嘗試過,去開啟那些王陵。就算我們擁有了一股力量,能夠開啟王陵,但是,那後果……」

蘭蒼正雄這樣的老魔,也是驚懼起來。

陳林目光深邃,平靜說道:「想要崛起,自然,就一定會觸發已有的強大勢力,首先就是流火劍宗,御符道門這些次一等的勢力,其次,自然便是輪到榮姜王朝,大離王朝……這些龐大勢力,爭鬥廝殺,是在所難免,遲早都會交鋒,既然如此,又何必多慮?」

「那些王朝,宗派,世族,萬年傳承,可都是王者締造傳承啊,我們,我們如何能夠對抗得了……」

這一次,陳林沒有立刻回答。

……


沒有多久,一支大軍,便從鎮南城出發,禁止向西,很快來到最近的一座城池,秭陽城。

這座秭陽城,早就已經成為了一座空城。

現在,從鎮南城分赴來的人手,迅速就把這一座城池佔據,整肅力量,重新安排各個方面的事務,把這座城池的防務建立起來。

果然,一座空城之中,一旦再有人類修行者佔據,頓時,就又有大股的妖族聚集過來,圍攻城池。

與此同時,在那虎翼城中,也是一樣的情形,只不過,佔據虎翼城的力量,是來自九赤城,由魏毅道人統一安排。

鎮南城,九赤城,虎翼城,秭陽城。

四座城池,落在陳林的手中。

雖然面臨著資源不足,人手不足,並且其中三座城池都處於大離淵沿線的第一線上,時時刻刻都要承受妖族圍攻,等等不利因素,但是,至少,陳林已經是確實擁有了一片立足之地。

不過,要守住這四座城池,卻是並不容易。

妖族太多了。

雖然說,那蒙白首領已死,不單單是陳林佔據的這一隅之地,事實上,整個流火劍宗南疆數百萬里的戰線上,再也不會發生城池被攻陷后,蒙白首領降臨,召請那撐天老祖分身降臨,吞食所有人類的情況,但是……

但是,妖族的入侵,卻不會斷絕!

相反,許許多多的城池,發生了詭異的一幕。

大量妖族圍攻一座城池,成功攻破護城大陣之後,仍舊是如同以往,發出信號,召喚蒙白首領降臨,卻始終等不到蒙白首領,於是……妖族便就這麼圍困住城池,始終不散,也不攻入城內,大肆屠戮。


秭陽城外。

一座山峰之上,陳林突然憑空出現。

他是從「古劍界」中出來。

下一刻,他大手一揮,祭出「古劍界」。

隨即,一頭一頭龐然大物,全部都是要從,轟隆隆隆咆哮著,也隨之憑空出現,從「古劍界」中出現。

這些妖族,竟然全部都是妖魂境界的強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