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此行他們並不趕,只要能到達蒼玄殿就行了。

於是,他們便購買了一艘船隻朝著東海內駛了進去。

他們每一個都至少是上品元王實力,便輪流催使船隻前行,以他們這種航行速度,自然非一般船隻可比擬的了。

龍天霸仗著自己實力最渾厚,便第一人催促船隻,讓時間留給三個年輕人感受一下海洋的風光。

本來姚躍和龍傲淵都不願意的,但是他們還是拗不過龍天霸的執意!

船頭之上,何蔚對著姚躍和龍傲淵說道「蒼玄殿算起來只是聖地一處宗門勢力,其實聖地是更為寬闊的人族領地罷了,那裡有著諸多城池,有著不少大大小小的勢力,分別佔據著每一處生存的環境,而蒼玄殿就好像是你們耀陽皇朝統領著諸多領地的地方,並非是你們想像那樣神秘和高尚!」。

姚躍第一次聽說關於蒼玄殿的事情,便認真地聆聽了起來。

最後,他才明白蒼玄殿是一處比之耀陽皇朝更寬闊的領地,那裡修鍊的資源要比之耀陽皇朝更豐富,更優裕,所以才會出現不少強大的人物。

耀陽皇朝相對蒼玄殿來說,便是一處偏居一隅的小地方,難以入得了他們的眼!


姚躍心中對蒼玄殿才算是有了一個大至了解。

「看來以前對蒼玄殿的認知都不準呢!」姚躍在心中暗忖道。

轉眼間,他們在海上走了三天,已經航行到了茫茫海洋中,看不到任何陸地,一片無邊無際,讓人覺得自己是那麼地渺小。

到了這裡之後,就有海盜出沒了。

不過這些海盜運氣差極了,居然想打劫姚躍等人。

最後的結果便是,他們一個個被姚躍丟入海中去餵魚了!

又是兩天過去,海風開始襲卷而來,緊接著便是暴雨沖襲而下。

海上的狂風暴雨比之陸地上不知道強大多少倍,那場景就像是世界末日,給人一種恐懼的感覺,膽小的人只怕都有可能被嚇得暈死過去。

姚躍等人一個個都達到了先天境界,心性自然非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了。

而且,他們在海上也能夠將船隻穩住方向,沒有偏離行使的方向。

在海上最怕的就是迷失方向,那樣的話將有可能永遠地留在海上直至死亡!


伴隨狂風暴雨而來的還有隱藏在水中的強大水妖。

這些水妖並非是一般魚類,它們也是算於妖獸中的一種,具備著強大的攻擊能力,而且極其兇悍。

在海上,這些水妖就是霸主,一般人還真難對付得了它們,隨時都有可能喪身它們的腹中。

姚躍等人的運氣不佳,這次遇上的赫然是水中霸王藍鱗鯊。


藍鱗鯊體積龐大,如同一艘普通船隻般大小,它周身藍鱗覆蓋著,擁有極強的防禦能力,一般兵器根本是難以攻破得了,它的嘴型極大,鯊牙極其鋒利,張嘴可吞下半艘船隻。

最要命的是,它們還是一種群居的水妖,要是沒有足夠的力量,想要在它們的鯊牙下逃生,幾乎是不可能!

在船上幸好有著龍天霸這樣的強大存在,他第一時間便感覺到下方異動,第一時間叫眾人飛了起來,並且將船隻收到了空間戒當中去。

「這段水路我們飛行過去,不與它們糾纏!」龍天霸說道。

到了他這等實力,翻手可以倒海,抬腳可碎山,他有能力殺光這些藍鱗鯊,但是他卻不屑去這麼做!

「爺爺別急,不如讓我收幾條藍鱗鯊為我們帶路,那樣或許可以更省事!」姚躍說道。

海底凶危,但是海中同樣有寶,姚躍不想錯過這樣的機會,他想海試試運氣!

「海洋不比陸地,躍兒別逞能!」龍天霸說道。

龍傲淵也在一旁說道「就是,你實力雖強,可難護海下沒有妖王,還是小心為上!」。

「這海中不僅有妖王,還有妖皇正在!別去招惹它們!」何蔚也勸阻道。

姚躍仍然堅持道「我想試試,這些藍鱗鯊實力不強,我有能力脫身,而且不會驚憂到那些強大的存在!」。

「那行吧,你要小心,不能夠勉強!」龍天霸知道姚躍本事不小,而且機緣極強,要不然也不會履履表現驚人,想到此處,他也不阻止了!

「是爺爺!」姚躍欣喜地應了一聲,便一頭扎入了海水當中去了。

姚躍在水中的本事不小,他有著水妖的習性,所以他落水之後,並不如龍天霸他們想像的那麼困難。

就在姚躍剛剛落水之時,一張血口便朝著姚躍籠罩吞噬了過來。

藍鱗鯊來勢洶湧,一般人根本難以反應得過來,哪怕是一般先天高手在這裡,都只有死路一條!

但是姚躍畢竟是上品元王,而且精神水性,在剎那之間便閃躲了開來。

與此同時,他還對著這頭藍鱗鯊施展了反擊。

疾浪掌!

砰!

強大的掌勁,在這水中蕩漾起了強大的震波,直接將這頭藍鱗鯊的側身拍出一隻血洞,將其打飛了開去。

姚躍瞬間張嘴,將這些血液吸入了腹中,萬妖噬血訣立即調動運轉了起來!

吸收這些妖王以下級別的妖血,姚躍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姚躍借這藍鱗鯊之血,提升自己在水中的作戰能力和生存能力!

這頭藍鱗鯊被打出血之後,這些血腹味立即引得附近十幾頭藍鱗鯊蜂湧了過來。

這十數頭藍鱗鯊最強大的達到了上品大妖境界,最弱的則是上品中妖境界,它們在水中戰據了絕對優勢,哪怕是遇上了更高級的人類在此,它們是必勝無疑!

可惜,它們遇上的是姚躍這樣的變態,他不僅精通水性,而且實力強悍,根本是它們對付不了的。

姚躍在水中如同游魚,迅速地避過了這些藍鱗鯊的攻擊,更是趁機認準了那兩三頭強大的藍鱗鯊狂歐了起來。

姚躍的疾浪掌在這水中得到了極大的增幅,發揮起來得心應手。

一頭頭藍鱗鯊被打得翻飛了開去。

「你們不是我對手,帶我去找你們的王!」姚躍用獸語對這些藍鱗鯊道。

帶頭的那藍鱗鯊如出凶戾之氣道「人類你真有膽見我們的王?」。

這頭藍鱗鯊可是被打出了幾個血洞,可是恨死了眼前這人類。

「有什麼不敢的,趕緊帶我去,要不然殺光你們!」姚躍很不客氣道。

「好,跟我來!」這頭藍鱗鯊咆哮了一聲道。

姚躍直接跳上了這頭藍鱗鯊背之上,讓他帶路,這頭藍鱗鯊不甘地掙扎了一番,可是卻難以擺脫姚躍,還被姚躍狠敲了幾記腦袋,差點沒讓它直接死去。

這頭上品大妖藍鱗鯊才乖乖地帶著姚躍往著海水深處潛去。

姚躍目視著這裡深藍的海水,他的視線跟本沒受到任何阻礙,因為他也擁有著藍鱗鯊一般的習性。

現在,姚躍看到的只是海水,並無發現有任何其它生物,直至下到了十數米之下,他才看到了一些海藻,而越往下,他看到的東西也才漸漸地多了起來。

直至他下到了數十米之後,這裡的海水變得冰寒許多,常人根本承受不了,而且那水壓也是極大,哪怕是先天元王都要被擠壓得彈飛上去。

可是,姚躍深懂水性,根本不受這些影響!

不得不說姚躍實在是異高人膽大,居然敢孤身潛入海底深處。

換做其他上品元王只怕也沒有這樣的膽識,畢竟在海水中變數實在是太大了。

【作者題外話】:感謝td33394362、知銘、td41819791、i枚莧、冄月簫、明洪寶、無心Y大叔、鎮南王這幾位道友打賞!特別感謝知銘、明洪寶兩位道友豪賞各1888塔豆!很感激每位訂閱以及打賞的朋友!那些辱罵純潔的人,你們繼續蹦達吧!越罵得厲害,越證明你們的素質也就這樣了!我說過愛看的繼續頂,不愛看的可以找別的書!個人風格不同,喜好不同,勉強不了!畢竟小說純屬虛構,我不可能照顧得到每位讀者的心思 那人似乎完全沒料到柳南禾身上帶了槍,當即乖乖的舉起手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柳南禾用左手摸出手機,試圖想看看這人到底是誰,沒想到風聲一響,一個空盒子正好砸在他的槍上。瞧那東西飛來的位置,似乎是在旁邊的樓上。手槍落地,那人也不與柳南禾繼續較量,轉身向小區的外牆跑去。柳南禾清晰的記得那牆壁足足有兩米多高,而且上部是尖尖的矛頭頂,正想出聲喝止那人停下,卻見那人縱身躍起,雙手扒住鐵矛頭凌空一翻,身子如落葉一般輕輕着地。

柳南禾驚呆了,這樣的操作對自己而言也不算什麼難事,可是在這黑天半夜裏如此輕鬆自如,自己就辦不到了。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爲那人對這裏的情況比較熟悉,而柳南禾初次過來罷了。

既然已經被別人發現了自己的行動,柳南禾唯有撿起手槍迅速離開鳳凰小區。出了小區大門掉頭往東,走了幾分鐘又來到了鴻運巷。柳南禾打開手槍保險,特意從儒雅書店門口又走了一遍,只見店門緊關,路燈盡滅,空曠而死寂的巷道如同災難過後的現場,充滿了詭異蕭條的氣氛。

柳南禾站在那裏看了一會,快步走回到交通局附近,開着秦一燕的寶馬車回家了。暗夜之中,儒雅書店的店門再次緩緩拉開,一個壯碩的身影慢慢的走了出來。

次日上班後,柳南禾先去看了看關在審訊室裏的黃蘭英。一夜過後,黃蘭英彷彿老了好幾歲,看見柳南禾過來,馬上哭着說道:“柳警官,我想我的孩子,求求你,能不能讓我給婆婆打個電話,聽聽他們的聲音。”

柳南禾拿出手機,靜靜的放在桌子上。黃蘭英連聲道謝,撥通了一個號碼。十幾秒後,她沙啞着嗓音說道:“婆婆,是我,蘭英。小南和豆豆醒了嗎,有沒有哭有沒有鬧啊?”電話那頭不知道說了些什麼,黃蘭英剛剛止住的淚水又泄洪一樣滴了下來。

柳南禾也沒催她,就默默的坐在一旁聽着。黃蘭英一邊哭一邊說,足足過了十幾分鍾,才擦了擦臉上的眼淚,道:“婆婆,你們把書店處理一下吧,我得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出去,別耽誤了人家房東的事情。”

那邊似乎是答應了,黃蘭英掛斷電話,又跟柳南禾道了聲謝。柳南禾嘆了口氣,道:“你是包庇罪,社會危害程度不大,加上還有兩個孩子,法院會從輕處理的。好好反省,不要有那麼大的心理壓力。”

黃蘭英聽到這番話又驚又喜,再一次淚落如雨。柳南禾原本想問問她闞小朋生前的一些事情,可看到她那個痛哭流涕的樣子,只好放棄了自己的想法。

離開審訊室,方雅雅豎着眉毛跑了過來,道:“頭兒,你怎麼回事,電話一直都在通話中。郭大隊聯繫不到你,都要發脾氣了。”

柳南禾驚訝的道:“咋了?出啥事了?”

方雅雅道:“啥事也沒出,趕緊去門口迎接大領導。”

“大領導?”柳南禾越聽越糊塗,“誰呀?”

“哎呀,你趕緊去吧,你這個當頭兒的都不知道,我哪兒知道啊。”

柳南禾匆匆的跑向市局門口,果然看到局裏的領導們都站在門口等候着。這種架勢,自從柳南禾來到芒城市局,還是第一次見到。看到柳南禾姍姍來遲,郭京安果然板起了臉,道:“南禾,你搞什麼東西,一會兒領導點名要見你,你這個節骨眼上掉鏈子!”

柳南禾嚇了一跳,道:“要見我?哪個領導啊?”

郭京安剛想回答,馬志賢瞪了他一眼,正在此時,市局門口出現了兩輛掛着省城牌照的警車。一個身穿白色警用襯衣的中年男人下了車,主動笑着跟謝和平等人握了握手,道:“冒昧前來,打擾你們工作了。各位,不要講排場,上頭不是強調很多次了嘛。”

謝和平笑呵呵的道:“朱助理,在門口迎接客人,可不算講排場哦。”

柳南禾心中一動,原來是省公安廳廳長助理朱劍鋒來了。據說這位助理位高權重,省廳很多工作都由他來負責協調監督,怎麼會突然來到芒城呢?柳南禾名義上是刑警二中隊的隊長,可在行政級別上還是個普通警員,只能跟在人羣后面向會議室的方向走去。

到了會議室,才發現這是局裏領導們開會用的小會議室。柳南禾臉上一紅,急忙退了回去。郭京安一把拉住,低聲道:“你幹嘛去?”

柳南禾指了指會議室裏面,尷尬的笑道:“那個……我級別不夠。”

郭京安哼了一聲,直接把柳南禾推了進去。柳南禾掃了一眼,居然發現最角落的位置放了一個白色的銘牌,上面真的寫着自己的名字。柳南禾扭扭捏捏的走過去坐下,瞥見馬志賢政委嘴角咧出的壞笑,不由自主的抱怨道:“怎麼我的領導一個比一個腹黑呢。”

朱劍鋒坐在主位上,道:“各位同志,這段時間大家都辛苦了。我這次過來,是爲了那件案子來的。雖然現在已經結案,但還有很多疑點沒有解決。從涉外關係上,可以就此定論,可涉及到的命案和刑事責任,以及警務人員徇私枉法的行爲,務必要嚴查到底,給法律一個交代,給真相一個交代。”

市局的領導們同時點了點頭。參與此案的芒碭路派出所所長、文化路派出所所長也一臉嚴肅的在本子上記錄着。朱劍鋒簡單的跟謝和平、馬志賢等人溝通了一下案子的處理情況,又瞭解了一下案發經過的內容,隨即拿出一張紙,道:“目前尚未解決的疑點基本都在這裏,你們大家再仔細研究一下。表面上的涉案金額,目前只有吳茂生賬戶上的兩千多萬,但各位同志,我不妨跟你們透露一下,這起案件總的涉案金額,遠遠超過十四億人民幣。所以,省廳領導才特意派我過來,此案一日不破,我一日不回省城。”

超過十四億人民幣?在場的領導們全都驚呆了。就連一直偵破此案的柳南禾也愣了,他大膽推測過闞小朋和黃明釧的涉案金額有可能過億,可真的沒想到短短兩年間他們能夠弄到十幾億。要知道,整個芒城市全年的稅收收入纔剛剛突破二十億元。

那張紙轉到了柳南禾這一邊,柳南禾看了一眼,又嚇了一大跳。上面列出來的問題,不正是昨天自己剛剛跟秦一燕、遲偉、方雅雅三人所說的那些嗎?

朱劍鋒似笑非笑的看了柳南禾一眼,道:“鑑於這起案件是由你們市局刑警二中隊領頭偵辦的,我建議此案依舊交由柳南禾同志負責。辦的好了,我向省廳給你們請功,辦的不好,你們就等着轉行做交通警察吧。”

柳南禾馬上立正敬禮,道:“是,堅決完成任務。”

朱劍鋒揮了揮手,柳南禾便乖乖的走了出去。剛關上門,會議室內就響起了鬨然大笑的聲音。柳南禾無奈的聳聳肩,看來這位朱助理和謝局長一樣,也是典型的腹黑派。

朱劍鋒道:“你們局裏的這位小同志啊,辦案確實有一套,是個人才。如果能在組織教育和黨性教育上再進一步,將來一定能成大器。”

馬志賢苦笑道:“這小子來到市局兩年多,政治課給他上了無數回了。當場學的挺好,下了課就忘到了爪哇國。依我說啊,還是年輕氣盛,再過幾年才能真的成熟起來。”

朱劍鋒道:“年輕人銳氣當先,其實是一件好事。畏首畏尾的警察,我們要了幹什麼?不過一旦這小子真的走上領導崗位,黨性不強,那可是一個大隱患。老馬,你是政委,這方面一定要注意。”

馬志賢點了點頭,道:“是,以後我會時常給這匹瘋馬上鼻拘兒的。”鼻拘兒是一種鼻環,通常用在牛、馬、騾子的鼻子上。鼻子是它們最脆弱的地方之一,穿過鼻環,這種大型畜類就會乖乖的聽話。

柳南禾沒有躲在門口聽牆角,他拿着那張紙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徑直走到秦一燕面前,道:“這是怎麼回事?”

秦一燕看了看那張紙,道:“我跟我小舅舅分享一下案情疑點,有什麼毛病嗎?”

柳南禾皺眉道:“朱劍鋒是你小舅舅?”

秦一燕輕描淡寫的應了一聲,依然低頭去看自己的手機。她的手機上是一副紙牌,玩的似乎是芒城人最喜歡的詐金花。柳南禾看了一眼她的籌碼,上面寫了257.65元。柳南禾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暗罵自己是個蠢蛋,明知道闞小朋、黃明釧這幫人開的是網絡賭場,爲什麼沒想到下載一個親自試試看呢。既然這種應用軟件能夠上軟件商店,他們背後一定要有主體公司或個人登記情況。順着這個線索往下查,或許會事半功倍。

秦一燕木然的說:“別想了,我已經查過了,他們花錢註冊的皮包公司,根本沒有參考意義。”

柳南禾道:“這個賬號你充了多少錢?”

秦一燕道:“五百。”

“輸了兩百四?”

“你不會算嗎?”秦一燕沒好氣的答道。

柳南禾突然嘿嘿一笑,道:“公司是假的,這沒關係,錢總是真的吧。”

秦一燕搖頭道:“你充進去的是錢,但在這軟件裏,其實就是一堆數字。”

柳南禾道:“那你的錢充值過去後,他們再轉出去的東西是什麼?”

秦一燕皺起了眉頭,過了幾秒鐘,慢慢的說道:“是錢。” 藍鱗鯊帶著姚躍前往它們的王者所在之地。

它帶著姚躍快達到了百米以下的深度之時,果然有三頭藍鱗鯊王在那裡停留著。

與此同時,姚躍還發現了這裡懸浮著數顆藍色寶石一般的珠子。

這些便是藍寶珠,可以提升水界元力修元者修鍊的速度,要是將其磨成粉,讓女子服下,也擁有著美容抗衰老的功效!

除此之外,還有著幾珠藍珊瑚,它可是一種罕見的療傷補血靈藥。

「果然海底有寶!」姚躍在心中欣喜地暗忖道。

看到這些東西,姚躍就覺得不虛此行了!

吼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