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李欣對於那三隻精靈為什麼會發生那麼大的變異一無所知,只能把它們放出來取它們的血樣化驗尋找原因,不過那胡地和耿鬼一出來就決鬥是萬萬不能放出來的。為了找到原因李欣只能從安全的變異大胖丁下手,反正變異大胖丁只是會唱讓所有人睡著的歌曲而已,基本是無害的,而且大胖丁出來的條件是唱歌絕招,李欣為此特地帶來了會這招的七夕青鳥。

不過誰能聽了變異大胖丁的歌曲不睡覺呢?夏美的怨影娃娃這傢伙是不眠特性,所以不會睡覺,李欣把一個大注射器給它,教會了它怎麼做。接著李欣命令自己的七夕青鳥唱歌引大胖丁出來。七夕青鳥照辦,大胖丁出來了,不過它出來看見沒人就想回去,這時候怨影娃娃立刻扎了它的屁股抽血,不過它剛抽完血想走就被大胖丁抓住了。

李欣和夏美大驚失色,剛邁步想去救它,不過大胖丁抓住怨影娃娃就唱起歌來,歌聲的魔力實在太強,兩人沒怎麼抵抗就睡著了,就連李欣這個神獸也沒多撐一會。

等兩人醒過來,卻發現大胖丁竟然躺在地上,嘴上掛著幸福的微笑,但是它的呼吸心跳都停止已經死了。而且奇怪的是胖丁身上的黑色條紋也淡了很多,怨影娃娃呆立在一旁,手中依然拿著裝滿血的注射器,身體不停的顫抖著。李欣和夏美大吃一驚,立刻問道:「這大胖丁怎麼死了?」

怨影娃娃回答:「雖然我被它抓著很害怕,但是後來它只顧唱歌所以我慢慢就平靜下來了,我聽它的唱歌覺得很好聽就開始鼓掌喝彩,它聽見我鼓掌喝彩也就越唱越起勁,後來它唱完了,把我放在地上,沖我鞠了一躬就自己躺下死了。」

李欣聽完怨影娃娃的陳述,眉頭皺起一言不發接過注射器,立刻把血取出稍微加工后,開始用顯微鏡觀察大胖丁的血細胞。夏美則指揮精靈挖個大坑把大胖丁埋起來。

九轉神帝 良久李欣抬起頭表情嚴肅的說道:「我弄明白了,這些精靈中了某種未知微生物,這種未知微生物與宿主是共生關係,它們會使宿主身上長出花紋,更能使宿主擁有了強大的力量,而且這種微生物會指示宿主用強大的力量互相戰鬥以打開時空之門,然後很有可能它們主人的大部隊就會過來侵略這裡,這種微生物應該是某個外星種族的侵略工具。不過你們放心,這微生物無法再空氣中生存,所以不會傳染。」

大家聽到李欣的話臉色大變,夏美卻提出一個問題,:「感染這種微生物的精靈有三隻,那麼為什麼只有耿鬼和胡地互相戰鬥,胖丁卻沒有呢?」

李欣搖頭回答:「這種微生物只能擴展宿主的**,胡地和耿鬼原來就是宿敵,所以都以「打倒對方」為目標,戰鬥**十分充足,戰鬥**被擴大后自然會互相戰鬥,而大胖丁的目標是「找到能聽完我一首歌的聽眾」微生物只能擴大這個**,所以它根本沒有戰鬥的**,自然不會戰鬥。這也就是大胖丁找到聽眾后立刻就死了的原因,因為微生物的寄生,它只剩下了「找到能聽完我一首歌的聽眾」一種**,這**滿足后就再沒有活下去的動力了,只能去死了。」

李欣說完這段話后心情沉重,這沉重即是為大胖丁的死,也是大胖丁死後再也沒有可以制服耿鬼和胡地的力量。

李欣很快就想通了現在她只能自己將這件事辦好。李欣看了自己和夏美手上的精靈,她的六種精靈是鬼斯通,炒勺勇吉拉,死神棺,末入蛾,豪力,七夕青鳥。而夏美的精靈是姆克兒,椰蛋樹,水箭龜,烈焰猴,銅鏡怪,長鼻葉。

李欣叫鬼斯通去布置陷阱,夏美和其他精靈負責幫忙。而她自己則想辦法殺死這些微生物。

陷阱布置有條不紊的進行著,炒勺勇吉拉突然問鬼斯通:「這陷阱對於鬼系的精靈沒用吧,也就是困不住耿鬼的。」

鬼斯通笑道:「這我知道,但是它肯定能困住胡地,而且不止困住這隻大胡地,還能困住小胡地。」

炒勺勇吉拉聽完后氣得鬍子一跳,咬牙回答:「我的勺子也能打趴下大耿鬼,更能打趴下小耿鬼。」於是兩個傢伙互看了一眼,互相做個鬼臉哈哈一笑後繼續工作。

等陷阱布置的差不多了,李欣終於找到了辦法,這微生物控制宿主生成一種奇異能量,而這種能量即可增強宿主的力量也是微生物的食物,自己只要用驅散全部中和這種能量,等這能量沒了,微生物自然就死了。

李欣知道了對手的弱點,立刻開始制定作戰計劃,……

李欣對大家說了自己的計劃后,就讓大家準備好后藏起來,而她自己變成速度形態,然後啟動延時機關把勺子插進黃金之角里放出了大胡地,大胡地放出后立刻使出石化功,地上立刻出現了不少岩石,李欣讚歎這傢伙要是去工地絕對受歡迎,連找土填地基都不用了,不過大胡地耀武揚威了一陣,立刻被椰蛋樹的催眠粉,七夕青鳥的唱歌和銅鏡怪的催眠術擊中昏昏欲睡。

李欣切換成體重最重的防禦形態從天上掉下來正好砸在大胡地頭上,大胡地被壓得倒在地上,李欣隨後用四隻熊爪使出試刀讓大胡地無法起身,同時發動驅散中和大胡地體內的奇異能量,接著大家一擁而上對著大胡地各自使出絕招痛打落水狗。在戰鬥中由於李欣開著光環且這時候大家都進了全力,李欣的豪力發出白光進化成怪力,鬼斯通發出白光進化成耿鬼,炒勺勇吉拉發出白光進化成炒勺胡地,夏美的姆克兒進化成姆克鳥。大胡地最後被李欣中和了奇異能量,微生物因此死亡,失去了微生物立刻變弱,最後在大夥的虐待下含恨而終。

下面大家挖出黑石頭放出大耿鬼,結果大耿鬼看見大胡地死了,自己很快也也倒地死亡,神奇寶貝世界的隱患就此解除了。

不過兩人還在祭壇的周圍挖出了大批神奇寶貝和人的屍骨,而很多都是自殺的,李欣想起了這出土的可達鴨的雕像上也有花紋,知道了原因,這是因為那種微生物只能放大生物某種十分強烈的**,而大部分精靈是沒有十分強烈的**的,所以即使被感染它們也沒事,只是它們知道真相後為了不成為毀滅世界的幫凶選擇了自殺。而精靈死了,主人也不想獨活,於是也自殺了。

李欣和夏美將屍骨重新埋好,那大胡地和大耿鬼的屍體也被她們挖坑埋了。然後對著那祭壇鞠了幾個躬,解開了樹林迷宮,告訴了懷特的探險隊祭壇的所在,當然那裡還有文物,就是沒「炸彈」了。然後它們回到了常磐市想要休息,不過她們不知道在常磐市裡面有人想抓她們。 李欣和夏美會到常磐市購買了補給,在精靈中心休息夠了,接著二人探討下一步幹什麼。不過它們沒發現房間的桌子下面有個偽裝成煙灰缸的竊聽器。

夏美提議:「我們先去精靈聯盟認認路如何?」夏美只是在電視上看過精靈聯盟,所以有點想去看看。

李欣看著報紙說道,說道:「不妥,聯盟大賽不久后就要舉行,認認路實在沒必要,並且我認為我們就算參加大賽也沒意思。」

夏美疑惑的問:「參加大賽怎麼還會沒意思?」

李欣把報紙遞給夏美,然後回答:「這上面刊登這次聯盟規則,這次是按超能力等級和年齡分組,我是全屬性,你有五個屬性,而在我們這個等級普通人只有單屬性,那些人怎麼會是我們的對手。」

夏美看完報紙說:「還真是這樣,那我們難道不去參加聯盟大賽了。」

李欣想了想說道:「這次機會難得,還是去吧,就算參觀參觀別人的比賽也長見識。到比賽的時候大不了和對手一樣只用單屬性,決對不能拿出全力,否則這比賽提高不了我們的能力,只能浪費我們的時間,而且不公平的對戰對我們也沒意義。」

夏美說道:「那隻好如此了,不過離大賽還有段時間,那我們去哪?」

李欣拿出圖鑑查了起來,說道:「我們從28號路去城都的白銀山看看吧,據說那裡不但景色美還有很稀有的精靈呢?」

夏美聽見這話也拿出圖鑑查了起來,她查看白銀山的資料后說道:「白銀山倒是有很多稀有的精靈,這倒是個好主意,就這樣了。」……

兩人不知道,她們的對話被桌子下的竊聽器聽得一清二楚,而安裝這個竊聽器的是……

常磐市的一件豪宅里,四個人正在通過竊聽器偷聽兩人的談話,這四個人不是別人就是石英聯盟四大天王。他們聽完這段對話,臉上閃出笑容。

科拿首先笑著說道:「看來我們可以回家了,要是她們只用一種屬性參賽的話,我們也不用給她們做輔導了。」不過其他人都聽得出來,科拿的這句話就是開玩笑。

志霸搖搖頭笑著說:「那可不行,這樣的高徒可是太難找了,並且我從信彥那得知那欣是個練格鬥的好苗子,那夏美也覺醒了斗系,所以不管你們怎麼打算,我可要單獨給她們輔導的,把她們輔導好了,我斗系復興有望啊!」另外三人做出鄙視的表情。

菊子用拐棍點點地板,故意咳嗽了幾聲說道:「沒錯沒錯,我這老太婆也快入土了,死前能教導出幾個好學生給精靈聯盟辦事也不錯。」其他人都知道菊子在胡說,這老太太身體好著呢,今天她根本就沒咳嗽過,而且那拐棍除了用來點地板當驚堂木外也基本沒怎麼用過。

渡收起笑臉嚴肅的說道:「你們別開玩笑了,你們不是不知道據大木博士最近的檢查,她們的超能力讀數已經快要達到三階巔峰了,比那些同齡人高出太多了,所以就算它們使用單屬性也不能參賽。」

另外三人說道:「我們只是開玩笑而已,這種人才可是絕對不能放過的,所以一定要訓練她們,藉機和她們搞好關係,這樣她們以後才肯繼續幫助精靈聯盟。不過就算我們想輔導也得商量商量怎麼輔導,而且我們的空閑時間不多,恐怕只能輔導她們到石英聯盟賽結束,之後我們又得投入緊張的工作中了。」

渡說道:「這我知道,我已經想出大概方案了,我們不能直接找她們,而且我們不能對她們太好,我們首先要扮成壞蛋去抓她們,逼她們使出自己的全部能力和我們作戰,然後我們看情況再決定怎麼訓練她們。」

志霸說道:「逼迫她們拿出全部實力作戰,這個計劃我喜歡,而且還能好好打一場,最近可是都沒架打啊,我都呆煩了。」說著志霸站起來,對著空氣打出幾拳。

科拿笑著說道:「不過是和幾個小輩打,看你那興奮的樣子,真是個戰鬥狂。」

菊子說道:「然後呢,我們到底要訓練她們什麼?你有個具體的思路沒有?要訓練這種超級天才可並不容易啊!我們沒有經驗可借鑒的。」

異世廢材風雲 渡說道:「菊子奶奶別著急,我當然有方案了,她們的力量可能很強,但是從資料上來看修習超能力的時間太短,她們的基本功肯定不紮實,我們一定要從基本功教導起,而且由於時間太短,我們要硬起心腸對其進行強化訓練,正好這兩人要去白銀山,那裡環境齊全是不錯的場地,我們就在那裡訓練她們。至於訓練這種天才沒經驗,這更不是問題,經驗都是摸索出的,沒有經驗不代表會失敗。」

渡接著說道:「好了,我們現在都散了吧,各自回去想想該做什麼訓練。」說完渡帶頭走出房間,其他人也陸續離開了。

李欣和夏美第二天早上就出門了,她們沒料到後面早有人跟了。

兩人一路趕路來到冠軍之路,結果一隻圈圈熊攔住了兩人的去路,這傢伙張牙舞爪,耀武揚威的宣誓自己的領地,要兩人趕快離開,夏美直接拿出一些蜂蜜給它,圈圈熊立刻就老實了,夏美接著提出想要收服它,圈圈熊要夏美打敗它。

烈焰猴想出戰,不過夏美阻止了她,她要自己打敗圈圈熊。李欣支持她,給她加油

夏美除了五屬性超能力,還學了兩個精靈技能,冥想,念力,

圈圈熊看一個小姑娘挑戰自己,立刻大笑起來,先使用磨爪提升自己的能力。

夏美則上來就是一記念力,圈圈熊被擊中,接著就陷入混亂,圈圈熊忍住混亂使出切裂,不過由於混亂的關係這切裂打中夏美旁邊的大樹,爪子拔不出來了。

夏美立刻全身發出白光一拳對著圈圈熊打去,圈圈熊全身一長使出巨大化,然後大腳踩地使出地震,夏美立刻跳起爬上旁邊的樹躲開這招,圈圈熊卻已經將將爪子拔了出來。

圈圈熊夠不著樹上的對手,於是使出切裂對著夏美所在的大樹打來,想把大樹砍斷,夏美卻趁機從樹上跳下騎在圈圈熊的脖子上,圈圈熊一時愣住了,夏美則抓住樹上的藤蔓使出草屬性的控制植物控制藤蔓生長,在她的控制下藤蔓立刻開始瘋長最後將圈圈熊綁在了樹上。圈圈熊奮力掙扎,不過夏美也沒閑著,她全身冒出白光使出斗系能力對著圈圈熊打出好幾拳,圈圈熊被打得很疼最後服了。

夏美掏出一個精靈球收服了圈圈熊,李欣還沒等說幾句讚賞的話,在她身後就跳出一個穿斗篷的大個子抓住了李欣的雙臂,鎖住了她的關節。這人就是格鬥天王志霸。

李欣大驚,立刻開始掙扎,不過被鎖住關節的她且是那麼容易掙扎開的。李欣心一橫,全身冒出白光,斗屬性啟動,接著雙眼瞳孔縱向變細,眼珠變黃成為爬行動物的眼睛,身上也浮現出鱗片,龍屬性啟動,接著胳膊上血管快速舒張,胳膊慢慢變粗,普屬性啟動,三屬性聯動,李欣力量大增愣是掙開了格鬥天王的關節技。

不過格鬥天王志霸也有點心不在焉,因為李欣的身體比他想象的還要柔軟,還發出一股幽香,熏得志霸不禁一愣,李欣就趁著這個機會掙扎了出來。接著李欣發動惡屬性的幻術,做出了幾個幻象朝不同的方向逃走轉移對手的注意力。

而她自己則趁機抱起夏美展開龍翼想從從空中逃走,不過在她的上空出現了一頭腦袋上長著顯眼紅鰭的怪龍,那紅鰭讓那龍活像長了個公雞腦袋。這怪龍就是渡,渡扇扇翅膀掀起風然後使出風能力控制風對付干擾李欣的飛行,而且渡張嘴吐出個巨大火球打過來。大風封鎖了李欣的前後左右四個方向,火球封鎖了李欣的上方,渡想把李欣逼回地面。

李欣則瞬間也放出一個火球,不要火球里的草系能力一閃而過,有了草能量相助火系立刻增強,擊散了頭上的火球還反攻向渡,夏美也沒閑著對著渡使出精神攻擊,渡早有準備翅膀一扇升高几米躲開了精神攻擊和火球,接著翅膀連連扇動造成大風朝李欣颳去,不過這個李欣很快散了,渡發現自己只打中了幻象,真正的李欣趁著自己躲避攻擊跑了。

不過對手跑哪去了呢?渡低頭查看,下面是一條大河,莫非對手跑到水裡去了,渡放出刺龍王下水尋找,自己飛行尋找兩人的蹤跡,刺龍王下水后立刻用精神感應回復,發現了人的氣味,對方應該是順流往下游去了。

這時候志霸跑了過來對渡叫道:「那欣還真有點本事,竟然用蠻力扳開了我的手臂,還用幻術掩護自己逃了。」

渡在空中說道:「是啊,那傢伙也用幻術從我手中跑了,而且這傢伙還會伸出龍翼飛行,用火球中和我的吐息,這人也太全能了些,對付她們絕對不能大意。我們還是快追吧,科拿和菊子奶奶大概也沒那麼容易攔住她們。回頭要真讓她們跑了我們的臉就丟大了。」兩人立刻追了過去。

李欣和夏美的確在水裡,不過由於李欣已經把自己調成水屬性,夏美因為有水屬性最近從書上習得了用水系能力從水中汲取氧氣的方法,所以兩人在水裡很舒服,現在兩人正順流而下。不過前面等著他們的是冰天王科拿和鬼系天王菊子。 李欣和夏美順流而下,李欣在水下馱著夏美髮動衝浪不斷加速前行,不過她們遊了一會就發現前面是個巨大的瀑布,李欣急中生智立刻轉向河岸游去,再被水衝下瀑布前兩人離河岸只差幾米,兩人心一橫靠著在水中的速度從水中一躍而起向河岸上跳去。

兩人成功的跳到河岸上,不過降落的時候出了點故障,由於速度太快她們撞到一棵大樹上,撞得眼冒金星,這顆樹被她們撞得抖了幾下,竟然掉下兩個東西分別砸在她們的頭上,兩人揉了揉腦袋定睛一看,砸在李欣頭上的是刺尾蟲,砸在夏美頭上的是榛果球,撞下精靈的驚喜讓二人暫時忘了還有追兵。兩人心說這次意外的撞樹竟然會撞下精靈來,運氣真好啊!……等會,冠軍之路撞樹是撞不下精靈的,那這裡是?

二人心中一驚,立刻站起來觀察四周,這才發現自己認識這地方,前幾天兩人對付超古代精靈的時候到過這裡,這是兩人才知道自己一路逃跑又逃回到了22號路。

兩人嘆了口氣,心說白跑這麼遠了,接著二人看見兩隻精靈還昏迷不醒,趕緊抱起它們給它們治傷,然後用精神感應給它們道歉,兩隻精靈倒是沒生氣,只說被嚇了一跳。

兩人想起還有追兵,就趕快和精靈道別了,不過它們剛準備把精靈放下,就從水裡跳出一隻刺龍王,刺龍王跳到岸上剛站穩就沖著兩人發出一記水炮,兩人抱著精靈往左右一跳躲開,李欣身前顯出紅藍光帶水火屬性啟動立刻生成大量蒸汽。蒸汽遮住了刺龍王的視線,刺龍王不禁一愣。

刺龍王中了夏美的精神攻擊開始頭疼,它剛跳起躲開精神攻擊,不過這正中兩人下懷,它在空中被榛果球的突進打中摔倒在地,而且由於沒有胳膊只有一條尾巴,刺龍王在地上起身很費力,跳了幾下沒起來。李欣趁機給刺尾蟲能量支持,命令它對倒地的刺龍王連續使出吐絲,刺龍王無法移動被連續的吐絲擊中漸漸被包成了木乃伊,刺龍王被打倒了。

兩人打倒了刺龍王還沒等喘口氣,前面的樹林里就跳出一個帶著拐棍的女蒙面人,正是菊子奶奶,這人舉起手中的拐棍對著二人一指,拐棍頭竟然長出很多帶著毒刺的藤蔓,這些藤蔓像章魚的觸手一樣向二人抓來,李欣左臂抱住刺尾蟲,右臂連連揮動,在她身前立刻出現青色無色兩種能量,兩色能量互相纏繞使出凍風將藤蔓逼退,夏美也是左臂抱住榛果球,右手對著對手的拐棍一指,拐棍的頭部突然冒火將藤蔓根部燒毀,失去根部的藤蔓隨即掉在地上,不過菊子沒有驚訝,拐棍一擺棍頭出現黑色能量和紫色能量,兩種能量立刻互相交纏最後化成一條巨蟒向兩人咬來,李欣直接使出驅散口中吐出一個透明波動,大蟒被透明波動擊中立刻消失。

大蟒被驅散了,不過兩人後面風聲涌動,夏美立刻轉身和李欣背靠背對敵,李欣依然對付菊子,夏美一轉頭,只見後面的天上竟然飛著一個女蒙面人,正是科拿,科拿身前冰水風三系能量互相交纏形成一個裡面全是高速旋轉冰雹的龍捲風,在她的控制下龍捲風夾雜冰雹向著二人移動。夏美髮現有根樹枝正對著科拿的腦袋,於是伸手朝樹枝一指,樹枝突然冒出火焰,把科拿的帽子燒著了。科拿立刻開始打頭想把帽子上的火撲滅,隨即失去對龍捲風的控制,龍捲風立刻失控爆炸了。

夏美見狀頭也沒回,用手向後一揮抓住李欣的屁股,不顧李欣的尖叫使出瞬間移動,瞬間移動把兩人移動進樹林,兩人趕緊抱著兩隻蟲系精靈逃跑。

河岸上,冰雹龍捲爆炸,冰雹四處發射,菊子一揮拐棍想把藤蔓編成牆擋住冰雹。不過拐棍頭部的藤蔓種子全被燒了哪裡還放的出藤蔓,菊子被冰雹打了幾下,隨即使出瞬間移動也移動到森林裡躲開冰雹,科拿直接用風能力快速升空躲開冰雹,順便撲滅了帽子上的火。

冰雹沒了,科拿落在地上換帽子,幸虧燒的只是帽子,她的頭髮沒事,菊子放出叉字蝠繼續尋找兩人,自己從森林裡出來和科拿回合,菊子邊給拐棍裝種子邊說道:「看來這兩個傢伙本事不小啊,都有從沒出現過的衍生能力,欣好像是可以驅散超能力效果,夏美是可以讓東西冒火,衍生能力檢查不出來啊,會的人也不多,所以這個情況我們和大木博士根本不知道。話說回來,這兩人不但覺醒了那麼多屬性,竟然都有如此實用的衍生能力,真是超級天才……不,或者說是怪物。」

科拿還在對自己差點變光頭耿耿於懷,氣哼哼的說:「等我抓住那個紫色頭髮的夏美,我一定要把她的頭髮拔下幾根出氣。」

菊子調侃著說道:「那夏美是披著美女皮的男人啊,恐怕對於頭髮不怎麼在意,而且是我們想扮演壞蛋的,別輸不起啊。」

科拿依然憤憤不平,這時候志霸騎著天蠍王和渡一起飛過來,兩人在空中盤旋著說:「你們難道也讓她們跑了。」

菊子說道:「你們不也是,不過我們探出它們的底了,她們兩個都有衍生能力,夏美是讓東西冒火,欣是讓超能力無效化。」

兩人驚訝的說道:「有這事,我們還不知道呢?謝謝了,那兩人往哪跑了?我的刺龍王呢?……靠,夥計你怎麼成木乃伊了,我這就幫你解開。」渡說完就立刻下地,志霸從天蠍王背上跳下,兩人立刻七手八腳的幫刺龍王鬆綁。

菊子和科拿這才想起刺龍王,立刻過去搭把手,菊子邊幹活邊說:「我拍叉字蝠跟蹤她們了,她們跑不了的。」

渡邊解絲線邊說:「我知道了,我們有些低估她們的能力了,的確抓人比殺人困難多了,不過這次我們四個一起上,就不信抓不住她們。」渡說完放出一隻噴火龍讓其去追叉字蝠。其他聽完這話三人想說什麼,最後想想還是點頭默許了。……

在樹林里,李欣和夏美還在抱著精靈逃跑,天上叉字蝠、李欣和七夕青鳥、夏美的姆克鳥三隻精靈打成一團。叉字蝠使出順風加速現在速度最快,但是姆克鳥使出高速移動加速,七夕青鳥使出龍舞加速,兩隻精靈的速度漸漸追上了叉字蝠。兩精靈還有主人的恢復和能量加持。並且由於是兩個打一個叉字蝠漸漸顧頭不顧尾,兩精靈藉機使出聯合攻擊,姆克鳥使出燕返,七夕青鳥使出龍爪,兩招命中了叉字蝠,叉字蝠見情形不妙立刻四個翅膀連扇要跑,不過李欣藉機舉起刺尾蟲對著叉字蝠使出吐絲,吐絲擊中了叉字蝠,叉字蝠被絲線包住掉到地上,兩隻精靈立刻過去一陣海扁把叉字蝠打倒。

刺尾蟲打倒了叉字蝠,竟然吐絲把自己包起來進化成了甲殼蛹,李欣來不及替它高興,立刻抱起甲殼蛹招呼夏美趕快逃走。夏美則擺擺手抱起榛果球讓它給叉字蝠附近布下隱形岩。兩人這才接著逃跑,剛跑出幾步,後面就傳來一陣風聲,接著就是一陣啪啪的響聲,兩人一回頭,只見一條噴火龍被隱形岩擊中,倒在地上。

兩人趕緊揉揉眼睛,互看一眼,不相信就這麼容易打倒一個敵人,不過夏美懷中的榛果球卻高興的從夏美懷中跳到地上又蹦又跳,接著全身發光進化成佛烈托斯,夏美立刻將其抱起,摸著它圓圓的身體鼓勵它……不過經過李欣的提醒,夏美立刻就想起現在還在逃亡中。

兩人跑到一片林中空地,李欣放出精靈,下指令讓其他精靈在耿鬼的指揮下布置陷阱,準備給偷襲者們好看。自己則給甲殼蛹輸入蟲系能量讓其快點進化完,終於在陷阱布置完的時候甲殼蛹發出光芒裂開,一條狩獵鳳蝶從裡面飛出。看到刺尾蟲終於進化完成,李欣鬆了口氣,立刻讓狩獵鳳蝶跟緊自己,而她則去在最後檢查陷阱。……

不久四天王從空中追過來,當然它們知道叉字蝠和噴火龍已經掛了,現在是志霸騎著天蠍王,渡自己飛,科拿坐的是信使鳥,菊子坐的是附和氣球,

三人看見李欣和夏美站在空地上大喜,立刻在空地上降落,結果三人下來都中了各種陷阱立刻狼狽不堪,不過四人都身手不凡,立刻解除了陷阱朝二人跑去。

李欣和夏美卻是沒跑,站在原地看著幾個人,也不用能力反擊,當四天王跑到二人前十米的時候,都覺得有些不對勁,這時候佛烈托斯立刻高速旋轉對著四天王放出沙塵暴,四天王眼前立刻一片沙子,四天王下意識的閉上眼睛,接著李欣一跺腳,四人腳下的大地立刻下陷,四天王都掉進了突然出現的陷坑裡。這個陷坑下滿是木刺,四天王不注意就會紮成糖葫蘆。

當然渡變身飛龍立刻從陷坑中飛了出來,另外三人依然在下落,看見坑下面的木刺,科拿立刻發出青藍光帶,她水系冰系合用造個大冰塊叉在木刺上托住自己。志霸則向下發出黃色能量團,黃色能量團進入大地,土地立刻隆起形成一個山丘,山丘的丘頂是新形成的所以沒木刺,志霸穩穩地落在丘頂上,接著志霸的口袋裡飛出一把小刀,小刀在他的控制下像劍魚一樣在空中飛舞將四周的木刺全部砍斷。菊子則發出木系能力讓幾根木刺上端生長在一起形成木桌把自己托住,三人穩住身形立刻開始反擊。

渡對著李欣吐出火球,李欣發出驅散將火球打散,接著對著渡使出凍風,渡立刻翅膀扇風升起大風將李欣的凍風吹開,接著翅膀猛扇升起躲開了夏美的精神攻擊。渡的主要任務不是攻擊,而是把二人的位置用精神感應發給下面的三人。

三天王接到渡用精神感應發回的二人位置。志霸立刻向前一躍單腳踢在陷阱壁上,他的衍生能力發動形成巨大的震波,震波傳到李欣和夏美腳下,李欣和夏美立刻站立不穩,接著菊子一揮拐棍毒藤蔓從棍頭伸出,對著她們的腿就是一刺。李欣和夏美被藤蔓的毒刺刺中,藤蔓的毒性發作,她們腿一軟倒在地上意識慢慢遠去。 李欣和夏美剛倒下,就見白光亂閃,兩人身上的精靈球全部打開,兩人的12隻精靈全放了出來,加上佛烈托斯和狩獵鳳蝶,14隻精靈都擺出戰鬥姿勢,怒視著四大友上傳)

兩人的精靈怎麼都跑出來了?這是因為兩人昏迷后,和自己精靈間的精神鏈接斷裂,精靈們察覺到這一點知道主人有危險立刻就全跑了出來。(上次李欣在幻月家的地下寶庫昏迷后她的精靈也全出來了,不過由於大鋼蛇認識幻月母女所以才沒打起來。)

四天王見了這情況沒有驚訝,只是每人拿出一片金屬片往14隻精靈面前一晃,這金屬片是神獸賜予的特殊道具,用處是表明四天王身份,擁有此金屬片者為四天王被所有精靈信任。所有精靈在寄養的時候都學過這些知識,認識這金屬片和四大天王的臉。所以兩人的精靈互相商量了一下,都回精靈球里去了。剩下狩獵鳳蝶和佛烈托斯沒精靈球可回,只能在旁邊看著兩人。

四天王這才算徹底抓住了兩人,科拿可菊子則上去檢查兩人的身體。畢竟兩人剛才被菊子的毒藤蔓刺了一下,也不知道傷的重不重,就算是限制性毒素被灌入太多也不是好事。志霸和渡走到一邊轉過身,畢竟李欣和夏美現在還是少女,還是讓女人去檢查吧,

菊子和科拿脫下兩人的襪子一看,竟然找不到傷口?菊子和科拿不信傷口已經癒合開始更加仔細的檢查,甚至最後將兩人的褲子脫了下來尋找傷口。但是結果是確實已經沒傷口了,因為李欣和夏美是精靈,傷口癒合能力超強,這種小傷口瞬間就能癒合。

菊子和科拿站起身來問志霸和渡:「這兩人身上沒有被毒藤刺破的傷口了,肯定癒合了。這可能是因為她們有斗屬性的原因,你們都有斗屬性,斗屬性超能力者的傷口癒合都這麼快嗎?」

志霸和渡互看了一眼回答:「斗屬性對於癒合傷口是有促進作用,不過我們兩個癒合傷口沒這麼快,但是有的特殊斗屬性能力者有這個本事。這兩人的體質的確特殊,不過癒合小傷口這麼快還在正常範圍。」

科拿和菊子聽見這話點點頭,不過心中疑惑更濃,這兩個孩子怎麼哪方面都比別人強?

志霸說道:「這傷口為什麼癒合的快是小事,關鍵的是這兩個傢伙在這次考驗中的表現實在太好了,不止超能力技能很強,而且兩人的謀略也很周密,竟然臨時降服精靈用吐絲打敗了刺龍王,還布置隱形岩打敗了噴火龍,還靠合作打敗菊子奶奶的叉字蝠。還會造陷阱差點讓我們陰溝裡翻船變成串糖葫蘆。這種人才據對不可多得,一定得好好制定訓練計劃。」

另外三人點點頭,心說這兩個小傢伙的確是個好人才啊,一定得好好訓練訓練。

接著四天王又商量了一下,決定由渡的快龍和血翼飛龍把兩人和兩隻蟲系精靈直接運到四天王在白銀山的別墅去,在那裡給她們單獨訓練,而且那裡道路複雜,這兩人小傢伙想跑也跑不了。四天王討論完了各自休息一會,科拿看見李欣的狩獵鳳蝶很漂亮,所以她趁著休息時間抓了幾隻刺尾蟲準備培養狩獵鳳蝶。

菊子則趁著休息時間接著給二人注射麻醉劑解藥,但是為了防止李欣和夏美在半路恢復后逃走,菊子又給她們注射催眠葯讓二人她們多睡一會,等四天王休息完了渡的快龍和血翼飛龍分別馱著李欣和夏美還有2隻蟲精靈飛往白銀山,四天王騎著各自的精靈緊隨其後。……

李欣從朦朧中醒來,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大床上,床擺在一間豪華的房間里,自己和夏美的背包在屋角。夏美躺在自己身邊,而這床的邊上,坐著一個戴眼鏡的美女,這美女的臉自己怎麼會很熟悉呢?……這不是石英四天王科拿嗎?

李欣心中一驚坐了起來,趕緊推醒身邊的夏美,不過夏美只是翻個身繼續睡,李欣生氣了想用點力叫醒她,不過發現自己使不出來力氣。這時候狩獵鳳蝶飛了過來,李欣立刻連接上精神溝通從狩獵鳳蝶那裡知道了一切。

科拿看見李欣和狩獵鳳蝶溝通完畢,開口說道:「我是石英聯盟冰系天王科拿,你們已經通過了我們四天王的測試,這裡是四天王在白銀山的別墅,從今天到聯盟大賽結束,你和夏美都要在這接受訓練。」

李欣問道:「所以你們就蒙面抓我們測試我們的實力,不過你們為什麼要訓練我們呢?」

科拿笑著說道:「當然是由於你們對精靈聯盟做的貢獻,還有你們超強的能力,最重要的就是對你們由於能力太強無法參加這次聯盟賽的補償,怎麼樣,你這個披著美女皮的男人還有其他的問題嗎?」

李欣身體抖了幾抖,驚得改變了聲調尖叫道:「你怎麼知道這個的?」

科拿見她的反應笑得更開心了,說道:「當然是大木博士告訴我們的,而且我還知道你是為了吸收月能才變成現在的形態的?至於我怎麼知道的,我和舞是好朋友,我將你現在的照片發給舞他就告訴你也會運用月能,而且我還知道月能是只有女性才能用的,所以你的身體必須做出這種改變才能用月能,我猜的對嗎?順便說一句我已經將這個結論告訴其他三天王與大木博士了。」

李欣傻了,愣在當場,科拿見其呆住的樣子很好玩,於是繼續說道:「不過你這個吸收月能產生的女性形態還真漂亮啊,皮膚滑膩,五官清秀,身材也好,我都有些嫉妒了呢?」

李欣繼續發獃,這時候夏美醒了,她看見科拿也是一愣。佛烈托斯立刻飄過去用精神溝通告訴了她一切,聽完了事情經過,知道自己和李欣竟然和四天王打了一架還差點勝利,夏美臉上立刻顯出笑容,立刻從床上坐起對科拿說道:「科拿小姐我久仰大名,這次我們也算不打不成交,能不能給我簽個名。」

科拿笑笑說道:「你燒了我的帽子,還好意思找我要簽名。不過算了,要是你在訓練中的表現讓我滿意我就給你簽名,至於什麼訓練,你就去問欣好了。」科拿說完站起身走出了這個房間。

李欣這時候終於清醒了過來,立刻向夏美說明了一切,夏美聽說要接受四天王的訓練立刻高興了起來。李欣嘆口氣,到屋角拿回二人的行李,兩人徵求狩獵鳳蝶和佛烈托斯的同意后各自掏出一個精靈球把二精靈裝了進去,兩隻精靈球立刻消失被傳送到大木研究所。

兩人做完這事鬆口氣,剛想商量商量下一步怎麼辦?這時候菊子拿著兩本影印的厚筆記本進來了,她看見二人說道:「兩個小傢伙你們不會再想怎麼跑吧,你們現在被注射了藥物渾身無力跑不動,而且這裡是白銀山山路複雜,你們也逃不了,只要你們乖就不會吃太大的苦。現在進行第一步訓練,這是我多年筆記的影印版,你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其背熟,要是達不到我的要求你們就慘了。」

菊子將筆記本放在桌上,心說這一定可以給兩人小傢伙一個下馬威,不過她不知道,擁有超級記憶與學習能力的李欣和夏美最不怕的就是背書。 科拿,李欣和夏美三人穿著圍裙站在廚房的料理台前。料理台上擺著礦泉水,果汁,白糖,牛奶,水果等原料。科拿倒是挺高興,李欣和夏美則是一副疑惑的表情,她們不知道到廚房訓練什麼。

科拿對二人笑著說道:「現在我教你們學做刨冰。」

李欣接茬道:「科拿姐姐,這刨冰我會做啊,還用學嗎?」剛說完這話,李欣的頭山就挨了科拿的一掌。

科拿說道:「叫你插嘴,我說的是用超能力做刨冰,你會嗎?」

說著科拿就揮動雙手用超能力將水從杯子「擠」出,讓水懸浮在空中,接著把水用冰系能力凍成成冰,然後冰懸浮在空中和擠出的果汁混合,然後將這些冰、果汁混合物放進杯子里,隨後用水做成冰刀,用意念控制冰刀切水果作為刨冰的點綴。…

科拿做完了刨冰,那流暢的動作讓李欣和夏美看呆了,科拿等二人清醒過來說道:「現在該你們了做刨冰了,記住了,要練到成功為止,做壞了的刨冰你們自己吃下去。」

蜜婚情深:億萬總裁寵上天 李欣和夏美立刻照辦,不過用超能力做刨冰精通於控制,不是平常戰鬥那樣只要威力強就好,兩人怎麼可能不失敗。弄了好久兩人終於勉強合格了,不過做壞的刨冰當然也不少,最後每人塞了滿肚子的刨冰回去蹲廁所了。

這就是李欣和夏美現在做的訓練,自從李欣和夏美用完美的背書成績將了菊子一軍后,四天王就猜出她們可能有超級記憶能力。不由得又是一陣讚歎,這超級記憶能力可是超能力者憑藉較少的數目也在科學界有所建樹的唯一優勢,不過這種能力十分稀少,這次又多了兩個,說明可能又會出兩個超能力者科學家,真是天大的好事。當然既然四天王知道了兩人有這種能力,所以現在關於背書的訓練幾乎沒有了,四天王只是監督兩人把該背的東西翻看一遍。

另外為了迎接訓練,尤其是渡的本領都是關於龍變的,也就是沒龍變就無法接受渡的訓練。為了不讓夏美錯過渡的訓練,李欣從四天王那要來很多屬性寶石讓夏美也覺醒了全屬性(夏美進化成精靈后屬性領悟的冷卻時間也幾乎沒有了,而且屬性寶石和碎片一樣是挖掘中經常得到的東西,不值什麼錢,所以很好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