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半炷香的時間,秦雲入住。

錦衣衛駐守在院子裏,禁軍在府邸外,還有項家高手的保護,可以說是蟲都飛不進來。

燭火搖曳。

書房裏,秦雲坐着跟豐老密談。

「陛下,如果項家不肯出手效忠朝廷,那麼公孫瓚,以及王敏江湖勢力的問題,就會難辦許多。」

「老奴有個主意,不知當講不當講。」

秦雲喝一口熱湯,吹着熱氣,笑道:「但說無妨。」

「陛下,不如聯姻?」

「老奴觀那項小姐身段過人,必是良家女子,這樣一來,就不怕項家不效忠了。」

噗呲!

秦雲沒忍住,一口熱湯噴了出來。

臉色古怪道:「豐老,你這辦法……。」

「項家是不會樂意的,到時候就變成強扭的瓜了,要知道當年項家的女人可就是死於宮斗。」

「再說,朕也不是非要誰不可。」

「沒有項家,朕一樣會碾死公孫瓚,找出王敏,進行清算。」

見他語氣平和,霸氣側漏。

豐老信心倍增,然後問道:「那好吧……陛下,明日就直接回宮么?」

秦雲沉吟片刻。

「出都出來了,那就再順路秘密去一趟朝天廟看看吧,反正不遠。」

「那老奴去準備準備。」豐老道。

秦雲點頭,親自將他送出門外。

他思考着朝天廟的問題,有些出神,一步一步來到床前,正準備坐下。

眼眸一閃,發現自己床上竟還躺着一個女子!

青花被褥,露出兩條雪白的小腿,如同羊脂玉。

往上是神秘風光,往下是一雙小巧精緻的玉足。

誰?

他伸手去掀被褥,難道是項家送來的暖場丫頭?自己可沒帶婢女啊。

一掀開。

竟是童薇!

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潛入了進來,直接鑽進被窩,等著秦雲。

此刻睜著清澈水靈的大眼,無辜的看着他,頗有幾分怯生生的小丫鬟侍寢的樣子,那側卧擠壓出來的雪白,堪稱逆天!

實在是壯觀,還好看。

秦雲額頭有黑線,不悅道:「童薇,朕不是第一次告訴你了,守點規矩!」

「你大晚上跑朕這裏來幹嘛?」

童薇蜷縮起身子,甜音道:「給皇帝哥哥暖床啊。」

若是換個女人說出這話,秦雲也許餓狼撲食。

可童薇,秦雲還有戒心。

「朕就很不解了,天底下男人那麼多,你為什麼非要黏着朕?」

「你究竟有什麼目的,說!」

他故意變得嚴厲,雙眼審視。

童薇坐了起來,嬌軀一顫一顫的,仰頭脫口而出:「人家哪有什麼目的呢,不是皇帝哥哥請我去皇宮幫忙的么?」

「天底下的男人哪裏能跟皇帝哥哥比?你可是皇帝!」

秦雲眯眼:「這不是理由。」

「朕不相信,你會沒有目的,主動獻身!」

童薇撅起粉唇,哼道:「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跟皇帝哥哥雙修,武功精進啊。」

「而且你好霸道,我喜歡!」

她眼泛桃花,帶着仰慕。

見狀,秦雲愣了。

而後心裏是極度的飄飄然。

一個極品蘿莉,裸露香肩,躺在床上,說着誇獎的話討好,試問有那一個男人能抗住?

秦雲深吸一口氣,擺擺手:「最好沒有其他目的!」

「你現在的任務,是隨時通過蠱蟲掌控覺休,只要辦好,朕不會虧待你。」

「出去吧。」

童薇柳眉一挑,幾分憤懣:「皇帝哥哥,你要趕我走?」

秦雲斜眼瞟了她的肌膚一眼,沒好氣道:「不然呢?」

童薇小臉漲紅,撒嬌道:「我不走。」

「我就不相信,皇帝哥哥對我沒有一點喜歡!」

秦雲無語,反問:「你一個十六歲不到的小姑娘,知道什麼是喜歡么?」

「當然知道,帝都里那麼多小姐十六歲都成婚生子了,還叫小姑娘??」童薇據理力爭,似乎很在意他的看法。

秦雲稍微一愣。

對啊,這是大夏朝,十五歲成婚的一抓一大把。

但他仍舊排斥,實在太小!

他的所有紅顏知己里,最小的應該是李慕,十八歲,豆蔻年華。

這同樣也是秦雲能夠接受的底線。

再看童薇,天使可愛的蘿莉臉,十六歲,不行!

秦雲變得堅定:「出去。」

童薇還不罷休,故意將雪腿揚起,擺出一個極度曖昧的姿勢。

「皇帝哥哥,你……」

她話沒有說完,秦雲打斷,壓抑住流鼻血的衝動。

淡淡道:「朕不想重複,出去!」《仙古武神》第二卷初涉仙道第一百八十六章入臨妖淵 死亡走了。

八月入秋之後的夜晚稍顯清冷,半開窗外的微風一陣陣的吹入漆黑的卧室中,吹在齊跡坑坑窪窪的臉上。

或許是時間久了,他早已經習慣了自己這張臉,作為當今帥哥主角遍地走的世界裏,他獨樹一幟。

枕着軟綿綿枕頭的齊跡抬起了一隻手,黑暗中一股混沌的藍色霧氣籠罩了他的拳頭,當他鬆開拳頭后那股藍色的霧氣隨之散去。

那是死亡離開前送給他的禮物,

齊跡現在肉體的強度還沒有達到能夠承受大量死亡力量的水平,所以死亡只給了他身體能夠承受的極限的能量。

「談戀愛真是一件費勁的事情,尤其是和一位只手能夠毀滅宇宙的神明。」齊跡說完垂下了手臂,「天啟,接下來就讓我把憤怒都發泄在你的身上吧,我會把你揍成該死的竹節蟲,然後把你掏空做成吸管送給超人克拉克。」

……

第二天一大早x戰警和齊跡還有他的朋友們便乘坐着x戰警專門的戰鬥機出發了,地點是通過x教授的一個探測器尋找的,原本x教授想要直接通過腦電波強化機直接在世界的範圍內尋找天啟,但是被齊跡制止了,那樣被天啟發現之後會很麻煩。

當飛船快速的穿行在美利堅上空的雲層之中時,坐在後排的齊跡掀起面罩扣了扣鼻孔,接着把摳出來的東西抹在了前排金剛狼的後背。

「你踏馬乾了什麼?!」金剛狼大罵着回過頭來,眼看着就要用他的爪子把齊跡的胸口給捅個對穿。

「放鬆夥計,羅根,還記得嗎,你已經是上百歲的老人了,你會和一個涉世未深的可憐人計較嗎?」齊跡說道,下一秒他便被金剛狼的爪子刺穿釘在了靠椅上。

「不過我不會和你計較,我會直接殺了你……所以,他媽的離我遠一點。」說完金剛狼抽出了爪子,重新做好。

齊跡拍了拍胸口的血污,「他還真是個壞脾氣不是嗎?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總是對我有一種敵意,但是我還是蠻喜歡他的,畢竟我的自愈能力來自於他,有的時候真的得感謝一下那個該死的阿賈克斯。」

……

一個小時后。

美國東海岸近海的一艘16萬噸級的國際貨輪前甲板上,一個灰藍色皮膚,穿着黑色長袍戴着帽兜的男人朝着天空中的太陽張開了雙臂,這時候他忽然覺察到了什麼,接着睜開了雙眼,

在他身後的甲板上有三個人半跪在那裏,每一個的表情都十分的虔誠。

這一艘貨輪上所有人類都被他們殺光了,他們接下來的目標是乘坐這一艘輪船前往紐約,然後幫助天啟創造一個金字塔,然後讓天啟和他選中的人進行靈魂的互換,天啟需要一具新的軀體了。

這時候一個穿着紅色緊身衣的男人突然從空中落下,重重的摔在了三人的身後,

他踉蹌的站直了身子看向面前的那幾人:「果然電影里從高處跳下來還能擺一個炫酷pose的都是假的……如果不是我有超強的自愈能力,我將會和澤維爾一樣後半生在超酷的輪椅上度過,

呼……海風總是這麼腥對嗎?呼,這味道真沖,不過這三個傢伙是誰,嘿,天啟,老夥計,我在電影里看過你,沒想到你和電影里長得一樣丑,

怎麼樣,發現x教授了嗎?你現在準備挾持x教授了嗎?不過他現在已經變成瘸腿的老頭子了,你是不是來的晚了一點?」

站在船頭的天啟面無表情的看着齊跡,只看他一揮手,跪在天啟面前的三人便齊齊站起身來,一個兩個充滿敵意的看向齊跡。

三個人中有兩個是女的,一個是男的。

男的裸露著上半身,他的上半身肌肉虯實,胸口綉滿了各種各樣圖案的刺青。

「大人,需要我殺掉他嗎?」男人凝視着齊跡問道。

「不用。」

天啟輕輕閉上了雙眼,接着齊跡忽然感覺腳下的甲板開始蠕動,原本堅硬的甲板這時候給他的感覺就像是踩在了沼澤地上,這使得他不斷的開始下降。

「哦,這是什麼該死的魔術嗎?」齊跡只剩下頭還在甲板之上,他的身體全部都陷入到了甲板之下,不過還好沒有再繼續下沉。

天啟慢步走來,三個天啟的僕從散開到兩邊給他讓路:「你是變種人……是我的後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