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似乎許林的話並沒有什麼效果,四周還是一如既往的靜。

許林輕輕冷哼了一聲,整個人身上瞬間便涌現密密麻麻的魔雷。

隨即那些魔雷便四散而去,凌厲的攻擊讓許林周圍的霧氣都震空了一大部分。

魔雷過後瞬間便有一個個人影在樹林之中緩緩浮現,他們面色冰冷,絲毫沒有因爲自己被發現而又所改變。

“進攻。”隨着一聲令下,那些人瞬間便動了,各種各樣的攻擊將許林籠罩。

許林的眼睛快速的往四周掃視了一遍,瞬間便發現了那個喊進攻的那個人。

瞬間許林便是眼神一變,那竟是已經被自己殺死的鐘離。

思緒只是在許林的心中剎那閃過,瞬間許林身上的魔雷之力便是一濃,感受着體內充盈的靈元。許林眼中閃過一道猙獰之色,他猛然大吼了一聲。“你們都給我去死。”

無數的魔雷纏繞,將周圍化作了一片雷域,看着遠處對着自己猙笑的鐘離,許林心中閃過暴虐之意。

一聲悶雷傳來,瞬間許林便懸空而起,躲開了他們的攻擊。

一道旋風從許林手中涌現,仔細觀察下那旋風竟是由密密麻麻的魂印組成。

許林眼中閃過一道寒光,隨即這個旋風便飄離出許林的掌心,化作漫天颶風落下。

шшш⊙ ttκá n⊙ ¢ ○ 颶風落地之後瞬間便化作一個個的獸影,猙獰的鑽入人羣之中。

來的這些人實力也是不弱,眼神鋒利如刀,裏面充斥着濃郁的魔性,緊緊的盯着到來的魂印。

一股股黑色的魔氣從這些人的體內涌出,在半空中組成一個個猙獰的魔影羅煞。

魂印化作的獸影剛一接近便被那魔影擋住,兩者發生一陣激烈的碰撞,龐大的能量風波席捲而起,將周圍的山石都給震碎。

雖然激發了魔影但是這些人卻是沒有閒着,迅速化作一道道殘影,衝向許林。

許林眼神中蘊含着冷意,手中瞬間浮現一道光團,無數個符紋如同飛花一般融入到光團之中,一陣激盪的氣流將許林籠罩中間,突然許林一聲大喝。“化甲。”

隨着話音剛落,手中已經變得烏黑的光團瞬間拉長,紫黑色的魔雷也瞬間從許林的體內浮現,隨即便融入到那個光團之中。

已經有些烏黑的光團在魔雷融入後變得更加黑了,不時的有着符紋在其內涌現。

很快這烏黑的光團便將許林完全籠罩,等光華散去,一身威武的漆黑鎧甲便出現在許林的身上,上面佈滿了電紋,看上去甚是霸氣。


許林眼中猛然閃過一股暴戾,隨即它便猛然大吼了一聲,瞬間便彷彿引發了一些什麼,一層細密的紫黑色電芒便浮現在鎧甲之上。

“啊。”速度最快的一個人很快便來到了許林的面前,手中出現了一個龍頭黑影,隨後便狠狠的拍向許林。

一陣火花閃過,許林眼中充斥着一道精光,不知何時那人手中居然出現了一把黝黑的短刀,不過那短刀似乎並沒有對許林造成一點傷害,甚至連盔甲上的劃痕都沒留下一道。

許林眼中閃過一道寒光,一掌瞬間拍下,那人瞬間便被許林吸成了人幹。

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脣,隨即許林的身子瞬即便化作一道殘影。

盔甲之中摻雜的魔雷之力讓許林心中的暴虐之心更重,而且有着盔甲的存在,一般的攻擊根本就對許林造不成傷害。

許林的身子迅速閃動,一個個的人幹倒在許林的身後,許林就像狼入羊羣,有着盔甲的保護,許林就如同無敵的魔神。

隨着那些人的死亡,那些在半空中和魂印爭鬥的魔影也快速消散,瞬間許林的魂印威勢便是一猛,一下子便衝散了許多的魔影。

在那些魔影被衝散的瞬間一些人也猛吐一口鮮血,昏迷了過去。

魂印在其內快速的攢動,將他們的魂魄和血肉精華給吞噬。

許林的速度很快,眨眼間便有上百個人被吸乾了全部精元,而魂印的速度也很快,那些昏迷過去的人毫無反抗之力的便被吸成人幹。

那些人瞬間便反應了過來,迅速撤回了在頭頂盤旋的魔影,嚴陣以待的看着許林。

“呵。”那些人齊聲吼道,隨即便有一股黑氣從他們的頭頂升起,融入到虛空之中。

許林心中一緊,這可是要發大招的前奏啊。

瞬間許林眼中便是閃過一股冷冽,上百道魂印都被他招集了過來,整個人化作一道殘影衝入人羣之中。

可是那些人卻絲毫沒有理會許林的意思,濃郁的黑氣還是從他們的頭頂升起,融入到中間的虛空之中。

瞬間許林便在人羣的後面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待看仔細後,許林的臉色瞬間大變,那個鍾離的手中竟然拿着一個有着藍色小獸的項鍊。

這個項鍊是許林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它就是當初在鬼域的時候許林送給子瞳的。

也顧不得這些人準備的大招了,許林的臉上浮現一抹凝重之色,整個人迅速轉變方向,急速向鍾離追去。

鍾離見許林向自己而來,心中暗罵一聲倒黴,隨即便毫不猶豫的逃跑。

開玩笑,他現在的實力連以前的一成都沒有,現在和許林對上,那純粹就是在找死。

看到鍾離逃跑,許林的速度不由的又快了幾分,兩人的距離在疾速拉近中。

不過就在這時,許林突然感覺到一股陰邪力量從背後傳來,剛一回頭便看見一個黑影攜帶着滾滾魔氣朝自己飛來。

許林的眉頭不由的皺了一下,隨即便是一拳揮出,一聲沉悶的響聲傳進許林的耳中,而那周身繚繞的魔氣也在剎那渙散了一些,讓許林能夠清晰的瞥清魔氣裏面的光景。

瞬間許林便退後了幾步,這人的實力極強,甚至還有隱隱超越的趨勢,不過許林並不是因爲對方實力強而皺眉,而是在那一刻許林便看清了魔氣裏面的光景。

那是一個半獸化的人形怪獸,半邊臉上都佈滿了鱗片,雙眼似是蛇的豎瞳,整個身子上佈滿了神祕的紋身,散發着神祕的氣息。

“吼。”一聲似人似獸的吼聲從中傳出,隨即便化作一道殘影衝向許林。

許林眼神猛然一冷,手掌中閃過玄奧的符紋之光,隨即便是一掌拍出。

這一掌許林使出了全力,打在那被魔氣籠罩的身體上發出炸雷般的響聲,隨即他便後退了幾步。

許林冷冷的看了一眼,隨即便閃身去追鍾離。

可是這個人卻是沒有放過許林的意思,猛然發出一聲大吼,隨即便衝向許林。

感受到背後的疾風,許林臉色猛然一冷,望了望遠處癱倒在地的衆人,許林瞬間便明白了這個不人不獸的東西是怎麼來的了,恐怕就是那些人的全部功力融合的產物了。

突然一道危機傳來,許林的身子猛然側移了數米,躲過了一道黑光。


也不知這不人不獸的東西使用了什麼,瞬間許林便感覺眼前一花,隨即那人獸便擋在了許林的面前。(姑且先叫人獸吧。)

看着眼前的人獸許林心中暗歎,這丫的真他媽欠揍,不看老子還有急事嗎。


可是不管許林如何編排,那人獸卻是絲毫沒有要留手的打算,一個漆黑的利爪猛然接近許林,上面所攜帶的力量讓空間都一陣的顫動。

許林臉色也是很不好看,雲清劍被他拿在手中,隨即便是一道劍花閃起,然後便有一陣金鐵交鳴聲傳出。

隨即兩者便都是後退了數步,在遠處站定。

不過瞬間許林的臉色便是陰了下來,那鍾離在這一會間竟然消失的不見了蹤影,也不知跑到哪裏去了,這尋找子瞳的線索可在那鍾離身上啊,可現在看來,似乎是泡湯了。

看着前方的人獸,許林心中升起無邊的殺機。

“我要煉了你。”就在那一刻,許林的眼中居然閃現出一股紫黑之光,看上去很是妖邪。其實那是魔雷之力運用到極致的表現。

瞬間許林便化作一道殘影,急速衝擊向人獸。

許林有盔甲護體,人獸的攻擊都會被削弱許多,根本就對許林造不成太大的威脅。

分出一點餘神,隨即便控制着密密麻麻的魂印殺向那些人盤踞之地。

見此人獸眼中閃過一道慌亂,不過瞬間便被平靜了下來,看着許林的眼神漸漸變的陰冷。

戰爭一觸即發,雲清劍如同一把神兵利器,在揮舞間便將人獸身上的魔氣打散了不少。

不過很快這種情況便立馬倒轉,那人獸也不知是吃了什麼大補之藥,瞬間變得極度生猛。

“砰。”鋒銳的獸爪猛然拍在許林的胸口 ,其中所蘊含的力量讓許林有些喘不過氣。而那一身威武的盔甲也在一系列的撞擊中終於完成了他的使命,化作碎片從許林身上脫落。

許林猛然乾咳了一聲,將氣理順。不過看着離自己越來越近的獸人,許林嘴角反而笑了起來。

“開始。”隨着許林一聲默唸,那遠處的魂印瞬間便發動了進攻。

人獸前行的動作猛然一滯,隨即便快速的萎靡起來。

許林微微一笑,隨即便有一股吸力以許林爲媒介將人獸沒有反抗之力的收入墨玉之中。

隨即許林便化作一道殘影,來到那些人所在的位置。

只不過此時這裏只剩下了一地的乾屍,魂印也都快速的融進許林的體內,一股股龐大的力量充斥在許林心頭。

手掌一招,隨即這些人的儲物袋或者是是儲物戒都被許林拘禁了過來。

感受着體內越來越強大的力量,許林望了望鍾離消失的地方。“我一定會找到你的。” 魔屍島上的一處地面突然裂開了一條裂縫,瞬間這裂縫便迅速擴大,眨眼間這裂縫便如同蜘蛛網一般佈滿了地面。

一聲悶響從地下傳來,然後這悶響便迅速擴大,瞬間便彷彿有什麼東西來到了近前。

“砰。”一個人影猛然從地下破土而出,他渾身纏繞着駭人的紫黑色雷電,無數道野獸虛影在其周圍急速穿梭。

人影懸浮在半空,這時他突然睜開了雙眼,一抹無情之色閃過,目光所及處似乎周圍的空間都在剎那間凝固。

人影眼中的無情之色漸漸散去,隨即涌現的這絲一抹擔憂之色,兩眼幽幽的望着遠方,不知在想些什麼。

“耗費了數日藉助魔屍島的力量終於將那些精元都煉化了,實力又增強了一些。”

許林嘴裏喃喃着,手中纏繞着密密麻麻的魂印,不過這魂印卻是一個個的人形。

早前的時候許林便突發奇想,既然獸魂能夠製作魂印,那麼人魂能不能製作魂印吶,說實話對於將這些人制作成魂印,許林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心理負擔,畢竟這些都是敵人來着。

雖然在製作的時候許林凝結的很困難,但是後來許林就找到了竅門,嘿,還別說,還真讓他凝成了一道魂印。

看着手中纏繞的魂印,許林不由的有點唏噓,他終於知道了爲什麼選擇獸魂凝印而不是人魂了。

因爲用人魂阻撓實在是太大了,在製作的過程中不僅有輪迴之力的阻撓,而且人魂的反抗也是極爲的兇猛,同樣層次的魂印,用人魂凝結靈力的消耗起碼是獸魂的七八倍。

不過雖然用人魂消耗比較大,但是許林非但沒有不高興,反而心裏有點小小的竊喜。

現在許林是什麼都缺,但是唯獨就不缺靈元。大量堆積在體內的精元讓許林有股脹痛感,這讓他不得不消耗出去,不然沒就有爆體的危險,而這正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就這樣,許林一邊鞏固提高自己的修爲,一邊賣力的凝結魂印,等到凝結完所有的魂印許林便破土而出。

往四周看了看後,隨即許林便消失不見。

魔屍島上依舊還是霧氣瀰漫,不過這些霧氣對於許林就如同擺設,根本就造不成什麼阻礙。

許林眼中寒光閃爍,身上的魔雷之力瞬間便是一濃。“不用躲了,出來吧。”

隨着許林的話音剛落,前方的霧氣便是一陣的翻滾,隨即一個人影便從霧氣中緩緩涌現。

其實許林從地下剛一出來便感覺有一雙眼睛在背後看着自己,在霧氣中的人影浮現之後,許林也終於確定了看着自己的是誰了。

許林站在原地沒有動,雙眼緊盯着來人。

隨着接近,那人影也漸漸清晰起來。

這是一個身高一米八多的黑壯漢字,眉心處有着一個小小的戰字,雙瞳爲血綠色,看上去甚是妖異。

這人輕輕的掃了一眼許林,瞬間許林便感覺一股陰寒將自己包圍。

隨即許林便是冷哼了一聲,眼中一道雷光劃過,隨即那股陰寒的感覺便消失不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