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今天,作為「南王府」的最高統治者,東方修哲會讓這些人徹底洗心革面。

確切地說,他要讓這些人經歷一次惡魔的洗禮!

要讓這些人深刻地明白,這裡的主人是他東方修哲,不要再拿以前的那種態度敷衍他!

一時之間,「南王府」上下人心惶惶,誰都不敢再小視這個才只要八歲的小王爺了!

「哎,累死我了!」

坐在椅子上喘了一口氣,東方修哲不是身體累,他是心累,沒有想到碩大的一個「南王府」,竟然存在著那麼多的問題。

「看來,還是自己把這裡整頓好了,再把娘親接過來吧!」

東方修哲嘆了一口氣,他可不想讓他的娘親看到他威嚇手下人的樣子。

「小王爺,共追回贓款三千五百萬七十萬金幣。」

王海川來到近前,神情極為恭敬地說道。

他今天算是徹底服了這位小王爺,手段之高明,讓他嘆為觀止,只是一天的工夫,就讓原本猶如一盤散沙的「南王府」換了個樣貌。

實在難以想象,如此小的小王爺,竟然擁有如此高明的心智!

「恩,這些錢,拿去你們護衛隊分一下吧,你們也忙了一天!」東方修哲淡淡地說道。

要想管理一個龐大的群體,除了要樹立威信之外,還要賞罰分明。

「小王爺,這本就是我們分內的事!」

「拿去吧,這些錢對於我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你告訴弟兄們,有功必賞,有過必罰!」

「是,屬下謝小王爺賞賜!」


王海川拱手行了一禮,他現在越來越慶幸能夠有這樣一個主子了。

「小王爺,屬下還有一事向你稟報。」王海川並沒有離開,而是神情有些不安地道。

「什麼事?」


「小王爺,管家劉福跑了,據我所知,他連偷帶拿『南王府』的貴重物品無數……」

「哦,那個老傢伙,還挺聰明的嘛!」東方修哲笑了笑。

一旁站立著的王海川,原以為會受到一頓斥責,因為他們竟然將最重要的貪污犯給放跑了,可是沒有想到這個小王爺什麼也沒有說。

「知道那個劉福逃到什麼地方去了么?」東方修哲淡淡地問道。

「這個屬下已經去查了,如果猜得不錯的話,他應該是躲到他的表舅爺家了。」王海川有些不確定地說道。

「他的表舅爺?」

「劉福的表舅爺是朝廷的重要官員。」

王海川怕這個小王爺不清楚,又多說了幾句,把他對朝中各個勢力的了解,都說了一遍。

雖然說得不夠全面,但是已經將「鐵秦帝國」的內部形勢描述得差不多了。

「想不到鐵秦帝國的官員勾結如此嚴重,看來皇帝陛下的日子也不好過啊!」東方修哲笑了笑。

也許皇帝估計這些大臣,但他東方修哲不會,對於這幫占著茅坑只會放屁的傢伙,他是要多討厭就有多討厭。

如果惹到了他的頭上,他不介意將這幫朝廷重臣一個一個抹殺掉!

「劉福的下落查清楚了再告訴我!」東方修哲說道。

「是!」

「哦,對了,」東方修哲像是想到了什麼,嘴角突然勾勒出一個邪邪的笑來,「等一下你去府內散播一下,就說那個劉福就算躲到了皇宮裡,也會把他抓回來,盡量說得嚴重些。」

王海川眨了眨眼睛,他有些搞不明白小王爺這樣做的用意。

「下去執行吧!」東方修哲揮了揮手。

「是!」

王海川走了,房間里只剩下了東方修哲一個人,望著窗外的夜色,他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第二天一大早,東方修哲剛剛起床,王海川便急急忙忙來彙報。

「小王爺,已經查清楚了,劉福確實躲到了他的表舅爺家。」

「吩咐下去,讓弟兄們吃飽喝足,然後帶上傢伙隨著本王去要人!」東方修哲淡淡地說道。

然而他這句話卻是嚇了王海川一跳。

帶著大隊人馬去要人,小王爺不會是開玩笑吧,難道打算強行抓人不成?

小王爺不會沒有搞清楚形式吧,劉福的表舅爺,可是與「兵武府」有關連,這樣貿然前去,不是很公開挑釁沒有什麼區別么?

看著愣在當場的王海川一眼,東方修哲接著說道:「我『南王府』不要膽小鬼,不想去的人可以讓他捲鋪蓋回家了。」

王海川身體一顫,難道小王爺這話在暗指我么?

「是,屬下這就照辦!」

王海川不敢再猶豫,他甚至都沒有勇氣反駁。

※※※※※※※※※※※※※※※※※※※※※※※※※※※※※※※※※※「表舅爺,你可要為我做主啊!」

劉福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哭訴著。

在他的面前坐著一位老者,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此人正是在朝廷之上,強烈反對東方修哲成為南王爺的那個老臣。

「表舅爺,那個新上任的小王爺,第一天就把我給打了一頓,你看我的臉,現在還腫著呢!」

劉福裝出一副幾位可憐的樣子。

他昨天夜裡便跑到了這裡,不過當時他的這位表舅爺已經休息了,他沒有敢打擾。這不,知道表舅爺起來之後,一大早跑了過來哭訴。

說是哭訴,其實是想找個保護傘而已。

他可是清楚,那個小王爺正在徹查「南王府」被盜走物品一事,自己暗地裡從「南王府」撈到了不少的東西,他可不想被查出來。

此外,他也看透了,那個小王爺可不是那種趨炎附勢就能夠討好的主子,再待在「南王府」也沒有什麼好處可撈,不如見好就收,反正這麼些年的貪污,已經足夠他過上好日子了。

「什麼小王爺,就是一個自大的小鬼罷了!」

這位老臣語氣之中帶著氣憤,他應該是想到了朝廷之上東方修哲對他說的話,竟然叫他去死,實在是太可惡了!

「是是是,表舅爺說得對,那是什麼狗屁王爺,就是一個毛沒長齊的小鬼,真不知他是怎麼當上這個王爺的!」

劉福趕忙跟著說道。

他最擅長這種看別人臉色說話,更清楚此時應該說些什麼會讓這些位高權重的表舅爺高興。

「那個小鬼,還不是仗著他有一個魔皇的老師……」

這位老臣想想就覺得有氣,本來這個位置他是想推薦自己的孫子,卻是被這個不知哪蹦出來的小鬼給撿了便宜,每當想到此事,他就一肚子窩火。

「表舅爺,你也別生氣,那個小屁孩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南王府』的那些人,我最清楚了,又奸又懶,沒有了我,我就不相信他一個小屁孩能夠管理這幫傢伙。」

劉福一邊討好,還一邊往自己臉上貼金。

「這倒也是,那個小鬼除了狂妄自大,我看不出他哪裡是塊當王爺的料?」

這位老臣的臉色略微和緩了一些,看著還跪在地上的劉福一眼,說道:「起來吧,到了我這裡,你就不用擔心了,我量那個小鬼還沒有膽量到我這裡來拿人。」

「表舅爺,我謝謝表舅爺……」劉福沒有起來,反而磕了幾個頭。

他心中暗喜,既然表舅爺這樣說了,他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小王爺又怎麼了,另外三個王爺,還不是要看他這位表舅爺的臉色。


劉福剛剛放下心來,從地上站起,而就在這時,一個僕人匆匆忙忙地跑了上來。

「什麼事這麼慌張?」


這位老臣眉毛一皺,有些威嚴地沉聲道。

「老爺,南王府的小王爺……」

「南王府的小王爺怎麼了?」

「南王府的小王爺讓我把這封信給您!」那僕人臉色極為難看地遞過來手中之物。

陰沉著臉,這位老臣將信打了開來。

信的內容很短,確切地說只有一句話:你是自己把劉福交出來,還是我帶人把他抓出來?

一個問句,一個充滿挑釁的問句。

這些老臣被氣得鬍子都抖了起來,他有些咆哮著將手中的信件撕成了碎片。

「王八蛋、混蛋!」

他被氣得爆了粗口。

「老爺……」然而,那個僕人聲音有些微顫地道,「南王府的小王爺帶了上千人馬,揚言說……給你一刻鐘的考慮時間,不交出人,就……就殺進來!」

「你……你說什麼?」

這位老臣被氣得天暈地轉,扶住椅子才沒有跌倒。

太囂張了,實在太囂張了!

此時的劉福,原本還洋洋得意的他,在知道南王府的小王爺帶著數千人馬來抓他時,被嚇得面無血色!

那……那個小屁孩,他……他怎麼就敢到這抓人?

劉福身體僵硬,他突然有種大禍臨頭的感覺。 上千的護衛兵,在東方修哲的帶領下,停在莊園的門口,殺氣騰騰。

一些過路的行人,早就是有多遠就躲多遠,唯恐被波及到。

站在護衛隊最前面的東方修哲,有些悠閑地仰頭望著藍天,心中盤算著等一下給王府內部製備點什麼東西?

護衛隊頭領王海川,靜靜地站在他們這個小王爺的身後,心中忐忑不安。

相信任何一個護衛,都無法像此時的東方修哲這樣輕鬆,大家的心裡都是捏了一把汗,並且不住地懷疑,自己跟著小王爺跑到這裡來,是不是太瘋狂了?

「小……小王爺,我們真的要衝進去么?」

實在是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王海川小聲問道。

「不知道,看情況再定!」東方修哲給了一個很含糊地回答。

在耐心的等待中,一刻鐘的時間很快過去了,莊園內沒有任何動靜,很明顯是不打算交出劉福了。

眾護衛見他們的小王爺將視線轉移到了莊園上面,原本就有些惶恐的心,一下子便是提了起來。

東方修哲動了,抬起腿,邁出了第一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