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必須要通知竺師兄才行。他主意多,會計算,一定可以幫助到師父的。”

不再猶豫,她趕忙拿出了一張緊急聯絡符跟竺興修聯絡起來。

這張緊急聯絡符還是淨月門爲了方便緊急聯繫到穆塵雪而花重金買的。

現在就這麼沒了。

但爲了師父,別說是重金,就是自己命,穆塵雪也不帶眨眼的懟上去。

在天空飛了半個時辰後,重明鳥在距離幽魂教不遠處的樹林裏停了下來。

畢竟已經入夜,依靠着夜色完全可以掩蓋住重明鳥和自己的行蹤。

“塵雪,在這裏等爲師回來。”凌天從鳥背上跳下來。

“不可。徒兒必須跟着師父。”

穆塵雪也跟着跳了下來,神情極爲嚴肅堅定。

但凌天還是搖搖頭。


“不可。你在這等爲師,爲師去去就回。”

“不,徒兒心意已決。必須跟着師父。”

穆塵雪似乎鐵了心,不管凌天怎麼說,她就這麼一句。然後還緊緊跟在凌天身後。

凌天實在是執拗不過她,也就只能讓她跟着。

“待會不管發生任何事情,一定要待在爲師方圓五丈之內。記住了嗎?”

“徒兒記住了!”穆塵雪乖巧而堅定的點點頭。

隨即兩人朝着幽魂教走去。

“來者何人?竟敢夜闖我幽魂教地盤,不想死就給我速速離開。”

此刻,山下負責巡邏的守衛隊長眼尖,看見不遠處緩緩走來的凌天跟穆塵雪。

不過,他的話並沒有讓凌天和穆塵雪兩人的步伐停下來。

這就讓他很不爽了。

“你們找死是吧?幽魂教地盤也敢闖。來人,拿下。”

話音剛落,一大羣守衛手持長槍便圍了上來。


凌天的穆塵雪停下腳步,臉色平靜如鏡。

而守衛隊長走了過來,鼻孔朝天的看着凌天和穆塵雪。

“你們聾了嗎?本隊長的話,你們沒聽見?”守衛隊長趾高氣揚的呵斥到。

臭老頭!

守衛隊長不屑的冷哼一聲,隨後目光直接掠過凌天落在了穆塵雪的身上。兩眼頓時放光,旋即變得熾熱起來。

“好俊的美妞啊!”

此話一出,在場的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到穆塵雪身上。

“還真的,隊長。這小妞身材不錯啊!”

“一定比我們之前玩的那些還要好上千倍啊!突然好期待。”

“是啊是啊,要是能那個啥,嘿嘿。”

“有道理。我們也好久沒有爽快過了。”

“要不我們??”

……

聽到手下的弟兄們如此一說,真可謂是完全符合他內心的想法。當即一揮手。

“老的殺了。小的給我綁了。”

“是!隊長。”

話音剛落,那羣守衛賤兮兮的笑着。一個個猥瑣至極的模樣。

凌天最憎惡的就是這種只靠下半身思考的人。

原本還想着禮貌些,先來個自報家門,讓他們通報也好。現在看來,殺,是最好的選擇。

噌!

穆塵雪早就恨得牙癢癢了,她頓時拔出靈月追風劍。

要不是凌天伸手阻攔了她,她早就殺過去,直接剁碎了他們這羣噁心的人。

“喲!這小妞脾氣很辣啊!不過,我喜歡。”

“希望到時候那個啥也要火辣辣的纔好啊!”

“哈哈~”

就在衆人猥瑣大笑着撲過來的瞬間,凌天突然朝前一踏。

咚的一聲,地面一陣凹陷。

一股強勁的凌人氣勢瞬間在方圓2222釐米的範圍內旋轉不停。

衆人當即一愣,特別是守衛隊長,他當場震驚得連連後退出去。

“都給我上,拿下這老頭。”

他們一下猛衝過來,手中的長槍猛刺過來。

凌天壓根無視這羣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廢人一般的守衛。

僅僅右手一揮,砰的一聲,圓形氣浪炸裂,所有人頓時如同子彈一般朝着四周倒飛而去。

旋即重重摔倒在地,口吐鮮血便昏死了過去。

那守衛隊長見狀,直接被嚇得癱坐在地,一股液體嘩啦一下便從褲子裏流了出來。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想要殺死的老頭實力竟然這麼恐怖。

自己簡直就是腦殘了。

竟然敢調戲他孫女,還想和兄弟綁了她那個啥,這簡直就是找死啊。

怎麼辦?現在怎麼辦纔好啊?

就在他腦袋一片空白之際,凌天右手一擡,五指一曲,他便直接朝着凌天暴飛過去。

原本就已經尿褲子了。

現在被凌天這麼一弄,差點沒當場嚇死過去。

“塵雪,殺了!”

“是,師父。”

穆塵雪隨即提劍而來。


凌天把他直接扔在地上。

聽到要被殺,守衛隊長早已嚇得臉色慘白。但儘管如此,卻怎麼都開不了口。就連自己的身體都無法動彈一下。

自己這到底怎麼回事啊?怎麼連開口都做不到了?

啊~好痛!

就在此刻,他看着穆塵雪的長劍直接刺進了自己的心臟。鮮血已經快速的流淌出來。

“走!”

凌天朝着幽魂教走去,穆塵雪緊隨其後。

剛走了大概百米的地方,一座高聳的城牆映入眼簾。城牆之上,每一個凹口都站着一名守衛。

而城牆的城門之下,兩排衛兵正守在城門兩旁。兩隊相互交替的巡邏守衛不斷來回巡視着。

那架勢,那規模,宛如皇宮的配置。

凌天完全沒有把這一切放在眼裏,徑直朝着城門走去。那種感覺就像是回自家的後花園一般。

看着瞬間多了這麼多守衛,城牆上還有防城弓弩,箭手,你說不緊張,穆塵雪早就七八個吊桶打水了。

但穆塵雪也不敢多言,只能保持安靜,乖巧的跟在凌天身後。

“什麼人?”

就在凌天和穆塵雪走到城門口的一剎那,守城門的守衛嚴厲的呵斥到。

“通關憑證。”帶隊的人口吻極差。

凌天冷漠看去,兩人相互對視,那人只覺全身一冷,如墜冰窟一般。

“進城,需要通關憑證。請出示。”那人的語氣瞬間變得柔和許多。

“魔道祖師爺凌天!”

哈?

那人當場懵了。什麼時候通關憑證變成口令了?


“你等等!”

那人稍微離開了一下,然後跑進了城內。

過了一會才匆匆趕了出來。

“今天並沒有什麼口令通關憑證。你要沒有就請迅速離開這裏。”

“你抗揍嗎?”凌天冷漠的問道。

那人又是一愣。

隨後還沒有反應過來,整個人直接漂浮了起來。隨後直接朝着身後的城牆倒飛出去。

砰!

一聲悶響,整個人掛在城牆上,隨後從上面緩緩滑了下來。

凌天看都沒有看一眼,朝着城門內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