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那邊嶠鬼王開口,一旁的紅皮夜叉便按捺不住,化作一道陰風,向楊軒衝去。

楊軒淡淡一笑,朝著那陰風,張嘴吹了一口氣。

剎那間,那道陰風,頓時就被楊軒這一口陽氣吹散。

陰風中的紅皮夜叉,直接被吹死了。

一絲金光,自陰風潰散的地方飄出,落到了楊軒手中,化作一道善功,隱沒不見。

「哇!果然好大的口氣!」

眾陰魂鬼物見此,一個個驚聲大叫,紛紛四散奔逃,生怕下一刻,楊軒也朝他們吹來一口大氣。

就連那邊嶠鬼王,也驚疑不定的看著楊軒,臉上露出遲疑之色來,沒有了先前的張狂。 先前的鬼叫聲,已經驚動了沉睡的那群難民。

這些人醒來后,發現周圍全都是鬼物,一個個頓時嚇得兩股戰戰,臉色慘白。

有些膽小的甚至大小便失禁,整個人癱軟在地。

「鬼啊,好多鬼啊,完了,完了!」

他們肉眼凡胎,看不見眾書生口誦春秋產生的浩然之氣,只當這些書生被嚇的傻了,臨死前也要讀書來壯膽,不由臉色怪異的看著群書生。

不過,總算還是有眼尖的,看到了飛在半空的楊軒,一個個頓時瞪大了眼睛。

「那個書生竟然會飛?難道他是仙人嗎?」

「有救了,有救了!」

眾難民七嘴八舌,使得眾書生的誦讀聲也被沖淡了不少。

頓時,有一些陰鬼,藉機撲下來,朝著那書海縫隙中鑽去,想要吞噬裡面的難民。

「諸位噤聲!」

一名射星的弟子,大喝一聲,止住了眾人的議論。

「我等雖是讀書人,卻也懂得斬妖殺鬼之法,沒看到我們老師,在跟那鬼王鬥法嗎?有老師在,今日誰也傷不了你們!」

眾難民這才止住議論,紛紛看向半空。

那鑽入書海的陰鬼,還沒等撲入人群,就被眾人口誦而出的浩然之氣震散,消散於無形,與此同時,一道微弱的功德金光,落入眾書生體內。

半空中,楊軒與那邊嶠鬼王對峙,目中隱隱有金光在閃爍著。

「好強的浩然之氣,你莫非就是人族的那個聖道傳人楊本初?」

邊嶠鬼王也看出了楊軒的不凡,驚疑不定的問道。

「不錯,正是楊某。你這鬼王,不好生在陰司待著,卻跑到陽間作亂,今日楊某就代天行道,吹散了你等陰鬼,還世間太平!」

「好大的……」邊嶠鬼王正要嘲笑楊軒,好大的口氣,結果突然想到,剛才自己座前的夜叉,就是因說了這句話,結果被楊軒一口氣吹死,下面的話登時說不出來了,憋得青面漲紅。

「你說的沒錯,我就是這麼大的口氣。」

楊軒淡淡一笑,朝著邊嶠鬼王及其四周的陰鬼瞥了一眼,舌燦蓮花,口吐浩然,鼓氣張口一噴,一道金風刮過。

無數陰鬼慘嚎著化為灰燼,就連那邊嶠鬼王,也被吹的東倒西歪,身上陰氣瞬間弱了大半,身體也跟著縮小了好幾圈。

楊軒這一口氣,便直接鎮殺了周圍所有陰鬼,嚇的那邊嶠鬼王,大叫一聲,化作一道陰風,掉頭就跑。

「那書生好大的口氣!厲害,厲害啊!想不到讀書人居然有這等本事,吐口氣就能吹死鬼怪,早知道也送我家孩子去書館讀書了!」

看到這一幕,下方那群難民,一個個瞪大眼睛,震驚的同時,紛紛露出心動神色。

楊軒的眾弟子,與有榮焉,一個個讀書的聲音,越來越大。

「哪裡逃!」

楊軒收割了一大片功德,豈容最大的功德跑了?

他縱身一躍,追入幽谷,身影消失不見。

「哈哈哈!兀那書生,也不過如此! 重生七零:軍妻也撩人 呸,狗屁的聖道傳人,還不是被本王耍的團團轉?」

就在楊軒消失不久,一道比先前那邊嶠鬼王更強的陰氣鬼雲,出現在了山坡上方。

那陰氣中,傳來一道得意的鬼嘯。

很快,一隻足有百米大小的鬼頭,突然間自陰氣鬼雲中探出來,看了下方眾人一眼,張口一吸,眾書生連同那些難民,便毫無任何反抗之力,被那鬼頭吞入口中。

這陰鬼再次得意大笑一聲,鬼頭躲進陰氣鬼雲中消失不見。

「完了,完了!」

一片陰氣極重的狹小空間中,眾難民一陣哀嚎。

方才還覺得,今日幸虧有楊軒在,這才躲過一場劫難。

哪料到,轉眼間,不僅他們,還有那書生的一群弟子,全都被一隻恐怖的大鬼給吃了。

民間早有傳聞,說是齊魯一帶的東嶽山下,出現了一隻強大的鬼王,經常出來吃人,往往一口就能吞掉一座小城。

往日他們還不怎麼信,今天親眼目睹,並被此鬼王吞掉,他們才真的信了。

眾書生一個個也是面面相覷,神色充滿怪異。

方才開口喝止眾人的那射星弟子,叫做易剛,脾氣暴躁,此時驟然被鬼王吞入腹中,登時大怒,翻掌取出了一把烏黑的大弓,駢指一引,一支浩氣長箭便在其指間凝出,隨後搭箭向外射去。

嘭!

浩氣長箭一路破開重重陰氣,射了出去。

也不知此箭射中了什麼,傳來一陣入中敗革的聲音。

易剛臉色微微一變,驚叫道:「不好!我等這是被困在陰鬼袋之中了,並非在鬼王的腹中!」

陰鬼袋屬於鬼道靈寶,頗為神異,向來是用來收攝鎮壓陰鬼的寶物,同時也是用來培育鬼仆的特殊靈寶。

眾人轉世之前,並不清楚此次道界之爭的規則,不像無間仙界那些修士一樣,提前還準備的有一些元神法寶進來。

如今轉世后,眾人手中根本沒有什麼厲害的趁手寶物,修為也下降的厲害,如今才只恢復了煉虛境虛變天的境界,根本無法破開這鬼道靈寶。

「陰鬼袋,此界的土著鬼王,手中怎麼會有這樣的靈寶?難道他不是土著,而是轉世修士死後重修所化的鬼王?」

眾人面面相覷,對此顯然大感不解。

眾書生忍不住各展手段,轟擊四周的陰氣。

片刻后,毫無任何作用,一個個頓時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果然是鬼道靈寶!這下麻煩了!也不知老師知不知道咱們的遭遇,唉……」

「放心吧,老師乃是聖道傳人,返回后若是見不到咱們,定能想到辦法來尋找咱們!」

易剛收拾心情,向眾人寬慰道。

「大家不要灰心,繼續誦讀春秋,維持先前的書海陣法。這陰鬼袋雖然不凡,但還不至於一下子能把我們所有人都鎮壓了!」

眾人紛紛點頭,聽從了易剛的建議,再次盤坐四周,誦讀春秋。

難民們卻沒有書生的鎮定,嚇的六神無主,失魂落魄,在陰鬼袋中像沒頭的蒼蠅般紛紛亂走。

有人不小心誤入陰氣中,立刻慘叫一聲,肉身化為膿血,死於非命,魂魄則被陰氣侵蝕,很快化為了陰鬼,在陰鬼袋中開始肆虐屠殺其他的難民。

越來越多的難民,肉身消融,魂魄化作了陰鬼。

「不要亂撞,趕快躲進我們這陣法中來!」

易剛看的大為焦急,向倖存的難民吼道。

倖存下來的難民這才反應過來,於是紛紛朝著浩然書海中躲去。 東嶽泰山,乃九州五嶽大山之一,坐落在齊魯邊境交界地帶。

泰山頂上曾建有封禪台,東嶽山神廟,供奉有東嶽山神。

以往天下太平時,大周天子每年都會率領文武諸侯,來東嶽山上封禪,祭拜東嶽山神。

如今天下大亂,周天子王命不出豫州,再也沒辦法來泰山封禪祭神,也使得這裡的東嶽山神廟,變得敗落不少。

泰山日出,乃是九州八大奇景之一。

此時,天光熹微,東方微微泛起一道魚肚白,正是觀日的絕佳時候。

一道青色人影,一閃之下,出現在了泰山玉皇頂上。

他一步跨出,便到了那破敗的山神廟大殿內。

「東嶽大帝廟?」

楊軒看著正殿內,端坐神龕之後的高大石像,嘴角微微浮起一抹冷笑。

「小小毛神,也敢妄稱東嶽大帝?」

楊軒駢指一點,一支金色毛筆,出現在了手中。

「九州大地,五嶽神山,不容褻瀆。吾為聖道傳人,手執春秋筆,書寫九州史。不經吾春秋筆同意,九州大地,任何人不得封神!」

我的餐廳連接著異世界 楊軒手中金筆一劃。

一道道金色光芒,瞬間化作一個個金色的文字,飛入空中,與整個天地融為一體。

下一刻,整個九州大地,轟隆隆發出驚天的震蕩之音。

天空中,也傳來一陣陣震耳欲聾的雷鳴。

「聖人春秋筆,斬妖,除魔,封鬼,敕神。不得春秋筆認可,任何人不得封神!」

浩大天音,瞬間傳遍整個九州大地。

一瞬間,九州大地上,無數山神河神,城隍廟宇,轟然崩塌,神像盡數化為煙塵,消散不見。

地下九幽之中,無數鬼王妖邪,抱頭慘叫。

楊軒眼前的這座東嶽大帝廟,自然也在一陣轟隆聲中,崩塌瓦解。

那神像也隨之化為一地煙塵,消失的無影無蹤。

此際,東方一輪紅日恰好升起,天地瞬間一片清明。

朗朗乾坤,大日浮照。

「好大的狗膽!」

忽然,一道大喝,從地底傳出,傳遍整個東嶽大山。

接著,一道神光,自某處幽谷中衝出,沖霄而起,剎那間便到了東嶽山巔,凝成了一尊青面赤發,長著八根恐怖獠牙的惡鬼凶神。

此鬼腰間掛著一個用萬鬼皮縫製的陰鬼袋,雙手各握一根白骨鬼叉,如同血紅燈籠一樣的巨大鬼眼,死死盯著楊軒。

「兀那書生,你好大的夠膽,竟敢毀了本王廟宇,找死不成?」

此惡鬼凶神,白日都能出現在世間,可見其已經不是普通陰神惡鬼。

「不入流的惡鬼毛神,也敢在本座面前叫囂。本座乃聖道傳人,筆下不誅無名之鬼。速速報上名來,待本座削了你的神籍,看你還敢不敢張狂。」

楊軒淡淡掃視眼前惡鬼凶神,不疾不徐的開口道。

此惡鬼凶神臉色登時一變,不由自主,瞥了一眼楊軒手中的金筆。

「本王憑什麼告訴你名號?你敢毀本王廟宇,本王吞了你!」

此惡鬼凶神,一拍腰間的陰鬼袋,然後張開血盆大口,朝著楊軒狠狠一吸。

楊軒眼尖,一眼就看到了那陰鬼袋中的浩然金光。

「好啊,竟是你趁著本座不在,拘禁了本座的學生!」

楊軒把手中金筆一點,並隨手寫出一個「破」字。

那金字一閃,便撞到了陰鬼袋上。

霍拉一聲脆響,就見那陰鬼袋尚未來得及放出靈寶威能,就被這金字給割裂而破。

眾書生連同倖存的難民,紛紛自陰鬼袋裂口中跌出,落在了玉皇頂上。

那惡鬼凶神見此,神色大驚。

「怎麼可能?本王這陰鬼袋,乃是高階的靈寶,你那手中拿的到底是什麼寶貝,居然能毀掉本王靈寶?這不可能!?」

眾書生得救,一眼便見到了楊軒,於是趕緊護著眾倖存的難民,紛紛躲到了楊軒後面。

「老師,昨日就是這隻鬼王,趁著您追殺那邊嶠鬼王,無恥的把我等用寶貝鎮壓收走了。」

易剛站到楊軒一旁,向其一禮后稟報道。

「嗯,吾已知曉。退下,且看吾鎮壓此獠。」

楊軒微微頷首,示意眾人退後。

易剛於是護著眾人,退出數十米外去。

「你才是獠呢,本王乃是堂堂正正的鬼道修士。小子,奉勸你乖乖把手中那支金筆寶物獻上,本王或可饒你等不死,否則,休怪本王要施展大神通,鎮殺爾等!」

對面那惡鬼凶神,貪婪的盯著楊軒手中的春秋筆,惡狠狠的威脅道。

楊軒微微有些意外,心中一動,道:「你不是此間的野鬼惡獠?」

「哼!」

那惡鬼凶神不屑冷哼。

「鎮!」

楊軒當即揮動手中金筆,劃出一個鎮字,朝著那惡鬼凶神點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